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胡蘊蓉的命運從她決定握玉出生的那一刻就已注定

《后宮·甄嬛傳》就是一個女人的競技場,為了獲得勝利,所有人都是無所不用其極。

皇后組織一個打胎小分隊殘害皇嗣,安陵容利用香料先害甄嬛流產,后害徐燕宜,順便又要了楊芳儀的命,最后還利用香料爭奪皇帝的寵愛,真是手段了得。

華妃利用溫宜陷害甄嬛,曹琴默為了上位,先是依靠華妃,后來又倒向甄嬛背叛華妃。

甄嬛編織了一個強大的后宮網,把端妃、敬妃都拉進來,先是把華妃從寵妃位子上拉下來,送了她的命,然后除去了皇后的得力助手安陵容和管文鴛,最后利用純元禁足了皇后。

皇后也好,甄嬛也罷,這兩個后宮最有權勢的女人都是因勢而算計,因勢而爭斗,都是有因有果地去競技,比起胡蘊容卻是略遜一籌。

胡蘊容,母親晉康翁主,外祖母舞陽大公主是皇帝的姑奶奶,出身已經如此高貴,還想更晉一層,坐上女子至高無上的位子,挖空心思,決定效仿鉤弋夫人。

鉤弋夫人出生就握著拳頭,直到遇見漢武帝才展開,之后成為漢武帝的寵妃,生的兒子劉弗陵成了皇帝。

來源于網絡

胡蘊容比鉤弋夫人更傳奇,她不但生下來就握著拳頭,一直不能展開,直到見到皇帝玄凌才展開,而且手里還握著一塊刻著「萬世永昌」的玉璧,有點賈寶玉銜玉而生的傳奇了。

胡蘊容三代內皇親身份,尊貴無比,又手握玉璧而生,見到皇帝才展開,完全是一個為皇室而生的女子,不僅傳奇,更是神秘,因此一入宮就被封為正五品的嬪位。

胡蘊容因是皇帝的表妹,又有著一段傳奇經歷,很受皇帝的寵愛,而她自己更是漂亮,嫵媚動人,說話嬌俏可愛,動不動就「表哥,你不理人家啦」,這讓皇上對她更是疼愛,即使說錯話,做錯事,也會對她容忍幾分,總是以童言無忌包容她,對此,皇后也要讓著這個表妹三分,太后對她更是疼愛, 殊不知在這嬌俏的背后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腹黑主。

她自己仗著高貴的身份,在宮里有著絕對的優越感,驕橫的程度不比當年的華妃弱,還有更勝三分的氣度。

瞧不起出身低微,卻與自己平起平坐的安陵容,動不動就對皇上說「容兒」怎麼怎麼,這就冒犯了她這個高貴的」容兒「,也讓她這個」容兒「在皇帝表哥那兒打了個折扣,這讓她如何受得了,于是明目張膽地對安陵容下藥,讓安陵容失聲、失寵,而皇后明明知道是胡蘊容下的手,卻不能對她怎麼樣,胡蘊容的這麼自信,這麼大膽,讓甄嬛都自嘆不如。

胡蘊容確實是有驕傲的資本,一入宮就懷有身孕,這是自己后半生的保障,如果一舉生下皇子,那麼坐上太后之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野心與現實總是存在差距,她不但生下的是一個帝姬,而且因生產時遭了大罪,以后再不能生育。

不能生育,不代表她覬覦后位之心也因此熄滅,反而更激發她坐上后位,甚至成為太后的野心。

胡蘊容費盡心機做了一件繡有類似鳳凰的衣衫,在自己宮里遮遮掩掩地穿,故意讓安陵容發現,向皇后示威。

來源于網絡

在等級制度森嚴的時代,繡有鳳凰的衣服只有一國之母皇后可穿,其他人穿這樣的衣服,往小了說是犯了僭越之罪,往大了說是有造反之心也不為過,因此皇后以此為把柄要嚴懲胡蘊容,把她從正二品妃位降到從五品良娣,并且剝奪了養育自己的女兒和睦帝姬的資格,這對一個母親來說,比剜她的心還要疼。

不過,這既是胡蘊容向皇后示威的手段,自然是有后手,心細如發的貞貴嬪首先發現不對,衣服上繡的雖然很像鳳凰,但是與鳳凰有諸多不同,隨后就有胡蘊容的陪嫁瓊脂出來證明,胡蘊容衣服上繡的是神鳥發明。

據傳有五方神鳥,除了代表皇后的鳳凰,還有代表皇后之下貴、淑、賢、德四妃的東方發明、西方鹔鹴、南方焦明和北方幽昌,胡蘊容當即拿出自己出生時手握的那塊玉璧,正面刻著「萬世永昌」,反面則是一對神鳥發明。

這一有力的證據,不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還證明了自己應居貴妃之位的天意所在,真是一石二鳥,給了皇后很大的難堪,讓她一段時間內不敢再興風作浪,還讓皇帝親口允諾她貴妃之位。

胡蘊容雖然與華妃一樣驕橫跋扈,但是她比華妃更有謀略,也更有心機,更知道皇上在意什麼,心中的痛是什麼,之后再接再厲,借著純元皇后之死,向皇上指證是宜修所為,果然皇上一聽大怒,徹查此事,然后胡蘊容與甄嬛聯手,把皇后送進了禁宮,從此不能出宮一步,算是扳倒了這個勁敵。

此時對于胡蘊容來說,她最大的勁敵就是甄嬛,甄嬛不但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予涵,還有一個沈眉莊的兒子予潤,兩個最有可能立為太子的孩子都養在她身邊,而自己只有一個女兒和睦帝姬,于是她把主意打在了沈眉莊的兒子予潤身上,打算把它弄到自己身邊。

胡蘊容一邊時常接予潤到自己宮中玩耍,培養感情,一邊加緊節奏謀害甄嬛,終于她逮到了機會,把浣碧與玄清(電視劇中的果郡王)的家書呈給皇上,每封家書上的」淑妃安「刺痛了皇上,決心置玄清于死地。

玄清的死,讓甄嬛與胡蘊容緩緩的暗斗變成了劇烈的你死我活,雙方都要置對方于死地。

只是胡蘊容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甄嬛在皇帝心中的份量會那麼重,明知她與玄清有染,也不愿處置了她,反而在甄嬛親手毒死了玄清之后,把胡蘊容一心渴慕的皇貴妃之位賜給了甄嬛,而她還只是一個賢妃。

開弓沒有回頭箭,胡蘊容已經不能停下,她只能與甄嬛不死不休地斗下去,于是買通欽天監司儀季惟生,以天象災禍之說扳倒甄嬛,卻沒想到季惟生早就是甄嬛的人,甄嬛不過是將計就計,讓她以為自己已經勝券在握而已。

人過留名,雁過留聲。

這個世界上,任何人做任何事,只要做了,就會留下痕跡,何況是握玉而生這樣的傳奇之事,除了讓人好奇之外,還會讓人懷疑。

鉤弋夫人握拳而生,遇到漢武帝才展開,這是不是事實不去管她,可是再出一個這樣的鉤弋夫人,就忍不住讓人懷疑了,何況這個鉤弋夫人對后位勢在必得之心那麼明顯,簡直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精明如甄嬛怎麼可能不去探究其中的真偽。

朧月和溫實初在宮外幾經周折,終于找到當年為胡蘊容制作玉璧的師傅,此事一經拆穿,胡蘊容精心打造的上天旨意不過是個騙局,并且是欺君的騙局,這對皇帝來說,怎麼可能容忍被人像木偶一樣耍著玩,他的帝王之尊絕對不能容允被人欺騙。

同時,又在胡蘊容的宮中搜出刻有甄嬛和宜修的厭勝之術木偶,這是宮中嚴禁的事情,兩罪并罰,胡蘊容被降為才人,打入冷宮,女兒和睦帝姬也被徐燕宜撫養。

至此,胡蘊容一敗涂地,即使她知道自己宮中搜出的木偶是甄嬛所為,這又怎麼樣,她已經沒有發聲的權利,而且甄嬛頂著皇貴妃的頭銜,位同副后,掌管宮中大權,她即便有天大的委屈也無處訴說,只能在暗無天日的冷宮中熬日子。

經歷了閨蜜成敵人,至愛之人死于己手的傷痛之后,甄嬛早已心硬如鐵,于是在皇帝病重時假傳圣旨,召胡蘊容御前侍疾,甄嬛把匆匆趕來的胡蘊容引至上林苑,讓她在不查之下吸入大量柳䋈引發哮喘病,香消玉隕。

一個高門之后,皇親之女,身份高貴之極,如果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必然能安穩幸福一生,可是因入了后宮,存了爭斗之心,勢要坐上那至高之位,把自己送入了鬼門關,可惜,可嘆。

胡蘊容,從她決定握玉出生、決定效仿鉤弋夫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一生爭斗,為榮華富貴而斗,為權勢而斗,為地位而斗的命運。

爭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沒有平手,也沒有和處共處,這就注定了她的悲劇,她只想到了要效仿鉤弋夫人握拳而生,卻沒有想到后來鉤弋夫人被漢武帝賜死的悲慘結局。

或許,胡蘊蓉的命運從她決定握玉出生的那一刻就已注定。

人生,除了至高的富貴和權勢,還有更美好的風景。

就像徐燕宜,她不爭不搶,只愛皇帝,愛皇帝勝過愛自己,但她只是默默地愛他,在他有危險時擋在他面前,為了他甘愿一死,除此之外,她只是默默地養育兒子,過自己平淡的生活,看日出日落,看美麗風景,她的愛,她的恬淡處世態度,自然被皇帝看在眼里,封她為從一品的夫人之位,雖然不是最高位份,但是自有她的好處。

徐燕宜是宮中唯一一個有兒子,但是從來不爭不斗,恬淡生活,平平安安地到皇帝駕崩,幸福地成為太妃的女子,甄嬛雖然成了太后,但是她經歷了血與淚的爭斗才走到最后,她的幸福度遠遠不如徐燕宜。

隨遇而安,不也是一種幸福的人生態度嗎?

縱然要有理想,要有目標,山頂的風景縱然很好,但是沿途的風景也不要錯過,或許沿途的景物才是人生中最美麗的風景,所以不要執拗于最高的目標,要學會實實在在地過好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那才是繁華過后,最值得回憶的最佳風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