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里「誤信琉璃夫人故事」的曼娘:她,不只是想當正室

曼娘,堪比一只du蜘蛛!

《知否》原著里,曼娘就好比是打不死的小強,甩不掉的牛皮糖,絕不是一般綠茶可比的人,也不像林噙霜和小秦氏那樣的頂級白蓮,都還有自己的底線和守護。

她身上帶du,凡是被她的du網粘上的人,從顧廷燁到他們的一對兒女,再到她自己和兄長,沒一個能落著好,輕則毀了名聲,重則斷送性命。

然而,追根究底,她也是受了穿越者「琉璃夫人」故事的荼du,才有了想當侯府正室夫人的非分之想。

她想走奇女子琉璃夫人那樣的非凡之路,從戲子躍居侯府夫人,奈何沒有主角光環,甚至連配角都不是。

所以,她自己再怎麼強行加戲,也無濟于事,只能害人害己!

01、用十年看清曼娘

《知否》原著里,多次提到一出很受后宅女眷追捧的名戲《琉云翹傳》。

戲里講的,就是名妓琉璃夫人和少年探花郎高覃超越世俗的愛情故事,更是穿越者琉璃夫人從歌妓到超一品的誥命夫人的傳奇。

后宅那些夫人小姐們,都久經宅斗考驗。

她們雖然也向往戲里那樣傳奇的愛情,卻更明白高覃那般深情男人不常見,代入體驗一下就完了,當然不會輕易入戲。

結果,反而是戲子出身的曼娘當了真。

十來歲的曼娘,長相也只是秀麗,目標卻定在了那些貴胄公子身上,于是才有了她和小侯爺顧廷燁戲劇化的相遇。

當時,顧廷燁和一一眾錦衣華服的輕狂公子們,簇擁著去后臺看當紅小旦春雪玉卸妝后的銷魂模樣,卻遇見了在庭院角落等候兄長的曼娘,只見她:

「一身粗布舊履,不施脂粉,套著寬大的水袖自顧自頑著,婉轉起舞,清聲緩唱‘妾身如蒲草,垂江蒲,隨水流,浮游無根,望君萬萬憐之’,悠揚回味。」

此情此景,一看就知道,這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女孩,卻還真吸引了那群貴胄少爺駐足觀看。

但是,那些公子哥在勾欄戲院里見慣了她的這種小把戲,出言甚是輕佻放蕩。

最后,還好是顧廷燁看不下去為她解了圍。

當時才十六歲的小侯爺,雖然被小秦氏搞得聲名狼藉,但在男女之事上還很生澀,看著羞澀臉紅的「心機曼」,不免心生好感。

不過,被他看作清新宛如江邊垂柳的曼娘,實則卻是蒲草,看似柔弱,實則堅韌,百折不撓。

「她雖為女流之輩,卻比尋常男子都強。她若要成一件事,自是事半功倍,但若要壞一件事,卻也是防不勝防。」

看清這個女人,顧廷燁用了十年時間。

曼娘素有機智,膽識過人,偏偏心術不正,做起壞事來,全無顧忌和底線,十年間,他被騙得團團轉,若非有意調查,根本看不出曼娘的破綻。

曼娘這些年來,制造了一個又一個謊言,她做的那些事暴露后,饒是顧廷燁走南闖北閱歷豐富,也禁不住脊背發涼,原來他心里那個無辜可憐的曼娘,才是加害者。

這個女人太du了,心術已壞!

02、孩子都被她拿來利用

曼娘與顧廷燁相識時,正值小侯爺的叛逆巔峰。

他剛剛從常嬤嬤那里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也看清了小秦氏對他看似關愛寬容,實則縱容捧殺的陰du行為。

他和顧家的沖突矛盾,卻給了曼娘可乘之機。

哪怕他說自己不會娶她為妻,這輩子都可能沒法子給她名分,她也口口聲聲說,只要能跟在他身邊,無名無分也是甘愿。

多年被欺騙污蔑的生活,讓顧廷燁心生不平和屈辱。

他一次次沖撞父親,變得更加不服管教,他卻深信曼娘這位紅顏知己,認為只有她是拿真心待他。

「當老父指罵曼娘時,當所有人都說曼娘別有所圖時,他一次次地替她辯解,為她的人品性情作保。」

他憐惜曼娘被兄長卷走了銀子后的孤苦無依,為她置辦宅院,一來二往竟然被她勾上了床,還有了孩子,還好是個女孩兒。

哪怕常嬤嬤后來嚴防死守,還是被曼娘鉆了空子,再次懷孕生了個兒子,小侯爺未婚就有了外室的消息,一時間被傳了個沸沸揚揚。

有了兒子,曼娘也就有了進入侯府的借口。

她求著顧廷燁答應,讓她進府為妾,她不是為了自己,只是為著一雙兒女的以后著想。

顧廷燁還沒娶妻,哪能先納妾進門?

于是,他也開始考慮起婚事來,為了讓曼娘和兒女的日子好過,他打聽之后,看準了賢惠大度的余家大小姐余嫣然,便央了父親去求娶。

誰知,這麼好的婚事,卻被曼娘給攪散了。

誰能想到,她一個弱女子,竟然能拖拉這稚兒幼女,從京城遠赴登州,找上余家的門,當街跪求余嫣然喝她敬的納妾茶。

那般作態,好似人家不接她的茶,就是在把他們三口往絕路上逼。

雖然明蘭出面幫忙擺平了此事,把她綁送回京,曼娘的狠du也可見一斑。

她想要達成目的,就連親生孩子都可以毫無顧忌地利用,她口口聲聲哭求,抱著孩子撞墻,都是別人在逼她,容不下她。

可也不想想,她帶著一雙稚齡兒女一路奔波,在缺醫少藥的年代,對孩子來說會有多大隱患。

為母不慈,親生兒女都只是她的工具!

其實,曼娘前往登州叩門哭求,根本不是想要得到未來主母接納,答應讓她進門為妾,而是另有打算。

「她怕嫣然賢良淑德,品貌過人,會搶走顧廷燁的歡心。曼娘真正希望的是,顧廷燁能娶個悍妻惡妻,然后夫妻不和,反目爭吵,她這個外室才能當的逍遙自在,穩若泰山! 」

到時候,她有的是辦法和手段,讓不精后宅之事的顧廷燁成為鰥夫,從而名正言順帶她遠走江湖,成就一段傳奇!

03、一步步都是算計

曼娘自以為,破壞了顧廷燁和余嫣然的姻緣,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可是,她卻低估了余大人想要攀附顧家這個寧遠侯府的決心,用繼室次女換下了嫡長女,把余嫣紅嫁給了顧廷燁。

顧廷燁娶的這位二少奶奶,脾氣潑辣強硬,一進門就致力于改造他這位京城著名的浪蕩公子哥兒。

一個月不到,不僅把小秦氏給他安排的兩個通房賣了,還逼著他和那些狐朋狗友斷了聯系,安生在家讀書習武。

這些,顧廷燁都無所謂。

可等到余嫣紅帶著一大幫子婆子家丁,找到了曼娘娘兒仨住的宅子,一通亂打亂砸,還要把曼娘母子三人捆了賣掉時,顧廷燁怒了。

于是,他便嚷著要休妻,寧遠侯爺自然不肯。

為此,顧廷燁和父親又是一通大鬧特鬧,甚至離家出走,也因此被戴了綠帽子,余嫣紅怕事情暴露緊急墮胎,卻因用藥量過大而死。

顧廷燁倍感屈辱,終究如了曼娘的意,背父離家而去,甚至沒能在父親臨終前見到他最后一面。

這一步步,都被曼娘算計得清清楚楚。

她找人刻意向嫣紅透露她和孩子的存在,主動暴露讓她打上門來,在暗中把顧廷燁找來見識他新夫人的虎威,千方百計制造機會讓他們夫妻失和。

氣走顧廷燁之后,她開始暗中盯緊了嫣紅。

發現她懷孕后,想方設法告知顧廷燁,他不在家的時候被人綠了,推波助瀾促成了嫣紅的死。

事實上,她也差點就像琉璃夫人那樣,能和顧廷燁遠走江湖,然后被他明媒正娶為妻。

可嫣紅死后,顧廷燁也發現了事情不對頭,私下一查,竟然事事都有曼娘的影子,他從始至終都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從頭到尾,這一切都是曼娘編造的巨大謊言,如同一只du蜘蛛編織而成的du網。

為了乞求顧廷燁垂憐,她讓兄長假裝捐了所有錢財棄她而去,為了留住顧廷燁,她動不動就尋死覓活的折騰,為了讓顧廷燁和她離開,她長期挑撥他和父親的關系……

當他明白了一切之后,再見到拋下女兒,攜子千里尋來對他表演深情的曼娘,心里只剩下害怕了!

04、曼娘的執意和妄念

曼娘被顧廷燁識破后,反而越來越無所顧忌,陰魂不散。

顧廷燁明蘭婚前,給了曼娘選擇的機會。

她死活要和兒子在一起,想的不是什麼母子情深,而是想要靠著兒子奪回顧廷燁的心。

她和兒子被安排到了莊子上,卻始終不安分,不僅沒有好好教導孩子,還把好好一個孩子養得病病歪歪,七八歲了說話還沒有條理,見人也畏畏縮縮的膽怯。

后來,顧廷燁去西北邊境打仗,卻連傳敗績,多像戲里高覃的遭遇呀,緊接著就是琉璃夫人使計幫他平定邊關的戲份了。

她看到了機會,再次違背誓言,帶兒子跑回京城。

剛到城門口,她就被顧廷燁早就安排下的人按下了,還要把她和兒子分開,找一戶良善人家送人撫養。

誰也想不到,她不僅會騙人,更敢殺人。

她被趕出京城后,竟然勾結了流民山匪,犧牲了兄長,搶回了兒子,并帶著他遠赴邊關。

一場奔波逃亡下來,她如愿在邊關見到了顧廷燁,上演了一場生死相隨的好戲。

可是,兒子卻因她一意孤行而染病,在那偏鄉僻壤因缺醫少藥不治而亡,恨得顧廷燁都沒讓她再見兒子最后一面!

曼娘的心思縝密,邪惡,陰du,什麼陰損的事都敢做, 扒去她身上一層又一層的皮,底下是那樣的腥臭和丑惡。

她為之深情的,從來不是侯府或顧廷燁這個人,而是她的執意和妄念!

當然,她不可能甘心居于人下,她若為妾,絕對不會放過當家主母,那對什麼家庭來說都是一場大災難。

她只是想成為琉璃夫人那樣的奇女子,并非真的是想跟顧廷燁,和他名正言順地做什麼夫妻。

可是,顧廷燁從來沒想過娶她,更別說助她成為奇女子了。

兩人最和樂的時候,他也不過是可憐她,想讓她以后能過上富貴生活,不再受人欺負,他愿意寵愛她,愿意包養她,甚至愿意護佑她一輩子,卻不愿把中饋托付給她。

他表面再怎麼張揚叛逆,骨子里還有一個王孫公子的驕傲和尊貴,怎麼可能娶一個賤籍戲子出身的女子。

他要娶的,必然是門當戶對能相夫教子的妻子,也就是曼娘嘴里所不齒的平庸女子。

「能相夫教子,能妥善理家,關照族人,里外應酬,溫善平庸的婦人。 」

當時過境遷,顧廷燁家庭美滿幸福。

他對和曼娘的這段孽緣,只留下一個簡單的注解: 「遇到她,是我倒霉;遇到我,她更倒霉。」

而曼娘,終是入戲太深走不出來,被困在了她自己織就的du網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