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長柏幫媳婦智斗親媽,這樣有趣的長柏,你一定沒見過

你知道嘛,這個場景中,明蘭居然差點撐到喊大夫,明蘭這個大吃貨在原著中,體現的更加淋漓盡致。

這水晶冰糖肘是顧廷燁,飛馬繞到百年老店德順齋去買的。

晚飯的時候,明蘭一直光顧那碟肘子,越吃越開心,還殷勤的招呼丈夫也吃,顧廷燁吃驚的看著她,嘴角微微彎起。

明蘭只顧著埋頭苦吃,這百年老鹵味果然地道,明蘭居然把一碟肘子都吃完了。

結果當天晚上明蘭就鬧起了積食,胃脹的十分難受,眼淚汪汪的。

顧廷燁在一邊看的心疼,急的要去找醫生,被明蘭拖住了衣角,可憐巴巴的說;要是讓外人知道我吃撐了,我就沒臉見人了!

顧廷燁沒辦法,只能在屋里走來走去,冷著臉說道:該,一氣吃了半只肘子,滿京城打聽去,哪家的夫人小姐像你這樣貪吃!

明蘭摸摸胖胖的肚皮,一邊抽泣一邊小小的打著嗝,活脫脫像只吃撐了的小松鼠。

顧廷燁只好一邊給她揉著肚子,一邊低聲的咒罵,耳邊是男人沉沉的心跳聲,莫名的,明蘭覺得很安心。

到了天明之后,明蘭打著哈欠從床上爬了起來,發現手中扯著一件衫,明蘭怔了怔,發覺這是老顧的衣衫。

丹橘一眼看過來,忍不住笑道,姑娘,要說姑爺待你真是好的。

是呀,明蘭也知道顧廷燁好,可越是好她越是不安。

明蘭靠吃貨圈了不少粉,劇中還有一個人也是非常的圈粉,他就是二哥長柏,他在《知否》原著中,更是個惜字如金的人設。

長柏到底有多可愛呢?咱們來看看

長柏是怎麼幫媳婦對付自己親媽的?

海氏身穿大紅錦緞金團壓花的褙子,下頭身著流云蝙蝠的挑線裙,頭上插著一只展翅欲飛的累絲攢珠金鳳。

對著盛纮和王氏盈盈下拜的時候,腕子上的九節金蟠套鐲一聲都沒響。這就是的大家閨秀的細節了。

海氏的閨訓十分成功,恭恭敬敬的服侍王氏,晨昏定省毫不出差錯。

從早晨睜開眼到晚上盛纮長柏回府,一直跟在王氏身邊伺候,王氏舒舒服服的享受著這段愜意的時光。

可沒幾天她就知道了其中的奧秘,盛纮忍不住酸了幾句。

雖然沒直說,但大致意思是,你是怎麼伺候我老娘的,如今自己當婆婆當的倒是心安理得。

不止盛纮,連府里邊上了年紀的嬤嬤瞧見了,都在贊嘆大少奶奶之余,忍不住暗暗譏諷王氏幾句,這樣的風言風語太多了,王氏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終于在大年三十那天晚上,盛家人齊聚吃飯,祖母瞧著車轱轆般忙碌的海氏,對著王氏緩緩來了一句:你比我有福氣,是個有兒媳婦命的!這話著實是厲害,王氏聽完,汗立馬就下來了!

一出了年,王氏就開始暗示不讓海氏伺候了,一開始海氏先裝不明白,王氏又挨了幾天,變暗示為明示,最后轉變成發了狠,趕海氏去伺候老太太,海氏便分出一半孝順力給祖母,王氏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明蘭裝著小孩子不懂事的樣子,試探著問二嫂嫂。

海氏回答:「是你二哥哥讓我那麼做的,他說呀累不了半個月,我就能過關了!」。

果然還是咱們長柏,人狠話不多啊,非常精準的拿捏住了自己親媽。

都說娶了媳婦忘了娘,長柏可不是這樣的,他很明白自己老娘是個啥脾氣秉性,所以早早的就和媳婦商量好了對策,只單純希望媳婦的日子能舒服些。

《知否》中最幸運的女子,就是海氏了!

《知否》長柏的結局!

長柏是盛家的嫡長子,深受盛老太太和盛纮的重視。

小小年紀就想著要好好讀書報效朝廷。

長柏老成持重且沉默寡言,肩負責任和使命,他疼愛兄弟姐妹,卻總是一臉嚴肅。

長柏有好兩個特別搞笑的特質。

第一點便是起名怪才。長柏給丫鬟們分別起名為:羊毫、狼毫、紫毫、雞毫、豬毫,其中一個最漂亮的起名鼠須,他挑選丫鬟,不挑才不挑貌,只選那些老實本分的。

在這點上長楓相反,他專挑貌美出眾的,經常和丫鬟卿卿我我的,還把屋里的丫鬟捧的傲氣無比。

所以面對主動貼上來的銀杏,長柏只有厭惡和惡心。

第二點便是話少。每年除夕長柏都會吟誦有勵志意義的《守歲》,而且年年如此。他每天的話是有定量的。

如果超過一定的量,便之后的幾天都不開口說話了,下人們只能靠猜,來琢磨主人的意思。

長柏從小用功,幾歲的時候就啟蒙了,在科舉路上是十分順利的,年紀輕輕就金榜題名了,入選了翰林院的庶吉士。

之后長柏入封 名臣閣的兩朝元老,四次入閣、三度拜相,履及六部十三省,門生故吏遍布天下。

有了林小娘的前車之鑒,長柏從小就反感妾室這種存在,他和品性端正的海氏,結成了完美的姻緣。

要說長柏一輩子唯一遺憾的就是,庶子被自己老娘給教驕縱了。

長柏幾次想管,王氏都哭的要死要活,好在這個兒子雖然不成器,但是不敢搞出什麼大事來。

最終,長柏的孩子各個爭氣,盛家滿門簪纓,連被惋惜的庶子也是個稟生。

因為長柏功勛卓著,去世后,當今圣上命兩位皇子給他扶棺送喪,可謂是榮寵一時。

《知否》這批青年人當中,長柏該是最有出席的了吧~你們還想看誰的大結局,評論區翻牌子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