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只去了甘露寺一次,就被甄嬛抓牢了心,看她用的什麼心機手段

導語:對于帝王而言,寵幸的女人不計其數,所以,他們很少會對女人們付出真情,畢竟只有一顆真心、一份真情,倘若對每一個寵幸過的女子都付出真情,那麼,就算「對他的真情碎尸萬段」,也怕是分不過來的。因此,才會有「自古帝王多薄幸」之說,女人太多了,不薄幸不行啊。

也正因為如此,帝王的感情是最不容易把握的。想要在帝王心中占據一席之地,只靠真心和傻傻的付出是遠遠不夠的,還得有一些非凡的手段和套路。倘若不是甄嬛使用了一些心機和手段,又怎會讓皇帝在甘露寺寵幸了她一次就穩住了根基?要知道,廢妃回宮可是沒有先例的呀。

那麼,甄嬛到底是用了什麼方式方法,「只一次」就把皇帝給徹底套牢了呢?

1、甄嬛在迎接皇帝之前,秘密練就了一種「功夫」

首先,甄嬛在宮中經歷的事,讓她徹底看透了人性,看透了帝王心。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只要摸透了對方的心性,就容易對付得多了。

最主要的是,此時的甄嬛,對皇帝已經沒有了真感情,所以,運用套路時就會保持頭腦冷靜和清醒;就可以不摻雜任何「感情用事」的成分;并將套路和手段操作的張弛有度,恰當好處,從而起到事半功倍的功效。

甄嬛還有一個優勢,就是曾在皇帝身邊待了四年,對皇帝的心思秉性已經了如指掌。知道他的逆鱗在哪里,軟肋在哪里。所以,應對起來更加駕輕就熟。

有句話叫:「能置你于死地的人,往往都是最了解你的人。這些人通常都是你的身邊人。」

這句話用于目前的甄嬛和皇帝,是最貼切恰當不過了。大家若不信,我們就先來看看原著中甄嬛的一段內心獨白。(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里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里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甄嬛自忖:「情欲,不過是人的一種欲望而已。肉體的結合于皇帝來說算得了什麼呢?尤其是對于一個擁有天下女人的男人,一夕之歡之后,他可以完全否認,可以完全把你忘在腦后。而男人,尤其是在他滿足地力竭后,是最容易說話、最容易被打動的。這才是甄嬛需要把握的時機。」

看到了吧?此時的甄嬛對皇帝,只有滿滿地揣度和謀算。她要利用這個男人,必須先投其所好,讓其盡興之后,再用最「震撼人心」的方式打動他。

甄嬛知道,女人在什麼時間節點「煽情」是最能打動男人心的。那就是——在他寵幸女人過后筋疲力竭的時間段里。

2、甄嬛學以致用,一招「制敵」

原文繼續:

甄嬛枕在皇帝手臂上,垂淚道:「人人都說嬛嬛當年任性離宮,錯到無可救藥。唯有嬛嬛自己知道,當時這樣做,真真是半分錯也沒有。從前嬛嬛總以為四郎對我是半分情意也沒有了,不過因為我是朧月的母親、長得與純元皇后有幾分相似才要我留在宮中。嬛嬛這樣傾慕四郎,確實實被那一句‘莞莞類卿’給傷著了。出宮四年,嬛嬛無時無刻不在想,若四郎還對我有一分,不,只要一點點情意,嬛嬛都可以死而無憾了。四年未見,四郎還惦記著我好不好……如果能早知道,嬛嬛情愿折壽十年。」

甄嬛知道,此時此刻,是憶往昔的最佳時刻,男人在這種時候是最有耐心傾聽的,也是感情防備最薄弱的時刻。況且,甄嬛的話半真半假虛虛實實,并非全是煽情。當初甄嬛也確實是被皇帝那句「菀菀類卿」給傷著了。所以才悲傷絕望到無以復加。

而皇帝自己,亦是心中有愧。甄嬛恰恰利用了他這份愧意,以便讓自己的「感傷之言」更加動人。原文繼續:

皇帝的手壓在甄嬛的唇上,半是心疼半是薄責:「嬛嬛,朕不許你這樣胡說!」

甄嬛知道,自己成功了,她已經徹底打動了皇帝的心。她把自己打造成一個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皇帝,怨恨皇帝的深情女子,而那份怨恨,也全是因為愛。

她要讓皇帝在感動之余,又有些內疚和歉意:畢竟,是他害得自己成為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他。甄嬛向皇帝表達的主題思想是:「我深愛的男人,卻是傷我最深。你該不該進行一些良心的拷問?」 最后,甄嬛又開始表演起她苦練過無數次的獨門絕技—「眼淚睫上飄」。且看原文:

甄嬛眼中的淚盈盈于睫,將落未落。這是她練習過無數次的,這樣含淚的情態是最惹人心生憐愛的,亦最能打動他。

也就是說,甄嬛苦練的「功夫」是,她能夠讓眼淚閃爍在睫毛上而不致墜落,這還真是一種難以把握和模仿的特殊技能啊!據甄嬛自己說,這樣的「情態」最能打動男人。 這不就是標準的「梨花帶雨」麼?雨滴滑落在花瓣邊沿上,搖搖欲墜,卻遲遲不墜,只保持一種搖搖欲墜的狀態,這樣的狀態最揪心也最美麗。

果然,甄嬛又做到了。于是,只在甘露寺被寵幸了一次,便又收復失地、卷土重來。正應了那句話:「功夫」不負有心人!女人要想征服男人,沒有點過人的「真本事」還真不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