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朧月真是個人精,說了一句話竟讓果郡王多活了三年

導語:不知道大家看出來沒有,其實,早在魔格進宮覲見皇帝的那一回里,皇帝就已經知道了甄嬛與果郡王的私情,并對果郡王起了殺心。并且,連甄嬛也給隔離起來了。對外宣稱熹貴妃身患重病,目前在「重癥監護室」養病,為了能讓患者安心養病,其他任何人不得探視。

這其實是在為甄嬛將來的「 暴斃」做準備,也可以理解為「暴斃」后與準格爾「和親」。此時此刻,皇帝的心情也是極為糾結復雜的,是殺還是留就在一念之間。

尤其是對果郡王,皇帝恨不得立刻將其萬剮凌遲。 果郡王的種種表現已經落實了他確實是在覬覦皇帝的女人。

倘若不是朧月的一番話,果郡王恐怕在去往邊關的路上就會遭遇「不測」了。恰恰是朧月的話竟再度勾起了皇帝的惻隱之心。 于是才會容留果郡王多活了三年。

1:陳年往事實堪憂,叔嫂通奸「壯志酬」,豈知今日逢故人,一觸即發命將丟

在《甄嬛傳》中,有一個情節極不合理,那就是在皇帝接見魔格的時候,甄嬛和敬妃居然也在場,她們是天子的嬪妃, 豈可拋頭露面見外男?畢竟這不是家宴。這里不但有甄嬛和敬妃,還有朧月也在場,這里是娘們孩子們可以摻和的地方嗎?

關鍵是甄嬛,你自己做過什麼心里沒數?萬一碰見個熟人可咋整?本來這種場合她完全可以推脫掉,比如像端妃一樣自稱身體不適,在家四平八穩地逗逗孩子繡繡花多好?

可甄嬛偏偏是個憋不住的人,恰如魔格所說,熹貴妃見多識廣,言辭犀利,可真不像是個「 足不出戶」的人啊!魔格這是在影射甄嬛曾與果郡王一起上山游玩的事。

甄嬛當時的臉色都變了,雖然強作鎮定侃侃而談,然而,終究還是心虛了,強打精神坐了一會后,就說要去更衣上廁所,借此離開。

此時此刻,皇帝卻已經明顯感覺到氛圍的不對, 魔格和甄嬛四目相對時的詫異與錯愕,已經全然落在皇帝的眼里,見甄嬛出去更衣,魔格又隨后跟了出去,皇帝便命自己的一名心腹暗中跟蹤觀察甄嬛與魔格的一舉一動, 窺探偷聽他們談話的內容。

大家注意,皇帝這次派的人不是蘇培盛,而是另一名從未露過面的人。由此可見,皇帝對甄嬛和蘇培盛已經失去了信任。因此,想要打探 實情,就必須要避開這兩個人。

結果,那個特務就聽到了魔格與甄嬛如下的對話,魔格道:「熹貴妃留步,別來無恙啊?」甄嬛辯解道:「可汗開玩笑了,我與可汗初次見面,何來別來無恙之說?」

換魔格一陣冷笑,斬釘截鐵地說道:「我有鷹的眼睛,只要見過一次,此生都不會忘記, 熹貴妃好大的膽子,竟敢與皇帝的親弟弟私通!」

這句話如晴天霹靂,嚇得甄嬛差點當場暈倒,但甄嬛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功夫是一流的,連忙強行辯解道:「我與可汗無冤無仇, 可汗何故要置我于滅門之罪?

甄嬛意在提醒魔格:「 我曾救過你的命,如今,你不來報我的恩,反而要把我全家置于死地?這是純爺們該干的事嗎?你知道這話要被皇帝聽去了,后果有多嚴重?」

魔格聽罷這話,即刻停止了追問,聲稱要向大清皇帝討要「禮物」,意思是對甄嬛志在必得。

雖然后來的魔格怕皇帝殺了甄嬛,死活不承認甄嬛與果郡王私通的事,但他們這番對話,卻被皇帝派來的「特務」聽了個一清二楚。于是才有了皇帝接下來對果郡王的試探—— 假裝答應讓甄嬛去和親,引誘果郡王自投羅網。

果郡王的表現果然沒讓人失望,他真的一頭撞了進來,恰恰掉進皇帝的陷阱里。此時此刻,任憑他怎麼狡辯,也難洗嫌疑了。

2:要殺要留一念間,敬妃再度「設機關」,暗授朧月一席話,勾起帝王心內酸

就在皇帝對甄嬛和果郡王的 「奸情」感到既糾結痛苦又左右為難的時候,敬妃帶著朧月再次登場了。

狡猾的敬妃并不直接勸皇帝該怎麼做,也不會替甄嬛講情,而是私下教會了朧月一番話。敬妃對皇帝說,朧月最近心事重重,貌似抑郁了。此話成功引起了皇帝的關注。

皇帝心疼地問:「小小的人兒,怎麼就抑郁了呢?」 敬妃便趁機說朧月思念額娘,所以郁郁寡歡。

其實,敬妃在撒謊,朧月平日并不怎麼親近甄嬛,甚至還有點抵觸。只不過是在敬妃的循循善誘下,不那麼反感了而已。對于甄嬛的生死悲歡,朧月根本不會放在心上,她的聽話乖巧 ,甚至幫甄嬛補刀宜修,也不過是變相討好敬妃罷了。

如今,敬妃硬說朧月抑郁了,那朧月也只好假裝抑郁了唄。皇帝便自然而然地開啟了安慰模式。

朧月便順勢講了一番長篇大論,說人生有三樂: 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 仰不愧天天,俯不怍于人,二樂也。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

朧月這番話的主要意思是:父皇千萬別殺我的額娘,不 然就剝奪了我的「第一樂」。我不愿意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所以,父皇看在我的面上,放我額娘一條生路吧。另外, 我也會好好愛護我的弟弟妹妹,不讓他們受傷,避免遭受不幸, 讓父母安心

朧月這番話不就是弘時口中的「 兄友弟恭、父慈子孝」的 截取版嗎?但從朧月口里說出來,皇帝的感受就不一樣了。畢竟,朧月對他的皇位構不成任何威脅,年紀尚小,又顯得乖巧可愛。 立場不一樣啊

在朧月看來, 父母俱存,兄弟無故,就是最大的幸福,也才會衍生后來的「二樂」與「三樂」。

不得不承認,朧月這番話確實奏效。有時候,一個傻子的話也會瞬間扎痛一個人的心,皇帝就是如此。皇帝剛與弘時斷絕父子關系不久,之前還曾因為奪嫡誅殺過手足兄弟,如今,與自己關系最親近的也只有允禧和允禮了。 難道真的因為一些不曾親眼見證的流言去誅殺他嗎?

連朧月尚且知道愛護弟弟妹妹,自己又怎能忍心在江山穩固的時候再次荼毒兄弟?于是,皇帝痛下決心:讓允禮去鎮守邊關,無旨不得回京。如果果郡王從此能安分守己,盡忠盡職,從前的事皇帝就可以既往不咎了。

然而,作死的果郡王怎可安分守己?在鎮守邊關的三年里,每次寫家書都附加一句: 「熹貴妃」安。并且,在回京述職的那天,他既沒有回家看望妻兒,也沒有去拜見皇帝,而是先去與甄嬛會面,并扯起來沒完了。

直到蘇培盛親 自過來催:「皇上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原來王爺在這兒呢?」臨了又加上一句:「皇上兄弟情深,特意差奴才來看看。」

原本皇帝就疑心他與甄嬛有私情,果郡王一回京,皇帝自然會派特務跟蹤調查,結果呢,他一回來就又忙不迭地去找甄嬛了。這怎能不讓皇帝龍顏大怒?本來想給他一個活著的機會,他自己偏偏要作死。朕要不成全他,他還是要來勾搭朕的女人啊!既然他活膩了,那就成全他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