古代妃嬪來了「月事」,皇帝剛好要求侍寢怎麼辦?佩服古人智慧

現代的女性們將「月事初潮」看成是長大成人的標志,因此對月事的事情不僅不避諱,還會以正常、健康等角度去看待問題。這種現象其實深受當代社會文化發展的影響。

然而在古代社會中,月事就沒那麼幸運了。在神明崇拜的年代里,人們將流血看成是一種災難,因此女人的月事自然也被列入其中,他們也不知道要如何理解為何女人可以流血七天而不死。

既然無法解釋這個話題,那麼只能用鬼神附身來作為理由去抵制來月事的女性。因而許多女性在來月事的時候都略顯尷尬,特別是在要伺候丈夫的過程當中,更是難以啟齒。

思想禁忌

古代人因為缺乏對疾病和科學的認知,覺得來月事是一種不潔且污穢的象征,甚至還將月事等同于妖魔鬼怪。所以來月事的女性每個月都有那麼七天受到旁人的冷遇和嘲笑。

月事在歷史中的地位剛好影射了女性在男權主義社會中的地位是卑微和低下的。通過現代的知識汲取我們可以知道,月事被稱為「月經」,還有個別稱叫「大姨媽」。

實際上月事是由于子宮內膜增厚、脫落而帶來的周期性出血癥狀,所以為何女性能七天流血不死,是因為流的并不是血管里的血。這個女性獨有的生理特征也是評判婦科方面健康與否的參考標準。

在對月經充滿歧視的古代,對來月事的女性也非常不友好,甚至有很多條條框框的限制。比如說來月事的時候最好少出門,以免撞到別人給他人帶來霉運;還不能出席重要場合,如不能去寺廟這些圣潔的地方。

這些流傳下來的規矩可以說是很沒道理的,但有些規矩卻并不是毫無好處。就比如男人不能跟來月事的女人同房,雖然他們給出的理由是這樣生出來的孩子臉會變成紅色。但從健康的角度來看,卻是有益的。

因為在月事期間同房的話,子宮口處于開放的狀態,很容易導致細菌感染,所以看待問題還需要兩面性。

就現代夫妻來說,來月事的時候可以直言不諱,那麼在古代又該如何呢?這麼尷尬的事情怎麼說得出口?于是為了解決這個困擾,古代妃嬪們也是腦洞大開。

月事標志

古代人因為對月事這種事情存在避諱,因此當女人來月事的時候并不會選擇直截了當地告訴丈夫,而是采用一些方式作為標志,讓丈夫知道自己不方便。

據史料記載,在漢代的后宮當中,會用金戒指或者銀戒指來區分是否來月事,而且戴左手還是右手沒有統一的說法,應該每個時期都有約定俗成的習慣。

在《三余贅筆》中曾記載過,那些要侍奉君王的后妃或者宮女們,都要到女史那里先進行登記,審查通過之后便會每人發放一枚金戒指和一枚銀戒指。

若得到皇帝的臨幸,那麼就把金戒指帶到右手上,并讓女史記錄好日期,這樣也好為日后懷孕進行核對。如果妃嬪來月事或者懷孕的情況下,就會把金戒指套在左手上,也表明自己無法侍寢。

如果是平時可以侍寢的話,可以把銀戒指戴在右手。這樣女史從戴戒指的方式就能判斷此女是否處于月事期,不用過問就能很好地安排工作,也避免了一些尷尬。

因此金戒指有時也會被稱為「經戒指」,是后宮里不便嚴明的警示標志,后來在很長一段時期都流行這種方法。當然除了戴金戒指這一種方式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

如漢代后期開始流行「以丹注面目」的方法,即月事期的時候女性會用紅色的顏料往臉上做標記,這樣就能一目了然。也有將金戒指改成金手鐲的說法,這樣讓暗示就變得更加明顯。

到了五代十國時期,開始流行掛紅燈籠。如果后妃來月事了,就讓宮女們在寢宮門前掛上紅燈籠。后來這種傳統一直延續到民國時期,那些大戶人家的三妻四妾也都沿用這種方式。

清朝的時候這項工作做得更為方便,因為皇帝是通過翻牌子來確定侍寢的妃嬪,那麼如果有后妃來月事的話,就會把她的牌子給撤下來,這樣皇帝就不用操心這種事情了。

雖然在古代月事是一種禁忌,但在宮廷里為了方便各部門工作,其實后妃來月事的事情是需要知會很多人的,就相當于把自己的私事通報全后宮,想想還挺尷尬的。

月事典故

在古代關于月事還有許多典故,其中「程姬之疾」就是一個。現代社會中還以這個典故來隱晦的稱呼月事來臨,懂的人都懂。那麼這個典故的由來在哪里呢?

據說漢景帝時期,他有一個妃嬪叫程姬。一天漢景帝喝醉了酒要臨幸程姬,但她剛好來了月事不方便。于是她便讓自己的貼身侍女穿上自己的衣服,打扮成自己的模樣代替自己去侍寢。

漢景帝因為喝醉了,迷迷糊糊之下還以為是程姬,于是臨幸了這個侍女。到第二天早上酒醒之后才發現,但他并沒有怪罪程姬的欺瞞之罪,同時也給了那名侍女應有的名分。

后來這名侍女為漢景帝生下了一位皇子取名劉發,他也獲封為「長沙王」,然后一直默默無聞地在封地上過完了一輩子。

歷史上對他的記載并不多,但他生了個兒子叫劉買,他有個大名鼎鼎的后代,即漢光武帝劉秀。

程姬的事情過后,就開始有了「以丹注面目」來表明月事的妝容出現,隨后風靡了整個漢朝。后來后宮女子但凡來月事了,就在臉上點上一顆朱砂痣然后去見女史,這樣她就可以做好記錄。

除了「程姬之疾」,還有一個典故相當奇葩。這是流傳在明世宗時期的一則故事。相傳明世宗為了長生不老,經常讓道士幫他煉制丹藥。但這種丹藥必要配合與童貞處子同房才可以達到效果。

這種丹藥需要到一味叫「紅鉛」的藥引,那就是十三四歲的少女的經血。這種說法類似于人們覺得童子尿有什麼功效一般。

當時這些來自民間的少女們為了給明世宗煉藥被迫服用大量的催經藥物,讓她們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有些還因此喪命。而這些少女除了作為藥引之外,還成為了明世宗發泄欲望的對象。

最后她們忍無可忍爆發「壬寅宮變」,她們企圖勒死明世宗為自己討回公道,結果反而送了性命。這真是封建迷信思想下的一種悲哀,為了一己私欲竟然可以枉顧這麼多人的生命。

月事其實就是女性獨有的一種生理特征,并沒有那麼神秘。但是在古代社會中,它卻為女性帶來太多的恐懼和不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