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王氏和如蘭與林噙霜和墨蘭一樣,都惦記盛老太太的財產

大家在看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時候,是不是都覺得王大娘子雖然脾氣暴躁但不失可愛,如蘭雖有些刁蠻卻也識禮,總體看來母女倆還是挺討人喜歡的,但其實原著里的王氏和如蘭,與貪婪的林噙霜和墨蘭一樣,都在惦記盛老太太的財產,甚至比林氏母女還要明目張膽,墨蘭還只是想分一杯羹,如蘭卻認為所有東西都該歸自己。

原著里的盛老太太在遇見明蘭之前一直過得非常清心寡欲,壽安堂的陳設布置和日常開銷幾乎與真正的庵堂差不多,導致王氏和林噙霜都以為她將所有產業獻給了盛紘,從來沒有想過要討好奉承這個不是主君親娘的婆婆,就算盛老太太在華蘭出嫁時拿出豐厚陪嫁給孫女添妝,大家也以為老太太出完這次血就有錢不到哪里去了。

故此王氏舍不得如蘭去壽安堂吃苦,林噙霜見墨蘭去不了壽安堂也覺得無妨,二人都想著誰跟了盛老太太誰就得忍得了清貧,不料盛老太太在明蘭的開導下突然開竅了,不僅把多年吃齋的習慣給改了,茯苓燕窩肥鵝大鴨子都跟不要錢似的往壽安堂里送,還經常給明蘭做衣裳打首飾,翠寶齋的釵、琉璃閣的玉、祥和瑞的綢緞買起來從不心疼。

這些東西隨便一樣都超出盛紘每月孝敬嫡母的銀錢,可超出的部分盛老太太全都自己出了,從來沒有牽扯過公賬,王氏雖然眼紅,卻因為挑不出毛病而說不出什麼,畢竟當初是她舍不得女兒,才讓如蘭與這等富貴錯過的,可如蘭卻覺得盛老太太老糊涂了,放著自己這個嫡親孫女不疼,把好東西都給了明蘭那個庶女。

就拿盛家三姐妹上學的裝扮來說,王氏想著三個一同見人,不好各自打扮,就讓她們一起戴著老太太送的瓔珞金項圈,再掛上各自的玉鎖即可,盛紘聽后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未送過明蘭玉鎖有些愧疚,王氏立刻說老太太已經從自己屋里翻出一塊上好的玉料,請翠寶齋當家師傅親手雕了后送給明蘭,成色質地手工方面比如蘭和墨蘭的都要好得多。

如蘭得知后,當晚就陰沉著臉回了閨房,一腳踹翻一個大理石面的烏木如意小圓墩,又撲到床上用力撕扯錦羅緞子枕頭,見了王氏還不肯消停大聲道:

「四姐姐搶了我的玉鎖也就算了,那是林姨娘有本事,憑什麼連明蘭那個小丫頭也越在我前頭?我還不如個小婦養的!」

「我是嫡出的,不論我去不去討好祖母,她都當最重我才是,如今不過叫明蘭哄了幾天,竟然嫡庶都不分了,還整日說什麼規矩禮數!」

「一個庶出的小丫頭,給口吃的就是了,還當千金大小姐了,我聽人說,外頭人家里的庶出女兒都是當丫頭使喚的,隨賣隨打!」

王氏雖不贊同小女兒把商賈和莊戶人家那一套奉為寶典,卻也暗暗埋怨盛老太太的偏心,多年之后,明蘭在顧廷燁的運作下盛家代替如蘭出嫁,盛紘不許她過問老太太給明蘭的貼補,王氏終于爆發了:

「如兒嫁得委屈,自要多備些傍身,明丫頭都得了那麼個貴婿,還有什麼好不知足的!」

「兩個丫頭的嫁妝一樣就一樣罷,可她們都是老太太的孫女呀,難道還有厚此薄彼?」

光是聽王氏與如蘭母女倆的話,就能看出她們對盛老太太財產的覬覦之意不輸林噙霜和墨蘭,只是王氏要臉,如蘭也在母親的壓制下不敢表露,再加上墨蘭多年來沒少搶如蘭的東西,如蘭才把重心放在對付墨蘭上面,沒空朝著明蘭發難,后來如蘭戀上了文炎敬對這些身外之物便不那麼在意,還花重金給明蘭準備禮物,王氏見狀眼睛都直了,才親自下場想從盛老太太手中摳點東西出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