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用一招就讓李治離不開她,慈禧也效仿,效果一樣有用

從古至今,若是在一段感情當中,其中一方是以容色作為最有力的武器,并且除此之外一無是處的話,那麼這段感情大多是不能長久的,畢竟在秀色可餐的容貌執手相對的歲月久了,若無其他內在涵養的承托,遲早兩看生厭。

無論古代還是現代,結為伴侶的兩個人勢必要旗鼓相當,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一方天地與優勢為對方所敬仰,就比如在我國古代男權當道的封建社會時期的女皇武則天等幾位杰出的女性政治家皆如此。

高宗廢王立武的決斷

唐朝的第二位皇帝太宗李世民駕崩后,太子李治即位,是為唐高宗;高宗即位后接手的局面是父輩開創「貞觀之治」的盛世景象,所以即位之初,高宗李治政治壓力較小,面對幾乎沒什麼弊病的朝政只需按部就班地繼續太宗遺風即可。

再加上思慮周全的太宗還為新帝留下了長孫無忌、褚遂良等幾位心腹老臣起輔政之效,勤于政事的高宗李治站在太宗的盛世基礎上又將貞觀之象提升了一個高度,后世將這段統治稱之為延續大唐繁盛的「永徽之治」。

原本高宗李治的政治生涯將會一如這般風平浪靜地走到結束,雖無像其父輩那般地轟轟烈烈、名垂千古,但起碼也會留下一世仁君的美名。

但事與愿違,一生順遂無虞的高宗李治終究是難過美人關,這位美人恰恰就是武則天。按理來說,當時貴為一國之君的高宗李治與先皇遺留的無子妃嬪武則天二人的身份地位無異于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樣的兩個人又怎麼可能會產生關聯呢?但現實卻總是這樣出其不意,再懸殊的差距往往都難逃一個情字。

事實上高宗李治與先帝嬪妃武氏并非是在新帝繼位之后才出現了感情糾葛,而是早在太宗李世民在世期間二人便建立了感情基礎;甚至在太宗李世民病重期間,當時還是太子的李治便借著侍疾的名義常常與武氏私會。

年長李治四歲的武則天不僅在年齡上給予了這個八歲喪母的少年以母性溫柔的關懷,而且在身份地位上更是滿足了李治對于母愛的缺憾,所以二人一直是藕斷絲連。

直到先皇周年祭日時新帝李治進入感業寺進香,重逢的二人感情再度升溫,審時度勢的王皇后為討好李治以及打壓蕭淑妃,便主動向李治請求將武則天納入宮中,李治對此自然欣然接受。

就這樣,以先皇遺妃身份出家的武則天就這樣再度回宮,后來她取代了王皇后的位置,高宗李治幾番力排眾議最終「廢王立武」,武則天漸漸走上掌握權力的政治道路。

帝后同朝,依賴頗深

起初的武則天也許是因為超凡出眾的姿色贏得了李治的青睞,但是此時的武則天從皇后的廢立起,除了是得寵妃嬪的身份之外也早已是與高宗李治并肩而行的政治伙伴的關系。

帝后二人聯手打擊了以長孫無忌為首的元老權臣的勢力,皇權得以振興;與此同時也培養了一批忠于帝后的新晉朝臣,維護了君主專制中央集權的統治。這對李唐王朝包括后來的武周政權都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經歷了這麼多的波折之后,人生已經到了而立之年的高宗李治身體狀態每況愈下,風疾頻發的李治常常因為頭暈目眩身體不適無法處理國家大事,便讓皇后武則天代為處理。

高宗李治本就對武則天情起母愛,在經歷了利益相關后又因為疾病所困擾,可以說是從情感到政治各個方面都對于皇后武則天的依賴程度愈發強烈。

同時,頗有通世經緯之才的武則天也沒讓李治失望,將國家政務打理得井井有條的武則天使得既為人君者又為國君者的李治愈發離不開她。

拖著病體掛名理政的李治與掌握實權的武則天的二圣臨朝的局面為后來一代女皇驚天動地的稱帝之舉奠定了政治基礎。

前人高度,后人效仿

縱觀千年古代封建史,僅僅只出現了武則天一位女性君王,盡管在位僅短短十余年,但仍在男權縱橫的封建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女性地位普遍十分低下的古代封建男權社會時期,有女皇武則天這樣一位達到了空前高度范例在前,后人群起效仿的自然也不在少數。

比如武周政權后不久還權于李唐王朝之后,太平公主以及韋皇后都想要臨朝稱制,干預朝政,行武皇之遺風。

奈何,成王敗寇都有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加成,且并非人人都具備女皇武則天的政治才能,所以大多都沒能成什麼大氣候,很快便被消滅了。

不過,時間到了近千年后的滿清王朝末期時卻出現了一位引起軒然大波的女皇武則天的效仿者,她便是在我國近代侵略史上臭名昭著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是咸豐帝的孝欽顯皇后葉赫那拉氏,十七歲入宮的慈禧不出兩年便憑借出色的才貌博得圣寵,入宮第四年便生下咸豐帝唯一的皇子,母憑子貴封妃乃至貴妃,咸豐帝對其無疑是十分地偏愛與寵信的。

在古代男權當道的封建帝王身邊的女性得以干政往往都是源于男性對權力的疏忽,其原因除了只愛風花雪月的昏庸怠政之外,一般都是因為統治者生理上的疾病問題。

咸豐帝一如當年的高宗李治,孱弱多病的身體狀況致使他對朝堂政事有心無力,而且當時咸豐接手的也并不像高宗承襲太宗留下的一片安詳富庶的盛世。

當時英法聯軍入侵與太平天國起義的外憂內患使身體狀況不佳的咸豐帝更為心力交瘁,他便常常讓工于書法的慈禧幫自己代筆批閱奏章。

慈禧作為咸豐身邊的高級秘書,代其處理政事,纏綿病榻的咸豐皇帝對于慈禧愈發依賴,與高宗與武則天的相處模式頗為相似。武則天的輔政才能讓身患疾病的高宗李治離不開她,身為咸豐帝妃子的慈禧也效仿,效果一樣有用。

只可惜,慈禧并沒有當年武則天一般卓越的政治才能,武則天帶領盛世大唐再創輝煌,一代女皇名垂青史。

慈禧則導致本就走下坡路的滿清朝廷內部統治階級愈發腐敗潰爛,加速了滿清王朝滅亡的進程,她自己更是成了千古罪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