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老體弱就別演古偶了,所謂鮮衣怒馬少年郎,還得看這7位男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市面上的古偶仿佛集體開啟了「無限流模式」,看來看去也就那些熟臉排列組合來回演,其中還不乏男演員長期效力于「大爺派」和「嬌弱派」。

特別是 「大爺派」,或許是被那些說「港男抗老」的帖子夸上了頭,一年之內前有42歲林峰頂著滿臉褶演張無忌:

后有47歲鍾漢良不顧面部腫脹,先與90年的譚松韻演夫妻,又搭92年小花袁冰妍演情侶:

「嬌弱派」則主要由內地小生組成,這幫人的共同點是單看臉還不錯,奈何一有動作戲就現出原形。

比如任嘉倫的《大唐榮耀》,演的是個文武雙全的王爺,實際拉弓連肩頸都舒展不開,拍了半天感覺只有嘴巴在用力:

又或者像辛云來,同一部劇里王安宇抱著李蘭迪穿過長長的回廊也沒什麼反應,到他這粉絲就「女演員太胖啦」、「冬天衣服太厚啦」,抱不起來的理由一個接一個。

林更新最牛,當年和周冬雨拍《同桌的你》就因為小肚腩引發熱議,到《楚喬傳》,趙麗穎為了貼合角色一度減到只有七十多斤,他居然才走兩步就吐槽女演員「少吃點飯吧」。

最后沒辦法,為了達到唯美的效果,劇組只能退而求其次讓趙麗穎坐在木箱子上進行拍攝,林更新只需要伸手做做公主抱的假動作就好。

此情此景,草莓不由開始懷疑現在所謂古偶男主的標準: 難道未來觀眾再想感受鮮衣怒馬少年郎的恣意,就只能脫離現實全憑大腦幻想了嗎?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 張智堯《楊門女將》

單論「古裝顏值天花板」,古天樂和焦恩俊的支持率估計是最高的,但你要讓草莓選一個「古裝男主top」,楊宗保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第一也是唯一。

因為對于這個角色來說,養眼的皮相是他最基本也是最不值得一提的優勢,反之,楊宗保身上那種獨有的 瀟灑少年氣溫潤如玉的同時又帶點隱約的小調皮,才決定了他即便身著統一淺棕色校服也能傲然立于人群中間,真就是從歷史書里走出的 國子監校草本草

后面進入到武將身份更是如魚得水。

本身張智堯就有很扎實的武術功底,不管是近身搏斗還是長槍短刀都不在話下,加上那時正值唐人的制片巔峰期,服化和動作設計都屬業內一流,是以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那種 少年將軍的意氣風發

可惜結局太倉促了,總共還沒看楊宗保和穆桂英甜幾集呢,前者就被任道安坑到萬箭穿心,臨死前還扛著最后一口氣等到老婆來才肯閉眼,無形中就為這對CP增添了些許凄美意味。

陳浩民的哪吒應該算是鮮少能在少年氣方面與楊宗保一爭高下的存在,遑論拍攝 《封神榜》時陳浩民已經年過三十,作為一個非科班出身的演員,他的顏值保鮮期和業務能力屬實是非常抗打了,看的時候完全不會串戲到《天龍八部》的段譽。

這版的劇本也很有意思,相較于以往編劇總是強調哪吒的叛逆,TVB版《封神榜》 將更多筆墨放在了因果解釋,完整給出了一條三歲孩童被父母狠心扔在荒山從而變得桀驁難馴的時間線,無形中就為他后面削骨還父、削肉還母埋下了伏筆。

幸好在哪吒最痛的時候還有蓮花陪在身旁,從一開始的厭煩吵鬧到后來的心心相印,兩人的相處方式其實也是對男主性格和人生軌跡的投射。

另一方面,正是這種不完美卻有血有肉的設定,才讓哪吒的形象實實在在立了起來,以至于即便后面又出了不少同款角色,也沒誰再演出陳浩民這種 集鮮衣怒馬、桀驁不馴、深情傲嬌于一身的少年感了。

有「冷面寒槍」之稱的羅成一度也是翻拍熱門,其中比較出圈的是聶遠和孫晨曦,這兩位不僅演出了原著的俊美干練,動作戲也是秒殺一眾「替身專業戶」,單手騎馬、舞劍弄槍都能清楚看到是本人上陣。

尤其是 孫晨曦《俏羅成》,身形挺拔,唇紅齒白,以往讀到小說夸男主 「肖似女子卻俊而不娘」還總覺得是夸張手法,看到他才知道世上卻有如此又酷又奶的白馬少年,女演員「多漂亮的小白臉」的點評真是直白又精準。

打戲也是一點都不含糊。

本身孫晨曦的父親就在河北梆子劇團工作,長年累月的熏陶,再加上本人9歲考入天津藝術學院學習 京劇武生的功底,年方14時孫晨曦就已經頗具風采,這才讓許鞍華導演僅憑兩張練功照片就把他帶進了娛樂圈。

等到拍攝《俏羅成》孫晨曦正好18歲,顏值和技術都已經積累到了質變,就算是920°的連續轉身旋風連刺也是說來就來, 最終呈現效果比漫畫還要漫畫

聶遠的羅成則是更偏向于帶有少年氣的陽剛,個人覺得 《隋唐英雄傳》比《上錯花轎嫁對郎》更能體現他英武俊朗的一面,看的時候不僅不會因為腮幫子出戲,甚至還覺得多了幾分硬朗,顯得比《延禧攻略》更有 男人味

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羅成「領便當」,小時候看光注意到聶遠的長槍舞得多麼剛勁威猛,多年后才知道那時 正值廣州高溫,聶遠每天都要穿著又厚又重的鎧甲在馬上打來打去,即便熱得用不了兩小時妝就被汗水洗干凈,他也堅持本人上陣,這才有了這場哭暈無數觀眾的虐心收尾。

馬戲也是一樣,有別于如今某些動輒騎假馬甚至騎工作人員當馬的行業亂象,聶遠當年真的稱得上一句英姿颯爽,不但能達到人控馬的專業水準,就連趕路時隨手擦汗的小細節都考慮到了, 代入角色的程度不是一般的高

同樣畢業上戲的 胡歌正好和師哥相反,剛簽約唐人,公司就明確表示他臉太長不適合古裝,甚至工作人員還用了「又不能演清裝不能剃頭,剃出來特別惡心,頭又不夠圓,粘頭套也粘得歪瓜裂棗,怎麼都不行」如此嚴重的描述。

還是虧了試裝《仙劍奇俠傳》時,旁邊飾演蜘蛛精的女演員無意的一句「你是不是李逍遙」,才讓導演注意到了這個大男孩。

而胡歌之所以能夠克服這種違和感,很大程度上就是取決于他 自帶的那種少年氣

就拿 《仙劍奇俠傳三》里的龍陽來說吧,起初很多觀眾都理解不了龍葵的執念,直到閃回那集,高大帥氣不說,對外忠勇愛民、不畏生死,對內孝順父母、疼愛幼妹,胡歌實打實演出了龍陽那種 掙扎于國仇家恨之間仍一腔熱血的傲骨正氣,聽他對龍葵說「沒有那把劍我照樣可以殲滅敵軍」真的就是擲地有聲又令人心疼。

包括景天得知自己將會是拯救六界的大英雄時的吶喊,觀眾第一反應不是奚落,而是 被胡歌臉上那種歡樂和自信的情緒感染,仿佛真的能從這一刻看到遙遠的未來,看到這個「小混混」最終成長為可以普渡蒼生的救世主。

比較遺憾的是當初胡歌拒絕了 《瑯琊榜》導演請他飾演少年林殊的提議,不然就按他《少年楊家將》楊六郎那種或紅或藍的鮮艷鎧甲,再讓后期多疊幾層濾鏡或直接虛化只留個輪廓,那才是名副其實 「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肯定比最后正片中隨便拉個人演效果要好多了。

竇驍的少年氣較以上幾位又多了絲 野性

想當初他大學還沒畢業就被張藝謀選為電影《山楂樹之戀》的男主,誰知后面幾年卻始終原地踏步,拍了好些戲都沒找準自己的定位,連帶著「謀男郎」的熱度也幾乎被消磨殆盡。

直到17年受趙麗穎邀請出演 《楚喬傳》,無論是鬧市起揚還是馬上拉弓都做得如此帥氣,觀眾這才驚覺原來竇驍 骨子里住了一個草原少年,燕洵這種外放的人設才是最適合他的。

同理 《燕云臺》,雖然唐嫣的瑪麗蘇大女主被嘲得厲害,但由竇驍飾演的韓德讓確實可圈可點,特別是前面策馬彎弓的部分,渾身都洋溢著少年的陽光,一笑起來露出雪白牙齒更是倍感朝氣,瞬間帶入小說里成長于草原之上的灑脫男兒,同時也讓竇驍的顏值狠提了一波。

另一位依靠草原人設實現轉型的男演員是 吳磊,可以說在 《長歌行》播出之前,大多數觀眾對他的印象都還只是「沒長大的小屁孩」,誰都沒想到最后竟是他率先帶領95后小生開啟轉型之旅,一下就把同齡人甩在了身后。

說起來這事還得感謝屈楚蕭,眾所周知《長歌行》原本是用來捧他的餅,沒想到這哥剛有點水花就被爆出黑料,萬般無奈之下,劇方才退而求其次找到還在上大學的吳磊救場。

事實證明導演賭對了,吳磊看到劇本就被阿詩勒隼頗具反差的人設吸引,火速進組后更是 抓緊一切機會健身,為的就是撐住劇中各種高難度打戲和挑人鎧甲,絕對不能讓觀眾再陷入從前的童星濾鏡。

就這樣,《長歌行》開播沒多久,吳磊就先熱巴一步把角色期待值拉滿,憑借 反復橫跳于少年與成熟男人之間的奇異荷爾蒙,和趙露思這個女二一起牢牢地抓住了整部劇的戲眼。

縱觀以上7位代表過往的作品也不難發現,男演員要想撐住古偶中鮮衣怒馬少年郎的設定,起碼也要同時做到以下三點。

首先是 肉眼可見的帥氣。倒不是說必須要達到驚天地泣鬼神的水平,畢竟物以稀為貴,如果隨便從人群里抓一個都是大帥哥的話,那娛樂圈也沒存在的必要了。只是相對的,基本的五官俊朗還是要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事同樣適用于演員行業。

其次就是 撲面而來的少年氣。既然要演小年輕,除了基本的外形條件,眼神里那種清澈和熱忱也是非常關鍵的道具。要不老話怎麼說「眼睛最能看出年齡呢」?現實就是不管保養得多好,經歷過風霜的人都會不自覺把疲態刻在眼神里。

最后也是最難的達到的一點就是 動作要有力量感。之所以說最難,是因為這幾年娛樂圈對于瘦的定義愈發病態,有時候光看那細胳膊細腿別說是拍打戲了,隔著屏幕小編都怕女主角一巴掌就能把男主拍暈,完全想象不出倆人談戀愛是什麼模樣。

希望某些男演員也能早日如女演員一般卷起來吧,起碼在對自己的認知和接戲標準上,能不能多考慮一下觀眾的承受能力,別一天天光把心思放在片酬有幾個零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