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封神!播放量破千萬,畫面高級結尾神反轉,開年王炸非它莫屬

我宣布,2023年內娛第一位頂流誕生了。

那就是我們可憐悲催的小豬妖。

就問誰的朋友圈還沒被它的故事刷屏?

小豬妖是《中國奇譚》之《小妖怪的夏天》里的角色,也可以說是我們社畜本人。

整個動畫故事不過二十二分鐘,簡稱壓縮版 打工人紀錄片。

一邊因為共情狠狠落淚,一邊怒罵無良老闆三千遍。

所以,妖界職場到底什麼樣啊?

01

其實《小妖怪的夏天》,故事真的特別簡單。

話說唐僧師徒四人要路過浪浪山,當地妖怪首領提早得知了消息,開會通知小妖們要活捉唐僧。

他還透露,吃了唐僧肉可以長生不老,只要在這次任務中表現突出的,都能喝到一勺唐僧肉湯。

許諾一下,小妖們都格外興奮,高呼「大王英明」。

目標確認,團隊打完雞血之后,剩下的就是干活了。

捉人的機關陷阱是首領和親信負責,那小妖們要干什麼呢?

——做些邊角料,為了大王享受原汁原味的唐僧肉。

比如造箭、刷鍋、砍柴,搓麻繩。

活看起來不難,但在小妖們完成的過程中,處處充滿了現實中令人窒息的職場亂象。

句句不提打工人,幕幕都是打工人。

先來看看肉體折磨。

熊教頭(主管)一開口就是兩千支箭,一千斤柴火,限時一個晚上。

從來沒考慮過手下的身體實際的負荷量,只知道把對方的勞動力往死里壓榨。

完不成怎麼辦?除非妳不想要腦袋了。

檢查刷鍋工作時,雜毛熊發現百年油脂沒有刷掉,熊教頭直接把小豬妖的鬢毛當成「鋼絲球」。

刷鍋,摩擦,毛掉完了,年紀輕輕禿遍全身。

合理懷疑在內涵加班禿頭的我們。

更要命的,當屬精神折磨。

在造箭的過程中,小豬妖發現按照熊教頭的指示,箭根本射不遠,因為沒有「羽翼」,等于白費工。

經過成功的實驗后,小豬妖決定全部改裝,給自己造的所有箭都加上了烏鴉怪的羽毛。

結果呢,等來的不是一波猛夸,而是一頓暴怒。

「妳是在教我做事嗎?」

熊教頭直接把小豬妖辛苦做的箭全部掰斷,還命令他加班重新做。

有些時候,職場上的「正確」相比領導的權威,可能不值一提。

要給領導面子,要服從上級,要講死規則,要被強迫收起創意和聰明,變成一個沒有主觀意識的勞動者。

還有領導朝令夕改的想法。

小妖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收齊了一千斤火柴,只因為大王一句「想烤著吃」,瞬間化為無用的灰塵。

與此而來,是打工人新的難題。

原來自古以來,領導都一個模樣呀。

熟練掌握「72變」的能力,開口就是高大上的新想法,卻不考慮現實的難度。

同時,對下屬們日夜付出的努力,以及因此承受的巨大壓力視而不見。

還真是契合那句——「上面拍腦門,下面跑斷腿」。

既然是職場圖鑒,怎麼能少了畫餅呢!《小妖怪的夏天》里關于這點也體現的淋漓盡致。

大王雖然說了「有功者可以分到唐僧肉湯」,但其實一開始就沒打算給小妖們分一杯羹。

箭不是真心造箭,埋伏的小妖也沒安排幾個,處理掉無意發現機關的烏鴉怪,無非就是為了堵嘴。

而且中途改為燒著吃,就問哪里還有肉湯啊?

真相被封塵,私心不暴露,保證妖心不散,才能為他更好的賣命。

更鞭辟入里的諷刺是,直到結尾,大王和唐僧師徒四人的正臉都沒出現過。

小豬妖只能通過想象,將英雄的存在化為內在的一種力量。

真正的底層小人物,確實是沒有機會見到大人物的。

雖然我們都曾堅定相信自己長大后會變成齊天大圣,會考上清華北大,會成為像書本上一樣了不起的人。

但現實是,我們只是個連大王都接觸不到的小妖怪,是在生存問題上掙扎的普通人。

少年的心總是向往遠方,最后卻被現實壓彎了脊梁。

02

《小妖怪的夏天》讓《中國奇譚》一集封神。

但關于結尾部分,卻引來了巨大爭議。

小豬妖因為意外闖入機關重地,被狼大人發現后殘忍追殺。

在生死一線之際,唐僧師徒四人出現,一道強烈的光讓狼大人停止追殺。

小豬妖大喊著「別過來這里危險」,想提醒唐僧等人,卻被孫悟空一個棒槌砸倒在地。

就在觀眾都以為小豬妖死了,心沉到海底之后,故事突然來了反轉。

原來這一棒槌是大圣演給狼大人看的,讓小豬妖「假死」來個將計就計,一把徹底鏟除妖怪窩。

有很大一部分人,覺得這個結局太過美化,猜測是導演為了過審而修改了結局;

但也有觀眾認為是神來之筆,不僅突破了俗套的劇情,也非常符合大圣的形象;

對于此,導演于水在采訪中有過回答

——不是為了過審,而是希望作品能抵達更廣泛的受眾。

拋開導演的回答,我本身就更傾向于第二個結局就是真結局。

從故事邏輯層面來說,眾所周知大圣擁有「千里眼順風耳」的硬核技能,他不可能沒聽清小豬妖那句好心的警告。

雖然孫悟空本性狂妄,偶爾蠻橫無禮,但并不是是非不分的莽夫。

他心思活絡,懲惡揚善。只要聽見了警告,便不會一棒子打死小豬妖。

事后大圣還給了小豬妖三根保命毫毛。

在《西游記》原著里,這三根毫毛是觀世音給孫悟空的,此處有一種「教化」的傳承。

寄托了大圣對于小豬妖改邪歸正的期望,也承載了我們對于小豬妖「不要被當成炮灰犧牲」的生機。

而且這三根毫毛也代表一種「力量」,我們的小豬妖,未來或許也真的能成為小英雄呢?

去保護弱小的人類,去鼓勵正在覺醒的小妖們。

除開結尾的升華,《小妖怪的夏天》還有一處神來之筆,那便是小豬妖回家探親。上一秒小豬妖在「工作」回山途中,下一秒突然腳步一轉,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站在洞口前輕輕喊的那聲「媽媽」,瞬間觸動我們心底最柔軟的角落。

通過這場戲,我們不僅能看見小豬妖更立體的一面,也能從其窺見大部分打工仔的家庭關系,松弛、溫情,也有不理解。

豬媽媽相信成功學,覺得大王挑中兒子是件好事。不懂得兒子口里的「無趣」包含怎樣的期待,只希望他專心跟著大王,早日修煉成精;

但同樣,也只有她真正關心兒子怎麼禿了,猜準葫蘆里沒水了。

然后重復孩子每一次回家的場景,嘮叨、關心,也擔憂。

工作再苦,生活再難,親情其實一直在我們身邊。

在每一次電話里的欲言又止,每一次回家時耳邊的碎碎念,成為我們最堅實的情感依托。

相信哪種結局,取決于我們心中所想。

認為小豬妖死亡的人,不一定是不再相信光。

或許他們沒變,大圣也沒變,僅僅是因為長大之后,遮風擋雨的人從上一輩變成了我們自己。

堅持小豬妖假死的人,是相信東方的浪漫,相信人間的慈悲,相信溫柔自有力量。

相信在普通的生活、樸實的日常中,也保有對美好未來的向往。

03

無論是動畫片還是影視劇,只要聚焦于打工人悲催的生活,總能輕易引起網友巨大討論。

比如當下熱播的《去有風的地方》。

雖然兩者的命題不完全相同,但本質上都在講述打工人審視過往,探索內心,追尋希望的歷程。

但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點。

在《小妖怪的夏天》里,有人覺得現實中真正的打工人,不是小豬妖而是被大王處理掉的烏鴉怪。

宿命已定——還算安分聽話,整日忙于工作,最后因為好欺負被資本家無情裁員。

可看《去有風的地方》里,我們會認可甚至羨慕許紅豆(劉亦菲 飾)去云南療愈心靈的出路。

原來呀,我們還可以好好安頓自己,有暫時從生活中出走的選擇,田園牧歌也許真是我們的理想歸宿。

于是,很多人追了幾集,立刻請假買了去大理的機票,宣言要拋開世俗的煩惱,過一段心之所向的生活。

也有人不敢追劇,因為怕看了之后仍然沒時間沒錢去大理,反而更襯顯生活的貧瘠與蒼白。

這種內心的分裂,可能才是我們打工人的真實寫照——

一邊近乎絕望,一邊渴望自愈;

一邊踉蹌前行,一邊重振旗鼓。

我們不是絕對的悲觀者,不是只接受看似更「高級」的悲劇,不是希望社畜的結局只能擺爛、辭職、被優化。

而是現實的重壓和殘酷,讓我們在被剝奪中變得麻木,被壓抑中變得沮喪,最后只能用自我嘲笑的方式,以及悲慘喪氣的結局,來掩蓋內心無比憧憬卻難以實現的期待。

這不是一種放棄,而是一種清醒著的無力。

我們也絕非持續的樂天派,不是一定要在工作中尋找熱愛,不是要實現所有理想的抱負,更沒想過在職場中成為無可替代的存在。

只是如果在下班前,有幸欣賞到深沉平靜的黃昏,便足以撫慰疲憊、燙平心事;

如果能和一位善良能干的同事做搭檔,會對打工的前路多一分信心;

如果能度過一個純粹的周末,那便是極大的滿足,可以再忍受一段社畜的日子。

世事浮沉自有命運,生活的大錘也出其不意。

妳我皆是平淡無奇的普通人,是千千萬萬支小火柴。

被點亮的那一刻,可能只是他者的燃料之一,也可能是在熱情燃燒自己。

但無論是以何種姿態生活,無論途中是否能遇見大圣,無論最后能不能成為英雄。

度過每個尋常的日夜,與好運擁抱,與不幸交手。

努力工作,真心愛人,我們已經足夠了不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