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嫁給姐夫的小秦氏:她的苦楚,被歐陽修的一句玩笑話道盡

《知否》里的小秦氏是個表面和善、內里狠毒的女人,她圖謀一生,用盡手段,最后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絕望崩潰的小秦氏,最后像瘋子一樣火燒祠堂。在臨死前,她站在火海中聲嘶力竭地喊著:

「這侯府就是吸血的魔窟,我姐姐是個多善良的人。(顧家)為了自保,娶了白家的姑娘,還跟她生兒育女,(最后)把她拋諸腦后。毀了白家的,毀了我姐姐,又想毀了我。在這大宅子里演了一輩子的戲,就像是陰溝里的一條蛆,沒有一日活得像自己。倒不如勾欄瓦舍來得痛快。這一刻,我要活回我自己。」

看到這一幕,我突然就對狠毒的小秦氏恨不起來了。雖然她死前說的這些話,可能也是她籌謀的一部分,好在顧廷燁面前博取同情,讓他對自己的兒子顧廷煒好一點,但她也確實說出了,深宅大院里無數女人心底的吶喊。

有多少人仰望著高門大戶,但真正身在其中的女人才知道,這光鮮背后的不堪,這體面之下的窒息。男人們可以對女人溫存體貼,但與權力和家族榮辱比起來,女人無足輕重到可以被犧牲。

1. 東昌府高門顯貴,嫡女小秦氏卻只能做姐夫的填房

小秦氏出身尊貴,依她的條件,至少可以做個達官貴人家的大娘子。但她卻只能嫁給姐夫顧偃開做填房,一生都活在姐姐的陰影之下,稱呼前面永遠都冠一個「小」字。

小秦氏不幸的婚姻,很大一部分是她的原生家庭造成的。秦父是個愛慕虛榮的人,喜歡排場,揮霍無度,注定會造成家門敗落。小秦氏到了婚嫁年齡,父母早已留下一個爛攤子撒手人寰了。兄嫂就把她嫁給顧偃開做續弦,這樣不僅可以沾著顧侯府的光,繼續維持東昌府的空架子,還可以省下了一筆嫁妝。

小秦氏的悲劇起源,是原生家庭,同時也受到大宋風俗的影響。

放眼整個大宋,「姐姐去世,妹妹續弦」似乎在文人士大夫階層很普遍,就像《清平樂》里被歐陽修嘲笑的狀元王拱辰,但「舊女婿作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這樣的事情,除了王拱辰之外比比皆是。

小女兒不過是娘家為了穩固家族勢力和地位的犧牲品。妹妹到底愿不愿意嫁給姐夫,這似乎根本不是父母首先要考慮的。

如果小秦氏認命了,像所有的女子一樣,不去奢望愛情,只管安分地相夫教子也就罷了。可小秦氏對婚姻是有愛情幻想的,她曾經羨慕姐姐找到了一個用情至深的男人,她以為自己也可以得到同樣的柔情。

可惜的是,顧偃開即使深愛大秦氏,依然可以為了填顧侯府的窟窿,而迎娶家境殷實的白家姑娘。而顧偃開之所以能娶小秦氏,或許只是把她當作大秦氏的影子,或者一個能為他打理后院的能干主婦。

小秦氏是可憐又可悲的,娘家為了利益,把她隨隨便便嫁出去;到了夫家,她也沒有得到向往的愛情,只能戴著面具,扮演一個慈善溫厚的主母,替顧家養育兒女。

幾十年如一日,內心痛苦怨憤,表面卻不得不溫和從容,到最后做出瘋狂自焚的舉動,似乎也不足為奇了。

2.在男權社會下,被壓制的女人,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

權利和身份,就像是男人的【壯*陽】藥,有了這些,他們似乎才能活得體面,活得暢快淋漓,有能力養很多個小妾。但男權社會下的女人,是被壓制的對象,只有靠著兒子,似乎才能得到一絲絲的尊重。

盛家的林小娘,為了能夠在家里揚眉吐氣,就巴望著兒子盛長楓能夠高中,可惜她兒子不爭氣,科考落榜后在外飲酒作樂,還非議儲君人選,差點害得盛家遭大禍。

林小娘見兒子沒出息,又希望女兒嫁入高門。為此,不惜教女兒跟梁家六公子偷情,把生米做成熟飯。她說只要能夠她們可以揚眉吐氣,可以犧牲盛家的榮譽。

但林小娘犯了盛紘的逆鱗,事發后,他把林小娘打得皮開肉綻,最后不治而死。大娘子聽說林小娘死了,本來應該開心,但她知道原委后卻嚇得打冷戰。

盛紘曾授意冬榮來懲罰林小娘。因為冬榮有祖傳本領,一頓板子打下來,人過不了多久就會死去。

盛紘素來寵愛林小娘,幾十年情誼,卻抵不過家族榮耀,心狠絕情至此,也怪不得大娘子會害怕。

盛家比起顧家還不算顯貴,但為了家族榮耀,盛紘可以置寵愛的小妾于死地。顧侯府高門顯貴,里面水自然更深了。

小秦氏雖是顧家大娘子,但她一嫁進顧家就是兩個孩子的后媽,丈夫對她又沒有多少情分,比盛家林小娘還不如。

小秦氏在無愛的婚姻和殘酷的權利爭斗浸淫得久了,當初對愛情的渴望幻滅了,明白只有抓住家業和爵位,才是實在的。

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暗自謀劃著一切。她表面是慈愛的后媽,實際上是在捧殺二兒子,還不忘挑撥大兒子和二兒子的關系,她好在中間漁翁得利,為自己親生的三兒子謀劃。

可惜,她籌謀一生,卻不是兒子想要的,唯一的希望破滅后,就失去了活著的勇氣。她的下場多像《紅樓夢》里的王熙鳳啊,機關算盡太聰明,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看到小秦氏在火海里泣血嘶吼,實在催人淚下。

這樣一個作惡多端的女人,卻在生命的最一刻,讓人看到高門大戶里女人掙扎的辛酸和苦楚。她一輩子都被侯府囚禁著,只有死了,她才可以真正獲得自由,不被權利和地位束縛,做回真實的自己。

3.結語

小秦氏說:「這侯府就是一個吸血的魔窟。」

這個魔窟只是權貴階層的一個縮影,是一個腐朽而恐怖的存在,但它代表的富貴不知道腐蝕了多少人心,又有過多少女人賠上青春和生命。

一部《知否》,看盡了男權社會里,女人的辛酸和血淚。

在男權的壓制之下,每個女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求生。衛小娘選擇守拙隱忍;林小娘、康姨母和小秦氏等選擇迫害他人,為自己謀取利益;明蘭和張娘子選擇堅守底線,用理智的方式一面妥協,一面抗爭。

她們就像暗流涌動的大海上一葉飄搖的孤舟,想要尋找一種掌握自己航向的方法,可惜始終無力掌控自己的命運,有的隨波逐流,有的被無情的惡浪吞噬,有的只能奮力掙扎。

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女人在那樣的社會里都活得心力交瘁,步步驚心,始終存在著身份焦慮和生存危機。

想到今天的女性,可以自由而獨立地活著,不必靠男人,也不必母憑子貴,靠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有尊嚴、有底氣地在社會上立足,真是一種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