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墨蘭都做了伯爵娘子,為何救不了給她當炮灰的林小娘

偶然間看到一個網友這麼評價《知否》中的墨蘭:作為一個小門戶的庶女,墨蘭是很勵志的,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且不惜一切代價為此努力,最終實現了鯉魚躍龍門的逆襲。

當然為此她也付出了代價,盛家不在把她當寵女對待,自己的親娘也成了這件事情的炮灰,遭到了致命性的處罰。

墨蘭給林小娘留下最大的盼頭就是等她在婆家立住腳跟就把林小娘接過去享福,可她最終都沒能救林小娘出來。(電視劇中林小娘還穿戴一新地看著墨蘭出嫁,原著中她在東窗事發時就被送到了義莊,再也沒有出來過。)

即便是過程不光彩,墨蘭也是正兒八經的伯爵娘子了,為什麼眼看著林小娘受罰卻不伸出援手呢?

墨蘭也并非對親娘不管不問,早在備嫁的時候她就想救林小娘出來,卻都沒有成功。

1,

雖然墨蘭不顧及名聲在前,但好在盛家老太太知道了梁府那不為人知的秘密。

梁晗新得了一個十分寵愛的女子,而且在國喪期懷孕了,且這名女子是梁晗庶長嫂娘家的親戚,不能像尋常丫頭一樣一碗湯藥灌下去掃地出門,所以只得趕緊娶個正室進門擺著,好讓這名女子入府為妾。

梁家是開國輔臣,權爵之家,若是被傳出子孫在國喪期有孕,絕對不止脫層皮這麼簡單。

老太太既握住了梁家的把柄,又好言相勸,雖然梁夫人心里不樂意,但也只能就坡下驢成全了這門親事。

沒幾日梁府便遣媒人來盛家下定,那邊春珂姑娘的肚子等不了,盛家也把墨蘭當成是瘟神,恨不得第二天就把她打發出去,所以兩家就隨便湊了個吉利的日子完婚。

婚事一定下來,最開心的當然是墨蘭,自己開心之余便想著怎麼把林小娘從義莊接出來。

她先是鬧著要去給盛纮行禮,謝過他的養育之恩。

誰知她一到盛纮面前就開始哭了起來,一會兒哭自己不孝,一會兒懺悔叫父親受累了,然后抽抽搭搭地替林小娘求情。

「爹爹,女兒要嫁人了,好歹瞧在侯府的面子上,叫小娘接回來。

女兒是小娘身上掉下來的肉,怎麼也要讓小娘瞧著女兒出門呀。」

墨蘭跪在盛纮面前哭得梨花帶雨,十足感人的母女情深。

若是放在往常,盛纮瞧見墨蘭一哭肯定會立馬心軟,何況她還搬出了夫家,可盛纮并沒有被墨蘭感動,只是冷聲道:

「為你前后張羅婚事的是大娘子,為你提親備嫁妝的是老太太,你若是真有心,便去謝她們吧!

林氏犯了家規,便當依法處置,別仗著你說上了侯府的親事,便來我這里放肆。

若你真想念小娘,便跟梁家說你體弱有疾,免了婚事,去莊子上陪她吧!」

墨蘭驚呆在地上,她本以為仗著父親對她和小娘的疼愛,在用侯府施壓,父親便會同意把林小娘接回來,盛家依舊是她們娘仨的天下,可盛纮此刻的冷漠和絕情是她沒想到的。

被盛纮趕出來后,墨蘭并沒有死心,她跟林小娘一樣,覺得盛纮即使生氣了也不過是幾天的事情,再大的罪過只要自己哭一下鬧一下委屈的央求幾次就能過去了。

所以,沒過幾天她又鬧了一回, 她覺得自己是快要出嫁的女兒,即使再不好,家里都會忍讓一二,更不會過分處罰她。

不料王氏卻下了狠手,捆了墨蘭身邊的丫頭狠狠打了一頓發賣出去了,還揚言姑娘不好都是下頭的沒盡心服侍規勸,若墨蘭再鬧一次便再賣一個丫頭。

墨蘭心里憋住了氣,卻不敢再鬧了。

雖然墨蘭是個即將嫁入高門的姑娘,王氏也是個跋扈潑辣的性格,她一生都是如此,怎會忌憚一個小小庶女的撒潑。

反正梁家已經來提過親了,盛家的臉面也算是圓了,若是墨蘭在婚前被扣上個「不敬尊長」的罪名,王氏巴不得攪黃了這門親事。

墨蘭從小就跟著林小娘學會了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招數來對付盛纮,這是第一次吃癟,不是盛纮不吃這一套了,而是今時不同往日。

就像盛纮對墨蘭說的, 「我真心疼你一場,不曾想養成這樣。」對盛纮而言墨蘭傷了他的心,林小娘最后撕破臉的話語更是斷了他的情意。

以前他之所以縱著她們母女,是因為都是后院瑣事無傷大雅,可墨蘭求親這件事卻觸了他的逆鱗,傷了盛家顏面,所以他才不肯輕易寬恕這對母女。

2,

成婚前的幾天是墨蘭最得意的日子,婆家暫時管不到她,娘家又不敢太為難她,可即便是這樣,她的求情也換不來盛纮對林小娘的原諒。

待到墨蘭嫁入梁府后,要對付梁晗后院的那麼多個貌美丫頭小娘,還要在梁晗面前裝成一副隱忍賢惠的樣子,自己都自顧不暇了哪里還有功夫搭救困在義莊的小娘。

眼看著自己救不了林小娘,梁家也不可能為了這件事出面,墨蘭便想讓盛家的兒子長楓出力。

長楓娶親是盛纮和老太太一手操辦的,并沒有理由和機會把林小娘接回來,直到長楓得了嫡長女。

因為這個小女孩出生時長得就很像華蘭,華蘭看到后歡喜的不得了,跟長楓的關系也緩和了不少,而且是這個小女孩是盛纮的第一個孫女,盛纮和老太太都很開心。

借著盛家闔府都高興,長楓便提出想把林小娘接回來,讓她也能擺弄一下孫女,可話剛說出口盛纮還沒有說什麼,卻被長柏教訓了一頓。

「領回來作甚,再來禍害人?

你也是要做爹的人,倘若將來有個妾室,也仗著你的寵愛,胡作非為一般,心里想著反正只需幾年又能殺回來,你當盛家的門楣經得起幾次糟蹋。」

長楓本來性子就弱,沒什麼大主意,被長柏訓得幾乎要哭出來了。

長柏這才溫和了聲音:

「咱們做男子的心里沒個定算,只由著心中的情意擺布行事,怎麼能為妻兒撐起一個家。

若你記恨大哥,將來父親百年后,咱們兄弟不來往就是了。

我們雖不是同母所生,可到底是骨肉血親,難道我不盼著你日后好?

縱不指著你們光耀門庭,但至少要能立身立世。

男子漢大丈夫,是非在前,情分在后,不是讓你無情無義,而是得把情分籠在章程里,不要隨心而為。」

長楓被長柏尋得痛哭流涕,連聲嚎哭自己的不是,指天起誓再也不會糊涂了,一定以家門為重。

這是長楓最后一次試圖接回林小娘,后來老太太也提出,只要她活著,就別想接回林小娘。至此盛家再沒人提過這件事情。

墨蘭每次回盛家但凡看見長楓都會教唆她想想還在義莊受罪的親娘,甚至罵長楓只顧自己快活不管親娘死活,是大不孝。

長楓兩頭受氣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好在柳氏是個思路清晰,言辭得當的女強人,每次都把墨蘭擋在外面。

在義莊的林小娘也總是借口身體不適,讓長楓過去看望,柳氏知道長楓心軟,所以總是自己出馬。

前幾次柳氏還好生相勸,到后面被逼急了,柳氏也開始對林小娘動了粗口,為了讓她死了回盛府的心,言語之間就差沒侮辱她了。

現在盛家一家人都住在一起,頂著祖母老太太的意思,加上盛紘和長柏的態度,林小娘肯定不能回盛府。

倘若盛纮百年之后,長柏跟長楓勢必要分家。

那時候王氏肯定跟著長柏住,長楓也再沒有理由不把林小娘從義莊接出來,到時候面對這樣一個婆婆,柳氏也很頭疼。

要說墨蘭接不出林小娘是因為鞭長莫及,長楓不接林小娘是因為盛家的壓力。

對于男子而言,再多的情誼終究抵不上自己的臉面,家族的顏面。

3,

林小娘之所以敢跟盛纮撕破臉,敢拿著盛家的臉面去幫助墨蘭得嫁高門,是因為她吃定了盛纮不會對自己下狠手。

按照以往的慣例,盛纮只會生一段時間的氣,等到在王若弗那里吃了癟,她再使點手段,盛纮就會乖乖地回到她身邊再次任她擺布。

即便是盛纮真的生氣了,只要她的女兒嫁入了高門,兒子取得了功名以后有出息了,那何愁自己會沒有好日子過。

她為了自己以后的好日子擺了兩步棋,可是卻沒料到墨蘭嫁的雖高卻還不能任意左右盛家,畢竟盛家有嫁得更高的姑娘,而且長柏混的比梁晗好太多,所以盛家根本不用看梁府的臉色過日子。

長楓雖然有出息了但他跟盛纮一樣是個看臉面和清譽高于一切的人,所以,林小娘與他而言雖然是生母卻也是恥辱,他自然不會為了林小娘讓自己的官聲受損讓自己被那些朋友看不起。

這才是林小娘此生都回不了盛家的原因,從她打算犧牲自己給墨蘭鋪路時,就注定會成為炮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