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門》看到楊九紅死后荒涼的孤墳后,才懂婚外情的真正本質

楊九紅這一生,生的悲戚,活得悲戚,死的更悲戚,她這長達九十多年的一生,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也從未被人好好愛過,更悲哀的是,就連她自己,也不懂得如何愛自己,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大宅門里最凄慘的女人。

然而在楊九紅命運的煉獄中,對她傷害最深的人卻是她最愛的白景琦,如果沒有白景琦,楊九紅或許可以平凡簡單地度過這一生,找一個愛她的人從良,生兒育女,安享晚年,可惜一切的浩劫,從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開始。

而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可以為她上刀山下火海的男人,對她其實從未有過真正的愛,有的只是欲望和算計,看到楊九紅死后被悄然送到濟南,一抔黃土就填平了她的一生,就看懂了婚外情真正的本質。

1、白景琦挑上楊九紅,無愛,都是赤裸裸的欲

白景琦在沒有經過二奶奶允許的情況下,與仇人之女詹王府大格格的私生女黃春私相授受,還懷了孩子,二奶奶無奈只能接受,卻也容不得黃春就這樣順利進入白家門,她把懷孕的黃春和白景琦趕出了家門。

白景琦是個能掙錢卻不會守財的人,黃春跟著他受了很多苦,懷著孕每天只能吃些粗面做的面團,大冬天厚衣服都被白景琦拿去當了,肚子一天天變大,白景琦卻忙的根本沒時間照顧黃春。

玉芬知道后,主動請纓把黃春送回了白家,臨走前,黃春還怕白景琦照顧不好自己,百般叮囑,而白景琦似乎對這個跟著他吃苦受罪的女人,并沒有多少不舍,巴不得把這個累贅趕緊送走。

黃春前腳才動身回北京,白景琦后腳就挑上了楊九紅,楊九紅是濟南府有名的窯姐,萬金難求一見,白景琦看見她的第一眼,就被她身上那種不膽怯,不柔弱的氣魄給深深地吸引了。

當時白景琦的事業才有了一點起色,盤下二十幾家朧膠莊都只需要兩千多兩銀子,白景琦為了能夠一親楊九紅的芳澤,卻大手一揮在勾欄院里花了上萬兩銀子。

當時楊九紅是被玉芬的公公九門提督給包養的,一般人輕易不敢得罪,白景琦一生自詡喜歡「挑戰不可能」,硬是要證明自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活土匪,他無數次恰逢楊九紅要去提督府的時候去搶人。

白景琦把提督府的下人給戲弄了一頓,把提督府的馬車連人都帶了回去,當著眾人的面一邊調戲一邊炫耀地把楊九紅抱回了屋子,躺在楊九紅的床上,白景琦那叫一個猖狂,干大事連門都不讓關。

提督府的下人得了命令,帶上人就把白景琦抓進了大牢,提督府老爺都敢得罪,換做常人,那叫一個有去無回,可惜他們不知道白景琦和玉芬的關系,因為玉芬的關照,白景琦連跟汗毛都沒傷到,還被玉芬好吃好喝地伺候著。

玉芬找公公一說情,白景琦就被安然無恙地放出來了,以白景琦的聰明,這一切的鬧劇,不過是他親手導演的罷了,而他真正的目的,也并非完全是為了楊九紅,更多的是想借此事在濟南徹底扎下根,想告誡濟南那些人「提督府老爺都拿我沒辦法,你們誰也別招惹爺!」。

白景琦對楊九紅,或許有過那麼一瞬間的情欲沖動,但完全沒有愛,挑上楊九紅,不過是想找一個別人不容易得到的美人釋放自己的情欲,順便借此事亮明自己的地位,并不見得有幾分真愛,更是從未想過負責。

然而此時的九紅,早已被白景琦俘獲了芳心,她出身卑微,從未有人把她當回事,小小年紀就被兄嫂賣到青樓,在青樓表面看起來光鮮亮麗,實際上卻是處處被人看不起的,在她的人生中,從來沒有一個人像白景琦那樣把她當個人看。

在楊九紅看來,白景琦可以為了她一擲萬金,為了她不惜得罪提督府,甚至因為她還去坐了牢,她自以為是地認為,白景琦對她,是愛的瘋狂,楊九紅覺得,為了回報這份愛,她也必須做些什麼。

可實際上,白景琦在得到楊九紅的身體,達到在濟南名聲大振的目的后,就開始冷落楊九紅,甚至為了躲著楊九紅的糾纏,他謊稱自己生意太過繁忙,幾個月不去看一眼楊九紅。

楊九紅為了報答白景琦這份「深情」,用自己全部的身家給自己贖了身,只抱著一個小包裹跑到白景琦的小破屋里,要和白景琦同甘共苦,白景琦看到楊九紅這份決心,徹底慌了,他鄭重其事地告訴楊九紅:

你叫我怎麼跟你說呀,我們家跟別家不一樣,我媳婦兒沒問題,可我媽那兒……,得得我先送你回去啊!要不我先去問問我堂姐去,這事得商量商量!我告訴你,別以為跟著我就能享福,我可是個管不住我自己的人,就那大宅門里頭,就跟個馬蜂窩似的,能把你蜇死!

白景琦的這段話,便是楊九紅這一生的寫照,正如他所言,他從來沒有管住過自己,他一輩子只顧自己快活,從未真心對待過哪個女人,而楊九紅也是活活被大宅門里最大的馬蜂給蜇死的。

可惜當時年輕熱烈的楊九紅并沒有把這句話放在心里,她是一個情感熱烈的人,在她看來,只要白景琦對她好,她受什麼罪,吃什麼苦都是可以的,她本就命苦,再苦也不怕,可惜白景琦的愛,如泡沫一樣,絢麗過,卻異常短暫。

楊九紅在玉芬家門口守了三天三夜,楚楚可憐的她把直爽的玉芬給整不會了,一咬牙就接受了她,楊九紅和白景琦在濟南過了三年苦日子,卻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而這三年,黃春的孩子從出生到走路再到喊媽,白景琦都沒有寫過一封信問過。

2、60歲白景琦棄楊九紅娶28歲香秀,權衡利弊是男人天性

二爺因為保護玉婷被韓榮發給摔傷,一病不起,白景琦匆匆忙忙被叫回了北京,臨死前還是連面都沒見上,看著在外面瀟灑地不思歸路的白景琦,黃春十分失望,不聞不問,不思不想,這便是白景琦對她的愛。黃春對著白景琦吃醋地問道:

怎麼不把她接來呀,你是怕媽不高興吧,我去接去,你在外面三年,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滿處的風流,哪還知道有我呀,你也換個別人,換換口味唄!

對青梅竹馬的女人都是如此,楊九紅的結局又能好在哪里去,黃春再怎麼不受重視,她尚且還是明媒正娶的正妻,還有一對兒子做后盾,可楊九紅卻單憑對白景琦的一腔熱愛下賭注,最后輸的徹頭徹尾。

白景琦回到北京后,被二奶奶留下,不久玉芬把楊九紅也帶了回來,同時帶回來的,還有剛出生不久的女兒白小紅,二奶奶不許楊九紅進大宅門,白景琦只能在外面買個小院安置楊九紅。

受著二奶奶的限制,白景琦不敢經常往楊九紅處跑,他的時間要分成兩份,留給黃春一半,同時,黃春的大度和體貼,也把白景琦的心給籠絡了大半回去,楊九紅也不敢有任何抱怨。

每當逢年過節,白家一大家子團聚在一塊熱熱鬧鬧,楊九紅卻只能冷冷清清地躲在自己的外宅里,好在她還有女兒,可是二奶奶連她的女兒都不放過,二奶奶謊稱自己想看看孫女,哄得黃春雅萍高高興興地把孩子從楊九紅手中抱過來,想著二奶奶見了孫女,就會接受楊九紅了,可二奶奶卻做了件「傷天害理」的事情。

二奶奶的初衷是為了拯救這個孩子的人生,她怕孩子在楊九紅身邊長大,被教壞,也會被世人看不起,可是她最終教出來的孩子,卻是一個沒有良心的白眼狼,不認楊九紅就罷了,還用最傷人的語言侮辱楊九紅。

被搶走孩子的楊九紅內心很痛苦,可即便是這個時候,她也沒有想過恨二奶奶,她深知二奶奶的苦心,可當二奶奶再一次把手伸向她肚子里的孩子時,楊九紅徹底繃不住了。

她是一個性格剛烈,有魄力的女人,為了躲避二奶奶,她一個人坐著火車逃回了濟南,卻在路途中流產,一個成形的男胎的死去,徹底斷送了楊九紅的后半生,她再也不能生育,也不能有屬于自己的孩子。

楊九紅一個人在濟南待了十年,白景琦一共去過兩次,直到白景琦重新修建新宅子,楊九紅才從濟南回來,她原以為往后的日子可以好一點,可這一次,楊九紅被打入了更徹底的深淵。

白佳莉彼時已經是個大姑娘了,在二奶奶的教育下,在白佳莉心里,楊九紅就是個不要臉的賤女人,不是她的媽,每一次看到楊九紅,白佳莉都是一副嫌她惡心的樣子,楊九紅的心被一次次傷得粉碎,而白景琦對于此事,始終沒有站在楊九紅這邊。

楊九紅被氣得逼著白景琦告訴白佳莉,她就是白佳莉的親生母親,可白景琦只冷漠地來一句「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他覺得二奶奶搶楊九紅的女兒是對的,楊九紅想讓女兒認自己就是不孝。

其實天下婆媳關系,最關鍵的樞紐在于中間那個男人,若是那個男人肯護著自己的女人,就沒有斗不過婆婆的兒媳,楊九紅輸就輸在沒有人護她,在命運一次次的捉弄下,楊九紅的心性發生了變化。

她開始放任哥嫂放印子錢,抽大煙,開始斤斤計較,愛發脾氣,甚至變得沒有一點禮貌,二奶奶第一次見楊九紅,看到的就是一副沒有教養,妖嬈做作的姿態,這才有了到死都不要楊九紅戴孝的悲劇。

在此之前,二奶奶雖然不接受窯姐,但除了搶走孩子,沒有虧待過楊九紅,她時刻叮囑白景琦給楊九紅添置東西,也經常問楊九紅好不好,楊九紅懷了孩子,二奶奶還把自己珍藏的山珍海味往楊九紅屋里送,一切都在變好。

楊九紅的悲劇,怪在命運捉弄,怪在白景琦多情且無情,怪在二奶奶過于專斷,但她自己也有很大的責任,剛烈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她身在屋檐下,不肯低頭,導致二奶奶到死都不承認她。

二奶奶一死,黃春也跟著去了,二奶奶甚至把一個性子軟弱的槐花拿給白景琦,楊九紅不再是那個善良簡單的她,她逼死了槐花,也斷了自己的后路,60歲的白景琦沒有扶正她,而是娶了28歲的丫頭香秀。

楊九紅這才意識到,她徹底輸了,白景琦不愿意扶正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楊九紅,卻愿意違背家族的意愿,娶一個鄉下丫頭,這也是他的算計之一,楊九紅氣度不夠,無法管好一個家,而香秀有心計,娶她做正房,能夠給他更多的幫助。

拋開愛與不愛,香秀才是白景琦最容易利用的對象,她從十幾歲跟了白景琦,喝了無數的避孕藥,這樣的人,唯有一心一意為白家,才能有出路,而楊九紅只在乎感情,不在乎利益,這樣的人不適合做太太。

3、楊九紅死后葬在濟南的荒冢,徹底撕開婚外情的本質

楊九紅對白景琦的滿腔熱愛,也正是從不可思議地看著白景琦娶香秀做正房的時候開始徹底消失,從此以后的楊九紅,再也沒有為了引起白景琦的注意,而做出任何舉動,她心如死灰。

白佳莉一直不認她,楊九紅就把白佳莉的女兒何琪偷偷抱到自己身邊來養,她想讓白佳莉也嘗嘗女兒不認媽的滋味,雖然楊九紅是獨自度過絕望才這麼做的,可是她身上的報復性,還是大于了母性。

但楊九紅更多地是想報復二奶奶,她想通過培養何琪,向世人證明二奶奶錯了,她楊九紅教育出來的孩子,并非那麼不堪,事實證明,楊九紅是對的,她教育出來的何琪,相比二奶奶教育的白佳莉,要善良的多,要有人性的多。

楊九紅的晚年,就如死水一般度過,她雖然恨白景琦,可每當白景琦處于危險時,她還是奮不顧身地想去救白景琦,甚至為了救白敬業,她都愿意拿出自己所有的資產去救他,他雖然遭受命運的不公,可她對那些沒有傷害過她的人,還是善意的。

很多人說楊九紅害死了槐花,她活該被白景琦厭棄,可槐花真的是那麼善良無辜的嗎?那可不見得,她仗著自己是二奶奶身邊的丫鬟,對楊九紅比正牌夫人黃春還有派頭,楊九紅多次笑著跟她打招呼,她不但無視,還冷言冷語。

作為一個丫頭,再怎麼了不起,也是低楊九紅一頭的,哪怕不尊重,也不應該如此,后來成了小姨奶奶后,愚蠢無知,被香秀利用,幾句話就刺激得跑去跟楊九紅對著干,說話侮辱楊九紅,槐花的死,是被自己蠢死的,就算活著,也不過是香秀的墊腳石。

李香秀當上太太后,楊九紅一輩子沒有叫過她一聲太太,唯一一次還是因為求她救白景琦,楊九紅性子一生剛烈,唯獨對白景琦她無數次低頭。

可白景琦對楊九紅,可謂是無情至極,很多人說楊九紅拼死要擠進大宅門,就是為了享受榮華富貴,可是楊九紅并不缺錢,也不缺能力,白家無人去買藥材時,楊九紅一身戎裝把事情辦得妥妥當當,白家需要時,她毫不吝嗇就把十幾萬拿出來,她要的從來不是白景琦的錢,而是情。

在白景琦的四個女人中,楊九紅是唯一一個愛著白景琦,并且沒有一分算計的,可惜她的愛沒有得到回應,白景琦和更年輕的香秀濃情蜜意,楊九紅的晚年除了撫養琪琪,就是吃齋念佛。

琪琪是她一生中唯一一個不嫌棄她,愛過她的人,可最后白景琦、李香秀、白佳莉一起聯合著把何琪從楊九紅身邊搶走,這是支撐楊九紅活著的最后一顆支柱,琪琪走了,楊九紅倒下了。

白佳莉到臨走前,都沒有和楊九紅說上一句好話,更是沒有叫上一聲媽,她風風火火地跑回楊九紅的院子里,楊九紅滿心期待著,可最終還是沒有等到這份親情,她們走后,楊九紅不吃不喝把自己關在屋子里。

說到楊九紅的屋子,從李香秀當上太太后,楊九紅甚至連自己的院子都沒有一個,住的不過是飯廳旁邊的一個小屋子,她死在屋子里,一家人在外面熱熱鬧鬧地吃著飯,掉了幾滴虛偽的眼淚,繼續在外面好吃好喝。

這副對比性強烈的畫面是如此的諷刺,楊九紅死后三天,都沒有人為她掛一絲白,那些人大紅大綠地看著熱鬧,唯有白占元給她磕了一個頭,她甚至被白景琦遠遠地送回了濟南去。

楊九紅在濟南的墓,不過是一塊簡單的石牌,上面寫著「楊九紅如夫人之墓」,一個大戶人家的墓,不過是一座小的可憐的土堆,這也是她一生的寫照,無論是死是活,她都不過只是一粒無足輕重的塵埃。

白景琦甚至都害怕被人知道,楊九紅是他人生的恥辱,這也撕開了婚外情最現實的一面,無論那個男人喊著多麼愛你,其實都算不得數,若非她是真的要娶你,否則哪怕為你赴湯蹈火都不要相信,因為那可能是假象。

而楊九紅的結局也告訴我們,一個人不要愛的太過熱烈,愛的太熱烈的人,往往會把自己灼燒得體無完膚,不妨自私一點,拿更多的精力去愛自己,活得「遲鈍」一點,或許更容易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