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婚前不清醒,婚后太清醒的侯府嫡女徐氏

當年英國公夫人覲見靜安皇后,靜安皇后對她們幾個閨閣小姑娘說過一句話——不要總說都是命,你不壓在命頭上,命就要壓到你頭上。

這句話,英國公夫人一生謹記,并在女兒張桂芬與夫婿沈國舅婚姻不諧時,亦以此教導,生生將女兒拉上一條希望之路。

可靜安皇后卻光說不練,自己不肯費力壓在命上頭,面對妃妾爭寵,她懶怠去籠絡帝王心,夫妻情疏,閉宮自嗨,最終被人下慢性毒而亡。

靜安皇后作為穿越女一枚,她的「不肯爭寵」是帶有現代獨立女性驕傲印記的。現代女性的印記在現代固然合適,但在夫為妻綱的古代,真不見得有助于女性地位的提升,有時候,反而嚯嚯了女性。

盛老太太一生剛強,可到了暮年,她對手帕交賀老夫人卻有說不出的羨慕——滿堂兒孫皆是她的血脈,在賀家她說一不二。

賀老夫人年輕時候何曾省心過?男人本就是貪腥的貓,何況那個年代,家里納幾個姨娘通房再尋常不過了,賀老夫人容下了她們,卻憑一身婦科本領,硬是沒讓她們生下一兒半女。熬過幾十年風風雨雨,終于熬到她一人獨大,男人上了年紀,有兒有孫有老伴操持家里便萬事足,早沒了賊心和賊膽。

盛老太太論出身,那是勇毅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她嫁給盛家第一代探花郎,是低嫁。

商賈盛家,有錢,卻沒啥社會地位,當年的盛家二爺榮中探花郎,帶動整個家族上升了一個階層,但畢竟根基淺薄,與高門大戶的勇毅侯府相去甚遠。勇毅侯府嫡出的徐大小姐下家盛家探花郎,于彼時也許是一段佳話,又也許是她父母心底的一聲嘆息。

徐氏閨閣中時,亦親近靜安皇后,她堅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執念應該也是受靜安皇后影響。一個觀念的對與錯,往往并不在觀念本身,而在于身處什麼時代,在徐氏那個年代,男人就是可以納妾收通房,生出庶子庶女來,正室就該養著。

因為對于婚姻的理念不同,徐氏與探花郎的婚姻很不諧,自己唯一的血脈也未保住。

探花郎早死,徐氏新寡之時,不過二十出頭。

當時勇毅侯老侯爺夫婦尚在,自然盡心盡力為女兒打算,徐家上下力勸徐氏改嫁,甚至已經尋好了人家——時任閩浙巡撫的唐安年大人。這位唐大人甫鰥,他出身松江世族,兩榜進士,雖年紀稍大,但膝下只有兩個嫡女一個庶子,嫡子的名額還空著呢,徐氏嫁過去,只消生個嫡子傍身,自能穩當美滿。

探花郎活著時,兩夫妻如同冤家,如今父母勸她改嫁,徐氏卻又不忍探花郎墳塋凄涼。她決意在盛家守節,將庶子盛紘記到自己名下。幾十年來,徐氏不但替盛家護住祖產,還拿陪嫁為庶子多方打點,延請名師教授。盛紘考中進士后,徐氏打算為其議親,勇毅侯府有意聯姻,可提供的人選不是旁支族女,就是庶女,徐氏皆不如意。為著盛紘的前程,她寧可和娘家徹底斷了情分,也要為庶子尋一門好親事,挑挑揀揀,終于高娶了王家嫡出二姑娘。

其實徐氏當年若為庶子娶個娘家姑娘,簡直天經地義,還能維系住娘家情分。當初盛紘若娶了徐家女,兒媳婦侍候婆母的孝心自然比王氏強些,更不至于拿銀杏汁來毒害婆母。

對于王氏和康王氏聯手毒害盛老太太的惡行,在王家重壓之下,盛紘原本是要大事化小不了了之的,究其原因,不過是他與老太太既無母子血緣,老太太又早沒了娘家倚仗,人心盡可涼薄。

盛老太太暮年有幸,在于同她情感篤厚的孫女明蘭和將情理放在血脈之前的懂得感恩的孫兒長柏。

下毒事件后,盛老太太的晚年是由長柏和海氏奉養的,長柏外任,便將祖母帶在身邊,老太太走出盛家這一方院落,寄情山水間,甚是逍遙。

更有明蘭來爭奪奉養權,卻次次斗不過長柏,每每敗下陣去。能被孫兒孫女爭搶著奉養,對于老太太自然是一件開心的事,可若這孫兒孫女逼逼真真能是自己的血脈,人生方是真真正正的了無遺憾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