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中唯一被休的正室大娘子,她活該

名聲對一個人而言有多重要?對男人和女人而言又有何不同?

《知否》里明蘭曾說過,男人可以混賬,可以聲名狼藉,但只要改邪歸正努力發奮,也有建功立業封妻蔭子的機會。但女子就不同了,女子的名聲一旦毀了,就再無修復的可能性。

這種不平等,放到當今社會也是一樣的,人們評價一個女人往往要比男人更嚴苛。

《知否》中的女子的婚姻大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女子對婚姻也極度忠誠,生怕行差踏錯一步被休棄。

無論是世家大族的聯姻還是小門小戶的婚嫁娶親,女子只要一出嫁就生是婆家的人死是婆家的鬼,如果被休棄,不僅自己會遭到輿論的譴責,連娘家都會名聲受損。

所以盛紘說要以不敬嫡母的罪名休了王若弗時她會那麼害怕,盛淑蘭在孫家舉步維艱快要被折磨死也不敢有怨言,生怕被休棄。墨蘭的心機和壞事暴露在梁晗面前時,也嚇得六神無主,怕梁晗會休了他。

休妻是件大事兒,介于娘家的勢力和社會的輿論,一般人家都不會輕易選擇休妻

《知否》中的夫妻看不順眼的很多,拿休妻來威脅的也很多,但真正被休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于嫣紅的親媽,余打人續弦的大娘子,余閣老的大兒媳婦余方氏。

余方氏到底做了什麼事兒,讓她成了全劇中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被休的女人呢?

1

余閣老一世精明,無論是自己在外面的仕途還是后院的家事他都一手抓,從不叫性格軟弱的妻子受累。

他與老妻一生共育四子,除了夭折的次子外,其余三人都已長大成人娶妻生子。

老四生性淡薄,喜愛絲竹書畫無心仕途,老三雖然聰慧有才,但一身名士習氣,最瞧不上鉆營功名之輩,自己當然也淡泊仕途,只有老大承襲了他血脈中的進取精神,偏偏眼高手低,能力有限。

余閣老本來想著兒子雖然平庸,但好在膽子小,不會惹出格的禍事,憑自己的余蔭也能護的子孫有個閑散富貴的日子。

所以就選了嫣然的母親,這個知書達理,溫良賢淑的女子做兒媳婦,可奈何嫣然母親福澤不厚,早早就過世了。

余閣老本來想著再選個好兒媳婦續弦,可余大人為了自己的仕途,接受了上峰的美意,娶了這位在娘家得寵的庶出女兒余方氏為妻。

雖然余大人對這位貌美的大娘子言聽計從,但余閣老對這個填房兒媳婦卻十分不滿,心胸狹隘,腦袋蠢笨,還愛挑唆丈夫,真真是個殘次品。

作為繼母,她一直對嫣然都很刻薄,眼看著嫣然在她手底下沒了活路,余閣老只能把孩子帶到自己身邊養著。

可是顧廷燁求娶余嫣然的時候,她卻拿著做嫡母的架勢,滿口答應了婚事,明知顧候府是龍潭虎穴,還是選擇用嫣然的幸福去攀上侯府的高枝兒。

余閣老當時氣得就想休掉這個兒媳婦,可余大人百般護著,而且嫡母過問子女的婚事合情合理,余閣老這才忍下了這口氣。

余方氏雖然在娘家是個庶女,可卻是寵妾所生被慣著長大的孩子,而且在余家做的又是大房的正妻,那樣子自然擺得足足的,對待丈夫的親戚,自己的妯娌,從不曾客氣過。

而且余大人又是個耳根子軟沒有主見的人,所以在余家,余大娘子誰也不怕,也得罪了很多人。

所謂墻倒眾人推,你對別人從未和善過,那你受難的時候,肯定也沒人愿意搭手救助(不落井下石踩兩腳已經不錯了)。

余閣老懲罰她的時候,只有余大人還求了兩句情被罵了回去,其余的人只有暗自高興的份兒。

2

梁晗在發現墨蘭的陰謀,得知她還春柯的手段時不生氣嗎?簡直快要氣死了,可他雖然換了墨蘭手底下的下人,縮減了她的吃穿用度,終究沒有休妻。

為什麼?

因為墨蘭的娘家是蒸蒸日上的盛家,文不成武不就的梁晗指不定哪天還需要盛家拉一把呢,所以他不能自己斷了跟盛家的這根線。

顧婷燦嫁到公主府,做了那麼多荒唐事兒,還忤逆公婆,公主府在處置顧廷燁時還特意詢問了顧廷燁的意思。

在得到顧廷燁的回復「只要不休妻,不敗壞顧家其他女眷的名聲,其他的隨意」后,才敢處置顧婷燦。

那余閣老決定休掉兒媳送回娘家時為什麼不怕兒子以后失去親家的助力甚至得罪親家呢?

其實余方氏跟墨蘭很像,卻又不同,兩個人都是得寵妾室生的庶出女兒做了大娘子,在娘家都過著比嫡女還快活的日子。

可墨蘭在盛家還有個親哥哥,而且盛紘健在,墨蘭時常會回娘家,對待嫡親的兄嫂也至少有表面的恭敬。

可余方氏就不同了,在娘家時仗著生母的寵愛,從不把別人放在眼里,即便是嫡親的兄長,她也從沒給過好臉色。

嫁入余家后,看著丈夫窩囊,事事都聽自己的,對娘家人就更加有恃無恐了。

親爹在世的時候,她還回去看兩眼,自從方老大人過世后,她跟娘家人就徹底斷了來往。

生生掐斷了自己的后路。

現在她被休棄送回娘家,而且是公婆出的公告,定的罪名是七出之不孝,病中服侍公婆不力,還忤逆長輩。這個大帽子扣下來,真的連辯駁的機會都難,余方氏再沒有回余家的可能了。

而此時的娘家是嫡長兄當家,兩個人從小就不和睦,現在她落難了,娘家又怎麼會收留她。

何況她被休棄的理由是七出之不孝,這樣有損家族顏面的罪名,只能送往尼姑庵度日。

一個人想要過得好就一定要有價值,能被別人利用也是一種價值的體現。

墨蘭能保住大娘子的位置,就是因為對梁晗來說,她還有可以利用的價值。

可余方氏做閨閣女兒時就目中無人,做余家大娘子是自認為在余家只手遮天,從不為娘家謀福利,還生怕娘家人占她便宜,對娘家人來說她就沒有價值。沒有娘家人做靠山,在婆家也沒了指望,便沒有了出路,也沒了活路。

3

休妻這樣的事情一出,無論是對男方還是對女方都有一定的影響,當然,對女方的影響更大。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會走那一步。

華蘭的婆婆,對兒媳惡毒,對兒子不公,拿家里的錢去放貸,三天兩頭跟老伯爺鬧,可老伯爺從未想過要休妻,偶爾說出來一次也是為了嚇唬她,讓她安分點。

余家這位大娘子并不是沒犯過錯,就拿上次她拿嫣然換富貴的事情來說,余閣老都氣急了要休她,結果也沒休成,只是迅速給嫣然找了個婆家,斷了她的念想。

本來這次的事情余閣老也沒準備深究,本打算養個十天半個月的身子,到時候事情隨著時間淡了,自己再去顧候府賣賣老臉道個歉,就算翻片兒了。

可顧廷燁卻派人送回了嫣紅的貼身丫頭紅綃,還把紅綃偷情生子墮胎不當才導致死亡,以及余大娘子到顧家去鬧要給嫣紅過繼曼娘之子昌哥兒,想以不正當的手段謀取顧家的世子之位,還差點害的明蘭難產的事情和盤托出。

余閣老就算有想保她的心,也沒那個能力了。

端看顧廷燁的做法,用意很明顯。

嫣紅偷人,這件事情無論是對顧家還是對余家都是一件丟人的事情,顧家為了大家的面子隱忍至今,還讓嫣紅埋進顧家的祖墳,享受顧家子孫的香火供奉,這已經是笑著臉讓了好大一步。

可余家是怎麼回報的?

在顧廷燁的嫡子即將出生之際,幾個長輩打上門去,以余閣老病中需要沖喜為由,逼著明蘭同意讓顧廷燁的原配夫人嫣紅過繼兒子,而且還是為顧家所不容的曼娘所生的兒子昌哥兒。

若是嫣紅過繼了昌哥兒,那昌哥兒的身份就從一個外室子變成了嫡長子,那明蘭的兒子身份就尷尬了。

余大娘子的算盤打得很好,昌哥兒若是得了世子之位,那為了充臉面也要認下余家這門親戚,那顧家的滔天富貴就都在她的手中了。

顧廷燁是誰?

以前的京城小霸王,現在的朝廷新貴大將軍,他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嫣紅的丑聞,余大娘子上門挑釁,單這兩條,余閣老就知道光嘴上賠不是,顧廷燁已經不可能原諒了。

顧廷燁把紅綃送回余家,就是想要余家一個態度,一個掩蓋丑聞的態度。

顧廷燁正值壯年且位高權重,余家青黃不接而且官職低微(除了余閣老還能撐點面子,但已經退休了)。

所以余家要麼硬撐著等顧廷燁報復,要麼就痛快地賠罪,但若要賠罪,就一定要讓顧廷燁滿意。

余家跟盛家老太太有舊交,明蘭跟余家也有情分,過個十年八年,只要明蘭惦記著以前的情分,顧余兩家還有交好的可能。

女眷之間的事情,必須用女眷來解決了。

所以余家必須安頓好紅綃這個證人,也必須嚴懲余大娘子這個惡人,這樣才能讓顧廷燁滿意,才能堵上余家以后的禍事。

余大娘子做了余家向顧廷燁賠罪的犧牲品,也是罪有應得,她給余家惹來的禍事,終究需要她自己背鍋。

一個人可以蠢笨無能,也可以自私自利,但一定要憑本事吃飯,自己都不夠聰明還凈把別人當傻子糊弄,那結果吃虧的肯定還是自己。

4

余大娘子是典型的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無所顧忌地犧牲別人的那種人。

過河拆橋導致她失去了紅綃的忠心,失去了娘家的助力。

仗勢欺人導致她給余家惹上禍事,不得不自己去填坑。

這樣的人,注定不會有好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