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看懂墨蘭的結局后,我才發現,做林小娘的孩子真的好慘

我喜歡看《知否》里對不同情況下親子關系的呈現,刷的遍數愈多,我愈發覺得,在中國的家庭體系中沒有單純的親子關系。

尤其是在看懂了墨蘭最后的結局之后,我才意識到,做林小娘的孩子真的是好慘啊。

為什麼這麼說呢?今天就來捋一下這件事。

說到這事,大抵很多人會好奇:為什麼心機深重的林小娘卻不如蠢笨的大娘子會教育孩子?

私以為,有這個疑問的人,對親子關系看得不夠透徹。

德國著名哲學家雅斯貝爾斯曾說:「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召喚另一個靈魂。」

也就是說,教育孩子的關鍵并不在于那些方法和技巧等「術」的層面,而是在于母親自身的層次、素養和認知等「道」的層面。

相比大娘子王若佛,林小娘在養育孩子方面的確是用了很多心機和計謀,但是她自身在道的層面上欠缺太多了。

劇中有個細節非常好地體現了這一點。

大娘子的長柏和林小娘的長楓都要去貢院參加科考了,明蘭非常體貼地周到地送給兩個哥哥一人一副護膝,而且為了更好地表達心意,護膝都是明蘭親手縫制的。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大娘子這邊和林小娘那邊收到護膝的反應截然不同。

我們先看一下大娘子這邊的反應:

劉媽媽送進來后,大娘子雙手接過護膝,觀摩了一番。

然后夸獎道:「手倒是真巧啊。」言外之意是,雖然送的是個小物件,但是心意都用到了。

這時一旁的如蘭問:是只有我家哥哥有?還是林棲閣那邊也有啊?

劉媽媽回:「說是都有,每人一對。」

于是如蘭就譏諷明蘭:「倒是不得罪人,兩頭充好人。」

聽到如蘭如此刻薄,大娘子便開始批評她:「你親哥哥下考場,你什麼活都不做,卻在一邊說風涼話,你看看人家,說話辦事圓滿周到,難怪老太太喜歡呢?」

大娘子不僅能看到明蘭身上的優點,也能看清自己女兒如蘭身上的缺點,于是批評她不該諷刺明蘭,并鼓勵她向明蘭學習:「這幾年連官人也越發地喜歡明丫頭了,你也不說學著點。」

如蘭不服氣:「我跟她能一樣嗎?我可是嫡出。」言外之意就是我是嫡出,不需要像明蘭那樣謹慎周全。

面對如蘭的這種驕傲的優越感,大娘子毫不猶豫地打壓了她:「住口,不許再說這些。」

我們再來看看林小娘這邊的反應:

周娘子把護膝送進來,說是明蘭送的,林小娘不為所動,理都沒理,反而嘲諷:「什麼東西呀,也往這兒送。」林小娘這是很明顯的嫌棄。

長楓倒是看了一眼護膝,但也是一臉嫌棄:「這破玩意兒穿出去不得讓人笑死,貢院哪有那麼冷。」明蘭的細心用心在他這里一文不值。

墨蘭呢,認真地看了看這副護膝,然后品評道:「這個小六倒是比葳蕤軒那個蠢蠢的強一些,只可惜呀,改不掉那些身上的窮酸味,竟送這樣拿不出手的東西。」從這話能看出墨蘭這滿滿的優越感,她不僅瞧不上明蘭,更瞧不上如蘭。

林小娘不僅默認了孩子們的勢利和優越感,還在這時接住墨蘭的話對長柏說:「你呀,要好好爭氣,中個進士回來,那王若弗日后呀,就再也礙不著咱們娘三年的事了。」

林小娘這話很好的解釋了她們娘仨的反應,都是浮躁好斗之人。

這麼一對比下來,就會發現林小娘和大娘子之間的差距:

就做人這事而言,大娘子更有人品,更明白做人之道,懂得識別欣賞人心的美好之處,所以她的三個孩子雖然性格不同,但都是善良溫暖的性格底色。

而林小娘呢,說直白些,她功利心太強了,而且她把這種功利心帶入到了對孩子的養育上,一心只想達成目標,追求優越感,卻無形中把自己和孩子都推向了狹隘淺薄的窮巷。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林小娘把她自己的生存焦慮全部都轉嫁到了她的孩子身上。

兒子長楓的學習和考試,未來的人生發展……這些林小娘都是根本不在乎的。

她只在乎長楓是不是給她長臉了。

所以,長楓進考場前,她對長楓的要求是要好好爭氣中個進士,為的是擺脫大娘子對她的限制。

因為帶著這種功利心,長楓考試落榜后,她對長楓投以的不是關懷和鼓勵,而是無情的指責:「……你說你要是把那喝花酒的工夫都用在溫書備考上,那如今也許也能金榜題名了,還用得著那邊去耍威風麼?」

即便是無情的指責,林小娘也不是指責長楓不努力耽誤了自己的前程,而是指責兒子落榜讓她顏面掃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娘子耍威風。

女兒墨蘭是否真的有才,嫁出去是否真的過得穩妥……這些林小娘也是不在乎的。

她在乎的是女兒高嫁,給她爭門面。

所以,她會現身說法慫恿墨蘭為了嫁入伯爵府去勾引梁六郎。

更狠的是,她鋌而走險,讓墨蘭和梁六郎私會,并散播消息逼迫盛家全家為了遮羞促成墨蘭高嫁的婚事。

而墨蘭被林小娘教成什麼樣子了呢?

功利狹隘,用手段、耍計謀,她雖然上了私塾、讀了很多書,卻只把讀書當作一種鍍金的手段,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但是,惹是生非、作妖不斷的墨蘭在大結局的時候,竟然被全家接納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墨蘭在經過一番折騰和掙扎之后終于開悟,突破了她之前的認知格局。

林小娘教給墨蘭的是: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犧牲盛家的利益;要去爭去斗才能過上好日子。

所以,當初林小娘就是用這個邏輯認知脅迫盛家全家一起收拾墨蘭私會梁六郎這個爛攤子的。

秉著和母親一樣的認知段位,出嫁后的墨蘭也是一直在伺機和盛家的姐妹爭斗,甚至還參與了對明蘭的暗害。

然而,明蘭落魄時,她還沒體會完勝利者的喜悅,她就被梁六郎給收拾了。梁六郎其實早就知道她之前對妾室動的手腳,但一直都沒發作。直到明蘭顧家垮了,盛家不足為懼了,他才對墨蘭撕破臉。

這時的墨蘭重新領悟了孔嬤嬤說的那句「這一家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和明蘭、和盛家是一個整體,她搞垮了明蘭,也就加速了自己的垮塌。

所以,墨蘭再次融入了這個大家庭,而大家也接納了她。

也就說,墨蘭走過的這麼一段煎熬掙扎的人生彎路,全都是拜她親娘林噙霜所賜。

不得不感慨,做母親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時候,孩子身上的問題,都是母親自身問題的投射。

所以,當你為孩子身上的問題焦慮不已的時候,真心建議你轉移下注意力,先覺察關注一下自身,話說「育兒先育己,育己先育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