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明蘭身邊唯一攀上高枝的丫頭,嫁六十歲老頭她圖什麼?

明蘭身邊的丫頭分為三波,跟她最久的當然是小桃。

衛小娘死后,院里聰明點兒的丫頭都感覺跟著明蘭沒前程了,便四處托關系找門路離開,只有傻傻的小桃跟著明蘭去了壽安堂。

后來祖母看著明蘭小桃這主仆倆一個傻一個呆的,便安排丹橘去伺候明蘭,所以丹橘算是第二波到明蘭身邊的丫頭。

明蘭長大了需要離開壽安堂自己立院時,大娘子和林小娘都搶著往明蘭院子里送丫頭,當然也有祖母給的得力的一等丫頭翠微。

這些丫頭當中被明蘭留下來還帶到侯府的并不多,丹橘小桃肯定都在,那些有自己的小心思都被明蘭安排婚事或者留在了盛家。

跟著明蘭一起陪嫁到侯府的丫頭,一定要百分百的忠心,這一點祖母知道,明蘭更清楚。

但面對侯府的富貴生活,有些所謂的忠心都受所謂的影響而變了味兒。

這其中就包括為了一點碎銀子和首飾就把明蘭出賣的碧絲,雖然明蘭把她趕出了侯府,但還是允許她帶走自己的一切東西和積蓄,并沒有因為她的出賣而打死她。

對于多年跟著自己的丫頭,即便是被傷害了,明蘭還是下不了狠手。

跟碧絲不同,有的丫頭甚至想借著明蘭的身份攀高枝,說到這就不得不鄭重介紹一下這位發誓不愿為妾,卻又甘心為妾的奇女子若眉。

1,

若眉是明蘭剛搬進穆蒼齋時,林小娘送過去的丫頭,她本來是在長楓的院子里伺候,林小娘怕她勾引長楓會誤了自己兒子的學業,便打發她去明蘭那里當差。

其實她的本名叫如眉,剛被賣到盛家時,因為名字跟如蘭重了一個字,便被改名為媚兒。

這種養在少爺屋里的丫頭,最好的出路就是先成為通房,等男主人結婚后被抬成姨娘,但這種幾率太小了,大多數丫頭在男主人婚前或者婚后都被賣掉,而且破了身子的女子,想在找個好夫婿都難。

媚兒是秀才老爹的妾室所生,家境本來就不好,爹爹死后,當家的大娘子便把她們娘倆賣了,媚兒被賣到盛家,那個做娘的也不知道被賣到了哪里。

媚兒從小就看著作為妾室的親娘受苦,自己庶出女兒的身份也跟著遭殃,所以她一直都有寧為農夫妻不做公府妾的想法,即便是吃糠咽菜也不愿去做小。

她知道少爺們屋里的丫頭將來都是要做通房了,便整日里擺出一副人憎狗厭的模樣,想著哪天惹怒了主人便能被排擠出來。

穆蒼齋大清理的時候,一同過來的可兒被送回了林棲閣,本以為回去后會得到長楓的照拂,但林噙霜把可兒痛打了一頓攆到粗使婆子屋里做事了,長楓又是個沒血性的軟骨頭,也不敢替可兒求情,這件事情更堅定了媚兒不愿回林棲閣的想法。

明蘭一直是個心善的主兒,面對媚兒如泣如訴的乞求,便開口讓她留下來,還給她改名為若眉,算是對過去的自己,逝去的老爹有個念想。

「人有傲骨是好的,可不該有傲氣。」這是明蘭對若眉的規勸。

若眉自打留在明蘭身邊后,雖然表面忠心,但心里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2,

眼看著明蘭年齡大了,祖母開始給她物色找婆家,她身邊的丫頭也開始為自己打算了。

明蘭剛跟賀弘文接觸時,就有好些個丫頭覺得賀家沒有盛家富貴,想要各尋出路怕被拉去賀家陪嫁。

但明蘭最后沒有嫁到賀家反而是嫁去了侯府,那些動過歪心思的丫頭便又想著跟著明蘭去享受侯府的富貴。

若眉雖然忠心不比小桃丹橘,但她在盛家沒有根基,在外面也沒有親戚照拂,所以從未動過要離開明蘭的心思,自然也因禍得福能跟明蘭陪嫁到侯府。

在侯府,這種當家主母從娘家帶來的陪嫁丫頭地位肯定要高于侯府本身的丫頭,所以若眉雖然不像小桃丹橘那樣整日在明蘭身邊伺候,但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二等女使,地位受尊敬,說話有分量。

她看得清侯府的形勢,也知道明蘭的為人,所以當其他小丫頭把主意打到顧廷燁身上,想混個通房妾室來做時,她都能很快一棒子打醒那些小丫頭的白日夢。

被抄家發賣的官家小姐碧絲就是被若眉教育的對象。

她不是不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她不去勾引顧廷燁不是因為對明蘭有多忠心,而是她看得清清楚楚,顧廷燁眼里心里都只有明蘭一個人,其他人在怎麼努力也擠不進去。

所以,要想有好的出路,還不如借著明蘭身邊高等女使的身份好好找個潛力股夫婿,畢竟有明蘭這個招牌在,即便是以后嫁出去了,也不怕被夫家欺負。

所以,她總是找理由往外院跑,惹得同住的小丫頭們都以為她看上了外院的哪個書生。

3,

侯府外院雖有書生來往,但卻有個人常住,此人便是顧府的「西席」公孫先生。

所謂「西席」,通俗來說就是家庭教師,富貴人家給孩子請的教書先生。

但這個公孫先生是顧廷燁闖蕩江湖的時候結交的,他跟著顧廷燁進京時,顧廷燁根本就沒有成親生孩子,就連曼娘留下的蓉姐兒也是秋娘帶著養在后院,從未與公孫先生見過一面。

他的真實身份是顧廷燁的軍師,顧廷燁在他面前是執子侄禮的,平日里都把他當長輩敬著。

所以,當明蘭放出消息,要給公孫先生尋一名妾室時,雖然公孫老頭年過半百了,但府里十幾歲的小丫頭還是掙破了頭的想入選。

這種把十幾歲的女孩子嫁給幾十歲老頭的缺德事兒,明蘭本就不愿意,所以從來都沒有考慮過自己身邊的丫頭。

但若眉卻把這件事視為改變自己命運的唯一機會,她求著在明蘭身邊的丹橘為自己引薦,還跪在明蘭的身邊求她成全。

「我記得,那年你親口說,此生絕不做妾的。」明蘭很少如此嚴肅。

若眉說她敬重公孫先生的為人,仰慕他的文化,愿意為他當牛做馬。

明蘭是個多麼通透的人,若眉的心思她怎麼會不知道,所以她在答應若眉之前跟她交代了兩件事:

第一,先生的夫人,賢德淑慈,為整個公孫家操勞吃苦不能與夫婿一起生活,現再膝下猶空,所以,定了妾室人選后,姨娘的身契肯定是要送回先生老家的。

第二,過幾年等公孫家安定了,夫人或許會上京來和公孫先生同住,所以到時候姨娘生的孩子自然是要給夫人撫養的。

若眉聽到這段話不禁心中一寒,她本來想著自己是顧家當家主母的陪嫁丫頭,雖然是給公孫先生為妾,但主母不在身邊,以后自己生下兒子,肯定跟嫡子一樣尊貴。

而且依著明蘭大度的性格,肯定會放了她的身契,說不定還能給她風風光光的大辦一場。

且顧廷燁一直把公孫先生當長輩供著,自己雖然是個妾室,但也是公孫先生唯一的枕邊人,當然也能受的一份尊貴。

她的這些如意算盤打的精妙,明蘭看的也明白,所以才會提兩點要求給她提個醒。

但既然豁出來求了這門親事,若眉自然也倔強的表示她以后肯定會敬重先生的嫡夫人,絕對不敢越矩,放肆不敬。

日子是人過的,雖然明蘭給她立了條條框框的規矩,但跟公孫先生過日子的是她。

她年輕貌美有心眼,公孫先生只是個其貌不揚的小老頭,她想著自己總能在嫡夫人來之前勾住公孫先生,只要先生愿意聽她的,那鄉下來的嫡妻也不過是個擺設罷了,老公是她的,以后生的兒子肯定也是她的,留在顧府享受富貴的也會是她。

若眉對丹橘說,公孫先生很像她過世的父親,和藹的叫人暖洋洋的,她甘愿為妾也要嫁給公孫先生,是出于對父親的追思,還是想完成親娘做妾時逆襲的心愿,誰知道呢?

反正,若眉選擇給公孫先生為妾,不是出于愛意,而是算計。

4,

若眉跟公孫先生的事情定下來后,她便搬去先生的院子里伺候起居了,一起做事的媳婦婆子還左一句眉姨娘右一句眉姨娘的叫著,公孫先生對這個知書達理的若眉也很中意。

顧廷燁建議納妾明禮,可公孫先生生性淡泊乖張,厭惡俗禮,所以不愿大辦,還是明蘭堅持才許了幾桌酒席。

聽到這個消息,若眉不高興了,每個新娘于婚禮,難免有些期待,她便忍不住跟身邊的小丫頭抱怨幾句,讓人去外頭置辦些結婚賀禮,一時間公孫先生納妾的事情竟傳到外面去了。

公孫老頭很不痛快,毫不客氣地訓斥若眉:

不求你如何賢德,不想連區區口舌都守不住。果然是藤木不堪為梁柱,如此不堪重任,以后生下孩子,還是由夫人教養吧!

之后的一段時間,公孫先生只讓若眉服侍他的起居,連書房都不讓她進去了。

以前眾人見顧廷燁很敬重公孫先生,若眉此番飛上枝頭,便紛紛巴結她,可是這才成親不到一月就被嫌棄了,連院里的下人對她都有些輕慢了。

若眉正在為自己的處境郁郁寡歡,丹橘的風光出嫁更讓她羨慕嫉妒,看著丹橘親手繡的嫁妝,渾身透著說不盡的喜悅之情,若眉更覺得心中被扎了刺一般難受。

其實,她并不是羨慕丹橘的親事有多好,而是丹橘那滿心的幸福感。

嫁給公孫先生為妾,是實現了身份和富貴的大逆轉,但對于這個婚姻,她沒有半點幸福感可言。

「若是日后你覺得過得不好,便想想當初你為什麼要嫁過去,興許會好受些。」這是明蘭對若眉的最后一句勸誡。

若眉是個聰明人,公孫老頭想要什麼樣的妾室,她如何不知,不過就是「乖巧懂事,安分守己」而已,別整日里想一些風花雪月的幺蛾子。

明明選了傳宗接代的命,卻要做著夫妻恩愛琴瑟和鳴的夢,若眉的悲劇從她違心選擇為妾時,就注定了結局。

不愿為妾卻又甘心為妾,若眉終究還是辜負了明蘭的期許,自己給自己的人生挖了一個大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