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升速度最快的大清皇后:統攝后宮大權30年,卻死得不明不白

說起清朝晉升速度比較快的后妃,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董鄂妃,當年,董鄂妃入宮一個月便坐上了皇貴妃的位子,要不是孝莊的極力反對,相信順治就會第二次廢后,讓董鄂妃繼位中宮。

其實,清朝還有一位后妃晉升速度更快,堪稱坐火箭,入宮40天就成了皇后,而且,這位皇后還在中國近代史上扮演過比較重要的角色,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慈安,即孝貞顯皇后。

孝貞顯皇后是一名來自滿洲鑲黃旗的女子,是清朝歷史上為數不多的本身就出自鑲黃旗的皇后,我們都知道,鑲黃旗乃上三旗之首,能夠出自此旗,說明孝貞顯皇后的家世很不一般。

事實確實如此。

孝貞顯皇后來自弘毅公府鈕祜祿氏,也就是額亦都的后裔, 她的七世祖是額亦都第三子車爾格。

車爾格曾擔任過戶部尚書,相當于現在的民政部部長,身上還有兩個世襲的爵位騎都尉和云騎尉,在額亦都十六房中屬于偏上位置,車爾格有一個妹妹,是皇太極的原配妻子,這個女人因乘坐轎子闖入汗宮遭到努爾哈赤的訓斥,后被皇太極休棄。

車爾格之后,他的兒子巴喀與孫子永壽這兩代就稍顯遜色了,一個只做到護軍參領,另一個更可憐,只是一個小小的筆帖式。一直到車爾格的曾孫遵住,這一支鈕祜祿氏才重新走向興盛,這位遵住娶了大學士尹繼善的女兒,兩個兒子,一個做了總兵,一個做了戶部尚書。

做了總兵的那位名叫策普坦,策普坦就是孝貞顯皇后的曾祖父。

孝貞顯皇后的祖父名叫福克京阿,曾任西寧辦事大臣,福克京阿有三個兒女,獨子名叫穆揚阿,這位穆揚阿就是孝貞顯皇后的父親,兩個女兒,她們是孝貞顯皇后的姑姑,一個嫁給了尚書德文的兒子,另一個嫁給了鄭親王端華為嫡福晉。

嫁給鄭親王端華的這名女子后來生下一個女兒,此女是孝貞顯皇后的表姐妹,后來,此女嫁給了狀元崇綺,生下了孝哲毅皇后,也就是說,孝哲毅皇后是孝貞表姐家的孩子,即孝貞的表外甥女。

孝貞顯皇后的父親曾任廣西右江道,相當于廣西某個區的區長,孝貞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妹,哥哥名叫廣科,承襲了父親三等承恩公的爵位。

兩個姐妹都嫁入了莊王府,一個嫁給了莊親王奕仁為嫡福晉,另一個嫁給了奉恩將軍綿林。

從孝貞顯皇后的家世可以看出,這位來自鳳巢之家的名門之女,繼位中宮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畢竟選皇后首先看的就是出身,不過,孝貞并不是以皇后的身份入宮的,而是妃子。

咸豐二年二月,道光帝喪期剛過,咸豐便下令舉辦選秀,一共有四名秀女被選中,分別是貞嬪、英貴人、蘭貴人與麗貴人,這位被封為貞嬪的女子就是我們所講的孝貞顯皇后。

這一年的四月二十七日,貞嬪與英貴人兩位率先入宮,從貞嬪的封號來看,「貞」在滿語中是貞節的意思,漢語引申為「正」,再明顯不過了,其實,貞嬪是以預備皇后的身份入宮的,咸豐想讓她做自己的正妻。

事實證明了這一點,就在五月二十五日,入宮不到一個月的貞嬪被直接封為貴妃,十二天后,也就是六月初八,咸豐直接下旨將貞貴妃封為皇后。

從入宮到坐上鳳攆,孝貞只用了短短的四十天,這種晉升速度是空前絕后的,不過考慮到孝貞是以預備皇后身份入宮,這種情況也就變得合理且好理解了。

可能有人會問,咸豐為什麼不直接讓孝貞以皇后的身份入宮呢?

我們都知道,咸豐的原配孝德顯皇后在他繼位前就已經去世了,假如孝貞是以皇后身份入宮的話,是要舉辦婚禮的,很明顯,普通人結婚是要花錢的,皇帝呢?花得更多。

但當時大清國庫真的是沒錢了。

咸豐剛繼位的時候就要料理祖母、父親與妻子三起喪事,還要派兵鎮壓南方的太平軍,這都是要花錢的,所以有些事該省的就省下了,比如說先讓孝貞以妃子身份入宮,然后再將她晉升為皇后,這樣就省去了婚禮環節,省下不少的開銷。

事實證明,從咸豐對孝貞的態度以及臨終前的安排來看,孝貞確實是一個稱職的皇后,只不過,這位皇后身體不太好,簡直就是一個宮廷版的林黛玉,所以,民間就出現了「跛龍病鳳坐朝堂」的說法,也導致孝貞一直沒能懷上龍胎。

我們都知道,咸豐去世后,將皇位傳給了年幼的兒子載淳,也就是小同治帝,可是這同治帝年幼,所以委托八位大臣輔政,稱贊襄政務王大臣,同時授予慈安與同治帝「御賞」與「同道堂」兩枚印章用以制約八位大臣。

說實話,咸豐的這個安排是比較合理的,即杜絕了王臣專權,又避免了后宮干政,實乃天衣無縫之策,但事實證明,這個安排也是有漏洞的,如果雙方力量難以平衡,就會出現相互傾軋的局面。

果不其然,咸豐帝的靈柩剛回到北京,兩宮皇太后就聯合恭親王發動了政變,奪取了最高權力,確立了「兩宮垂簾、親王議政」的新體制。

其實,這次政變中我們更多地是注意到了慈禧與恭親王的作用,而忽略的正牌皇后孝貞,沒有孝貞的支持,這次政變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說,孝貞在這次政變中才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就這樣,兩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掌控了后宮大權,慈安、慈禧,她們似乎各有所長:

當時天下稱東宮(慈安)優于德,而大誅賞大舉措實主之。西宮(慈禧)優于才,而判閱奏章,及召對時諮訪利弊,悉中款會,東宮見大臣吶吶如無語者。每有奏牘,必西宮為誦而講之,或竟月不決一事。

由此可見,平常處理政務更多是慈禧,涉及朝政舉措的大事,則主要在于慈安。

要說這兩位太后,一點矛盾也沒有,也是不可能的,主要集中在兩件事上:一是誅殺安德海,二是同治帝大婚。

安德海是慈禧太后最初比較寵信的太監,這個太監仗著慈禧的寵信,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不把即將親政的同治帝當干部,這不是,同治帝要結婚,安德海就借著為皇帝采辦龍袍的名義出了京城。

按理來說,安德海應該低調一些,畢竟宮規明擺著,太監是不能出宮的,但這老安卻大搖大擺,坐著龍舟,還敲鑼打鼓,生怕別人不知道這個大太監出來了,于是乎,來到山東地界時被山東巡撫丁寶楨給扣下了,丁寶楨在請示慈安后,二話不說,就把安德海給咔嚓了,就這樣,慈禧痛失一心腹。

第二,同治帝大婚,需要選一位秀女做皇后,慈安看中了狀元公崇綺的女兒阿魯特氏,慈禧則看中了名門之女鳳秀的女兒富察氏,令慈禧沒想到的是,這一次親生兒子同治帝違背了自己的意愿,竟選擇了阿魯特氏,由此,為阿魯特氏的悲慘結局埋下了隱患。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前面我們有提到,這位阿魯特氏,也就是孝哲毅皇后,是慈安表姐家的孩子,也就是她的表外甥女,其實,慈禧不選阿魯特氏,也是一種權力的爭奪,畢竟在嫡庶關系方面,自己已經落了下風,再找慈安的外甥女當兒媳婦,自己豈不是更吃虧了。

關于慈安,還有一件事備受爭議,那就是她的死,有人懷疑她是被慈禧害死的。

光緒七年三月初十,晚上八點左右,慈安太后突然崩逝于鐘粹宮,年僅45歲。

慈安的死,來得太過突然,從發病到死亡只有一天的時間,讓人不得不懷疑她是被人害死的,誰有這個本事害死太后,肯定是慈禧無疑了。

然而,分析史料,或許是慈禧背鍋了。

首先,在慈安去世的當晚,慈禧就緊急召見大臣,讓他們瞻仰太后的遺容,說明慈禧并沒有什麼忌諱的。隨后,在喪禮上,慈禧也是恪守禮法,為慈安戴孝服喪。

其次,此時已是光緒七年,如果慈禧想要謀害慈安,完全可以早一些,比如說在同治帝活著的時候,就可以。

最后,慈安有相關的發病記錄。

早在同治二年便有一次發作:「慈安皇太后自正月十五日起圣躬違豫,有類肝厥,不能言語,至是始大安。」到了同治八年,又有一次:「昨日慈安太后舊疾作,厥逆半時許。」

從這些記錄來看,慈安似乎是患有厥癥,說白了,就是心腦血管疾病,這種病是很要命的,這樣我們似乎可以理解為何慈安會暴亡了。

光緒七年九月十七日,孝貞被葬入昌瑞山南麓偏西之普祥峪定東陵,經過加謚,最終謚號為:孝貞慈安裕慶和敬誠靖儀天祚圣顯皇后。

參考資料:《清史稿》《八旗滿洲氏族通譜》《翁同龢日記》《清宮遺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