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死前不斷拉扯身上的衣服,皇帝突然醒悟,立即命人脫了下來

在封建時代,女性想要從幕后走到台前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歷史上也只有武則天一人獲得了成功。

也有很多皇后、太后雖然沒有走到台前,可她們的權力依舊大得驚人,「垂簾聽政」都是基本技能,宋朝的劉娥便是其中的一位。

后來,在宋仁宗高情商的發言之下,劉娥最后的野心被化解,按照宋仁宗的說法就是,太后四千不斷拉扯身上的衣服,最后得到靈感,明了太后的意思,于是命人將太后身上不符合禮制的服飾脫了下來。

劉娥的帝王夢

生于四川的劉娥最初的時候嫁給了一個普普通通的銀匠,過著不算富裕的生活,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卻改變了她的命運。

襄王趙元侃聽說巴蜀一帶盛產美女,也想要去找一個,銀匠也在無意中聽說了這件事,他正好想將自己的老婆給「送」出去,于是就促成了這件事,劉娥得知對方身世顯赫后也沒怎麼拒絕,兩人就這麼湊到一起去了。

按理來說,劉娥在趙元侃這邊的日子本來不該好過,可他倆竟然還看對了眼,過著「恩愛」的生活。

對于劉娥來說,趙元侃就是一支穩賺不賠的「股票」,若是他真的成了事,那自己的地位也得扶搖直上,就算他干不成什麼事情,最起碼也得是個王爺。

可問題還是很快出現了:宋太宗發現寶貝兒子竟然找了個沒有出身的女人,因此也非常生氣,便要求將劉娥給驅逐出去。

對于趙元侃來說,他非常喜歡劉娥,也想跟她一直好好在一起,可自己的老爹貴為天子,命令又不得不聽從,只好給劉娥找了一個其他住所。

臨別時,他還給了劉娥暖心的承諾:「日后只要找到了機會,一定會破鏡重圓,再續前緣。」

結果人家劉娥的眼光很快得到了印證:趙元侃在995年被立為皇太子,還獲得了賜名「趙恒」。

而趙恒的承諾也沒讓劉娥等太久,僅僅兩年之后宋太宗就駕崩了,趙恒也得以順利繼位,搖身一變成為了宋真宗。

現在,天下完全掌握在了宋真宗手里,他想要一個女人入宮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于是很快就將劉娥給迎入了宮中,封為美人,不久之后又接連讓劉娥升級,成為了德妃。

這也徹底讓劉娥實現了人生的華麗逆轉,從麻雀變成了鳳凰。

不僅如此,劉娥的運氣還比較好,原本的皇后郭氏因病逝世了,宋真宗就想著讓劉娥來填補這個窟窿,可朝下的文武百官們也是要求講究出身的,如此大的一件事,他們自然不斷勸說皇上要保持慎重。

宋真宗不管不顧,堅持要將自己的真愛立為皇后,劉娥也就順利坐到了皇后的寶座之上。

在諾大的皇宮中總是充滿著驚險和心計,劉娥雖說是普通百姓人家混出名堂的,可她對這些依然是了如指掌,她更知道:想要保住自己后半生的榮華富貴,光是坐到皇后的位置上還是不夠,最起碼得給皇帝生個兒子。

這件事也很快完成了,劉娥生下了一個兒子,也解決了「未來繼承人」的問題。

從1120年,朝中再度發生了變故:由于宋真宗中風在床,朝中的事情也就只能交給劉娥來處理。

宋真宗一時半會也不能駕鶴西去,那他依舊是這個王朝的最高統治者,他在床上一坐就是幾年的時間,這段時間可把劉娥給忙壞了,她一邊要幫助宋真宗打理朝中的事情,另一邊還得去照顧癱瘓在床的丈夫,可謂是日理萬機。

那段時間,劉娥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這也是后人難以理解的,按理說她的文化水平并不高,或許,這也只能用「天賦」來解釋了。

封建王朝的大臣們實際上也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般忠心耿耿,得知了皇上生病,他們肯定要鬧出來點事情為以后撈取政治資本。

比如宰相寇準的嘴巴不嚴,將還沒有議定好的朝廷大事提前泄露了出來,因而被罷免;太監周懷政人如其名,想著趁著這個好機會渾水摸魚一把,擁立太子順便廢后,結果還是被人告發,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這些對于劉娥來說都是考驗,她也總是能準確決策,將很多事情都提前處理好。

在這些事件不斷發生的時候,宋真宗更是看到了自己老婆的執政水平,也比較放心了。

1022年,宋真宗終于走完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太子也順利繼位,成為了宋仁宗,另一邊的劉娥就順利登上了太后寶座。

那會宋仁宗也才十二三歲,連字都認不齊全,更不要說上台去處理這麼多家國大事了。

那麼根據宋真宗在死前的遺詔:尊后為皇太后,軍國重事,權取處分。

皇帝年幼外加太后強勢,朝中大事基本就是太后在處理,大臣們議論不休,可劉娥依舊保持著自己機警。

和慈禧太后那種只會打壓皇帝的太后不同,劉娥絲毫沒有忘記皇帝在未來該要承擔起的責任。

她會要求宋仁宗一起隨著自己處理政事,還會讓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學習上,為此還專門給小皇帝安排了一個專門讀書的地方,不斷邀請到全國范圍內最有名望的鴻儒來指導小皇帝。

在這十一年的時間里,劉娥一直在掌管著大宋,令人意外的是,天下之事并沒有因為她而被荒廢。

隨著她的權力漸漸變大,那些攀權附勢的人也跟了上來,紛紛投其所好,希望能從這中間得到一些好處。

比如有一位名叫方仲弓的小臣,就希望劉娥能夠效仿起武則天,為劉氏祖宗建立起廟宇,劉娥當時顧慮也比較多,就沒有同意,還把方仲弓給狠狠罵了一頓。

除了這種小官之外,還有大官主動獻殷勤,比如太常博士程琳就獻出了《武后臨朝圖》,來暗示之前是有過「女子當國」先例的。

可此時的劉娥肯定是要考慮自己影響的,便直接將圖紙給丟到了地上,然后說:「我不能做這種違背祖宗的事情。」

此時的劉娥在處理這種事情的時候頭腦還是非常清醒的,隨著宋仁宗的年齡漸漸長大,朝中也出現了很多不一樣的聲音,大多是要求太后將國家權力還給皇帝,這一切也都是劉娥之前預料到的。

其實,從劉娥晚年的各種動作來看,她是希望去做和武則天一樣的事情的,只不過她還希望能夠保住自己的名聲。

劉娥死前的各種心思

從劉娥的當政歷史來看,她雖在著力培養著宋仁宗,可她在很長時間內都沒有將朝中的權力還給宋仁宗,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了。

她也不便說明,自己之所以不肯歸政于皇帝,絕對不是擔心皇帝對于國事沒有基本的駕馭能力,而是她想要成為中國歷史的第二位女皇。

從年號「天圣」也能看出,表面上這個年號的含義是「希冀上天的關照」,實際上卻能解讀為「二人圣」,暗示太后能夠和皇帝一起執政。

在平日里,劉娥也表現出了自己的野心。

比如在一次劉娥和宋仁宗共同前往慈孝寺期間,劉娥提出了要乘坐大安輦,還要走在宋仁宗的前面。

這樣的做法當即就遭到了參知政事魯宗道的強烈反對,他也很快指出:「堅決不可,婦有三從!」

在他堅決要求「太后在天子之后」下,太后也只好在這樣的規章制度下照辦。

劉娥也在這樣的處境下握權十幾年,她想要更進一步卻沒有機會,心里也有點憋屈,一直到生了重病的時候,她干脆也不演了。

人到死之前也總想去交代一下后事,普通人都是如此,更何況太后。

在劉娥晚年生病期間,也直接提出了一件事:想要去太廟祭祖。

這下,朝廷可就炸鍋了,劉娥想要去見自己的祖先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不過她的祖先是普通的庶族,她想要見的是宋朝趙氏家族的列祖列宗,太廟是整個宋朝最高級別的殿宇,沒有之一。

按照封建傳統禮儀來看,除了皇帝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不能進入,就算是那些身份高貴的妃嬪,也只能在太廟外面站著,想進門那是不可能的。

背后的道理其實也很簡單,若是劉娥進入了太廟當中,也就相當于「稱帝」了。

從當時的社會角度來思考,劉娥這樣的做法無異于挑戰大家所習慣的倫理,幾乎所有朝臣都接連上書,要求宋仁宗駁回劉娥的請求,若是真的那麼做了,在宋朝開了先例,以后更有亂七八糟一大堆的事情等著。

大臣們是絕對不允許這一件事發生,也更不會允許一個女子進入太廟之中和宋朝皇帝們的靈魂平起平坐。

可宋仁宗從小就是在劉娥的教導下長大的,他不敢違背「母親」的意見,群臣的心中雖有著很多不甘,可他們在皇帝面前也不敢放肆,只能安安靜靜地等待著結果。

最終,宋仁宗還是同意了。

接下來又是一場辯論大賽:劉娥若是非要去拜太廟,究竟該要穿什麼樣的衣服?

根據禮部人員的建議,按照相關的禮儀,拜太廟的人只能是一國之君,所以劉娥若是非要去,可以穿戴天子的冠冕,走天子祭拜的流程。

這句話可算是說到劉娥的心坎里面去了,她覺得這樣非常合理。

可其他的臣子依舊不愿意,比如三司使薛奎就表示堅決反對,他說:「若是太后真的要穿戴如君主,那麼就等于和趙氏的列祖列宗平級了,到時候你見到了他們,如何再行跪拜?」

這句話也讓劉娥產生了思考,最終她同意了一個折中方案:減少「君主套裝」的一兩件衣物,來表示自己和他們的區別。

最終,劉娥所選擇的衣服中,還是和皇帝的穿戴基本相似,只是少了一些皇家圖案,也沒有佩劍。

就算她去掉了一些東西之后,在群臣眼中,這一套打扮也和皇帝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了。

1033年,在經歷了兩個月的緊張籌備后,這場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慶典如期舉行。

劉娥在2月的一天風風光光坐上了車,來到了太廟,開始祭祖。

在整個中國封建王朝的歷史中,穿過龍袍的女人僅僅只有兩個,除了劉娥之外,只剩下了武則天。

在這件事完成之后,劉娥的病情就出現了急劇惡化,到最后只能躺在床上,走完了一生。

宋仁宗在處理后事這方面,也顯得非常有情商。

在劉娥病逝之后,宋仁宗很快就哭成了一個淚人,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才停止了哭泣,并對身邊的諸位大臣問道:「剛才太后病逝前,一直扯著衣服,仿佛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各位幫我想一想,她還有什麼事情要來說?」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誰也不敢揣測太后的心理活動。

可薛奎則站了出來,回答道:「剛剛太后一直在扯衣服,是想要脫去身上的袞服,不然的話,太后一身龍袍入殮,如何去面見列祖列宗呢?這是不符合大宋禮儀的。」

聽到了想要的回答,宋仁宗馬上表示:「沒錯,愛卿所言極是,太后肯定是這個意思。」

說完,宋仁宗立即命令左右的侍從去給劉娥更衣,將她身上的袞服給脫了下來,以太后的服裝進行入殮。

這也絕對是宋仁宗做下的一件非常聰明的事情,護住了劉娥的面子,也護住了大宋的禮儀。

其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若是劉娥真的想扯下身上的袞服,那麼她就會在去世之前要求下人給她換上太后的衣服,不可能穿著龍袍等著駕鶴西去。

這麼多年過去,宋仁宗也十分了解劉娥,卻沒有點破,這樣才能借薛奎之口,不讓劉娥以君王方式入殮,保全了雙方的秘密。

作為皇帝,他自然也是知道,若是在宋朝開了先河,那麼未來就難辦了,就算太后有治理天下的本事,也不能壞了規矩。

劉娥也是宋朝眾多皇后當中受到議論最多的一位,有范仲淹、司馬光等人給出的正面評價,當然也有很多負面評價。

在劉娥死后,關于宋仁宗的生母問題也漸漸大白于天下,后來家喻戶曉的《貍貓換太子》的故事也是從中得來的,足以見得劉娥在歷史中的重要地位,她的故事,也確實是一段傳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