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曹琴默死后才明白,原來甄嬛給她設了這樣一個局

語:曹琴默扳倒年世蘭后,原以為會平步青云、直奔妃位,不料,中途卻被毒死在自己的宮中。她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就忽然得了這種神思恍惚的病呢?扳倒華妃,與其說是出賣舊主,賣主求榮,倒不如說是借力打力、報仇雪恨更準確,畢竟,華妃與她曾有害女之仇。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心中愧疚、忐忑不安之說。更不會因此病入膏肓、命喪黃泉了。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人間的氣、芳魂脫殼之后才神志清明起來,并瞬間解開了其中的謎團。

原來是甄嬛布局、請君入甕,并慫恿她踩踏了皇帝的底線,這才導致皇帝隱怒之下,將她暗暗毒死。

1:借題發揮弄癡人,利令智昏會錯神,攛掇死鬼來上吊,功成之后未留痕

甄嬛的可恨之處就在于:過分狹隘記仇。對于情敵們她只會在人家落難時趁火打劫,從不會網開一面。而且不管人家是否論罪當誅 ,都要往死里整。即便與她無冤無仇,甚至對她有恩的,只要妨礙到她的富貴前途, 她照樣痛下狠招、毫不手軟。比如,對敦親王的嫡福晉。

原著中,余鶯兒、華妃、富察貴人、安陵容以及皇后,都是死在甄嬛手里的,包括曾與甄嬛聯手除掉華妃的曹琴默。 這因利而來的合作伙伴,在被甄嬛利用完之后,便毫不猶豫地將其滅口了。

當然,這只是原著里的情節,暫且不提。今天我們要講的是電視劇里的橋段,并以此為據,做些許情節的延展。

且說那曹琴默,雖然已經氣絕身亡,卻因牽掛自己的女兒溫宜,陰魂不散,滯留宮中。始終跟隨在女兒的左右。

后來,她親眼看到溫宜在甄嬛的舉薦下,被端妃娘娘收養在膝下,心中略感欣慰。但同時,她也了解到另外一個讓她痛恨不已的真相——她是枉死的。 當初是甄嬛設局讓她鉆,以至于令皇帝對她懷恨在心,痛下殺手,命人在她的湯藥中下了毒。

也就是說,自己并非因病而亡,而是被人謀殺。盡管溫宜已經得到妥善安置,讓她略感欣慰,然而,自己枉死宮中無法輪回轉世,又豈能甘心? 倘若嗔怨之心不滅,縱然轉入輪回,也只能進入畜生道,來世不能言語,被動任人宰割。因此,曹琴默是一定要找甄嬛討個說法的。

可是,彼時的甄嬛時運正旺,有明亮的輝光護體,她近身不得,只能潛下心來靜待時機。

「蒼天不負苦心鬼」,這個機會終于到來了。甄嬛因誤穿了純元皇后的故衣而致使皇帝龍顏大怒,不但剝奪其嬪位封號,而且還要其面壁思過、深刻反省。碎玉軒的主仆大小一概禁足宮內不得外出。

此刻的甄嬛時衰運敗,元神虛弱,輝光也隨之黯淡無力、難以自保,曹琴默便可趁虛而入、入夢侵擾了。

2:時運衰敗招鬼欺,有冤報冤正相宜,休怪神鬼專欺弱,得意須防失意時

且說那甄嬛,同崔槿汐哭訴了一陣后,便覺渾身乏力,昏昏欲睡了。浣碧見狀,忙扶了甄嬛躺在床上,安慰道:「事到如今,小主不要再多想了,還是保重身子要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過去小主經過那麼多磨難,被華妃各種欺凌,不也都熬過來了麼?相信這次也一樣,不過是暫時的坎兒。等皇上平息了怒氣,便又會念及小主的好了。」

崔槿汐也輕聲附和道:「浣碧姑娘說得對,小主先休息吧,眼下這情勢,多想確實無益,還是保重身子要緊,奴婢見小主臉色不大好,恐怕是過度傷心所致。還是先躺下歇歇吧。」

事已至此,細想想也確實沒有轉圜的可能,與其這樣自殘自虐,還不如保養精神圖謀來日,即便自己沒有來日,至少可保母家不受殃及。倘若自己這樣哭鬧下去,被把守碎玉軒的侍衛們聽到了,恐又要造謠生事,說自己并不甘心認罪,想必是怨恨皇上薄情無義呢,彼時豈不節外生枝?

今,那些恨自己的人,正愁抓不到更大的把柄一舉將自己置于死地,自己何苦還要主動授人以柄?于是,甄嬛便就了浣碧的手,順勢在床上躺下,想好好睡一覺。頭一挨枕頭,便昏昏沉沉睡了過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見眼前起了一片白霧,而自己居然置身于千鯉池岸邊。在不遠處,有一位身材纖細的年輕女子,正裊裊婷婷向她走來。

這身影面容有些熟悉,只是一時記不起是誰了,女子披頭散發, 宛如脫簪戴罪的華妃,又似……

「菀嬪娘娘吉祥?還認得我嗎?」頃刻間,女子已近至身前,欠身行了一禮道。

甄嬛細細打量一番,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驚愕道:「襄嬪,曹姐姐?怎麼是你,你不是已經?……」

「已經被皇帝暗暗賜死了。菀嬪娘娘是不是想說這個?」曹琴默冷笑道:「這都是拜妹妹所賜—— 都怪我當日愚鈍無知,才錯信了你的話,以至于召來殺身之禍。」

甄嬛強作鎮定,辯駁道:「曹姐姐何出此言?當日我何曾說些什麼?檢舉年氏謀害淳貴人溺水,以及揭發年氏仗勢賣官的事,不是姐姐自己主張的麼?」

曹琴默冷笑道:「我指的不是這個,你明知故問。」

甄嬛道:「贖妹妹愚鈍,若不是這個,妹妹就不知姐姐所指何事了。」

曹琴默道:「還記得那次雪后賞景麼?我不過就說了一句希望能像端妃娘娘一樣晉升妃位,也好給我的溫宜謀一個好前程,你就心虛了,以為是我在威脅你助我謀劃,于是便給我設下陷阱,請君入甕。」

甄嬛道:「姐姐一向爽快,今日說話怎麼繞來繞去,倒是讓妹妹聽得云里霧里了。姐姐到底是在說什麼?還請明示。」

曹琴默先是冷冷地「哼」了一聲,而后才徐徐道:「我知道你最得寵,更善于揣度圣意。 那日,你對我說,皇帝之所以賜封號為‘襄’是襄助的意思,并暗暗示意我,皇帝的意思是想徹底除掉年氏一族,包括年世蘭。」

甄嬛反問道:「難道不是麼?年羹堯功高震主,皇帝早就起了剪除之心,你在此時挺身而出檢舉揭發。恰到好處的提供出年氏家族的罪證,才令皇帝能得以順利鏟除奸佞。你也因此被封為襄嬪。皇帝論功行賞,一切順理成章。不知妹妹哪里做錯了,竟被姐姐興師問罪。」

「說得真好,難怪年氏說菀嬪一向巧言令色、顛倒黑白,果然不假。貌似你做得都沒錯,可是,你別忘了, 你的心機可以騙得了人卻騙不了鬼!當初我相信了你的話,才建議皇帝殺掉年世蘭,沒想到,正因如此,皇帝才對我起了殺心。你借刀殺人的手段可真是高明啊, 可謂一石二鳥,兩全其美呢。」

最可恨的是,你明知皇上對年世蘭心存愧疚、感情深厚,他根本舍不得殺掉年世蘭,若有人膽敢提議誅殺, 是必定會惹怒皇帝上的。你卻引我上鉤,自尋死路。……可憐我愚鈍又輕信, 居然真就聽信了你的攛掇慫恿之言,去御前找死了。事到如今,你還敢說你無辜、說你沒有處心積慮算計我?」

甄嬛聽罷這話,臉色即刻黯淡下來,滿臉的錯愕瞬間化作深深地愧疚與懊悔,沉吟良久才吶吶道:「 是啊,我承認當初是我藏了私心,唯恐姐姐會拿住我們共同算計年世蘭的把柄來要挾我為你謀取妃位,一旦不成,又怕姐姐你心存怨恨與我反目成仇,因此才……」

「難怪你會有今日之禍,焉知不是你的報應?」曹琴默冷笑道。

「是的,如今我也這麼覺得,這確實是我的報應,實不相瞞,自從親眼目睹年世蘭撞壁而亡后,我就夜夜不能安睡, 一閉上眼睛,就仿佛看到年世蘭滿臉是血地站在我面前。還有就是曹姐姐你,我總是夢見曹姐姐懷抱著溫宜的畫面情景,醒來之后便負疚不已。如今,我如同身陷囹圄、自身難保,已無法對曹姐姐做出補償了。倘若能以我皮肉之苦抵消對姐姐所犯的罪孽, 我寧愿加倍受罰。即便姐姐要接我同赴陰曹,我亦毫無怨言……」

曹琴默聞之色變,也禁不住潸然淚下,悠悠嘆道:「妹妹既然知錯,姐姐我也無話可說了,在這后宮之中,人人都有身不由己的 時候。 不管怎樣,好歹你是溫宜的義母,倘若你來日能重獲恩寵,希望你能盡心盡力保全我的溫宜,若能做到,我便再無牽念了。」

「曹姐姐,承蒙你能再次給妹妹改過贖罪的機會,可是眼下,我已萬念俱灰,真恨不得跟了姐姐去……」

「休 得胡說,你命不當絕,后福無窮,待來日重獲榮寵,只管好好關照我的溫宜就是了。」言畢,不辭而逝,甄嬛再度抬頭時,曹琴默早已不見了蹤影。正自狐疑,卻聽見耳邊傳來浣碧的呼喚聲:「小主,您醒醒,小主,又做噩夢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