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兒大不由娘?盛老太太三次全方位碾壓盛紘,看一次笑一次

知否原著中,盛家的定海神針盛老太太,是個神一般的存在。養大了庶子盛紘,繁盛了一個家族。

按現在的標準看盛老太太的行為,會發現與其說盛老太太是一個當家主母,不如說她是職業投資人。

知否原著中,借著孔嬤嬤的話,介紹了盛老太太對前世今生:想當年,盛老太太那也是一個人美主意多,視愛情為人生第一目標的憨憨。

就因為在一次雅集上見到了盛紘的父親,新晉探花郎的一首詩,就情愫大開,非探花郎不嫁。

勇毅候夫婦拗不過女兒,只好十里紅妝地將女兒嫁到了盛家,做了探花郎的正室大娘子。

勇毅候獨女本以為千里姻緣一詩牽,沒想到探花郎對這個主動送上門的千金大小姐不感冒。

結婚不久,探花郎和勇毅候獨女就進入了扳手腕環節。這手腕沒掰多久,就草草散場了。

因為才高八斗學富五車,豐神俊逸寵妾滅妻的探花郎,在一場風寒面前,永遠垂下了秀美的額頭。時年不到三十歲。

探花郎身后留下了一個年幼的兒子盛紘,一個幾近失和,失去了自己兒子的妻子,勇毅候的獨女,后來的盛老太太。

逝者已矣。面對盛家風雨飄搖的局面,盛老太太又一次做了一件讓人咋舌,一腔孤勇的事情——不離開盛家。

探花郎早逝,盛老太太在盛家沒有自己的子嗣,離開盛家,重新開啟另一段人生,對盛老太太來說是最穩妥的選擇。

但盛老太太卻選擇了繼續留在盛家。盛賀老太太的留下說明,盛老太太依然還是那個不走尋常路的勇毅候獨女。

但這是不是腦袋一熱的決定?根據盛老太太后來的人生軌跡來看,她選擇留在盛家不是一時沖動,而是深思熟慮的結果。

也就是說,從決定留在盛家的那一刻,盛老太太就選擇把投資,作為自己的終身事業了。

盛老太太的第一個投資對象是盛紘。盛紘是盛家二房唯一的繼承人。盛老太太對盛紘壓下了所有的賭注。

盛紘成功則盛老太太成功,盛紘失敗則盛老太太。盛老太太和盛紘在很長的時間內,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上下游關系。

為了讓盛紘早日成功,盛老太太悉心照料盛紘的飲食起居,延請名師指導盛紘的功課。

盛紘科舉中榜后,盛老太太又親自出馬,給盛紘定下能在仕途上,給予他幫助的王家結了親。

盛老太太對盛紘的投資,表面看是獲得了成功。但投資人和投資生意最大的區別就是,人是有自己的主觀能動性的。

親生的母子關系,還有兒大不由娘,娶了媳婦忘了娘的俗語呢,何況盛老太太和盛紘這種養母和養子的關系?

盛老太太對盛紘的投資,在盛紘成年后,成功和失敗的比率,寬容地講,勉強算作五五開。

成家立業、仕途得意的盛紘,對盛老太太的回報,和盛老太太對盛紘的付出相比,完全不成比例。

但盛紘對盛老太的作用,也有一樣意外之喜,那就是承當了盛老太太的開心果,妥妥地搞笑擔當。

在知否原著中,盛老太太和盛紘進行了三次清水下雜面的打擂臺,筆者是看一次笑一次,不知讀者朋友笑了幾次?

第一次:吳大娘子和梁晗、齊小公爺到盛家做客,明蘭和墨蘭、如蘭淘氣好奇,躲在屏風后面偷聽。

墨蘭和如蘭說話聲音大,驚動了客廳里的人。墨蘭腦子活絡,一把將明蘭和如蘭推了出去,兩姐妹猝不及防,摔到了客廳。

如蘭和明蘭給盛家丟了臉,盛紘很生氣,狠狠責罰了如蘭和明蘭。事后盛老太太請了閨蜜孔嬤嬤,來盛家教明蘭和如蘭學規矩。

林噙霜識貨,知道女兒師承孔嬤嬤這件事,不僅面子好聽,里子也著實實惠。對墨蘭以后找婆家也是個響當當的資本。

可惜墨蘭是個「乖女兒」,沒有讓盛家蒙羞,所以不用上孔嬤嬤的課。林噙霜知道求王若弗沒用,便故技重施,攛掇盛紘為自己出頭。

盛紘被林噙霜的似水柔情和期期艾艾上了頭,狠狠甩出一句——這個家,我還說了算。

等盛紘冷靜下來,知道這件事承諾容易,辦起來難。罰如蘭跪祠堂的時候,王大娘子低三下四地求他,他都置之不理。

如今求到王若弗那里,以王若弗的性格,必定碰個一鼻子灰。思來想去,盛紘決定去找盛老太太。

孔嬤嬤是盛老太太請來的,只要盛老太太首肯,王若弗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沒咒念。

盛紘自以為這是萬無一失的好計,去找盛老太太開后門。盛紘一進門,盛老太太就知道他的來意,但故作不知。

盛紘既想達成讓墨蘭入學的目的,又不愿意下臉求人。想給盛老太太挖個坑,來個請君入甕;

盛老太太見盛紘這番做派,直接來了個將計就計。母子倆上演了一場互飆演技的精彩場面。

盛紘說墨蘭一個人上私塾孤單,盛老太太立刻認同,那就別上學了,在家里學學女紅;

盛紘說墨蘭想妹妹,盛老太太就說那就等放學后,過來看看妹妹們,玩耍一下就好。

盛紘對盛老太太下的套,盛老太太一個不鉆,過手無痕。逼得盛紘只好放下彎彎繞,老老實實言明來意。

看到盛紘無可奈何放下了偽裝,盛老太太也沒松口,又把皮球丟給了王若弗——這些庶務都是大娘子管的,和我不想干。

在盛老太太那里鎩羽而歸的盛紘,為了給林噙霜一個交代,只好硬著頭皮去找王若弗。

當然結果就是夫妻倆不出意外地大吵一場。而無巧不巧的就是,王若弗和盛紘吵得不可開交之時,孔嬤嬤現身了。

孔嬤嬤大包大攬,爽快地讓墨蘭過來和妹妹們一同學習。孔嬤嬤為啥化身及時雨,解了盛紘的難題?

當然是盛老太太的功勞。盛老太太已經達到了難為盛紘,打壓林噙霜的目的,為了家庭和睦,選擇了見好就收的策略。

盛老太太這一手靜靜地看著你裝B的策略,實在是高。而盛紘在佛祖面前翻筋斗的把戲,可笑不?

盛紘和盛老太太第二次飆演技,是王若弗和林噙霜同時犯錯,家里沒有了管家的人。

盛紘去找盛老太太,征詢管家人選。這一次恰逢盛紘被皇上關了一天,身心俱疲、膽戰心驚,表演水平也失了水準。

盛老太太對盛紘裝可憐求關注,其實另有小九九的盤算,也沒糾纏。直接打破僵局,火中取栗——

我老了,不想出山。大娘子被剝奪了管家權,那就讓明丫頭當家吧。明蘭平時也沒有實際操作的機會。

明蘭當家?這顯然不是盛紘的訴求。但老太太開了金口,理由又有理有據,盛紘只好接受城下之盟。

盛老太太瞅準機會借力打力,為明蘭爭得一個絕佳的實習機會,盛紘再次求非所愿,還不敢有所微詞。

這場面想想就可樂,不是嗎?由此可見,盛老太太對盛紘很失望,但對明蘭,那是真的疼愛。

盛老太太對盛紘的投資,付出最多,但回報寥寥。盛老太太雖然心胸寬廣,但得到機會,還是會給盛紘點顏色。

盛老太太對盛紘實施碾壓,也是為自己爭取生存空間,爭奪話語權,維護地位的必要舉措。

盛老太太很有分寸,對盛紘采取的是兒強我更強,兒弱我放過。不僅要達到目的,還要捎帶著找點樂子的方式。

盛老太太為明蘭爭取管家權這次,恰逢盛紘剛剛被皇上責罰,氣焰全無。盛老太太也就沒有過多糾纏,見好就收。

盛紘和盛老太太的第三次交鋒,堪稱經典。也是全書中盛紘和盛老太太交鋒中,最搞笑的一次。

盛長柏和海朝云拜完了堂。盛家老家宥陽的盛長梧也大婚在即,盛老太太要回老家參加婚禮。

盛老太太早就想好了陪自己回老家的人選,但她偏不說。而是讓房媽媽把盛紘找來商議。

此時的盛紘,正是春風得意之時。雖然在盛老太太面前,盛紘裝得戰戰兢兢,但盛老太太目光如炬,早就看穿了盛紘內心的驕狂。

此時的盛紘,必須打壓一下。拿定主意的盛老太太,第一個發難,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盛老太太放下飯碗,揚聲說了一句:我吃飽了。盛紘一聽,只能立刻放下飯碗。嘴里的飯都不知該咽還是該吐。

第一回合,盛紘完敗。接著盛老太太說自己要回宥陽,但年紀大了,身邊沒人跟著不行。誰陪伴去呢?

盛紘一聽,趕緊表忠心:我陪母親去。盛老太太搖頭,現在皇上身體不好,大內不穩,作為朝廷命官,還是留在京城好。

盛紘又提議讓長楓跟隨。盛老太太毫不客氣地否了:長楓被林小娘養差了,讓他跟著不如自己去省心。

連續兩個駁回,盛紘已經有些崩潰。腦子里迅速把全家人過了一遍,眼睛一亮:讓長柏跟母親去。這孩子萬事萬當。

沒想到盛老太太立刻變臉——你這個父親作怪得很!長柏和海朝云剛剛成親,你就讓他們夫妻分離?

此時的盛紘,已經坐立不安,冷汗直下,惶惶然不知所以。可憐不?更可笑。

看到火候到了,這時候盛老太太才拋出早就預備好的人選,我跟你討明蘭吧,讓她陪我去。

盛紘一聽,立刻大聲附議,舉雙腳贊同:明蘭好,明蘭好。明蘭又懂事,又和老太太親厚。

這就是盛老太太和盛紘的關系,既有合作,又有斗爭。盛紘總想逃出盛老太太的掌控,但每次都以盛紘完敗收尾。

盛老太太和盛紘,就如同青銅對王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盛老太太對盛紘的投資,不算成功,但屢戰屢敗的盛紘,卻成了盛老太太身邊的搞笑擔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