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赤焰案昭雪為靖王帶來的巨大益處是無法想象的

赤焰案昭雪是《瑯琊榜》貫徹始終的主線,梅長蘇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還赤焰軍清白。支持靖王,把他推上皇位,同樣是為了赤焰軍昭雪,并且是最重要的環節,因為沒有靖王,赤焰之案被昭雪基本沒有可能。

無論是原著黨,還是電視劇黨,都把目光放在權謀上,放在赤焰案昭雪的大快人心上,反而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赤焰案昭雪,為靖王帶來的巨大隱形益處,你根本無法想象。

有人可能會說,他登上皇位,就是最大的益處,這個不可否認,但是那些巨大的、看不見的好處,才是今天要聊一聊的。

1、迅速凝聚大批人心

任何一個領導都希望下屬擁護自己,無條件地支持自己,可是事實上呢,有幾個人能真正做到?

特別是蕭景琰這種長期遠離朝廷樞紐中心,快速崛起的皇子,有多少人是真心擁護他,期待他為主君,而不是被形勢所逼的?

梁帝壽宴上,看起來呼啦啦一片,朝臣、宗室、世族,都支持重審赤焰之案,可是這些人中明顯有許多是被動站隊的,許多朝臣和宗室都是在蕭景琰站起來表態后,才無聲是站在了支持的行列中。

他們這些人中,有的是中立,有的是并不看好蕭景琰,甚至有人從內心反對他,只是形勢所逼,被迫支持。

可是,赤焰案昭雪后就不一樣了,他們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蕭景琰。

赤焰案有多少驚世駭俗的陰謀,蕭景琰為了堅持心中的正義和情義,被冷落了多少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受了多少委屈,赤焰案昭雪后,他的這些過往都會被無限放大,他就多受人尊敬,多受人景仰,他就能收獲多少人心。

赤焰案中被冤屈的,被株連的那些人,現在被平反,蕭景琰就是他們的救世主,從前他們為此受了多少罪,此后就會對蕭景琰有多忠心。別的不說,聶鋒,聶鐸,衛崢,都將會成為蕭景琰有力的臂膀,在《瑯琊榜風起長林》中提起,擅長水戰的聶鐸一直鎮守東海,留下大量戰船建造資料和經驗,東海的墨淄侯就千方百計想要得到聶鐸留下的寶貴資料。

蕭景琰的這種耿直的性格,這種為人處世的原則,將會收獲無數同樣一心為國,想要做一番事業的人心。

原來,有多少曾經反對過、敵對過他的人,看到他的赤誠之心,他的做事原則,就會多擁護他,就會有多感激他。就像兵部尚書李林一樣,從黨爭噩夢中醒來,兢兢業業地為蕭景琰工作。

因為敵人,對你并不存在任何奢望,一切都無所謂,但當他從你這兒得到一點點恩惠時,他就會感激涕零,如果得到大恩惠,比如曾是太子陣營的李林沒有被蕭景琰干掉,他就會死心塌地地追隨他。

僅此一點,蕭景琰能夠迅速凝聚大批人心,并得到許多死地塌地追隨他的人,如果沒有赤焰案昭雪,這一點他是做不到的,而凝聚人心是一個領導管理下屬最重要的內容。

2、縮短了坐上皇位的時間

赤焰案昭雪對梁帝的打擊是致命的,他不僅被架空,而且失去人心,更背負上一個沉重的思想包袱。

梁帝,一生都是緊緊地抓權力,為了權力,不問青紅皂白賜死了皇長子,殺了林燮,清除了隱患。為了權力,放任譽王和太子爭斗,甚至是支持他們爭斗,從而把朝堂弄得烏煙瘴氣,一片混亂。

赤焰案昭雪后,他最看重的權力被架空了,就像人沒有靈魂一樣,他失去了生活的激情。

赤焰案昭雪后,朝堂也好,民間也罷,他會失去無數人心,這對一個總想著青史留名的帝王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赤焰案昭雪后,梁帝將背負著殘殺忠良和皇子的名聲,這將是他一生的污點,他也會反思這件事情,但是無論如何反思,歷史都不可能重來,他將會在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中度過,所以赤焰案昭雪后僅兩個月,他就中風了,癱瘓在床,口不能言,兩年后駕崩。

梁帝在去九安山春獵時,能騎馬射箭,還要和兒子們比一比,他的身體有多棒不用多說,怎麼可能這麼短時間就死了,可見赤焰案昭雪對他打擊有多大,加速了他的死亡。

如果沒有赤焰案昭雪這件事,蕭景琰是太子又如何,后面有多少變故,有多少風險,誰知道。

可是有了赤焰案昭雪,梁帝提前死亡,蕭景琰提前坐上皇位,真正地成為大梁國君,真正地掌控大梁的命運。

3、清除了梁帝的影響,想干什麼就能放手干什麼

赤焰案昭雪讓梁帝成為歷史的罪人,而蕭景琰成為救主世,成為人們眼中的偉人。

心理學中有兩個理論,首因效應和近因效應。

首因效應指我們對某個人或某個事物第一印象所產生的影響和效果很深刻,讓我們以后回憶起這個人或事物時往往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印象占比很大。

蕭景琰在赤焰案昭雪后迅速掌控朝局,坐上皇位,人們對他的印象是非常棒的,以后即便有什麼讓人非議的事情,也會因這個首因效應而淡化。

梁帝則剛好相反,他是在赤焰案昭雪后迅速離開了人們的視線,他留給世人的就是近因效應帶來的印象,因為近因效應是我們對某事物的認識,在過去所有時間中,對距離目前最近的時間點的印象最深刻。明白了吧,赤焰案對梁帝來說就是人生的污點,人們想起他,自然想起這件事,對他能有什麼好評價。

《瑯琊榜》以梅長蘇的視角來寫,讓我們忽視了梁帝其實是一個很有能力,也很有作為的皇帝,即使他死了,也會有很大的影響力。

對于一個新坐上皇位的皇帝來說,先帝的功業越大,影響力越大,對新皇帝來說就越難,因為他做任何事情,人們總會拿他與先帝相比,甚至在朝堂上議事時,如果有朝臣不支持他的某些決定,都會抬出先帝來阻止他,掣肘他。再有能力的皇帝,被抬出自己的父親來掣肘,總是會有些顧慮的,總是會放不開手腳的。

可是現在赤焰案昭雪了,梁帝成了歷史的罪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梁帝對朝局、對人心的影響基本快速被清除了,蕭景琰坐上皇位就不會有太多的顧慮和牽絆,即使有人想掣肘他也不方便拿梁帝來壓他了,他基本就可以放開手腳,想干什麼就干什麼,這一點對于一個皇帝來說至關重要。

蕭景琰坐上皇位后,把大戰大渝的軍隊改名為「長林軍」,這對梁帝來說是一種侮辱和諷刺,可是無人反對。改了軍隊名稱的蕭景琰,又迅速地創建了只忠于皇帝的羽林衛,這些都沒有受到任何阻止和掣肘,可見他最初的皇帝生涯有多順暢。

因為赤焰案,蕭景琰被梅長蘇全力推上了皇位,成為角逐大位的勝利者;因為赤焰案昭雪,他快速凝聚了人心,提前坐上了皇位,并且消除了梁帝的影響力,使得他想干什麼就能放開手腳干什麼。

從這兩個層面來說,蕭景琰絕對是最大的贏家和勝利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