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小鄒氏不敢招惹張氏,是從瞧見她親手削下賊人耳朵之后

眾所周知,張桂芬嫁給沈從興做填房本就是天鵝配了癩蛤蟆,這兩人一個是十七八歲的如花女子,另一個則是三十五年近不惑的鰥夫,怎麼看都搭不到一塊兒去,更何況,人家張桂芬原本要嫁的男子,是年齡相仿尚未婚配的青梅竹馬小鄭將軍,對比之下,張桂芬這次為了替趙宗全夫婦分憂,犧牲未免也太大了些。

原想著,張桂芬如此委屈,沈從興怎麼也應該把人家捧在手心里,再不濟也該相敬如賓才對,沒想到,這段婚姻給張桂芬帶來的痛苦還遠不及此,沈從興竟然在新婚沒多久就聘了亡妻之妹做妾,不僅向沈皇后討了個誥命給小鄒氏,還將沈家中饋交由妾室打理,這比當年盛紘寵愛林噙霜還要囂張,難怪張桂芬總對沈從興冷著臉。

最過分的是,小鄒氏對著張桂芬一再挑釁,沈從興都一副聽之任之,仿佛瞎了一般的狀態,可當張桂芬被惹怒要發火的時候,他又跑出來拉偏架,實在是欺人太甚!尤其是張桂芬被小鄒氏害得難產那回,沈從興居然還為小鄒氏說話求情,但凡張桂芬與他不是聯姻,早丟下一封和離書回娘家去了,還能受這窩囊氣?

可惜張桂芬是英國公之女,行事必須考慮到兩家的顏面,不僅不能像電視劇上那樣痛快把小鄒氏趕走,還主動把小鄒氏留在沈家生活,雖然這是為了讓沈從興日日瞧著小鄒氏的做派,消磨大鄒氏留下的情分,但偶爾被小鄒氏挑釁兩句,還是挺鬧心的,好在沒過多久迎來一個轉機,讓小鄒氏再不敢招惹張桂芬。

那是太后誆騙劉貴妃發動宮變的晚上,許多大臣的家眷都被劉貴妃學當年榮妃造反那樣騙進宮里,明蘭敏銳地察覺到不對勁,及時通知了好些人家,張桂芬收到消息后帶著眾人拿起武器守著家門,沒等到叛軍來襲,反而等到了趁亂渾水摸魚的蟊賊,假借鄒家人名義騙開后門闖入,幸好張桂芬早有準備,否則沈家的下場會比被騙進宮里那些官眷還慘。

很快,幾個蟊賊就被張桂芬帶領勇丁拿下,可那些蟊賊見沈家一屋子婦孺竟毫無懼意,反而滿嘴污言穢語嚇唬人,張桂芬在盛怒之下當著眾人的面,刷刷數劍親手削下賊人耳朵,從那之后,小鄒氏連頂嘴都不敢當著張桂芬的面了,大鄒氏留下的三個兒女也不敢在繼母面前大聲說話,從前趾高氣昂的囂張態度蕩然無存。

最有意思的是,當所有人都被張桂芬的氣勢震懾住時,去到澄園給明蘭報信的小廝卻說得一臉自豪,明蘭都聽得心里直叫乖乖,而在之后的數十年里,沈府上下見了張桂芬幾乎都要繞著走,連她從張家帶去的仆從陪房都無人敢惹,不得不說,人有的時候真就是賤得慌,欺軟怕硬慣了,甭管之前有多囂張,一遇見更橫的,頃刻便慫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