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行》訶那堂堂水闕妖君認柳梢為主,僅僅因為她的女主光環嗎

白衣妖君訶那一出場,就從傲狠那里救下了柳梢。能和大妖傲狠一戰且能輕松取勝的自然是個厲害角色。

當柳梢向白衣妖君道謝時,突然意識到沒那麼簡單,而事實上也是。

訶那說我救妳是有原因的,說著他就從柳梢手上搶走了帝草。

原來他救的不是柳梢,而是為了柳梢手里的帝草啊!

真是一個披著羊皮的壞家伙,白白浪費了這麼一張好皮子,做得竟是齷齪的勾當。

白衣妖君搶了柳梢的帝草,他把帝草用在了阿浮身上。

接著,白衣妖君猜測柳梢可能是澤水仙子的傳人。

他搶走帝草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的替身留在了柳梢身上。為了日后見面不被攻擊,他還抹去了柳梢對他的記憶。這樣再見面就不會被翻賬了。

可是那帝草是為了救武陽侯的,也是為了救天下蒼生的,因為武陽侯為了救陸離,元神耗損,若沒有帝草輔助,大妖來襲,武陽侯就無法與大妖一戰,那時天下必是生靈涂炭。

想想這些,著實不能原諒訶那了。盡管他搶帝草也是為了救治弟弟,但是那也不行。

訶那留在柳梢那里的只是一個替身,他需要趕緊趕過去。

柳梢掉了香囊,訶那就出來了。他向柳梢解釋:「我是妳的妖啊,妳把我掉出來了」,說著他還指了指地上的香囊。

這倒是柳梢的不是了,身為她的妖,她竟然沒有看管好,還把他掉了。委實不算盡心值守。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怎麼當人家主人的?

不過,這麼輕松就得了一只如此漂亮且功夫了得的妖,這女主光環也是無人能比。做女主就是待遇好啊!

白衣妖君那乖巧模樣,柳梢可真是賺大了。

但是,柳梢輕易就得了那麼好的妖,難道都是因為女主光環嗎?

自然不是!

一來因為柳梢一來就得了帝草,訶那從柳梢手里得了帝草,才復活了不知昏迷了多少年的弟弟阿浮。

訶那可是正宗的扶弟魔,曾經為了弟弟,作為寄水族的訶那連火珠都吞了的。弟弟愛吃甜橘,他就在水闕專門種了一顆樹,水闕不適于橘樹的生長,但是訶那卻偏偏種活了,還結出了果子。每年訶那都會將最大最甜的果子摘下來給阿浮吃。

阿浮能夠復活,都是因為柳梢的帝草,訶那甘愿做柳梢的妖,就是為了替弟弟報恩的。

再者柳梢能取得帝草,柳梢一來弟弟就復活了。這讓訶那看到了寄水族的希望。也就是訶那懷疑柳梢就是澤水仙子的傳人。

只要澤水仙子能原諒妖王,解除寄水族的詛咒,拯救寄水族,訶那定是萬分感激。無論叫他做什麼,他都愿意,做她的妖又算什麼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