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至死都深愛顧廷燁的女人,為何都敵不過自私的明蘭

一個女子,一生究竟有多少個三年?

秋娘只知道,自己最無助,最美好,最甜蜜,最惶恐,最絕望的那幾個三年都是在絕望中度過的,她的所有的三年都給了顧廷燁。

被賣到侯府時她只有七歲,因為手腳勤快,又會一手好針織,便分到寧遠侯次子的院里伺候。

初見顧廷燁時,他也不到十歲,但院子里已經滿是漂亮女孩,大家爭奇斗艷的打扮,可顧廷燁從不跟她們廝混,他最喜歡的就是騎馬習武。

秋娘生得既不出眾,口齒也不伶俐,反倒少了許多念頭,只是安心做著自己的差事。

可某個夏日的晌午,顧廷燁漆黑明亮的眸子略掃過她一眼,秋娘那盛夏毒日都沒曬紅的臉頰忽然就燒了起來。

她的少女時代就這麼開始了。

為了每日多看主子兩眼,她最早起來做事,最晚收工,院里的女孩個個都濃艷得跟牡丹似的讓人挪不開眼,秋娘看看自己平淡的容貌,只能越發本分,少說多聽,埋頭苦干,生怕被趕出去。

顧廷燁通房丫頭多,她不介意,幾年后顧廷燁養了個外室曼娘,她不吃醋,顧廷燁為了曼娘和兩個孩子跟老侯爺鬧翻,她心疼理解顧廷燁,認為他是當初沒護下紫燕落下了心病,這次說什麼也要護住曼娘。

后來顧廷燁娶了余嫣紅,這個美麗如焰火般的女子,秋娘本來盼著她趕緊生下嫡子,這樣自己也能有個一兒半女了。

可這對不過幾個月的夫妻,似乎把旁人一輩子的架都吵完了,一個脾氣大,一個不好惹,隔三岔五就要雞飛狗跳地鬧上一場。

顧廷燁離家出走時,秋娘躲在自己屋里瑟瑟發抖,后來余嫣紅和老侯爺相繼去世,旁的通房妾室都以為顧廷燁不會再回來了,便紛紛求去,只有秋娘愿意留下來。

府里的向媽媽撥了邊角的一個小院兒給她,讓她照顧蓉姐兒。

寂寞如庵堂,冷清如死寂,連小小的蓉姐兒都整日陰沉著臉,平日的吃穿用度也被克扣許多,可即便是殘羹剩飯,她也想為顧廷燁守一輩子。

果然,老天還是善待好人,顧廷燁回來了,而且是衣錦榮歸,秋娘欣喜不能自己。

終于盼到見顧廷燁的那天,她卻忽然不敢向前了,因為她的二少爺變了,完全變了。

以前的顧廷燁對她溫柔和氣,出門回來還會給她帶些小玩意兒,說一些她聽不懂的人和事,什麼衛青霍去病,現在的顧廷燁看向她的眼神再無從前的親密,只有純粹的關照和補償。

最重要的是他身邊站了一位年輕貌美的新夫人,彎彎如垂柳,言笑如清風,夫妻倆站在一起,璧人登對。

她幾十年從未發酵過的醋意莫名地酸了起來。看著新人美如玉,再摸摸自己本來就不出眾又蒼老的臉頰,秋娘沮喪不已。

但她還是會鼓勵自己,自己本來長得就不出色,二少爺從未嫌棄過。

她本想象以前一樣,每日能見到顧廷燁,給他做些貼身的衣物,聽他說上幾句話(哪怕是自己聽不懂的話),哪怕沒有妾室的名分,一輩子做個通房丫頭,只要能待在顧廷燁身邊就成。

可是顧廷燁眼里心里都是新夫人,根本就沒半點想跟她再續前緣的意思,哪怕她把熬了幾夜做出的衣物送給顧廷燁,也會被當眾訓斥,還被夫人責備,罰抄經書。

從一開始她就認清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她從未動過爭寵的心思,她只想日日見到顧廷燁,天天陪著他。

她愛得很卑微,可顧廷燁心中從未有過屬于她的位置。

2,

顧廷燁少年時是京城里的小霸王,到處打人生事,一次和一個惡少別苗頭,牽連了一個模樣俊俏的戲子,眼看那對戲子兄妹要遭難,他便出手救了他們。

本想給些銀錢讓他們尋個地方安身,可戲子的哥哥卻撇下妹妹,自己卷著銀錢跑了,這個被留下來的妹妹就是曼娘。

一個孤苦的弱女子,無親無故,無依無靠,顧廷燁只能收留她,給她找了個宅子安置下來。

可曼娘支走哥哥獨自留下來的目的就是纏著顧廷燁,她三天兩頭的差人通傳顧廷燁,一會兒病了,一會兒說那惡少又來尋人了,惹得顧廷燁時常去看她。

曼娘本就是戲子,自然有彈唱的功夫,顧廷燁因侯府之事心中郁悶,也時常喝著酒跟她訴說,酒酣耳熱之際曼娘就成了顧廷燁的女人。

顧廷燁本來也沒多喜歡她,何況她的戲子身份根本就不可能進侯府,所以就聽了常嬤嬤的話,想給曼娘一些錢讓她另嫁他人。

可曼娘又是要投井又是要撞頭,一根簪子抵住咽喉,跪地哀求說不圖名分,不要錢財,只是對顧廷燁一往情深,哪怕顧廷燁只把她當成小貓小狗的玩意兒,只要能待在顧廷燁身邊就行。

頭胎生了蓉姐兒后,常嬤嬤就開始一邊給顧廷燁洗腦,一邊給曼娘喝避子湯藥,可曼娘表面上百依百順,背地里買通熬藥的丫頭換了幾味藥材。

顧廷燁沒去三兩次,她又成功懷上了二胎。

顧廷燁去余家求親,眼看著余閣老就要答應把余嫣然許配給他了,曼娘一個從京城跑到登州,到余府去鬧騰,黃了這樁婚事。

余府把余嫣紅嫁過來,曼娘設計讓余嫣紅髮現自己和孩子的存在,引得余嫣紅去大鬧,又剛好被顧廷燁救下。

惹得余嫣紅跟顧廷燁的夫妻關系越來越差,最后顧廷燁負氣出走,余嫣紅懷了顧廷炳的孩子,給顧廷燁戴了綠帽子。

曼娘差人家傳消息,害的余嫣紅墮胎過猛而死,她嘴上說是想為顧廷燁出氣,實際上就是想空出顧廷燁正妻的位置。

她想嫁給顧廷燁,她想做顧廷燁唯一的妻子。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進不了侯府,就想盡辦法讓顧廷燁離開侯府,離間顧廷燁的父子親情,夫妻感情,讓顧廷燁除了跟她遠走江湖,以她為妻,沒有任何退路。

她想要的是顧廷燁遠遠地離開侯府,自立門戶,帶著她和兩個孩子,和和美美的過日子,做一對神仙般的快活夫妻。

最后顧廷燁是離家出走了,可是卻沒有帶上她,她又帶著顧廷燁最重視的長子昌哥兒,滿世界的尋他。

她以為男人都愛孩子,尤其是自己的兒子,所以她把昌哥兒綁在身上,顧廷燁就不會拋下她。

可顧廷燁從始至終都沒想過要娶她為妻,哪怕是在兩個人最和樂之時,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對待這個可憐的女子,叫她以后能安享富貴,不再被人欺負。

有了兩個孩子后,他能給曼娘最好的歸宿也是娶個賢惠的妻子,能容得下曼娘,能收她為妾,讓兩個孩子認祖歸宗。

可當他發現曼娘的真面目不是可憐,而是狠毒的時候,他怕了,甚至連曼娘的孩子都不敢要了。

曼娘知道自己的身份跟顧廷燁的差別,她不能改變自己的身世去配得上顧廷燁,就謀劃著讓顧廷燁為了她放棄所有。

她是個有勇有謀又敢于追求的女子,為什麼最終沒能降服顧廷燁,原因只有一個,顧廷燁從未真心喜歡過她。

3,

明蘭只是個六品官家的小庶女,非嫡非寵,而且顧廷燁還知道她跟齊衡的糾葛還有跟賀家那沒有擺上明面兒的婚事。

這樣的身份,也配不上高高在上的侯府嫡子,當朝新貴,可顧廷燁為什麼費盡心機的要娶明蘭呢?

美貌是其一,最重要的是明蘭是顧廷燁一直想要找的妻子的樣子,能相夫教子,能妥善理家,關照族人,里外應酬,溫順和善的女子。

年輕時受過女人的欺騙,顧廷燁在決定求娶明蘭前就仔細查探過盛家的內宅,對明蘭而言,最有想象力的陰謀,大約就是在父親面前裝哭,或者趁人不備扔塊豬油在姐姐座位上。

看她的行事,論聰明絕不在曼娘之下,但她心底有根線攔著,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更不可能傷天害理。

顧廷燁喜歡的是這種有能力,有智謀,也有原則的女子,而曼娘不是。

顧廷燁感慨李牧,明蘭就會說「內政不清,君主不明,徒有良將也無可奈何」;

顧廷燁高升后看不慣文官的庸俗,鄙視各司衙門盡是尸位素餐之輩,明蘭會開導他「不懂政治的將軍,不是好將軍」,直把他說的心平氣和,通達豁然;

顧廷燁為顧家的同族求情開脫,幫助搭救那些曾經鄙視他傷害他欺辱他的人,心中憋屈的無處發泄,明蘭會推己及人安慰他「只要咱們比他們過得好,就是對他們最好的懲罰」。

這些曼娘做不到,秋娘更做不到。

明蘭是個自私的女子,哪怕是給顧廷燁生了孩子后,她的觀念里還是先愛自己再愛別人。

她做不到像華蘭那樣十年的真心換來袁文邵的回頭,更做不到像大鄒氏那樣,為了丈夫的前程犧牲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她甚至都不會掏出一顆真心給顧廷燁,可顧廷燁縱然氣她,惱她,可依舊會寵著她,愛護她。

4,

對于秋娘,顧廷燁跟她沒有共同語言,只是看著她老實又為自己守著這麼多年還照顧蓉姐兒,便想著給她一些彌補。

對于曼娘,顧廷燁不愛她,怎麼可能為了她放棄一切遠走江湖,她空有一副好算計,也是徒勞。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秋娘愛得再卑微,她在顧廷燁的眼里也渺小如灰塵。

愛情就像是一場博弈,貪情則入局,寡情則控局,而明蘭就是那個可以控局的寡情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