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文炎敬要求如蘭關懷弟妹,就是在為將來吃軟飯做鋪墊了

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里的如蘭與文炎敬私會之后并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被明蘭撞破之后也只是多了一些戀愛氣息,不再過度關注墨蘭出嫁后的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可原著里的如蘭自從談了戀愛之后仿佛被洗腦了一樣,變化非常之大,從前看不上庶出子女的她,竟破天荒開始主動疼愛起弟弟妹妹來。

尤其是在明蘭及笄那天,如蘭給她準備的禮物,居然比華蘭送去的一對白玉金鳳翹頭銜珠釵還要貴重,是如蘭特地掏出壓箱底的金子,差人去當時的奢侈品店翠寶齋打的一副極足分量的金絲螭頭項圈,王氏看到的時候眼睛的綠了,一方面是震驚于女兒的大手筆,另一方面也是認為送庶女這樣的禮物太過隆重。

明蘭見狀也不太敢收,還以為是因為自己發現了如蘭和文炎敬的私情,如蘭想用這份大禮賄賂自己堵住自己的嘴呢,誰知如蘭卻白了她一眼解釋道: 「敬哥哥叫我送的,他說我是姐姐,理當關懷弟弟妹妹,我還勻出好些料子給棟哥兒(原著里盛紘的幼子長棟),好多做兩身新衣裳!」

感情是文炎敬讓如蘭這麼做的啊,明蘭瞧著如蘭一臉賢良淑德的姐姐模樣,心里也忍不住對文炎敬刮目相看了,暗道張生原來也能改良,直到如蘭與文炎敬談分手被發現后,文炎敬在外界還不知情的前提下,直挺挺跪在盛家門口,說什麼一切都是他的過錯,這一跪不僅讓如蘭對他死心塌地,也讓盛家五姑娘的私情傳了些許出去。

其實看到這里的時候,小編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果然在如蘭嫁給文炎敬之后,文炎敬很自然地住進如蘭的陪嫁宅子,使喚如蘭的陪嫁下人,花著如蘭的陪嫁銀錢,還把老家的母親接到京城來享福,一家子一起吸如蘭的血,婆婆還要在兒媳婦的宅子里給如蘭立規矩,文炎敬有時求情有時以工作為由躲出去,如蘭著實是吃了不少苦頭。

不過因為文炎敬裝深情裝得高明,如蘭面對婆婆的刁難都一一忍了下來,直到文母提出更過分的要求,非要給文炎敬納妾,如蘭這才忍無可忍回了娘家去,對了,當時如蘭已經懷有身孕,文炎敬在家時有種默認母親行徑的態度,才把如蘭氣得回家搬救兵,文炎敬被岳丈家說教了幾句,才擺出只愛妻子一人的樣子,把從老家帶來的丫鬟趕走。

起初還納悶文炎敬怎麼會好到教如蘭善待弟妹,以為他是個多正直的男子,看到這里終于明白,文炎敬在談戀愛期間就要求如蘭做一個關懷弟妹的好姐姐,根本就是在為將來自己吃軟飯做鋪墊打基礎啊!以如蘭看不起庶出的性子,低嫁是為了不被夫家拿捏,后半輩子過得自由自在,文炎敬明里暗里要她賢惠,可不就是想軟飯硬吃提前培訓嘛!

這下好了,如蘭低嫁貼錢貼人貼房子,卻還是不敢過上自己想要的日子,因為她一旦做了自己,文炎敬肯定會說她變了,然后理直氣壯納妾虧待如蘭。如蘭也不是傻子,丈夫婚前婚后的變化她肯定感覺得到,但事已至此人又是自個兒挑的,她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吞,學起林噙霜的做做樣子與丈夫相處,雖然此舉是籠絡住了文炎敬的心,但個中苦楚就只有如蘭自己知道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