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王朝》:蘇麻喇姑臨終焚燒遺言,徹底撕開了康熙半生的隱痛

康熙御駕親征,勢必要鏟除葛爾丹,這一走就是數月。當時孝莊已經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蘇麻因為身體不好,也接近油盡燈枯。

蘇麻預料到了自己年歲將至,便主動給孝莊請最后一次安,也算盡了主仆情誼一場。孝莊問蘇麻,這輩子知足不知足?蘇麻情真意切地說:知足,丫頭跟著老祖宗長了不少見識。

孝莊問她是否知足,主要是感情問題。這個答案不是孝莊想要的,所以她繼續問蘇麻:你這輩子有沒有怨恨和遺憾呢?有個事啊,我納悶幾十年了。我想問問你,康熙八年,我把你賜給皇上當妃子,可是你卻抗旨。不得已,我只好讓你永居天心庵。我就是納悶,你是真的不愛皇上嗎?不是像愛弟弟那樣愛,而是像愛自己的丈夫那樣愛。

蘇麻眼淚直流,她發現孝莊看透了她的心意。孝莊嘆了口氣,囑咐她有什麼念頭趕緊給皇上說,不然就來不及了。

蘇麻有太多話想說,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只好寫信給皇上。信中的內容是:皇上,丫頭這輩子只深深地愛過一個人,他就是弟弟玄燁,是皇上您。三十多年了,蘇麻說不出口,因為您是主子。

可蘇麻寫完信后,又將信燒了。

第一次看到這一段情節時,我十分不解,蘇麻不是喜歡伍次友嗎?為什麼臨終前卻說她這輩子只深深地愛過皇上一個人?難道她當年見伍次友時臉紅心跳都是假的?

為了讀懂蘇麻的真實用意,我反復看了三遍《康熙王朝》,才知道蘇麻去世前這麼做的深意。

新婚夜,康熙試探蘇麻

蘇麻是孝莊賜給康熙的丫鬟,當時蘇麻的家人得了天花,只有她活了下來。為了糊口,她進不得己進皇宮為奴。玄燁年紀還小,蘇麻機靈通透,心思活泛,細心周到。孝莊看得出她重情重義,對家人很好,所以特地對蘇麻說:以后你就負責照顧玄燁了,你要記住,要把他當主子一樣尊重,又要把他當弟弟一樣疼愛。

蘇麻點點頭,下定決心將這句話奉為一生的宗旨。蘇麻剛認識玄燁不久,玄燁就得了天花。在那個年代,天花可是很棘手的大病,稍有不慎就會喪命。蘇麻為了救玄燁,不惜深夜闖入宮中。

孝莊問蘇麻,這麼做不后悔嗎?如果玄燁吃了蘇麻帶來的藥有效果,蘇麻救主有功,如果玄燁吃了蘇麻的藥出了差錯,將會被誅連九族。

蘇麻語氣堅定地說:我的家人都去世了,親戚們也死得死,散得散,如今就剩我一個人了。我蘇麻就是全族。只要能救主子,我蘇麻什麼都不怕。

孝莊欣賞蘇麻的坦蕩,也更加放心把玄燁交給她照顧。玄燁和蘇麻從小一起長大,康熙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最先動心的人就是蘇麻。蘇麻清純可人、性格活潑,雖然快人快語,卻善解人意。

當時,四個輔政大臣各懷鬼胎,鰲拜的勢力更是不容小覷。康熙為了保住大清的江山,只想盡快親政。但親政需要理由,更需要拉攏朝臣。孝莊便擅自做主,讓康熙娶索尼的孫女赫舍里為皇后。

索尼是老謀深算的老狐貍,有他幫康熙,除掉鰲拜指日可待。康熙得知自己要大婚,第一反應就是拒絕,理由是赫舍里長了一張大餅臉。可當孝莊問他要江山還是要美人時,他醒悟了。他愛美人,但更愛江山,如果娶了赫舍里能保住大清的江山,犧牲一段婚姻又何妨?

雖然康熙不再抗拒娶赫舍里,但他無法隱藏自己的心意。大婚當天,赫舍里掀開蓋頭,問康熙她是否真的長了一張柿餅臉?

康熙看到赫舍里穿著鳳冠霞帔,畫著精致的妝容,贊嘆道:朕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子。

赫舍里被夸獎后,害羞不已。就在她準備服侍康熙就寢時,康熙突然推開她的手,謊稱有奏折要處理,讓赫舍里先睡。康熙出了寢宮,就去了蘇麻的房間。他帶著不安問蘇麻,愿不愿意當皇后或者妃子?

蘇麻愣住了,她沒想到康熙在大婚之夜,不和赫舍里同房,卻去她房間里問這種沒頭沒腦的話。不過我從康熙看向蘇麻的眼神,才知道康熙剛才為何夸赫舍里美。

赫舍里長了一張柿餅臉的事,一直在宮里流傳。雖然她畫著精致的妝容,卻無法改變臉型。康熙夸她美麗,不過是把她看成了蘇麻,所以才會不由自主地在大婚之夜扔下赫舍里,跑到蘇麻的房間里表白。

康熙問蘇麻是否愿意當皇后,就是在旁敲側擊地問她,是否愿意嫁給他?他心里有她,只要她愿意,將來整個大清都是她的。

蘇麻向康熙表明,她一不想當皇后,二不想當誥命夫人。宮女的命苦,后妃的命更苦。皇上只有一個,妃子卻有一群,一旦圣眷衰落,只能望月落淚。況且后宮里爾虞我詐,一不小心,連命都保不住了。她還是老老實實做一個丫頭吧!

雖然蘇麻拒絕了康熙的好意,但是從蘇麻的回答來看,她能具體羅列嫁給皇上的弊端,說明她不止一次動過嫁給康熙的念頭,只是現實殘酷,她不想為了得寵成為心思叵測的女人,所以不得不打消這個想法。

蘇麻的話言辭誠懇,康熙知道作為皇帝,他不能保證只娶蘇麻一個女人,更無法保證后宮妃子無數,只寵愛蘇麻一個人,既然無法承諾他什麼,只好轉移話題道:朕知道,你瞧上伍次友了。上次你倒茶時手抖,差點燙到朕。

蘇麻只是笑了笑,沒有否定康熙的話,那麼蘇麻是真的愛上了伍次友嗎?

蘇麻對伍次友心動,誅了康熙的心。

伍次友飽讀詩書,學富五車,對當下的朝廷現狀有深刻的認知和見解。當時康熙處于想親政卻能力不足的關卡,所以特地隱藏身份,帶著蘇麻和東亭兩人前去找伍次友請教。

伍次友住在朋友的塌下,雖然他才華橫溢,卻沒有遇到賞識他的伯樂,穿著打扮有些寒酸。但粗衣布并不能掩蓋他當年的風華,他第一次見到蘇麻時,便問她是誰?

康熙解釋道,蘇麻是她的親戚,知道他前來拜訪,也要跟著來。伍次友得知蘇麻和康熙不是情侶關系后,笑了笑。蘇麻正值花季,美艷可人又知書達理,很難讓人不心動。而此時,蘇麻第一次被陌生男人久久盯著,也亂了芳心,給康熙和伍次友倒茶時手抖,差點燙到康熙。

蘇麻發現伍次友的鞋子破了,特地為他納了一雙新鞋送給他。伍次友看到蘇麻臉色微紅,心下了然。

老舍曾說過,這世間的情話本就不多,一個女子的臉紅勝過一切話語。蘇麻沒有對伍次友說過一句表白的話,但她的一言一行,都透露著她對他的喜歡。雙向奔撲的愛情最甜,伍次友和蘇麻心意相通,著實讓人欣慰。

康熙除掉鰲拜后,特地讓伍次友進宮面圣,并告訴他,蘇麻是他的內侍宮女。內侍宮女,比在殿外服侍的宮女地位更高。而蘇麻能親自陪康熙一起去見伍次友,可見她在康熙心中的地位。

康熙故意不提蘇麻的事,而是借此機會封伍次友做官,只要伍次友肯答應,以后就可以自由出入皇宮,也可以隨時和蘇麻見面。

蘇麻以為伍次友會答應,誰知伍次友卻拒絕做官,他吃慣了粗茶淡飯,也過慣了閑云野鶴的日子,不想被宮規束縛。康熙見他心意已決,又問他是否有未了的心愿?只要他提出來,他都會滿足他。

康熙說這番話時,蘇麻正躲在殿外偷聽,伍次友也察覺到了蘇麻的存在。只要伍次友說他喜歡蘇麻,就能帶蘇麻遠離皇宮,可伍次友什麼要求都沒說,更沒提過蘇麻的名字。

伍次友出宮時,蘇麻跑去追問他,為什麼不向皇上要了她?伍次友搖搖頭,說出了內心的真實想法。如果龍兒不是康熙,他愿意為了蘇麻和對方競爭,可眼下他是九五之尊,萬人之上,他拿什麼和他競爭呢?就算他帶著蘇麻離宮了,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康熙視他為眼中釘,自然會想盡辦法除了他。

他不帶蘇麻,是為了雙方的安危考慮。雖然他沒看出龍兒就是康熙,但是他看得出來,康熙喜歡蘇麻。

蘇麻哭著說:不可能,太后說過了讓我既把他當主子,又把他當弟弟。

伍次友走后,蘇麻傷心難過了好一陣子。不過康熙卻十分開心,因為伍次友放棄了蘇麻,意味著蘇麻只屬于他一個人。

蘇麻為了拒婚,決定出家為尼。

赫舍里多次對康熙抱怨過,他從未用看蘇麻時的眼神看過她,赫舍里年輕單純,尚且能觀察到這種細節,心思縝密、城府極深的孝莊,又怎麼會察覺不到呢?

如今鰲拜已除,朝廷穩定,既然康熙喜歡蘇麻,那她就做主,讓蘇麻成為康熙真正的女人。雖然蘇麻出身宮女,但她盡心盡力侍奉康熙多年,做常在或是妃子無可厚非。

孝莊覺得嫁給皇上,是女子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所以沒有問過蘇麻的意見,直接下了旨意。孝莊沒想到大婚那天,蘇麻久久不肯出門,康熙也言辭閃躲,有意幫蘇麻遮掩什麼。孝莊心里疑惑,便帶人闖入蘇麻的房間。

誰知大門打開,蘇麻頭髮凌亂地出現在孝莊面前。左肩的一縷頭髮已經被她剪斷了,和右邊的頭髮完全不對稱。

蘇麻表示,她寧愿出家為尼,也不愿嫁給皇上。自從當年孝莊下了懿旨,只許她把皇上當主子、當弟弟,不準有任何非分之想之后,她一直銘記在心,從未想過嫁給皇上。她改變不了自己的心意,不能說愛就愛,說不愛就不愛,就算孝莊下旨,她也做不到。

孝莊見蘇麻心意已決,痛斥她不識抬舉,多少人想當皇上的妃子而不成,如今機會擺在蘇麻面前,蘇麻卻不要。既然她心意已決,抗旨不尊,那就當斬。

蘇麻在東亭和康熙心里的位置,是別人無法替代的,兩人急忙為蘇麻求情。孝莊覺得既然蘇麻想出家當尼姑,那她就在宮里建一座天心庵,賞蘇麻喇姑永久居住。

蘇麻本想借著這件出家為尼的事出宮,誰知孝莊滿足了她出家的心愿,卻滿足不了她出宮的想法。這一刻,蘇麻跪在地上,抱住孝莊痛哭。

孝莊不明白蘇麻為什麼寧死也不嫁康熙,她雖然痛恨蘇麻抗旨不尊,卻又不忍心真的責備她,還是松了口允許她帶發修行。只要蘇麻反悔,依然有回頭的余地。但蘇麻卻自始至終,都沒有走上孝莊留給她的后路。

蘇麻心里清楚,她只是一名宮女,雖然仗著皇上的寵愛能飛黃騰達,但圣眷衰落,她未來的人生該如何自處?以后有了孩子,她出身低微,又如何保障孩子的安危?既然嫁給皇上,需要承受的后果太重,不如將這份喜歡埋在心底。

蘇麻帶發修行后,依然是康熙身邊的侍女,照顧康熙的衣食住行。不過她職位頗高,只需要照顧康熙一人,還有權利吩咐其他宮女奴才做事。

康熙出宮巡視,只有蘇麻一位女子陪伴左右。官員擔心做事不妥被責罵,又不會揣測皇上的心意,都是向蘇麻求救,讓蘇麻幫忙在中間說和。

后來康熙娶了許多妃子,尤其是有了容妃以后,只要遇到煩心事都會和容妃傾訴,蘇麻才真正退隱,在天心庵帶發修行,不問朝中之事。

蘇麻偶爾去孝莊宮里請安,孝莊見她身體不好,說她心思通透、憂慮過重,有時候看得太透,并不是好事。

初聽這句話時,我想不明白蘇麻已經帶發修行,還有什麼放不下的事,竟然會憂慮過重?可真正細看時,才發現蘇麻有許多無法言說的苦楚。

蘇麻不嫁康熙,又燒掉信件的真相。

東亭和康熙自幼一起長大,東亭對康熙忠心耿耿,可康熙卻無法信任任何人,哪怕是東亭。為了防止他叛變,康熙特地在東亭的宅子里安插眼線,一旦發現他有可疑的地方,立刻除之。

后來蘇麻跟隨康熙南巡,康熙聽信讒言,將一位貪官污吏當成了清官,給了他不少封賞,還升了他的官職。后來康熙得知此人惡貫滿盈,氣得將茶杯摔了。康熙這次南巡,本想樹立清正廉明的典范,如今卻封賞貪官污吏,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可他又不能告訴所有人他錯了,所以康熙背地里派人除掉這位官員,對外宣稱他是染病死亡。

康熙此舉,讓蘇麻明白了皇權的尊嚴不可侵犯。皇上就算做錯了,也不能說他做錯了。那些侵犯皇權,得罪皇上的人,都注定沒有好下場。

伍次友也一樣,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愛上了皇上也愛的女人,就算他不要功名利祿,也不和皇上競爭,依然會被皇上針對,出宮沒幾年就去世了。康熙以為蘇麻心里有伍次友,所以從未將伍次友去世的消息告訴蘇麻。

蘇麻不是圣人,自然有犯錯的時候,與其得罪康熙,不如當一名普通的宮女,不用陷入這些爭斗。不得不說,蘇麻的決定是對的。因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康熙,也更了解人性的弱點。

后宮中,善解人意、聰慧機敏的容妃和康熙既是夫妻又是知己。容妃和蘇麻一樣深愛康熙,事事為他考慮,可結果呢?康熙為了穩定江山社稷,將她唯一的女兒藍齊兒許給了仇敵葛爾丹。藍齊兒和葛爾丹相愛后,康熙為了擴張疆土,斬殺了葛爾丹,讓藍齊兒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

孝莊去世前單獨給容妃下了懿旨,不許皇上廢太子。康熙明知容妃沒有撒謊,可為了廢除太子,還是讓容妃成了替罪羊,把她降為常在。 容妃心地善良,后來為了救紅玉,觸犯了康熙的利益,又被貶為奴才,刷了一輩子馬桶,直到去世也沒能得到康熙的一句對不起。

看到容妃的經歷后,我才明白蘇麻為什麼寧愿終生不嫁,也不愿意做妃子或者皇后。因為一入宮門深似海,最是無情帝王家。只要和皇權掛鉤,所有人都會成為權力的犧牲品。

我曾看過一句話:放手離開一個心愛的人需要拿出多大的勇氣,和猶猶豫豫在痛苦中反復掙扎之后才能作出的決定。離開不是不愛,而是把愛埋在了心底。

蘇麻深愛皇上,卻不想被權力污染這份純真的愛情,所以想逃離皇宮,換一種生活。她年輕時對伍次友心動,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利用伍次友逃離皇宮,也逃離她的心。

只要她身在皇宮,就注定無法獨善其身。伍次友才貌雙絕,符合她的擇偶標準,她不想陷入皇宮的爾虞我詐,和伍次友一起離開皇宮,是最好的歸宿。

但是伍次友切斷了她的念想,讓她不得不永久宮中。她繼續侍奉康熙,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加深,她越來越看清了自己的內心。康熙殺伐果決、聰明睿智、高明遠識,有目標,有野心,更有行動力。

雖然他有許多缺點,但太多優點足以掩蓋他的缺點,所以蘇麻無法自控地愛上了他。

感情中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愛而不得、忘而不舍。蘇麻把愛深深埋在了心底,以為這樣才是最安全的,卻不知這樣的距離也將她自己傷的最深,導致她憂思過重,透支了身體。

后來她知道自己即將離世,寫信表明了對康熙的心意又燒掉,是經過再三思量的。如果康熙知道了蘇麻深愛著他,一定會因為他和蘇麻真心相愛,卻沒能在一起而傷心和痛苦。

既然這場遲來的表白只會徒增悲傷,不如讓康熙誤以為她從未愛過他。這樣她離世后,康熙才不會過于難過。所以她把這封信燒了,既然這個秘密已經隱藏了三十多年,不如永久塵封下去吧!

所有女孩都想嫁給愛情,但是最終只有極小一部分嫁給了愛情,極小一部分嫁給了金錢。還有極大一部分,她們嫁給了隱忍和妥協。

蘇麻的一生是幸運的,至少她這輩子深愛過一個人,也被對方深愛過。雖然沒能真正走到一起,但身處皇宮,她作為宮女默默陪伴皇上一輩子,不用在愛情中患得患失,不用為皇權犧牲,也算幸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