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王若弗升級成婆婆只得意了半個月,算計她的竟然是兒子長柏

知否原著中,盛家長子長柏首次參加科考,便一舉中榜。盛紘歡喜之余,決定復制自己的成功經驗,給長柏議親。

王若弗想讓長柏娶自己的外甥女,被盛紘一口回絕——長柏未來的媳婦,必須是能夠在事業上幫助長柏的人。

也就是說,長柏媳婦的娘家,必須和王若弗的娘家一樣,能夠在仕途上提攜長柏。

王若弗頭腦簡單,聽盛紘這麼一說,立刻就得意了——是啊,我兒長柏,從小苦讀詩書,那是要賣與帝王家的。

盛紘官職不高,長柏必須得借助媳婦娘家的勢力才行。達成共識的一家人,很快定下了長柏媳婦的人選——海朝云。

海家世代清貴,門第顯貴。這門親事能給長柏帶來很多好處。自己努力加上岳家提攜,對長柏的仕途發展,會事半功倍。

明白了這一點后,愛子心切的王若弗,把外甥女沒能進門的不悅拋到腦后,歡天喜地老腰累斷地準備起了婚事。

三十年的媳婦終于熬成婆。想著擺婆婆譜的王若弗沒想到。長柏娶了媳婦的第一件事,就是伙同海朝云算計自己的親媽。

這件事發生的可以概括為讓王若弗猝不及防,先喜后悲。也應了那句老話:娶了媳婦忘了娘。起碼王若弗會這麼認為。

王若弗心思簡單,升級為婆婆后,立刻就拿捏起了婆婆的款。在長柏和海朝云新婚第二天早上拜見公婆時,給了海朝云一個下馬威。

但有長柏護著,盛紘攔著,王若弗對海朝云的訓話,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可這并不影響王若弗擺譜,享受婆婆的待遇。海朝云對此也很配合。充分表現出自己出身世家,家學淵源,閨訓成功的一面。

海朝云做新媳婦,有板有眼:睜開眼睛就去給王若弗請安。服侍長柏出門后,海朝云就立刻到婆婆面前立規矩,直到長柏辦完公事回府。

據筆者粗略計算,新媳婦海朝云在婆婆面前的工作時間不少于15 、6個小時。

這可是嚴重地違反了勞動法的行為。當然,那時候沒有勞動法,沒處申冤。陪伴海朝云的,只有酸痛的小腰,站得 腫脹的雙腿。

海朝云不僅知書達理懂規矩,還執行得任勞任怨,身心愉悅。對王若弗貼身服侍期間,周到細致,始終面含微笑,春風拂面。

王若弗吃飯,海朝云就站在一旁殷勤布菜,王氏喝茶,海朝云先試冷熱,王若弗洗手凈臉,海朝云就親自端盆絞帕。

海朝云一番操作猛如虎,一面搶了王若弗身邊丫鬟婆子的工作,一面順帶手,把王若弗伺候成了生活不能自理人士。

盛家人口眾多。海朝云不僅要伺候婆婆,還要應付小姑子:心思活絡的墨蘭想挑新媳婦的刺,只是找不到;

如蘭更是隨母親行事,擺起了小姑子的高貴架子。海氏笑容可掬,三言兩語就把心思單純的如蘭哄得樂樂呵呵。

海朝云的持續作戰能力、抗擊打能力和各個擊破、有的放矢的超強能力,讓明蘭看得瞠目結舌。

做人家的媳婦都要這樣?大姐姐華蘭在袁家也要如此?想想自己的未來,由不得明蘭不心懷忐忑。

對明蘭的疑惑,海氏倒沒掖著藏著。海朝云旁顧左右無人,悄悄告訴明蘭:你哥哥說了,我堅持半個月就行。

至此,各位看官明白了吧?長柏的新媳婦海朝云行事如此有章有法,直奔主題,是有內線的。

墨蘭難纏,但地位低,只要沒有錯處被抓住,翻不起大浪;如蘭心思單純,雷聲大雨點小,哄哄就能打發了;

明蘭心思縝密,為人內斂善良,不會為難人。而且明蘭嘴巴嚴,是個可以信賴的人,有秘密可以分享。

盛家的這些內情,就算海朝云再怎麼家學淵源,知書達理也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馬上拿出應對之法。

為海朝云提供這些情報的,當然是枕邊人盛長柏。在知否原著中,盛長柏實在是個妙人。

盛長柏一面是不茍言笑,從小到大只會讀死書死讀書的樣子,一面卻是幫著媳婦迅速融入婆家,為媳婦出謀劃策的好丈夫。

妙不妙?

長柏是個有老婆命的人,雖然和海朝云靠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卻一生和海朝云相敬相愛,攜手人生。

這和海朝云嫁入盛家之初,長柏對海朝云的幫助,是分不開的。長柏雖然寡言少語,但冷眼旁觀,他了解自己的家庭。

在自己家里,父親關注的是家族榮耀,除此無大事;母親王若弗性格粗糙,為人耿直,缺少算計;

作為盛家的長媳,長柏知道海朝云的身上會有很多雙眼睛看著。海朝云的舉動,不僅關系盛家的名聲,也關系海家的名聲。

人生地不熟的海朝云,能依靠的,只有他這個丈夫。長柏對海朝云的指點,不是一朝一夕倉促之舉,而是經過了多時謀劃的結果。

長柏知道以母親明火執仗的性格,肯定會在海朝云進門后擺婆婆的款,拿捏海朝云。

王若弗端婆婆的架子,長柏不能直接出面干涉,海朝云也沒辦法拒絕,畢竟孝順公婆是當時倫理規定。

而長柏之所以篤定地告訴海朝云,無論如何忍半個月。是因為盛家還有一位婆婆——盛老太太。

王若弗只顧自己升級做了婆婆,卻忘了在盛老太太面前自己也是媳婦。海朝云所做的,也是她應該在盛老太太面前做的。

只要拿住了這一點,海朝云在王若弗面前,立規矩的時間就不會長。因為王若弗在盛家,并沒有做出好媳婦的表率。

王若弗和盛纮結婚不久,林噙霜就和盛纮暗度陳倉。王若弗無奈喝了林噙霜的妾室茶。

讓林噙霜進門,這對王若弗來講,跟吞了一只死蒼蠅差不多。林噙霜是盛老太太朋友的孩子,王若弗自然認定這事是盛老太太的指使。

其實盛老太太對林噙霜和盛纮的事,并不知情,之所以同意林噙霜進門,是因為林噙霜已經有了身孕。

盛老太太在林噙霜進門后,嚴令從此以后不準林噙霜到自己面前請安露臉。已經表明了態度。

但王若弗對此并不領情,原本就沒拿嫡母當回事的王若弗,對盛老太太更加冷淡。到了后來,連晨昏定省都免了。

人心是一桿秤。王若弗這種不算忤逆但起碼不入流的媳婦做派,在海朝云的殷切周到面前,就是自取其辱。

果然沒幾天,盛纮先酸了,在背人處嘲笑王若弗:你當年是如何伺候我老娘的?現在受媳婦的伺候,好意思心安理得?

除了盛纮,家里有年紀的婆婆老媽子,也在后面嘀嘀咕咕,將當年的王若弗和如今的海朝云對比。

不比不知道,一比若弗臊。王若弗這些年對婆婆怠慢,一半是因為林小娘,一半是圖省心。現在被人指指點點,心里自然不舒服。

為了改變不利局面,王若弗便不讓海朝云貼身服侍了,可海朝云感到火候還沒到,說這樣不合理法,堅決不從。

過年時。一家人坐著吃年夜飯,海朝云大顯身手,當眾表演。上上下下地張羅,忙得陀螺般不可開交。

盛老太太看著海朝云,笑瞇瞇地對王若弗說了一句:你比我命好,是個有媳婦命的。

這話太過嚴厲,這嘴巴打得太響。即便如王若弗這樣的粗線條,也立刻冷汗直冒。

過了年,王若弗便嚴令海朝云,不許再貼身伺候自己,晨昏定省就好。看到海朝云還要拿禮法說話,王若弗干脆讓海朝云去伺候盛老太太去。

海朝云在盛家做新媳婦的頭三腳,就這麼完美地過關了。僅僅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估計海朝云在聽到婆婆佯作鎮定,實則氣急敗壞地「驅趕」她的時候,臉上裝得無奈,心里早就樂開了花。

脫離苦海的海朝云,在快樂輕松的同時,對丈夫長柏,能不油然生起信任和感激嗎?

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都是相互的,女人結婚后,來到一個陌生的家庭。這時候能夠依仗的,只有枕邊人。

這時候丈夫是否給予了妻子切實的幫助,是否為妻子更快地融入夫家的生活,提供了可行穩妥的方案,能決定夫妻關系一生的走向。

海朝云和長柏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典型代表。在婚前,海朝云和長柏只是陌生人。

但海朝云和長柏都是聰明人,他們知道從拜堂的那一刻起,兩個人的命運就緊緊聯系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為了幫助海朝云盡快度過新媳婦適應期,長柏這個少年老成的夫子,把圍魏救趙的戰法都用上了。

長柏用一時地「娶了媳婦忘了娘」,換來了一生的夫妻和順,仕途坦蕩,是否有足夠的借鑒意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