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華妃死前得知自己不孕的真相后,芳魂原諒端妃了嗎

導語:眾所周知,華妃生前一直以為是端妃害得她失子不孕的,所以,多年來對端妃恨之入骨,并且在流產之后,還以牙還牙的命人灌了端妃一碗「紅花湯」,同樣把端妃害成了終身不孕的女人。

盡管端妃多次暗示華妃,自己只是「背鍋俠」罪魁禍首并不是自己,而是皇上。否則,皇上也不會「適可而止」不予追究,既然他選擇了不了了之,這就足以說明皇帝心中有鬼,不敢追查。可惜,華妃聽不懂,或者說,即便有所懷疑也不敢相信。

所以,她必須為自己的不幸找一發泄憤怒地「活靶子」。不管端妃是不是真兇,她都要把端妃當成「真兇」。只有這樣,她才有勇氣活下去,有勇氣繼續「愛」皇上。畢竟, 一個女人沒有了孩子,再失去對愛情的信任與向往,還怎麼活下去呢?

然而,華妃這種自欺欺人的行為最終卻還是被甄嬛無情地撕裂了,并赤裸裸、血淋淋地呈現在她面前——皇上并非真心對她,是皇上殺了她的孩子。那個被她怨恨了一生的端妃,不過是代人受過而已。獲知這一真相的華妃,自然難以接受,悲憤之下,撞壁而亡。

那麼,含著怨氣而死的華妃,死后的靈魂是否會繼續與甄嬛作對,又是否會原諒皇帝,并且從此不再怨恨端妃了呢?

1:艷冠群芳又如何?付于深宮命蹉跎,臨終方知黑與白,錯把死劫當情劫

不得不說,華妃的執迷不悟也是由她的高度自戀導致的,華妃國色天香、艷冠群芳,想當然地認為:皇上愛她是理所應當的,放著這樣的美人不愛,還能去愛誰?她低估了江山在男人心中的分量,以及高估了男人對美人依戀。

于是才會深度自負沒有戒備,其實,她早就該想到, 自己的哥哥功高震主會有什麼樣的后果,為何一次正常的流產就會導致她終身不育。

哪怕皇帝已經下令抄她的母家,把她哥哥的官職一擼到底,她都以為皇帝只是一時聽信了小人的讒言,并非本意。包括皇帝下令賜她死,華妃都依舊認為皇帝只是暫時被甄嬛蠱惑了,待皇上回心轉意后,自然會與她舊情復燃、恩愛依舊。

所以,即便毒酒、白綾和匕首已經擺在了她面前,她依舊堅定地認為這只是她的一次「情劫」而非「死劫」。直到甄嬛親自來到冷宮,抽絲剝繭、層層扒皮,將事實真相一一撕給她看,她才醍醐灌頂、恍然大悟。

原來,端妃是在替皇帝和太后背鍋,難怪皇帝沒有處罰她,還封她妃位,這儼然是對她的犒賞與補償啊!難怪端妃多次暗示她,此事「另有蹊蹺」自己并非真兇。可惜, 她竟被所謂的「真愛」蒙蔽了心智,居然以為皇帝是真心對她,別無他意。

如今,殘酷的真相擺在面前,已經誅心,即便勉強保留一口氣息也不過是行尸走肉萬念俱灰,還不如一死了之來得痛快,當下,真真是半分留戀和牽掛都沒有了。于是,華妃用盡全身的力氣撞向了墻壁,結束了她美麗而又悲慘的一生。

在她撞墻倒地的那一刻,她的魂魄迅速從身體中彈了出來,但她并不知道那是魂魄,還以為原本就沒死,因此,被彈出來后,她 第一個反應就是撲過來死死掐住甄嬛的脖子,她要掐死這個狐媚惑主、害死她全家的女人。

然而,無論她如何發狠叱罵,如何用力,甄嬛卻像壓根沒感受到一般,只把驚懼的眼眸望向墻角——華妃順著她的目光落處看過去,不禁大吃一驚:「天啊,那個躺在地上滿頭是血的女人,不正是自己嗎?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一下子呈現了兩個自己,難不成是在做夢?

不對,這應該不是夢,之前做夢,每當有這種兇險的事情發生時,自己都會打個冷戰醒過來,可眼下,地上那個自己并未醒來啊!難不成,自己已經——死了?

剛才甄嬛曾告訴她,是皇帝殺死了她的孩子,并且讓端妃背了黑鍋……端妃?不對,我不信,不能只聽甄嬛一面之言,我要去找端妃問個清楚,真相到底如何。我不信皇上會親手殺了我們的孩子,我不信。即便死了,都不信!」

2:一對宿敵夢中逢,不聞當年凌厲聲,霸氣華妃成怨鬼,病弱之人活成精。

且說端妃,這日正在自己宮中逗溫宜,卻聽小太監來報,說華妃在冷宮中已經撞壁而亡了,之前有菀嬪曾去冷宮「送行」。端妃便已明白其中原委,吩咐人把溫宜帶下去玩耍,自己要為華妃上一炷香,為她禱告送行。

吉祥不解,詫異道:「娘娘為何還要給年答應上香? 難道娘娘忘了她生前是如何對您的嗎?我替娘娘感到不平。」

端妃神色黯然,嘆息道:「兔死狐悲,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她怨我恨我,只因她不明真相,如今她已明白徹悟,想必也釋然了吧?唉,細想想又覺得她可憐,被皇上欺瞞多年而不知,就連她的孩子也是被她所愛之人算計殺害的。而我,雖然看得透,卻也無可奈何。我們都是不能自主的可憐人,都是為家族而活,為父母家人而活。」

吉祥道:「娘娘慈悲,肯以德報怨,只是那年答應囂張跋扈慣了的,即便芳魂有知,也未必肯領受娘娘的這番心意。」

端妃道:「隨她去吧,畢竟人死為大。但愿她往生之后,能脫離苦海,早登極樂,來世為人,再也不要到這深宮內苑中來了,也不要再投生到將門之家。」

吉祥道:「娘娘,焚罷香還是上床歇歇吧,奴婢見娘娘有些乏色,想必是晚上照顧溫宜公主沒有睡好。」

端妃搖頭嘆息道:「哪里是照顧溫宜沒睡好,是聽到皇上要賜死年世蘭后沒睡好, 我此生最大的仇人就是年世蘭,能活著,全憑這胸中的恨,如今,她驟然離開,我竟不知道跟誰斗了。這些年,已經習慣繃緊了精神活著,乍然松懈下來,竟有些渾身癱軟。」

吉祥會意,忙過來托了端妃的手,將她扶至床邊躺下。然后示意宮里的宮女們都退下,讓端妃好好睡一覺,修養精神。

端妃確實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不由自主地松弛了身體,閉上眼睛沉沉睡去——朦朧中,有個白色的身影飄然而至,進門之后倒頭便拜,口中道:「多謝端妃姐姐寬宏大量,不與我計較,還焚香禱告助我超脫。妹妹今日特來辭行,并向姐姐請罪。」

端妃本能地一驚,道:「你,你是華妃?難道,今日又來向本宮興師問罪?我已說過了,我沒有殺害你的孩子。不是我!」

華妃道:「我知道。是我誤解了姐姐,多年來一直耿耿于懷,今日才算明白,原來殺害我孩子的人,竟是皇上。其實,之前我并非全無疑惑,只是不敢面對罷了。不想當日,竟在盛怒之下害得姐姐終身不孕。 早知真相如此,何苦自相殘殺?我們姐妹,不過都是皇帝制衡朝政的棋子而已。如今,我已明了,大徹大悟,痛徹心扉。自覺追悔莫及、羞愧難當,所以,特來向姐姐賠罪。雖不敢奢望姐姐寬恕原諒,至少要給世蘭一個道歉請罪的機會,來世有緣,我做牛做馬彌補對姐姐的虧欠,以贖此罪。」

你我都是一樣的人,何必如此?在這深宮之中,誰不是受人蒙蔽被人利用?誰不是他人的棋子他人的刀?如今,你已明白,那就化解怨氣自在的去吧。千萬不要以怨氣解怨氣, 慎防怨氣加身自墮地獄。你與菀嬪的恩怨,想必也是前世的孽緣今生的因果,不要再尋求復仇了,否則,冤冤相報何時了?你自身也不得投生為人。」端妃懇切地勸道。

華妃凄婉一笑,又大禮叩拜了一下,起身道:「多謝姐姐開化指點,妹妹要去了,日后,我會竭盡所能護佑姐姐[玉.體]康泰、吉祥喜樂。」言罷,化作一陣清風,瞬間消失無影蹤。

端妃卻仿佛被人喚醒一般,猛地睜開了雙眼,沉思良久,才緩緩吐出四個字:「華妃——好走。」

自娛自樂,純屬虛構,大家隨便看看就好,不必較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