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差點娶到明蘭的賀弘文,和青梅竹馬的曹表妹后來怎麼樣了?

盛紘夫婦為了消除,如蘭私會文言敬給盛家帶來的大禍,恬著臉說要拿明蘭頂包嫁給顧廷燁。

盛老太太狠狠把茶杯摔到地上,大罵盛紘夫婦自私又黑心。

海氏也覺得很對不住明蘭,因為她知道, 明蘭和賀弘文的婚事,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只等著如蘭這個姐姐親事定了,賀家便會來要庚帖。

在古代,互換庚帖,就意味著這場婚姻,板上釘釘了。

可是最終,顧廷燁用一個曹表妹,便把最強的競爭對手賀弘文,給打敗了。

明蘭出嫁那天,十里紅妝浩浩蕩蕩。賀弘文靜靜站在街角,身旁是一襲淺藍衣、戴白色帷帽的曹表妹。

「表哥,我們快回去吧,讓祖母知道了不好。」曹表妹看著賀弘文,小心翼翼地說。

「祖母和盛家老太太幾十年的交情,不會因為一樁沒成的婚事被影響,她們老姐妹該來往還是會來往的。況且,你若不說,祖母又豈會知曉?」

賀弘文語氣淡淡的,望著遠去的迎親隊伍,一臉落寞。

這應該是賀家哥兒,最后一次出現在《知否》的鏡頭里了。

那麼,這個曾經差一點就成功娶到盛明蘭的少年郎,明蘭口中「人很好」的弘文哥哥,最后到底怎麼樣了?

還有那個「幫助」顧廷燁,把賀弘文和明蘭婚事攪黃的曹表妹,后來又怎樣了?

原著中,明蘭嫁給顧廷燁后,賀弘文臥病在床的母親,終于如愿以償,把外甥女曹氏娶進門,給兒子做了 貴妾,人稱曹姨娘。

后來,賀家祖母又給賀弘文找了個正室,人稱賀娘子。

賀娘子是新任五城兵馬司副指揮使得千金,她家原本是不起眼的小小低階武官,因為父兄在一連串的京城變亂中平叛有功,既辦對了事,又站對了隊,很快飛速升遷。

只是,賀娘子兩情相悅的未婚未,因戰亂身亡,她傷心欲絕,便把自己耽擱成了大齡女青年,也算和賀弘文同病相憐了。

雖說這樣的門第,配不上名門賀家,但賀老太太覺得畢竟是當朝新貴,父兄在朝為官日后也能幫襯孫兒。

最重要的是,賀娘子人品端正,大家閨秀的做派下,實則因為行伍出身,性子粗糙強悍。

只有這樣的女子給賀弘文做正室,才能收拾得了曹表妹這樣的貴妾,抵擋得了像牛皮糖一樣粘著賀家占便宜的親戚。既懟得了糊涂的婆婆,一轉身又能和丈夫作出恩愛的樣子。

其實婚前,賀娘子就聽說了,賀弘文身邊有個表妹為貴妾。

但是她不想再給父母兄嫂添麻煩,而且自己也早過了挑挑揀揀的年紀,她便答應了。

一開始,賀娘子想著曹姨娘,從大家小姐淪落為奴,受盡苦楚,于是真心待她為姐妹。

沒想到, 曹姨娘故意透露,賀弘文曾經曾經有一樁極好的親事,妄圖挑撥賀娘子和丈夫的關系。

只是曹姨娘不知道,賀娘子根本不在意這些,因為她自己也是定過親的。

而且日子久了,賀娘子發現,賀家祖母十分厭棄曹姨娘,還故意把曹姨娘和婆婆分開,讓其中一個陪她去白石潭老家。

連丈夫賀弘文,也不像傳聞中那般憐惜這個表妹。

于是, 身為當家主母的賀娘子,對這個曹姨娘,該打打該罵罵,只要師出有名,賀老太太全部支持。

這下,婆婆即便疼惜曹姨娘這個外甥女,也沒法插嘴,只能在一旁抹淚。

更可惡的是,曹姨娘為了爭寵,竟然使出了下作的手段。

曹氏不能生育,便偷偷給賀弘文下藥,叫身邊的一個下等丫鬟,伺候了賀弘文一夜,這丫鬟有了身孕。

好在賀老太太早有防備,一查果然有貓膩。

那丫鬟明明七八日前,才和賀弘文同房,卻診出兩個月的身孕。

原來,丫鬟肚子里的孩子,竟是曹姨娘兄弟的種。

所謂爭寵塞小妾,不過是個幌子,背后真正的目的,就是曹家聯合曹姨娘,想要謀奪賀家的家產。

那時的曹家,早已破落不堪,日常燒火做飯都要曹家正室大娘子親自動手,吃不飽穿不暖,曹家幾個爺們五毒俱全,好吃懶做,還貪圖女色。

眼看賀弘文的母親,也就是曹姨娘的親姨媽,剩下不到一年的光景了。若是她死了,曹姨娘在賀家就沒人撐腰了,那曹家的搖錢樹也就徹底倒了。

情急之下, 曹家人出此下策,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 把賀弘文的母親給氣死了。

于是,當曹姨娘于丈夫守喪期間,再次衣衫不整地裝病勾引賀弘文時,賀娘子毫不手軟地一頓拳腳相賜。

曹姨娘在地上滾著哭道:

「表哥,你就看著我這麼受打罵嗎?」

「她是主母,你是妾侍,她要教誨于你,你好好受著便是了……我累了,先回去了。」

說完這句話,一直站在門邊,神色淡淡地賀家哥兒,便轉身出了屋子。

看著丈夫離去的背影,賀娘子一轉頭,讓人把曹姨娘身邊最后一個心腹丫鬟的身契,送去曹家。就是她,去門口把賀弘文堵到曹姨娘屋里來的。

大機率,這丫頭會被曹家如饑似渴的男子玩膩后,賣去窯子換錢揮霍。

一想到婆婆如此善待曹姨娘,賀家對曹家如此幫襯,他們卻狼心狗肺,害死婆母,還給丈夫戴「綠帽」,謀奪夫家財產,賀娘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警告曹姨娘,如果此后老老實實過日子,她和丈夫就會遵照婆婆臨終前的囑托,好好照顧曹姨娘。

若再作妖,那就送去城外庵堂,那里厲害的主持多了去了,自己這個當主母的,也有的是法子收拾她。

一番痛斥后,賀娘子把哭哭啼啼的曹姨娘丟到炕上,重新指派了兩個「得力」的丫鬟,和幾個「懂規矩」的婆子。

失了賀弘文這最后一道保障,想必此后,曹姨娘再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了。

這時,回到自己屋里的賀娘子掀開門簾,看見丈夫賀弘文已經沐浴更衣,正在和一雙兒女說笑。

稚子頑皮,舉著寫得歪歪扭扭的字,讓父親看。長女文靜,賀弘文和她一問一答剛讀完的《黃帝內經》。

一片歲月靜好的樣子。

賀弘文這些年潛心醫術,早已是各大名門貴胄人家的座上客,即將退休的老太醫也是三番五次勸說,要推薦賀弘文入太醫院,卻被他婉拒。

而賀娘子,無論是對內打理家事,還是對外應酬,都游刃有余。

雖然賀娘子知道,丈夫并不愛她,但他是個好人,這一點她很清楚。丈夫待自己和孩子體貼溫柔,他們夫妻相敬如賓,互相尊重。日子過得富裕平靜而充實,她已經很滿足了。

只是偶爾那麼一瞬間,比如像今日晚飯后飄雪的時刻,她還是會想起那個少年郎,出征前曾許諾,歸來便娶她為妻,生生世世,永不分離,白頭偕老。

可是,這一別,竟成了永別。

但賀娘子終究是豁達之人,她覺得一個女子有過這樣真摯的情誼,來這世上走一遭,值了。

然而,望著庭院樹下站立許久的 丈夫賀弘文,賀娘子心間還是起了一絲愧疚和好奇,她想知道:這個總是平和淡定的男子, 是不是也如她一樣,心底里藏了一個刻骨銘心的人呢?

原著中說到這兒,賀弘文和曹表妹的故事,就交代完了。

曹氏貪心不足,曹家居心叵測,那樣的結局也算罪有應得。

而賀家哥兒,事業有成,妻子能干,兒女雙全,看著也算是完美的結局。

同樣是溫潤如玉的謙謙公子,對明蘭動過真心,齊衡的意難平,最終在孫輩齊小二,娶了孫輩盛小六后,撫慰了觀眾的心。

不知道賀家哥兒,將來會不會亦如此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