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頓悟,明蘭舍棄賀弘文選擇顧廷燁的真實隱情

關于愛情,比起愛而不得的遺憾和執念,得到卻又失去才最讓人傷心。

看《知否》電視劇時,明蘭和齊衡被命運捉弄的凄美愛情讓人不經意間灑了多少眼淚。

讀原著時,明蘭跟賀弘文從相識相知到談婚論嫁,本以為兩個人以后的日子會平靜順遂。

明蘭甚至都做好了以后經常接祖母過去跟賀家老太太一起摸牌九的準備,可一個曹錦繡把她所有的美夢都變成了肥皂泡。

也正是因為曹錦繡,她才真正認識了賀弘文。

當賀弘文還在為了曹錦繡的事情跟她糾纏拉扯時,顧廷燁就提著程咬金的斧頭從半路殺了出來,說是形勢所迫也罷,說是跟賀弘文賭氣也行,反正明蘭轉頭就答應了顧廷燁的求婚,搖身一變成了侯爵娘子。

賀弘文躲在人群中看著明蘭坐上花轎,十里紅妝風光大嫁的時候,臉上滿是落寞。

他惱恨嗎?若是自己能早做決斷舍棄曹錦繡,那今時今日自己就會是那個白馬上的紅衣新郎官,在他們一次次地爭吵和置氣中,本來為數不多的緣分便慢慢耗盡了。

直至多年以后,賀弘文另娶他人,生兒育女后,還會獨自倚梅賞雪感傷往事,對他而言,明蘭成了他內心深處無法愈合的傷痕,一碰就痛。

1,執念變成妄念

介于盛家祖母跟賀家老太太的關系,明蘭十歲的時候便認識了十三歲的賀弘文,跟躲著齊衡不同,賀弘文是明蘭正兒八經以婚姻為目的接觸的外男。

從京城相識到宥陽老家的接觸,明蘭也把賀弘文當成的未來的夫婿,而且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那種,明蘭想要的是夫妻和樂,心心相印而不是表面上的相敬如賓。

起初,賀弘文對明蘭也是一心一意,從祖母跟她說起過有意要他娶明蘭進門時,他就滿心歡喜地等著明蘭及笄,這一等就是三年,期間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這是多少閨閣女子夢想的婚姻生活,賀弘文的許諾給了明蘭此生只得一人的執念。

但曹錦繡的出現,卻讓賀弘文的許諾變成【啪☆啪】的打臉,明蘭終于明白了,原來賀弘文只是個不上不下的經濟適用男。

明蘭知道曹錦繡的存在,是從賀弘文的描述中,曹錦繡是他兒時的玩伴,是他疼愛的表妹,人很溫柔女紅也好。

但當明蘭第一次見到曹錦繡卻發現她是個厲害的角色,本來已經是個破了身子的人,還偽裝成未出嫁的姑娘,想念著幼時賀母的許諾再嫁給賀弘文為妻。被賀老夫人識破身子后,便撒潑打滾逼著賀家納她進門為貴妾。

在賀府當著眾多長輩的面,無法發揮,她便趁著賀弘文采辦藥材回來拜訪盛家時堵在盛府門口,故意引著明蘭去發現查問,對賀弘文猜忌。

一面對賀弘文哭訴相思之情,一面用自己凄慘的身世去逼迫明蘭接納自己,她這麼做有兩個目的。

第一,在賀弘文的心里,明蘭是個完美的人設,長得漂亮溫柔,對待下人也十分寬厚。她都這麼可憐了,若是明蘭真的為人寬厚有慈悲心,就應該收她進賀府,好好待她,若是明蘭拒絕她的請求,那就可以跟賀弘文證明,明蘭的溫柔寬厚都是裝出來的。

第二,她故意說些自己幼時跟賀弘文的美好回憶,就是為了證明自己跟賀弘文是青梅竹馬的情誼,明蘭作為后來者是不可能有這些的,這些即便不能讓明蘭知難而退,也能給她添堵。

這樣一朵小白蓮對明蘭來說本不算什麼,她見識過林小娘的手段,也學到了祖母管家的本領,自然知道該怎麼處理曹家這門腌臜親戚。

對于賀家這門婚事,嚇退明蘭的不是曹家這門親戚,而是賀弘文的心。

為了明蘭的婚事,盛家祖母遍尋了許多人家,可最終還是屬意賀家,為什麼?

因為幾年看下來,祖母發現賀弘文是個品行端正的君子,自立自強,溫厚可靠。

由于醫者都是見慣了達官貴人家的隱私之事,后院女子爭寵導致家宅不寧的案例數不勝數,所以他便自小發愿不想納妾,此生只跟妻子白首。

他雖然知道賀母很早就有意讓錦兒進門,但他這幾年心里想的一直都是明蘭,自然也把曹錦繡當成妹妹看待。

本來姨媽讓她娶曹錦繡時他是不愿意的,但看到曹錦繡那哀求的眼神,臥病在床的賀母那乞求的目光,他又狠不下心拒絕。

直到明蘭對他發了脾氣說了狠話:

「統共我只有一句話,若有我,便不能有曹表妹,偏房,妾室,丫鬟,統統不行。」

他才下定決心去拒絕曹家,跑去曹家說讓賀母收曹錦繡為義女,以后跟賀弘文便如同親兄妹一般,為此還被曹家的男人打了一頓。

眼看著事情開始往好的方向發展了,可短短二十幾天內曹錦繡重病了三次,曹姨媽也尋死了一回,賀母更是連著昏死了兩次,曹姨夫和曹家表哥們還帶著人上賀府鬧事。

最終還是賀家做出了妥協,曹錦繡可以進賀家做妾,但曹家被發回了原籍,不能在京城待著了。

「明妹妹,那日我去瞧表妹,她瘦得只剩下一副骨頭了,只吊著一口氣等著我,連話都說不出來,只用眼睛求我,我是個軟弱無用的,沒法子硬下心腸,便答應了。

我不敢說自己又多明白,但至少也清楚自己想娶的是誰!

我誠然將表妹當做親妹子的,絕無半點兒女之情,可事已至此,我也不能瞧著她去死,便只能委屈了你。」

這是賀弘文最終的辯解。

明蘭的腦海里閃過許多畫面,華蘭隱忍憂愁的眼角,墨蘭強裝歡笑的偽裝,王氏這麼多年的折騰,似乎每個嫁做人婦的女子都有難處。

長大是痛苦的過程,成熟是不得已的選擇,人非草木,哪個女子不希望婚姻幸福。

可世事如刀,一刀一刀割去了女孩的天真無邪,磨圓了棱角,銷毀了志氣,成了一個面目模糊的夫人,每日穿錦著緞,安排妾室的生活起居,照管庶子庶女的婚姻嫁娶,最后成為供奉在家族祠堂上的體面,成為一個符號。

她不想變成這樣一個賢惠的符號,她也想一生一世一雙人。

也許,這就是她對賀弘文的執念,可到頭來卻成了妄念。

2,更好的選擇

當祖母得知曹錦繡已經無法生育,而且曹家也被賀弘文偷偷告上衙門,不日便會被發還回原籍時,她對明蘭說,眼下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一個不能生育的妾室,即便是再貴重也構不成威脅,何況賀弘文還跟曹姨媽嚴明,如果非要曹錦繡進賀家為妾,那便要曹家先立下字據,以后兩家不再是正經親戚了。

他就怕以后自己的妻子也不用頭上頂著一個難伺候的姨母,到時候無論妻妾之間還是掌握家計,都不好處理。

如此看來,賀弘文雖然同意了曹錦繡進門,卻還是為保護明蘭做好了打算,雖是無奈之舉,卻也算得上真心實意。

明蘭應該知足嗎?她確實打算知足了,可如蘭不經意間的一句話讓她認清了自己的內心。

若是你能要小公爺,你會不要嗎?

真的愛一個人就會一直想著他,除了他其他人都不行。」

看著如蘭對文炎敬愛得死去活來不管不顧的樣子,明蘭陡然間發現她對賀弘文好像沒這樣濃烈的情感,而賀弘文對她也是如此。

若兩個人都是心里只有彼此,那賀弘文即便是再心軟,也不會允許曹錦繡夾在他們兩個中間,若明蘭真的愛賀弘文,便不會最終想要接納曹錦繡,哪怕她很可憐,破了身子又不能生育。

正如明蘭所說,如此看來,賀家哥哥心里并沒有多惦記我,我也沒有多惦記他。

但比起賀弘文想要委屈明蘭來成全自己的善心,顧廷燁費盡心機的算計求娶著實讓明蘭心中暗暗得意。

明蘭本以為她跟賀弘文是兩情相悅,但到頭來卻發現守一人到終老不過是自己的執念,賀弘文也是一群大男人中最平凡的一個俗人,他有自己的心意和立場,并不能為明蘭改變什麼,那既然如何,為何不選擇一個更好的人。

既然女子的生活注定要成為一個賢惠的稱號,那不如站的更高看的更遠,做個尊貴又體面的符號。盛家養她一場,祖母疼她一場,雖然女子不能科考中舉光耀門楣,但至少嫁個高貴人家也能對盛家有所助力。

婚姻能改變一個女子的命運,這句話放到什麼時候都是一樣的。

如果有兩個男人都喜歡你,一個窮小子,一個富二代,不要畏首畏尾的覺得富二代就一定會花心,窮小子就一定會一心一意,婚姻里不光有愛情,還要懂得經營。

勇敢的選擇富二代,然后用心的經營你的婚姻,你會發現生活中原來還有很多你不曾見過的絢麗風景。

就如同明蘭,她嫁給顧廷燁時并不愛他,但她用心維系著夫妻關系,處理侯府的大小事務,疼愛庶女,善待下人,人前人后都是無可挑剔的侯府大娘子模樣。

同樣,她可以隨意去樊樓吃酒(她在盛家只聽說過,從未去過);隨意的穿戴雖然瞧著質樸卻都是名貴面料;用著宮里御賜的香粉,吃著山莊上供的野味,還可以隨時帶娘家人去泡個溫泉度假;有誥命傍身,可以隨意在伯爵府替華蘭撐腰;手下有侍衛,可以圍堵盛家替祖母討回公道揪出下毒者等等等等。

這些都是嫁給顧廷燁的好處,如果明蘭當初嫁的是賀弘文,怕是還要一輩子在娘家賠小心過日子,以免失去娘家這座靠山。

顧廷燁雖然是個二手貨,但也是個高檔的二手貨。

賀家雖然也有豐厚的家產,但跟侯府比那絕對是九牛一毛,以前明蘭覺得賀家貴在簡單,賀弘文又是個知冷知熱會心疼人的男人,想來嫁過去是一眼望到頭的幸福生活。

但賀弘文今日能不顧明蘭地委屈接納一個曹錦繡,誰能保證明天會不會有心軟收留一個李錦繡,心善是好事,心軟卻不是。

那既然在賀家過日子也要仔細經營,處處小心,那為什麼不選擇能帶著自己站得更高的顧廷燁。

3,

賀弘文為明蘭得罪了姨母,傷了母親的心,還被曹家打了一頓,但最終明蘭還是舍棄了他選擇顧廷燁,明蘭很涼薄,卻很理智。

若你是女子,也應該學學盛明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