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明蘭:婚姻是個技術活,會說話很重要

《知否》里盛明蘭作為盛家庶女,上無母親看顧,旁無兄弟互相照應,雖有祖母盛老太太的疼愛,但盛老太太畢竟是盛家所有晚輩的祖母,在她們兄弟姐妹的相處中,也不好插手過甚。

于是,盛明蘭從小便開始,有意識地培養自己人情上的練達。

這些事看起來很瑣碎,實際很要緊。稍微不注意,就會被人拿捏了去。

現實生活中也一樣,學一些人情技巧,不是為了要去欺負誰,而是為了在自我保護的同時,也能讓自己活得更容易些。

現在,我們就一起來看看,盛明蘭是怎麼通過說話藝術,一次次為自己化解尷尬,并爭取更多資源的。

婚姻里要少抱怨,多欣賞

古代男女大多盲婚啞嫁,盡管妻子對丈夫不清楚,但丈夫對妻子的過去也不了解。但,盛明蘭不同,她的情感歷史,顧廷燁是一清二楚。

作為有些大男子主義,「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男子來說,他雖然表面并不甚在意盛明蘭過去的事,但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比較心里。

所以,盛明蘭心里清楚,不能仗著自己丈夫清楚自己的過去,就可以膩膩歪歪欲言還休。該說清楚的,還是要干脆地說明白,避免以后麻煩。

這樣的事看似小,但耐不住心里琢磨,日積月累,難免生嫌隙。萬一,遇到有心人拿此事挑撥,男人心里本又放著這事,一來二去,小事也變成大事了。

盛明蘭是何等明透之人,當顧廷燁主動在馬車上提起:「祖母擔心你,怕你惹我不喜,訓你做事不妥當,所以,當初她便與你尋了個賀家?」

顧廷燁說這話時,語音上揚頗有幾分怪異。

盛明蘭警覺,決定要下一次猛藥。

她用上了寫作里的對比法。

她并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另起了一個話頭。

原著里這樣寫道:

「那日,太夫人讓鞏姨娘和秋娘出來拜見,你擋在我前頭說話,其實……我很高興。那日,你免去了我許多無措,又叫她們倆以后再進府,好叫我先掌了府務。你護著我,待我好,我明白的。」

此話一說完,她注意到顧廷燁臉色明顯好了不少,嘴角還漸漸浮起了笑意。

明蘭繼續加了把火,說道:

「老太太曾說賀家公子好,可是,當曹家來逼迫我時,他明明曉得我不樂意,卻讓我一個女兒家自去應付;對著曹家姑娘,我對也是錯,錯更是錯!」

明蘭說完后,再總結陳詞道:

「可是你不一樣。你擋在我面前,替我遮去風雨和難堪。我那時就覺著,便是前頭有刀山火海,但凡有你在,我是一概不怕的。」

這樣的表白,比只喊一句口號:「你更好,我更喜歡你」,可強多了。不僅免去了說賀家哥兒不好的尷尬,又表白了顧廷燁的好。而且,顧廷燁的好,好在哪里,也說得清清楚楚。

畢竟,每個女人都喜歡一個有擔當,能給自己遮風擋雨的男人。這話,聽起來,情真意切,還讓顧廷燁對她有了更多的保護欲。

不得不說,男人有時候是需要鼓勵的。果然,顧廷燁聽完明蘭的表白后,笑容抑制不住地綻開,眼神里都蕩漾著欣喜,嘴里還忍不住道:

「你個小滑頭,想叫我給你扮黑臉是吧?成!爺還就好做個惡人。」

盛明蘭一個有技術的表白不僅讓男人高興,還收獲了以后滿滿的保護。

婚姻要靠經營。而且,要想經營出長久甜蜜的幸福感,會說話也很重要。

畢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欣賞自己,肯定自己。如果,一味抱怨指責,只會讓對方越離越遠,最終無話可說。

長輩故意找茬,怎麼破?

盛明蘭嫁給顧廷燁后,明顯感覺到顧府氣氛詭異。于是,暗暗記在心里。

顧廷燁也很直白地告訴了她,家中奴仆來處有三。

一是,皇上賞賜的。二是,他在外面買的。三是,顧府里太夫人、四老太太、五老太太送來的。他提醒明蘭,特別要留意的就是顧府里送來的。

后來,盛明蘭開始掌管家里事務,用了一招人事檔案查詢登記,就引來了出頭鳥五老太太。

作為盛明蘭夫家的長輩,她一來,也擺足了長輩的譜,質問明蘭:為什麼要像審犯人似的審問顧府送來的賴刁花田四位媽媽。難道是信不過她們,還是信不過我們。

盛明蘭也不著急,只是靜靜看著五老太太的作為。

原著里這樣寫道:

「自從上次爭執去留問題時起,她就發現顧家這兩位老嬸嬸的性格十分有趣。四老太太看著熱鬧愛說笑,其實卻十分謹慎,不該說話時多一句也不說。而這位五老太太看著斯文清雅,實則性子沖動,一有不如意,或叫人挑撥上幾句,便立刻出手出口。」

盛明蘭的觀察能力很強,她隨時都在觀察一些身邊人的言行舉止。不僅如此,她發現了一些特別之處或問題時,還會去核實緣由。

就她觀察到四老太太和五老太太的行為差異后,調查到:這五嬸是原裝原配,而且兒孫滿堂。四嬸和顧廷燁的繼母都是填房,且四老太太只育有一女,自然腰桿子沒這五嬸挺得直。而,顧廷燁和太夫人的關系本不好,她也不便直接插手,就找到了這個出頭鳥。

沖動的人,城府一般不深,且遇事性子急,被有心人撩撥幾句,就會出來蹦噠生事。

盛明蘭看著五老太太,又是錘桌子,又是大怒質問。她只是慢條斯理地喝著茶,再吩咐人把賴刁花田四位媽媽請上來對質。有什麼話可以當面說清楚。

五老太太只拿捏住盛明蘭一條過錯,說她不信任長輩。

盛明蘭馬上就給五老太太扣了一頂大帽子,道:這與信不信得過有什麼相干。難道當今皇上是因為信不過先帝才讓吏部上交近十年來的百官考績嗎?

這話一出,五老太太當場就嚇出了一身冷汗。

皇帝哪會有過錯,當然就只有她錯了。

盛明蘭與五老太太這一場嘴仗,最終以盛明蘭的大獲全勝告終。不僅收拾了賴刁兩位媽媽,還收到了花田兩位媽媽當場投來的投名狀。

花田兩位媽媽看到了盛明蘭的本事,決定識時務者為俊杰,當下便幫著盛明蘭收拾了一個不知好歹的丫鬟。

五老太太氣得臉色發青,卻又不能生氣,只得帶著自己的兩個媳婦灰溜溜地走了。

盛明蘭與五老太太的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看似平常,實則兇險萬分。

其實,這五老太太本沒多少理由來尋釁盛明蘭。不過是想著她年輕臉嫩,好拿捏。這顧廷燁囂張,她就把他媳婦壓一頭,讓顧廷燁知道寧遠候府永遠能管制他們。

所以,在這場嘴戰中,盛明蘭不能忍讓,但也不能與長輩生氣。所謂:「天下無不是之父母。」一旦她與叔母吵鬧,在外人看來,就算 她再對,也變成錯了。

但,盛明蘭若忍讓了,這五老太太便坐實了她的錯處,拿著把柄,便好說話了。

有時候人情關系里的博弈,說話分寸都得拿捏得當。不然,就會給別人留下一種好惹的印象。

有些人就專門喜歡去試探別人底線。我們改變不了別人,但卻可以提高自己應對的技巧。

有些長輩,活了大半輩子了,人性面一點也沒修養好。就像,王若弗的親姐姐康姨媽。

這位康姨母,總是把自己看得無比重要。時不時,就會來盛家串門子。特別是,盛家越興旺,她就來得越是勤快。

她一邊眼紅盛府上下富貴融洽,一邊又挑撥離間。

特別是,當她看到盛家庶女盛明蘭一躍成為侯門夫人,心里那個酸,直把她逼得面目扭曲,心里變態。

在海氏二胎宴請親朋時,她就當著眾人的面,尖酸明蘭道:「你如今雖是別府另住的,但也不要失了規矩。你婆婆住得也不遠,你應該每日晨昏定省,早晚問安,叔伯兄弟之間多有走動,孝順長輩,不可忤逆!別仗著自己有誥封,便不把長輩看在眼里,若你在自己府里不守規矩,丟了你母親和盛家的臉面,我頭一個不饒你!」

我每次看《知否》,讀到康姨媽說這話時,都覺得她有病。這關她一個便宜姨母什麼事,還大言不慚的第一個不饒過盛明蘭。別人父母和祖母都沒說什麼,她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再看盛明蘭,她完全沒有因為這個便宜姨母的話生半點兒氣。她慢慢地喝著茶,等她滔滔不絕地數落完自己后,再慢條斯理地回一句:「姨媽,您說的明蘭都記下了。可惜元兒表姐去奉天了,什麼時候我們姐妹整齊地聚一聚吧。」」

盛明蘭這話一出,馬上就讓康姨媽瞬間像泄了氣的皮球。她除了瞪眼,再也說不出一句話。原因很簡單,她的女兒康元兒在嫁給王家后,過得一直不順。康元兒三天兩頭就和自己的婆婆(舅母)吵架,把王家老太太氣病不說,還差點休了她。這也讓康姨媽又丟臉又焦急。

盛明蘭打蛇打七寸,一語就戳得康姨媽無還手之力。而且,她還始終面帶微笑,沒有失絲毫分寸。

盛明蘭通過她的實操經驗告訴我們:長輩如果故意找茬,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在照顧好自己情緒的條件下,該懟就懟,而且要戳中對方的弱點,讓其無還手之力。

要做到這些,需要我們平時交際時多觀察了解別人,同時我們在私底下要不斷強大自己的內心。

怎麼強大自己的內心?

就是,不斷去接納自己,包括自己的缺點。同時,鍛煉自己日常生活的能力,積累自己的價值感,不依賴他人。

只要做到這兩點,我們就能在別人數落自己,刻薄自己時,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不被別人的情緒所左右。

我們要記住:勿在別人心中修行自己,勿在自己心中強求別人。

當表態不能說真話時,也不要說假話

劇版《知否》里,盛明蘭好像莫名其妙就和小沈氏好上了。并沒有一個交好的過程。

小沈氏在劇里給人的感覺,也有些蠻不講理。她一味偏袒小鄒氏,完全忽略張氏被小鄒氏算計難產受的那些罪,處處為她求情說好話。甚至,因盛明蘭幫扶張氏,而遷怒于明蘭。

她完全忘了,欠鄒家的是她們沈家,而不是張家。張家憑什麼要委屈自己寶貝女兒,去給你們沈家賣人情。

而,原著里的小沈氏,卻明理很多。

她一早就知道她哥哥沈從興與兩位嫂嫂的問題所在。不僅知道,還會去反思。

這也是后來,明蘭愿意與她深交的原因。

原著里,盛明蘭與小沈氏第一次相識是在皇宮里。兩位都同時封了誥命。

一同回去的路上,小沈氏問明蘭:「你是不是覺著沈家很不知廉恥?我兄長既娶張氏,又納鄒氏,前不顧糟糠情分,后又貪圖富貴權勢?」

盛明蘭對著突來一問,也是有些驚疑。這種情況對于明蘭來說是不能實話實說的,但也不好說敷衍的假話。于是,明蘭就換了一個角度,來回答小沈氏的提問:「我覺著,這種事情若有了為難,得益的,大體是男人,而吃虧的,多是女人罷了。」

盛明蘭沒有正面回答,沈家的貪心無恥,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想占好。畢竟,沈家現在是最有權勢的外戚,她既沒肯定,也沒否定,而是把這個事情推給男人。

這個回答,一來真實不做偽,二來也是言之有物,沒有敷衍了事。

小沈氏聽完盛明蘭的回答后,也很贊賞,收起嬌氣,對盛明蘭展顏笑道:「你這人很有趣,我以后要常來找你玩。」

盛明蘭也覺得小沈氏能問出這番話來,也不是個沒心沒肺的人。有這樣潑辣豪爽的性子,也值得深交。

在這場一問一答中,盛明蘭明白小沈氏這樣的人,想聽的并不是恭維逢迎的好話。作為正得勢的外戚,好聽的話,早就聽的夠多了。而,小沈氏這種爽利干脆的性子,也不喜歡對方回得冠冕堂皇,假心假意。她要的也是一個真性情。

對于,明蘭來說真話是萬萬不能講的,但如果把對沈家的道德評價轉換成對婚姻的無奈,也就大事化小了。而且,聽起來也算磊落。

這樣也正對,小沈氏的胃口。

表面來看,盛明蘭說話很有藝術。她在應對不同人時,也有不同的方式。這些都是說話「術」的部分,現實生活中我們要靈活模仿很不容易。

畢竟,每個人的性情都是不同的。而且,我們遇到的現實場景,情況變化,都各式各樣。

我們不可能照搬,照學,但有幾點卻是通用的。

一是,當別人故意刻薄指責自己時,我們要穩住自己的情緒,不要去認同別人指責我們的不好。同時,該回懟時就回懟,而且要戳中對方的軟肋。也就是說,對方也不愿意承認面對的點。當然,這里面要注意說話的方式,不能太直接,最好從側面來突出她的問題。

二是,說話要言之有物,不能講空話,虛偽的話。

三是,親密關系里我們要少抱怨,多用贊賞性的語言。這樣不僅可以鼓勵對方繼續發揚優點,而且,即便對方做得不好,也會因為這些贊賞性的話,往更好的方向去行動。

最后,最重要的是日常積累,還是要留些心多去觀察周圍的人。每個人性情不同,說話行為都有差異。我們要見仁見智。

會說話雖然很重要,但究其根本還是在人性。

所以,多一點耐性去觀察人,了解自己,了解他人,才是最重要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