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日本給唐高宗進貢兩個絕色美女,高宗寵幸后嚇得將其關籠子

唐高宗李治登基后,唐朝步入到了一個新階段,不管是在軍事還是經濟文化上都逐步達到了鼎盛狀態,這時又有更多的外國人紛紛來大唐學習交流,其中就包括日本。

為了能博得大唐的好感,日本的使臣在某次來訪時,給李治帶了一些稀世珍寶和兩個美女。這兩個美女李治也非常喜歡,可 是李治卻在寵幸過她們后卻大罵她們是妖怪,還暴怒地將她們關進了籠子。

嚇人的美人

唐朝初年開始,日本就多次派出使者團前來唐朝學習先進的經濟,文化和藝術知識,和唐朝展開了各個方面的交流, 日本現在的很多地方依舊還殘存著當年受到盛唐時期影響的痕跡。

李治即位后,為了進一步與唐朝展開交流與合作, 日本便又派出了使者團隊前來唐朝,同時還帶來了大量的珍寶特產和兩個美女當做禮物。李治這時剛剛登基,見到日本前來朝貢還帶上了各種禮物自然是十分開心,而對于日本使者帶來的兩個美女,也是本著來者不拒的態度將其收進了后宮。

李治對日本使者送的這兩個美女特別滿意,在她們到來的當晚便開心地寵幸了她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李治卻發現這兩個美人已經不見了。 李治抬頭一看,發現她們正在窗前梳妝打扮,只留給自己兩道妖嬈的背影。

李治本想開心地去擁抱她們,可當她們回頭的時候,李治卻被嚇得面如土色,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李治的眼前出現的是兩個鬼魅一般的女子,她們此時正披頭散發,臉上是慘白無比的顏色,而且還沒有眉毛,在沖著李治微笑的時候還露出了一口漆黑無比的牙齒。

這兩位女子正是昨晚李治寵幸過的日本美人,可這時李治已經被嚇得遍體生寒, 口中不斷呼喊著「妖怪啊,來人護駕」之類的話語。兩位女子對李治的反應感到非常奇怪,不斷向李治解釋著什麼,可依舊無濟于事,她們都最后都被侍衛摁倒。

在鬧了好一陣子后,李治也才慢慢反應過來,原來這兩個女子是就是自己昨天寵幸的日本女子。 她們的臉上只是因為今天化上了日本傳統妝容的原因,才會看起來如此詭異嚇人。

雖然最后搞清楚了狀況,可李治一看到這兩個女子就內心發麻,一想到這兩個妖怪一般的女子昨天和自己同床共枕,內心更是泛起一陣陣惡寒。

李治最后命人將她們都扔進了籠子里,并且還多次強調,以后不再接受日本送來的美女。

頭髮和面部

后來李治從日本使者的口中得知,這兩位女子并非有意要化妝嚇唬李治,而是在日本的女子都會化這樣傳統的妝容。 古代日本也同中國有著一樣的想法,那就是頭髮是不能輕易剪掉的。

在日本女子的頭髮越長,就帶代表著地位越高。并且當時還有一種十分留行的髮型叫做垂發, 就是不把頭髮盤起來任其拖到地上,最好最好如同瀑布一般,這樣才是最美的。

在臉部妝容上,日本也同中國想法一致,那就是以白為美。 只是日本女子臉上的妝容實在是太白了一些。古代的美白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利用米浸泡后發酵,再干燥研磨成的天然的白粉底。 另一種則是重金屬物質鉛粉來當粉底。

因為鉛粉的效果比用米做出的白粉底好很多,所以很多當時女性為了變美,都利用鉛粉。

由于鉛粉的制作工藝十分復雜,技術落后的日本一直很難制造出鉛粉,很長時間都是從中國購買,所以只有日本的一些貴族女子才用得起鉛粉當粉底。

并且鉛粉有很強的毒性,長期使用下去對身體有很大的傷害, 很多女子在年紀輕輕便死去了,當時迷信的日本還一度以為是因為邪靈作祟的原因。一層厚厚的鉛粉涂在臉上,臉上就會變成非常不自然的一種慘白色。但這樣的妝容卻在當時是最流行的。

眉毛和牙齒

如果說只是面部過于白皙,倒也不止于在白天還能把人嚇到遍體生寒。 但是如果慘白的臉再配上她們獨特的眉毛牙齒妝容,則就真的很容易被人當成妖怪了。古代日本傳統的畫眉方式在今天看起來屬實是一言難盡,一般眉毛化妝都是要剃掉眉毛,再重新在眉毛部位化新的眉毛。

可是那時日本的重新畫的眉毛妝不是化在眉毛部位上,反而是在額頭上面,有的時候,眉毛甚至都貼到了發際線上。這種妝容叫蠶眉妝,看起來就是一個沒有眉毛的女子的額頭上多了兩塊灰一樣。

而古代日本對于牙齒的處理更是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現代的人們都以牙齒白皙為美,可在那時候的日本卻偏偏要把牙齒弄成黑色。女子一般在成年后,就會將牙齒染黑。 她們用糖和酒混合,再加上鐵屑配成特制的染料,將牙齒染到如黑炭一般。

而且那個時候不只是女性要染黑牙齒,很多男性也會這麼做。 如果那時候誰拒絕了這樣的妝容,是很難找到對象的。想象一個場景,一個日本的女子穿著華服,披著散落到地上的頭髮,然后對你嘿嘿一笑,露出漆黑的牙齒,再配上慘白的面容和眼睛上光禿禿的眉毛,任誰都會在大白天感到一陣恐怖和惡寒。

結語

兩位日本女子估計已經給李治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畢竟她們的妝容在中國不管是現代還是古代,都是無比的詭異和令人難以接受,也難怪李治最后把她們當成了妖怪扔進籠子。

不同的國家都有自身獨特的風俗文化,在古代日本「黑齒白面」是最常見的妝容。這樣的妝容直到近代,西方文化進入日本后才被廢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