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給外甥女灌不孕藥的王舅母,她為什麼那麼狠

《知否》整部劇都是圍繞著盛家展開的,講的也多是女子的后宅生活,盛明蘭從小小的六品判官家的庶女成長為說一不二智勇無雙的一品誥命夫人。

這樣的機遇是人為也是巧合,然而 大多數閨閣女子都是按照父母設計好的路線選擇夫家,相夫教子,或是凡事所擾,或是為家事所累,很難有隨心而活的自在。

但為父母者不管對外人如何,都會實打實地為自己的孩子籌劃。

康家姨母算是個被萬人嫌棄的十足惡人,在家橫行霸道欺辱妾室庶子,在外仗勢欺人弄出不少人命,在她的世界里,擋路的都要被一腳踢開,踢不開的就會捅上兩刀。

就是這樣一個惡人對自己親生的三個孩子也是多番的籌謀,只希望孩子以后的日子過得好。

大女兒康元兒被她送到娘家給哥哥當兒媳婦,二女兒康允兒從小性格懦弱,怕她斗不過厲害婆婆,便想著嫁到盛家,找自己的憨傻妹妹做婆婆,她自己能照應一二。

結果盛家不愿意娶允兒,便又給介紹了宥陽老家的堂哥盛長梧,盛長梧雖是商賈出身,但多少是個武將,且對允兒是實打實的疼惜,也算是一場不錯的姻緣。

自己唯一的嫡子康晉,她也到處托人給他謀差事。

做母親的為自己的兒女打算本沒錯,可康姨媽卻生出了不少惡毒的想法,自己歹毒的心思不但害了自己,還連累了最愛的孩子。

1,

嫁入盛家大房的康允兒,本來過著丈夫疼愛,公婆憐惜的好日子。

卻因為康姨媽對盛家老太太下毒這件事,公婆一封召回信,讓她離開丈夫回宥陽老家伺候公婆,還安排了其他人到長梧身邊伺候。

允兒夫婦雖然和睦,但她還沒有生出兒子,若自己回到公婆身邊,留丈夫在外面跟其他女人生出兒子,那她以后在盛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何況 她本來性格就懦弱,若是長梧身邊多了些機靈又有手段的妾室,怕是她這輩子的日子都不好過

下嫁的康允兒境況都如此,高嫁的康元兒又會如何呢?

本來盛家的主母王若弗也想著把嫡幼女如蘭嫁到娘家給哥哥當媳婦,可是康姨母仗著母親的寵愛,硬生生地斷了如蘭的姻緣,把自己的女兒康元兒嫁了過去。

結果康元兒嫁過去幾年,別說兒子了,連女兒都沒生出一個,王家老太太出于對女兒和外甥女的保護,壓著不讓兒媳婦給孫子尋妾室。

可是事情過去幾年,王家又不能無后,眼看著也頂不住壓力了。

后來王家婆婆不但給兒子找了個溫順懂事,知書達理的好姑娘,還抬成了平妻。

不能生育的康元兒縱然再跋扈,也變成了在王家吃閑飯的人,還被趕到城外的莊子。

被母親養成囂張跋扈且心性惡毒的康元兒,也最終受到了懲罰。

康元兒身體強健,十幾歲就嫁到王家,且幾年來丈夫并沒有納通房妾室,為什麼她一直都不能懷上孩子呢?是天生的不孕不育?

當然不是,這其中的貓膩在康姨媽被送進內獄慎戒司時,作為康元兒婆婆的王家舅母才親口告訴她。

她找人去青樓尋了一味上好的湯藥,在不經意間給康元兒服下,康元兒這輩子再也別想生兒育女了。

康姨媽聽完如五雷轟頂,對于女子而言,不能生育那就等于失去了作用,以后也沒有依靠,康元兒的一生注定不能善終了。

既是婆婆又是舅母,為什麼她要對自己的外甥女下如此狠手,她對康姨媽和康元兒到底有多恨?

2,

早在這位舅母沒有嫁到王家之前,人人都羨慕她的這樁婚事。

王家仕途好家境好,婆婆和丈夫都是和善之人,可是誰曾想,她能攤上這麼個奇葩惡毒的小姑子。

她在娘家沒有姊妹,本來想著未來婆婆家有兩個姐妹也挺好,可以當自己的親妹妹疼,一家和樂未嘗不是件好事。

可是從她進門,作為婆妹妹的康姨媽就在母親面前搬弄是非,變著法的挑剔,叫她站規矩。

偏偏母親最疼愛這個會奉承巴結嘴巴伶俐的女兒,所以她只能想盡辦法討好這位妹妹,甚至還要討好她身邊的丫頭婆子,王舅母那會兒受盡了委屈。

這還不算什麼, 康姨母就見不得哥哥對嫂子好,一個未出閣的姑娘還管起了哥哥嫂子的【房☆事】。

嫂子剛生完頭胎女兒,她就攛掇母親給哥哥納二房,還說怕嫂子生不出兒子,斷了王家的香火。

因為這件事,新嫂子暗中哭干了眼淚,半夜睡著都會害怕到醒來。

娘家怕女兒真生不出兒子,在婆家的日子不好過,老母親三步一叩首的從楓霞山上求來一尊白玉送子觀音,好保佑女兒早點生下兒子。

由于母親年紀大了,磕頭下跪弄得滿身是傷。

可是康姨母卻在出嫁前看上了那尊觀音,還說如果不給她,她就不嫁了。

嫂子只想著趕快送走這位瘟神,迫于婆婆的壓力還要笑盈盈地雙手奉上。

雖然后來嫂子二胎得子,但她卻也恨透了康姨媽。

康姨媽出嫁后還不消停,三天兩頭的犯事兒,不是在外面打死個良民,就是在家里弄死個小妾。

她從小養成了自大的脾氣,人人都要聽她的,但凡有點不依她就要發脾氣,一句話,想要擋她路的人,她都要踹上幾腳。

自己惹出了事,全都由王家來善后,母親處理不了的就要哥哥去做,哥哥到處送錢賠笑臉托人情去給她擦屁股。

為此還耽誤了不少晉升的機會,本來王家哥哥的官職比盛竑要高出不少,被康姨母拖累著,現在盛家早就超過他了。

她勸丈夫少管康姨母的事情,卻被婆婆罵成挑撥兄妹感情的賤人。

王家的事態已成定局,她一個外人看得再明白也左右不了,只能由著這個妹妹繼續禍害王家。

3,

王家嫂子只有佑哥兒一個嫡子,本來她想給兒子好好挑個媳婦,誰承想自己的這個兒子又被姑姑們惦記上了。

兩個出嫁了的姑姑都想把自己的女兒嫁過來,可是康姨母憑著母親的寵愛贏了。

作為舅母,康元兒是個啥樣的人,她哪能不知道。

對于這種兒媳婦,白貼給他金山銀山她都不想要,可是婆婆偏心這位大姑姐,所以她只能忍著。

本來她還抱有一絲的幻想和善意,想著孩子還小,娶過來慢慢調教或許也能成個好媳婦。

可是康元兒進門后沒大沒小,對丈夫不體貼,對公婆不恭敬,連外祖母她都敢頂嘴。

作為婆母的王家嫂子就象征性地訓斥了她幾句,她非但沒有反省,反而轉身就回娘家告狀。

康姨母又一次展露了她惡毒的本性。

她告訴康元兒,外祖母年紀大了,管不動事兒了,佑哥兒父子又老實敦厚沒什麼心眼兒。

只要管事兒的婆母一死,到時候王家不但沒有人能約束她,整個王家都會攥在她手里。

臨走時她還給康允兒準備了好些好東西,讓她回家用到自己的婆婆身上。

可惜元兒只學會了母親的歹毒,卻沒有學到她的心機,還沒等到下手,就被身邊的人都套出來了。

本來王家嫂子還只是想好好調教這個外甥女兼媳婦,眼看著這孩子對自己都起了殺心,便找人去青樓尋了一副湯藥給元兒服下,讓她這輩子再也生不出一男半女。

可憐又可悲的康元兒,親手把自己送上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從小得了康姨母的真傳,性格橫沖直撞,囂張跋扈,現在又想加害婆婆被逮了個正著,康姨母落獄,外祖母也被氣病了,更沒人幫她求情。

婆母尋個由頭說她犯了瘋癲之癥送到了外面的莊子養病。

雖然不能休妻,但在給兒子好好物色個好姑娘當平妻也是可以的,出身低點不打緊,只要品行端正為人賢惠就好。

4,

王家舅母對康姨媽恨了十幾年,可是作為在王家沒有話語權的婦人,她只能忍氣吞聲。

康姨媽在盛家故技重施,想毒死盛老太太在通過要挾妹妹來把持盛家,最終被明蘭識破,盛家舉全家之力終于把她嚴懲,王家舅母也算是除了一口惡氣。

與康姨母而言,她至死都覺得自己是對的,從不曾為自己的罪惡行徑有過半分自責。

可是她最愛的孩兒們,卻因為她的惡行受到牽連。

康大人雖說沒有再續弦,可是得寵的小妾當家后,康姨母所生的兒女肯定會被怠慢。

盛家嘴上說著還愿意繼續幫襯康家表弟,可自己母親做了那樣對不起盛家的事兒,康晉又有何臉面再去登盛家的門。

康元兒是自作孽不可活,可康允兒性格懦弱,雖然她心善盛家人也喜歡她,可是盛家要她在母親和婆家之間做選擇時,她又該如何自處。

康姨母不是愛孩子,她是愛富貴愛權勢,愛做高高在上眾人巴結的天之嬌女。

她最終也因為自己的惡性害了自己,傷了親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