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讀《知否》,盛家3個低嫁的兒媳均過得不錯,給女人提了醒

高門嫁女低門娶媳,這是《知否》那個年代擇偶的常見情況,可是,盛家卻打破了這個規律。

高門嫁女,盛家倒是做到了,盛家有四個姑娘,除了選擇嫁給愛情的盛如蘭是低嫁外,盛華蘭嫁入了伯爵府,盛墨蘭和盛明蘭都嫁入了侯爵府,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不過,低門取媳,盛家倒是反了過來,盛家三個兒媳婦都是低嫁,都是高門貴女。

嫡長子盛長柏的妻子海氏是江寧海家的嫡女,滿門清貴,父兄均在朝為官,海老太爺還是兩代帝師。

海家有著男子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家規,海家姑娘看到嫂子弟媳婦過得那麼幸福,自然也容不下妾室,因此,很多人家不愿意迎娶海家。

可是,就算是這樣,盛長柏去求親的時候,海家夫人依然不看好,認為盛家家世單薄,配不上自己的女兒,好在,盛長柏個人魅力十足,讓海家夫人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盛老太太操作起來很有經驗,這次也是讓耿家伯母帶著長柏去拜帖,海家太太一看見氣質磊落身姿挺拔的長柏,心里就同意了一半,也不知那海家小姐有沒有隔著簾子偷看過,如果看了,估計也得迷上。

作為嫡長子,盛長柏可以娶到高門貴女,也許還好理解,可是,盛紘的兩個庶子也娶到了高門貴女,還都是撿漏,也就是姻緣自己送上門來了。

盛長楓的妻子是盛紘同事的女兒,是延州柳氏嫡女,也是世家大族出身。

話說這位柳銘柳大人,是少數和盛紘一路從同窗,同科,同年,然后變成同僚,又一直交好至今的知交,如今正任著正五品的大理寺左寺丞。雖品級官位都不如盛紘,但卻是延州柳氏正牌嫡房子弟出身,真正的世代書香官宦,綿延一兩百年的世家望族。

延州柳家從前朝起,族中進士舉人從沒斷過,出過兩位從一品,三位正二品,其下子弟出仕為官的更是無數,雖不曾位極人臣或封疆大吏,但也是代代簪纓。

柳氏本來是有婚約的,可是,柳氏的未婚夫人品太差了,不堪托付,柳氏的父母想要取消婚約,又不能撕破臉皮道出人家的過錯,便想到了盛長楓,打算把女兒嫁給盛長楓。

雖然柳氏長得不漂亮,盛長楓不喜歡,但是他也沒有辦法拒絕這門婚事。

最后,在原著里,盛紘還有一個兒子,那就是妾室香姨娘所出的盛長棟了。相比于兩個哥哥,盛長棟能力最差,也最不受寵。

不過,盛長棟人品好,心地善良,樂于助人,幫助了一位夫人,結果,紅鸞星動,姻緣從天而降。

那位夫人是沈從興一位族叔的妻子,膝下有一女,長得十分漂亮,夫人看上了盛長棟,委托張桂芬去找盛明蘭提親,把女兒許配給了盛長棟。國舅爺親戚的女兒,這樣的身份絕對是低嫁。

海氏、柳氏、沈繡巧低嫁了之后,在盛家的日子過得很好,與丈夫感情和睦,3讀《知否》,盛家3個低嫁的兒媳均過得不錯,給女人提了醒。

首先,她們之所以能擁有不錯的姻緣,與她們有個幸福的原生家庭有直接關系。

海氏、柳氏和沈繡巧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疼愛女兒,很會為女兒著想。

尤其是柳氏的父母,他們是真的愛女,在為女兒選擇另一半的時候考慮的是女兒的幸福,而不是榮華富貴、面子和自己家族的前途。

但凡他們自私點,把柳氏當作牟利的工具,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柳家,都不會費了那麼大的勁也要悔婚,拒絕把女兒嫁給蔣家。

在那個年代,悔婚真的很難,一個不留神,既得罪了對方,又落下了不守信用的罵名,影響到了自己家族的名聲,影響到了其他子女的前程。

「這事的確不容易。蔣柳兩家是幾輩的交情了,就算做不成親家,也不好結仇不是。這親事若黃了,柳家若要撇清自己,便得說出蔣家公子的不孝行徑,我朝最重孝道,如此一來,那蔣公子以后的前程便要壞了;可如若不張揚,那破除婚約的錯處就得落在柳家姐姐身上了,再說親事就不容易了……」

柳氏的父母之所以不怕艱難,也要悔婚,是因為他們知道,若是答應了,就等于把女兒往火坑里推。

蔣公子守孝期間與丫鬟茍合,生下庶長子,不僅不孝無德,自制力差,還不把柳氏這個未婚妻放在眼里。蔣公子肆意妄為,背后少不了有一個溺愛兒子、不會管教兒子的母親,這樣的母親十有八九是個糟糕的婆婆。還有,能搶在嫡妻入門之前抓住少爺的心,生下庶長子,這個丫鬟的手段可以想象得出來有多麼厲害。這樣有了庶長子傍身的通房妾室可能會成為嫡妻的一大隱患,妻妾之爭必然十分激烈。

其一,蔣公子孝期做出這等事情來,顯是不孝無德之人,人和自制力都高明不到哪里去;其二,居然連孩子都生下來了,足見蔣家家規不嚴,至少蔣夫人逃不掉一個溺愛放縱之責,攤上這麼個婆婆,也是麻煩不小;其三,到現在也沒答應去母留子,估計那丫鬟頗有幾分本事,讓蔣公子喜歡的很。

因此,柳家果斷悔婚,為女兒重新擇偶。

心理學家阿德勒說:「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有疼愛自己的父母,女人無比幸福,原生家庭的愛會成為她們一生的動力,想到有父母為自己撐腰,她們也更有信心去應對人生的困難。

其次,擇偶的時候注意家風,真的很重要;

無論是海氏、柳氏還是沈繡巧,她們的父母之所以愿意讓女兒低嫁入盛家,主要是因為他們看上了盛家的家風。

海家夫人看到玉樹臨風身姿挺拔的盛長柏,知道盛長柏年紀輕輕、初次科考就考上了二甲第五名的進士,自然明白盛長柏的前途不可限量。

至于盛長柏身邊的女人,海家夫人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會知道盛長柏潔身自好,身邊沒啥亂七八糟的女人,自然會感到滿意。

而柳氏父母跟盛紘有很深的交情,自然知道盛紘和盛老太太的為人,相信有他們在,盛長楓不會離譜到哪里去。有明事理的盛紘和盛老太太在,也沒人欺負得了自己的寶貝女兒。

沈繡巧的父母也是如此,他們不嫌棄盛長棟是庶子,跟盛家是詩書傳家、家風嚴謹有直接關系。

而且那倆口還打聽到,長棟眼看就能考出童生了,這才多大年紀,前途總不會差;雖然那常姓少年雖讀書更好,可到底家世薄了些,要盛家這樣詩書傳家,有長輩有規矩有家底,兒孫多半不會離譜,何況還有諸多顯貴親戚,就算靠不著,拿出來說說也好。

的確,家風很重要。有盛紘和盛老太太在,王氏無論是想找海氏的麻煩,還是找柳氏的麻煩,都難以成功。盛長楓很不靠譜,經常掉隊,柳氏無需出手,盛紘一頓棍棒教育下去,就把盛長楓扳回來了。

《婆婆來了》里,小姨給何琳的一個忠告說得十分有道理:「所以有經驗的父母,娶媳婦嫁閨女,第一看對方父母人品,一般父母正直、大方、知書達理了,孩子都錯不到哪里去,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女會打洞,雖不絕對,卻十二分入理。孩子跟著誰像誰,有模學樣,保準錯不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孩子把父母當作學習的榜樣,因此,擇偶的時候,你一定要看對方的原生家庭。

最后,再好的人家,你自己沒本事,守不住也白搭。

婚姻,需要你們兩個人一起努力,光他好,你不給力,也很難過得好。

盛長柏潔身自好,主動調和婆媳關系,維護海氏,給了海氏莫大的尊重和信任,海氏也不差,進門沒多久就成功壓制了婆婆王氏幾十年都沒搞定的林噙霜。

有海氏在,盛長柏在打拼仕途的時候毫無后顧之憂,她,是盛長柏背后的女人。

柳氏的手段,也不比大嫂海氏差。雖然盛長楓不著調,但是,柳氏可以軟硬兼施,一會兒唱黑臉,一會兒唱紅臉,調教好男人,讓丈夫努力讀書,為妻兒撐起一片天。

沈繡巧雖然能力一般,但是心地善良,懂得知足,與盛長棟守著自己的小天地,日子過得很甜蜜。沈繡巧很孝敬,把盛長棟的親娘香姨娘當作自己的母親對待。

總結一下,女人要想過得好,首先,離不開原生家庭的培養與教育,其次,要在擇偶上下功夫,走對第一步,最后,要有本事,要懂得經營婚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