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捧林噙霜是讓她跟大娘子作對,她卻以為抓住了盛紘的心

林噙霜死的時候很多人都說盛紘太狠心,那畢竟是他捧在手心疼愛了二十多年的女人,竟然說打死就打死了,連王大娘子聽了這個消息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回過神來又哭又笑又害怕地抱緊發抖身體,可大家反過來想一想,如果盛紘真的愛慘了林噙霜,又豈能狠得下心對其下死手?

眾所周知,盛紘是個愛面子勝過性命的男人,他為了孝道奉養沒有血緣的嫡母,為了出息再難都不碰正妻的陪嫁,為了清流不用兒女的前程攀高枝,這在當時社會已經稱得上是非常難得的舉動了,如此愛惜名聲的盛紘難道會不清楚寵妾滅妻帶來的負面形象嗎?若只是為了情愛,還不至于讓他對林噙霜寵愛至此。

自古君王的后宮都是需要平衡的,普通富貴人家的后宅自然也有這樣的需求,要是像長柏那樣遇上海氏這般省心的妻子,盛紘當然可以高枕無憂守著王大娘子一個人過,奈何王大娘子沒有聰明的腦袋,卻有著內外一把抓的野心,面對盛紘的時候不知道好言相勸,甚至還想對丈夫的仕途指手畫腳,盛紘就不得不給妻子找個情敵讓她忙起來了。

恰好這個時候野心勃勃的林噙霜出現在盛紘眼前,對方不僅貪圖富貴還是盛老太太養大的姑娘,正好符合盛紘為情亂智的條件,王大娘子再怎麼鬧騰總不能拒絕婆婆賞賜下來的妾室,于是盛紘很快讓林噙霜有了子嗣,又放任林噙霜去盛老太太面前求助,到底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姑娘,盛老太太還真做不到不管不顧,便壓著王大娘子同意下來,王大娘子見婆婆都點頭了只得含恨喝下妾室茶。

從那之后,王大娘子再也不能對著盛紘大呼小叫了,因為盛紘一旦生氣就會去林棲閣歇息,哪怕是為了少看幾眼林噙霜嘚瑟的樣子,王大娘子都會盡量忍下脾氣對給盛紘好臉,雖然還是做不來狐媚爭寵的事情,但她在盛紘面前確實收斂了不少,至少會知道反省「妾婢庶子」這樣的言論是盛紘的逆鱗了。

除此之外,盛紘還伺機將管家權交給了林噙霜,幫助林噙霜在盛家培養自己的人脈勢力,王大娘子見狀便更加頭疼,過去多年想的都是如何把管家權奪回來,怎麼把林噙霜給發賣出去,為此不惜親自聘了個良妾回來,美其名曰給盛紘開枝散葉,實際上誰都知道衛小娘是她用來對付林噙霜的。

盛紘要是真愛林噙霜,根本就不會收下衛小娘,放著不碰到時再轉送出去便是,可盛紘不僅收了人,還讓衛小娘懷上二胎,既笑納了王大娘子的示好,也給林噙霜制造了危機感,加深妻妾之間的矛盾,后宅斗得越厲害,盛紘平時就越省心,他只需要享受王大娘子和林噙霜爭先恐后的示好即可。

林噙霜若是個合格的妾室,就應該看清盛紘的需求,專心跟王大娘子作對,可她卻被捧得忘了自己的身份,還自以為是抓住了盛紘的心,竟敢將矛頭指向盛紘,從她設計威脅盛紘幫墨蘭高嫁開始,就違背了盛紘為她打造了多年的形象,一個不聽話的工具人,自然也沒有了存在的必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