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知否》原著中苦盡甘來的香姨娘,才發現衛小娘死得真不冤枉

以前看《知否》的時候,一直覺得衛小娘是個可憐的悲情角色。

本來是個家境不錯的讀書人家的女兒,奈何扛不住天災人禍,家里的頂梁柱父親病倒了,為了給父親換藥錢,她賣身到盛家為妾。

盛紘并不是他鐘愛的男子,她也不屑用美色攀附主君,做個曲意逢迎的妾室。

在盛家的幾年她安分守己,一直都是個老實疙瘩的形象,即便是被人欺負的一日三餐都吃不飽,冬天連取暖的炭火都沒有,只能干扛著,也不敢吱聲,更不敢抱怨。

就是這個心里不敢有半分爭寵心思,一直隱忍的苦命人,還是被盛紘的寵妾林小娘給設計害死了。

當時看完這些,心里除了對林小娘的厭惡,更多的是感慨世道的不公。

為什麼處心積慮害人的惡人活得風光體面,老實本事的苦命人卻如螻蟻一般卑微,活生生的人命,死了就死了,在盛家翻不起半點波瀾。

盛紘依舊攜家眷高升,林小娘依舊是寵妾,盛家人依舊是一團和氣。

最近看了《知否》原著,書中沒有詳寫衛小娘的死因,反而是一位出身還不如她,也是靠隱忍度日的另一位姨娘的故事讓我感慨頗多。

同樣是不參與爭寵,遇事隱忍想平安過一輩子,衛小娘沒有做到,香姨娘卻做到了。

而且有兒子依靠的香姨娘,后半輩子被孝心圍繞,也算是苦盡甘來。

看到香姨娘的結局,再想想電視劇中衛小娘的所作所為,才發現,她被林噙霜害死,其實一點都不冤枉, 她讀了那麼多書,卻把腦子讀迂腐了。

1,

電視劇中的衛小娘是王若弗給盛紘買的妾室,原著中的香姨娘是王若弗從王家帶來的陪嫁丫頭,二者的共同點,都是王若弗的人(至少在外人看來是這樣的)。

都是王若弗推給盛紘的女人,那目的肯定也是一樣的,就是為了跟林噙霜爭寵。

作為工具人,王若弗在把她們推出去時就想好了退路:要是誰生了女兒,就繼續陣前搏殺,要是生了兒子,立馬雪藏。

香姨娘頭胎生了兒子后,就被王若弗召回身邊繼續當個空有姨娘身份的丫頭,而衛小娘二胎兒子還沒有出生,就被盛紘的寵妾林小娘害死了。

衛小娘懷著盛家的孩子,王若弗明知道林小娘會對付她,臨產在即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安插眼線在她身邊護她周全?

王若弗想抓住林小娘的錯處,為什麼林小娘克扣衛小娘的吃食和炭火那麼久,她都沒有出面阻止也沒有捅到盛紘那里?

原因很簡單,她對衛小娘不滿了。

她買衛小娘來就是為了跟林小娘爭寵,可衛小娘是個心氣兒高的讀書人,最多會認命般地聽從盛紘的召喚,從來不主動去勾搭盛紘。

而且還動不動就找理由把盛紘往屋外推,推給王若弗也就算了,衛小娘從不在盛紘面前議論王若弗跟林小娘,盛紘去哪,完全依照自己的本意。

在外人看來衛小娘是王若弗的人,可實際上衛小娘只是想明哲保身兩邊都不沾的人。

這就是衛小娘最蠢的地方。

她把李娘子鎮守娘子關那幅畫當成寶貝,把李娘子當成偶像榜樣,覺得自己也可以跟她一樣,憑一己之力在盛家生存下去。

可是她卻忘了理想的實現要根據現實一步一個腳印地完成,在盛家,她根本就沒有獨立自主的能力。

她能選的只有兩條路,按照王若弗的規劃,生了兒子就冷藏,或者投靠林小娘,來個人在曹營心在漢。

兩者比起來,靠著王若弗當然是更好的選擇,因為她雖然脾氣不好,但卻沒殺人的心思。

這一點,香姨娘就比衛小娘看得開,她給盛紘生了兒子后,就回到王若弗的身邊老實本分地伺候著。

雖然吃穿用度上拮據了些,偶爾也會被訓斥嘲笑,但終究保住了性命。

人只有活著,才能給生活創造其他的可能性。

2,

林小娘為什麼非要殺死身份地位都不如自己的衛小娘,有兩個原因。

一是她一直覺得衛小娘是王若弗買來的,就是為了跟她爭寵;

二是她覺得衛小娘真的分了盛紘對自己的寵愛,威脅到自己的位置了(她從衛小娘生了明蘭,又懷了個兒子,還有明蘭投壺受到盛紘的表揚兩件事情上感到了威脅)。

所以,她不會去想衛小娘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根據衛小娘進盛家的方式,她已經在心里把衛小娘放在了敵對的位置。

在這種情況下,衛小娘只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做王若弗的槍手,至少王若弗能護她性命;要麼憑借自己的姿色心機勾住盛紘,在盛家后院形成個三足鼎立的局面。

她不屑于成為后者,又不甘心成為前者,等待她的必然只有死路一條。

衛小娘真的是個老實憨厚之人嗎?沒有半點心機盤算嗎?她真的是笨死的?

當然不是。

從她勸明蘭去祖母面前伺候,還主動跟盛紘提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她也是個有心機謀劃之人。

她跟明蘭說,大娘子不舍得放如蘭去吃苦受訓,老太太又對墨蘭遲遲不點頭,說明心里不樂意,最終這美差就會落到明蘭頭上。

小蝶被冤枉時,她知道以自己在盛家的身份地位肯定不能還她清白,便以自己懷孕為由,再加上華蘭納聘的喜事以及老太太的安康,三個帽子壓到盛紘的頭上,加上王若弗對華蘭的重視,這才保住的小蝶的性命,只是趕出了盛家。

這些事情足以說明,她看問題想事情都能透過表面看本質,也知道如何利用每個人的弱點借力打力,她是一個聰明人。

那她為什麼沒有把這些本領用在讓自己在盛家過上好日子上面?

因為她的清高,因為她的不屑。

她把明蘭推到老太太身邊,是想給明蘭找個強大的靠山,不讓孩子跟著自己受苦,但對于自己,她不想違心迎合去換取所謂的榮寵和富貴。

讀過書的女子都難免有些清高之氣,她為了給父親換藥錢,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老男人,還只能做個以色相侍人,可有可無的小妾,這讓她很痛苦。

即便盛紘對她還不錯,經常去看她,但她總是找各種理由把盛紘往外面推。不是屋里太冷不適合盛紘,就是讓他去工作。

以她的姿色和才情,若是她想爭,肯定能成為第二個林噙霜,可是她內心的清高,讓她寧愿挨餓受凍甚至香消玉損也不愿虛與委蛇地去討好賣乖。

3,

人生在世從沒有所謂的一帆風順,生活中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難事,以及各種不如意。

當你沒有能力改變生活的時候,只能先去適應它,在苦難中磨練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堅強。

等到自己足夠強大時,才能改變生活,甚至創造生活。

衛小娘空有一副想獨當一面的心性,卻沒想過若是自己連生存下去的本錢都沒有,連保護自己親人的能力都沒有,那再多的崇高理想都是空談,不合時宜的清高就是蠢。

守護自己的忠仆小蝶被誣陷,她護不了;八歲的明蘭為了她鉆狗洞爬高墻,一個人滿身是血的在大街找郎中,她只能滿眼心疼。

她原本可以護住這些人,只要她愿意。

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進入了游戲就必須按照規則玩,而衛小娘就是那個進了游戲卻不屑跟他們玩,最終自己被玩死的人。

她是個苦命的人,卻不值得同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