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發現吳大娘子一場馬球會種下三段孽緣

吳大娘子辦的這場馬球會,明面上是吳大娘子辦的,實際上是齊衡在后面使力,他想見明蘭,沒想到他卻陷入了一段孽緣里,不僅是他,還有好幾個人都陷入了孽緣,搭進去了幾條人命。

第一對:齊衡與榮飛燕、嘉成縣主。

齊衡一心一意想把明蘭娶回家,沒想到一場馬球會,被榮飛燕和嘉成縣主看中。

榮飛燕和嘉成縣主,一個是老皇帝愛妃榮妃的妹妹,一個是六王爺的女兒,身份都不容小覷。

平寧郡主一百個看不上榮妃,說她:「祖宗八代都是泥瓦匠的狗奴才,不過仗著年紀輕顏色好,哄得圣上開心,那一家子何等粗俗不堪,也敢來肖想咱家!」,可是她也不敢輕易拒絕,于是就把她推給了六王妃,讓他們去撕,也好拿架子抬高自己的身份。

齊國公和平寧郡主的想法是讓他們兩家去撕,自己誰也不得罪,沒想到六王爺和六王妃為了女兒,什麼事情都敢干。

榮飛燕一日出外,竟被一伙強人劫持了去,只逃出一個丫鬟,幾天后,傳出消息,榮飛燕難忍羞辱,懸梁自盡。

除去了一個強敵,嘉成縣主如愿嫁給齊衡,十里紅妝,半城喜慶,可謂春風得意。

嘉成縣主沒得意幾天,四王爺逼宮,榮妃和富昌侯做內應,把朝廷中的顯貴女眷都騙進了皇宮,榮顯為了給妹妹榮飛燕報仇,讓人把六王妃和嘉成縣主凌辱之死。

兩個好好的姑娘,又都是顯赫人家的女子,要嫁什麼樣的人沒有,偏偏都認上了齊衡這棵樹,結果兩敗俱傷,兩人的結果一模一樣,讓人惋惜痛惜。

在這段孽緣里,最無辜的是齊衡,他一心一意想娶明蘭,卻被逼娶了嘉成縣主,兩人感情不好,時不時來上一架,最后還戴上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成了鰥夫。

第二對:顧廷燁與嫣然、嫣紅。

一場馬球會,顧廷燁認識了嫣然,從魏行首口中知道她是一個溫柔賢惠的大家女子,對她們這些上不得台面的女子也都以禮相待。

顧廷燁那時還認為曼娘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女子,一心一意要娶一個賢惠的女子,能接受曼娘的女子,于是看上了嫣然。

余閣老本來不同意把嫣然嫁給顧廷燁,后來看他誠心誠意,人品倒也不壞,就有松動的意思,沒想到曼娘去攪了一場,余閣老火速把嫣然說親到了云南。

余大人和余太太已經扒上了顧家這門親,即可輕易罷休,嫣然不行,就把自己的親生女兒嫣紅嫁給了顧廷燁。

嫣紅的性子可是爭強好勝,非常霸道,馬球場上看到姐姐想要贏回母親的遺物九轉累絲金簪,她說什麼也要贏回來,就因為姐姐嫣然想要。

嫣紅嫁入顧家后,一點沒有意識到顧家門里的是是非非,更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進了是非窩,依然莽莽撞撞,霸道性子不改。

第一,她想讓顧廷燁事事聽她的,想要改一改顧廷燁的性子,這怎麼可能,于是兩個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曼娘看準機會陷害了她,使得她和顧廷燁徹底鬧翻,顧廷燁把它晾在一邊,之后又一走了之,把她一個人扔在侯府。

第二,小秦氏這個繼婆婆是笑里藏刀,四嬸、五嬸都不是好相與的,其他兄弟哥也沒什麼好人,寧遠侯府簡直就是個泥坑。丈夫不在身邊,嫣紅帶了一大堆的嫁妝過來,就招了人的眼,顧廷炳就是其中一個,花言巧語把嫣紅騙上了床,然后珠胎暗結。

知道自己懷孕的嫣紅,嚇得魂不附體,這事如果傳出去,她別想做人了,不但是她,娘家的姐妹們也都別想做人了。她想把孩子打掉,小秦氏也不允許她把孩子生下來,曼娘就更不用說了。

小秦氏還沒來得及下手,曼娘就已經先下手為強,在嫣紅的打胎藥里加了其他的東西,使得嫣紅一尸兩命。

顧廷燁和嫣紅這對被湊合在一起的孽緣,以嫣紅的慘死結束了,也是令人遺憾。

第三對:梁晗與墨蘭。

梁晗和墨蘭看似登對,其實也是一對孽緣。

墨蘭一心想著嫁給小公爺齊衡,結果一場馬球會讓她與梁晗對上了眼。

林小娘為了讓墨蘭嫁入永昌侯府,簡直豁出去了,讓女兒出去與梁晗偷情。

梁晗與墨蘭的事情敗露后,雖然盛老太太出面,墨蘭嫁入了永昌侯府,但是墨蘭與林小娘兩個人所作所為也徹底寒了盛家人的心。

林小娘以為墨蘭嫁入永昌侯府,就有恃無恐,徹底撕下假面具與紘郎攤了牌,讓紘郎徹底難堪與心寒,想到林小娘對自己的算計,在國孝期間送給自己一個小美人。如果不是盛老太太出面,灌了藥,讓小美人打了胎,紘郎的這個短處就捏在林小娘手里,一輩子的前途有可能就完了。

紘郎終于狠下心,把墨蘭嫁出去后,就把林小娘打了一頓,然后送到莊子上。

林小娘在盛家呼風喚雨,保養的細皮嫩肉,挨了打后,又在莊子上粗茶淡飯,日子可想而知,從一個豐腴[少.婦],變成了一個粗卑的鄉間老太太,一輩子也沒再進入盛家的門。

墨蘭如愿嫁給了梁晗,可是沒想到梁晗也是一花花公子,在娶她之前屋里已經有了春珂小娘。從墨蘭嫁入梁家第一天就開始與一屋子的鶯鶯燕燕斗法,日子過得那叫一個糟心。

更讓墨蘭糟心的是,在以生兒子為保障的古代,墨蘭生一個閨女又一個閨女,一下子生了四五個閨女,也沒生出兒子來。

等到閨女們出嫁的年齡,被墨蘭當年的豪放舉動所連累,女兒們很難嫁,無奈墨蘭只能把女兒們往娘家銷,可是長柏兩口子說什麼不接,長楓作為嫡親的弟弟,用自己的一個庶子接了墨蘭的一個嫡女,墨蘭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最后墨蘭的女兒們大多都遠嫁,墨蘭沒有兒子,女兒又遠嫁,在那個年代,墨蘭的一生也夠悲催的。

墨蘭為了嫁入梁家,臉皮不要,娘家不要,連親娘林小娘都舍了出去,日子過得也是凄凄惶惶,不是孽緣又是什麼?

古代,女子們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到了年齡,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選一戶門當戶對的人家嫁出去,看來也是很有道理的。

吳大娘子的一場馬球會,閨閣少女們有了由頭,都出了門,一時間少年少女同聚一處,抓緊機會互相相看。

這些少年少女們,根本不了解對方是否適合自己,有的看重家世,有的看重性情,有的看重容貌,各自有好感,各自配對,然后就是一段一段的孽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