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幾次「崛起」背后的秘密——她才是皇上身邊不可或缺的那個人!

《甄嬛傳》中,安陵容是一個悲劇式人物。

從身為秀女參加殿選開始,她似乎就是一個「湊數」的。

如果不是甄嬛別在她鬢邊的海棠花引來了胡蝶,安陵容怕是連進后宮為嬪妃的機會都沒有。

在宮中的數年里,皇上對安陵容的態度也透著不喜歡、不尊重。

從唱歌到刺繡,從配香到冰嬉,為了得到皇上的寵愛,不至于被遺忘,安陵容使盡渾身解數,甚至不惜損害身體、賠上性命!

安陵容,對皇上來說到底是什麼?

真的只是一個「玩意兒」嗎?

初次看《甄嬛傳》的時候,我以為是的。

但重溫這部劇之后,尤其是聯系安陵容幾次「崛起」前后的劇情做以分析之后,我對此有了不同的看法。

01

安陵容第一次承寵,源于甄嬛的舉薦。

當時,眉莊因「假孕」被禁足,甄嬛通過吹「枕頭風」,使皇上對華妃起了疑影。

不久之后,華妃再度「作妖」,不惜傷害溫宜來陷害甄嬛,皇上對此十分氣憤。即便如此,因為要顧及年羹堯的勢力,皇上不敢在華妃面前發作,還要順著她說好話。

安陵容在園子里唱歌,華妃評價其為「靡靡之音」,皇上則反其道而行之,對她的歌聲大家贊賞,并于當日寵幸了安陵容。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將皇上此舉稱為「消極反抗」。

從圓明園回宮之后,皇上似乎把安陵容這個人給忘了。

為了能在皇上面前刷一波存在感,安陵容帶病做寢衣。

結果,皇上卻更中意甄嬛做的那一件,對安陵容也一直淡淡的。

直到劉畚被抓,華妃坐實了「陷害眉莊」的罪名。

皇上又一次礙于年羹堯的實力,不敢給華妃嚴厲懲處。

非但如此,得知年羹堯次子立下戰功,華妃還不依不饒地要求皇上封其爵位!

飯桌上,皇上的臉都要沉到地上了,口中卻還要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緊接著,場景一轉,小夏子就跑到延禧宮,讓安陵容去養心殿,說皇上想見她!這一次,雖然安陵容最終沒見到皇上,卻是從圓明園回宮以來,首次被皇上特意召見。

安陵容第二次「崛起」,發生在甄嬛被華妃罰跪小產之后。

皇嗣被害,作為甄嬛腹中孩兒的父親,皇上又氣惱又難過。

但作為一國之君,他要權衡利弊,要審時度勢!

一邊恨不得將華妃打入冷宮,卻只能將巴掌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另一邊,甄嬛沉浸在喪子之痛之中,沒個好臉色……

這時,安陵容乘坐一葉扁舟在湖面唱起《采蓮》,聲音軟糯,笑靨如花。

皇上不僅當即讓她坐在身邊,還封她為「安貴人」!

如果說,在太后、皇后眼中,敬妃和眉莊是制衡華妃在后宮強大勢力的「棋子」;那麼,在皇上心里,安陵容就是那個制衡華妃給他帶來的壓迫感的「工具人」!

每當皇上在華妃面前,因為皇權被壓制,從而生出憋屈、郁悶等負面情緒,他就想見安陵容。

安陵容的乖順,使皇上的優越感爆棚;安陵容費勁心思、拼了命要討人歡心的努力的樣子,使皇上的虛榮心得到滿足。

02

看到這里,可能有的朋友會問:安陵容第三次靠冰嬉復寵,是在華妃去世之后啊,如果在皇上心中,安陵容的存在是為了制衡華妃的,那麼,華妃不在了,安陵容是不是就失去價值了?

想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從「熹妃回宮」說起。

甄嬛去甘露寺的那段時間,皇上明白了一個真相:他早就愛上了甄嬛,只是自己不曾覺得而已。

甄嬛回宮之后,皇上對她比之前更珍惜。

而甄嬛呢,早在流朱慘死、家人被流放寧古塔、自己在養心殿看到「菀菀類卿」四個字的時候,已經對皇上由愛轉恨了。

加之,回宮時,她腹中懷了果郡王的孩子,心中有了果郡王這個人,對皇上更是只有厭惡和利用。

因此,當甄嬛以「熹妃」身份出現在皇上面前的時候,她和皇上之間的地位發生了逆轉。

甄嬛對皇上無欲則剛,而皇上反而因為在乎甄嬛而不自覺地壓抑自己的感受。

比如,給雙生子中的公主取名的這個場景。

皇上先問甄嬛喜歡禮部擬的三個封號中的哪一個,甄嬛說「禮部只管用好的字眼來湊,都是一樣的。」

之后,甄嬛說公主性子沉靜,小阿哥頑皮。

皇上趕緊說:「阿哥活潑些好」,之后,不惜拉踩三阿哥,說三阿哥老氣橫秋。

甄嬛埋怨皇上自己要做嚴父,還怪孩子害怕。

皇上立即承諾,在雙生子面前只做慈父。

緊接著,更是對甄嬛給公主取的名字「靈犀」贊不絕口。

如果說,皇上當初在華妃面前壓抑自己是因為忌憚年家勢力,如今,在熹妃面前這討好的姿態,是實打實因為有愛。

愛能讓人變得卑微!

但皇上畢竟是皇上,他不甘心一直卑微,就需要在其他妃嬪處找優越感。

安陵容嗓子倒了,轉而學習冰嬉討好皇上。

侍寢的時候,為了讓皇上高興,安陵容更是在燈光下翩翩起舞,滿臉堆笑。

在安陵容面前,皇上享受著「上帝」般的待遇,感覺到被仰視,被膜拜!

03

其實,《甄嬛傳》中的安陵容和《如懿傳》中的魏嬿婉類似。

雖然她們讀書不多,家世也不好,甚至陪聊的時候,缺少甄嬛和如懿能給皇上帶來的「靈魂共振」。

但相比于驕傲的世家女,她們能給皇上一種高高在上的滿足感。

可是,一個人,到底不是一個「玩意兒」!

無論是安陵容還是魏嬿婉,她們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也有自己的屈辱與不甘。

以安陵容為例:

當她唱著曲兒,皇上像投喂動物一樣扔給她蘋果。

當皇上把她叫到養心殿,又只顧著和甄嬛說話,讓她帶病等在風口里。

當她為正在看書的皇上捶著腿、端著茶,皇上卻說:「要是菀嬪在,倒是能和朕說上幾句」……

安陵容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怨與恨卻早在心中漫延成海!

既然皇上想要的是「捧」,那就毫無底線地「捧」好了,只不過,這「捧」的后面是殺心。

既然皇上想看笑臉,想要順從,那就用一味順從換恩寵。

既然皇上也不曾在這段關系里投入感情,那她也不用顧忌皇上的康健,在香料里動動手腳,讓他流連忘返……

而對于皇上來說,雖然他從未尊重過安陵容,但卻也很需要安陵容來體現皇權的無所不能。

甄嬛離宮的幾年,皇上只覺得身邊沒有個知心人,深感寂寞。

而安陵容自盡、皇后又說出那句:「你以為姐姐愛你很多嗎」之后,皇上的精神則迅速地萎靡了下去。

他不是沒想過再去找一個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妃嬪來代替安陵容。

但貌美溫柔的瑛貴人被三阿哥牽連,被他賜死;年輕嬌羞的孫答應則趁他病重之際,與侍衛私通被抓現行!

皇上最后的死,不僅因他身體的腐朽,更因他精神的垮塌!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安陵容這個類型的妃嬪對皇上來說也是不可或缺的。

哪怕她表現出的所有的敬畏、仰慕和深情都是假的,那又如何?

權力、欲念,說到底,都不過是一場虛妄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