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第一集暗藏的細節:林小娘心機初露端倪,小孩結局早有征兆

《知否》第一集暗藏的細節!

《知否》在季節變化上,處處都是小伏筆。

第一集的時候,打更人的「卯時正刻,新日換舊月」,意為天亮了,太陽出來了,起床干活吧!

這句話類似于我們在別的影視劇,常聽到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燭」。卯時對應現在的五點至七點,正是天亮要勞作的時候。大人在忙碌,而籃筐里的小孩還在睡著。

這后半句(積雪未化,注意添衣),在劇中處處都有體現。比如小小桃哭的時候,邊上的雪都還沒有化。

小蝶在廚房拿炭的時候,也能看到沒化的積雪,雪不多,也是劇組特意營造出的氛圍。

就連拿完炭火回去的路上,也能看到積雪的影子,這場景造的,仿佛就置身于一個下過雪的古風小院。

注意哦,這樣冬天的場景,可不是單純從她們穿的衣服上,區分出來季節的變化,而是純純通過場景的營造,來體現時間的變幻的。

再有就是克扣炭火這件事,爭執的時候,暴露出了三方勢力,小蝶代表的是有身孕,卻沒有什麼好待遇的衛小娘,還暗戳戳的被人針對了。

周娘子代表的是府上的小妾林小娘,她現在在府上理事管家,還有一個被小妾壓過一頭的大娘子。盛家宅斗就被一場索要炭火的戲引了出來。

盛家的大小姐華蘭,嫁到了伯爵府袁家,「納征」也就是給彩禮的日子,就吃了個婆家的下馬威,本來說好了是公公婆婆來下聘。

結果來的是自己未來老公的大哥大嫂,這明顯就是隨意慢待盛家,從這就能看出這結親的兩家,地位懸殊、一高一低。

也為華蘭未來在婆家受的苦,埋下了伏筆。

也是從第一集開始,導演暗暗介紹每個人物的性格。

先是脾氣火爆的大娘子,她不忍心自己的華蘭被怠慢,正在和盛纮理論,可見大娘子性格耿直、心無城府。

這個時候也揭露出了兩個重要信息。盛纮最愛的是林噙霜林小娘,墨蘭是林小娘生的,也更得盛纮的喜愛。

盛纮見事明白,對官場上的風險也能提早預見。三兩句話就揭露出了,和袁家結親的利害關系。

袁家雖然受到了冷落,但也是豪門大戶,盛家是走了運才結了親,這門親事再好不過了。

小蝶看到炭燒出來全是煙不能用,就想要再去理論要能用的炭,但衛小娘卻制止了她,只說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從這就能看出來衛小娘軟弱的性格。

然后是明蘭的倔強,她聰明、知禮,卻并不明白大宅院中的彎彎繞繞,以為遇到事兒了可以去求助自己的爹爹,卻不知正是老爹的偏心,讓她們過著缺衣少食的生活。

出場不多的華蘭,她的性格也是有交代的,堅韌這詞真是華蘭的人生寫照了,她之后嫁到袁家苦苦熬了十年,才終于斗倒了偏心眼的惡婆婆。

在投壺賭聘雁的事情上,林小娘的小心思暴露無遺。

《知否》林小娘是從什麼時候,暴露她的心機的?

第一集長楓投壺的時候,林小娘就已經暴露了。我這里說的可不是長楓受罰,而是長楓投壺闖下禍的時候。

一開始導演花了很多心思,都只是交代了林小娘在盛家的地位,以及她在盛纮心中獨一無二的位置,并沒有交代這個人物的性格是啥樣的,但是從投壺這里開始,林小娘的手段就開始顯露了。

只是聽了幾句墨蘭的哭訴,林小娘就立馬明白長楓這是被袁家利用了。之后大娘子一巴掌扇到林小娘臉上,她可憐巴巴的樣兒,讓人看了忍不住地憐惜她,覺得大娘子實在是太兇了,可惜,我們都被她這個演技派給欺騙了。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林小娘眼睛一轉,立馬就想到了解決辦法。

既然事情已經鬧大了,那直接痛快地認錯,長楓受的罰還能輕一些。林小娘這招以退為進,實在是高!

這就是林小娘的手段,她知道自己老公身邊的親信是要拉攏的,所以和冬榮保持著友好的關系,冬榮這可不是一般人呀,他是有些技術在身上的,那就是仗打的家傳技法。

林小娘一開始就知道,這不,一出事自然就能拿銀子去籠絡冬榮。做好了長楓被打板子的準備。

而大娘子顯然就沒那麼機智了,她直到林小娘被差點打死,才知道冬榮有祖傳的手藝,這可和林小娘拉攏人的手段差遠了!

到了投壺結束,大娘子帶著如蘭去興師問罪,林小娘更是使出了提前想好的招數:裝乖認錯,我這個當娘的并不是縱容孩子的人,但是她早早的就教好了墨蘭,該怎麼替哥哥求情,先是讓她和如蘭賣好,又讓她指出來長楓剛剛生過病受不得打。

長楓犯這事兒太大,事關盛家的臉面,是不可能不受罰的。所以呢這都是林小娘想出的招,目的就是讓盛纮心軟。再加上30板子的重罰,直接就讓盛纮心疼上了,還堵住了大娘子的嘴。

在這第一集中,林小娘雖然讓自己的長楓挨了打,卻實實在在地占了上風,管家的權利還牢牢在她的手上握著,可真是厲害!

而導演對于盛家幾個小孩的刻畫,也暗示了她們的未來!

《知否》導演安排有一套!第一集投壺片段,居然已經暗示了幾個小孩未來的結局

明蘭雖然幫著大姐姐贏回了聘雁,卻并沒有得到衛小娘的夸獎,反而是警告了她一番,衛小娘的想法是對的,她們母女二人沒有靠山,在盛家的處境堪憂,只能小心隱忍。

這是對宅內尊卑、嫡庶森嚴的襯托,也再一次顯示了衛小娘的隱忍和明蘭明事理的性格。

在這場戲中,很多人會忽視如蘭的存在,盛家出了大事,墨蘭好面子覺得丟人,哭著去找林小娘告狀,體現出了墨蘭自私自利,只想著自己的面子,不顧盛家的榮辱,為之后她不計后果的私通點名了根源,這是小時候就養成的性格。

但如蘭卻啥心也不操的,在一邊開開心心的玩秋千,到了該她上場的時候,她還毫不留情地質問長楓,痛快的替自己的大姐姐和母親說話,這和她長大后一直在和墨蘭作對也是相契合的。

長楓從小到大一直沒有變,愛玩、愛和人比,他會幫著明蘭去打馬球,也會在小明蘭和小顧二贏了的時候,替她喝彩。

長大后,明蘭和小公爺贏了馬球,他同樣會幫著喝彩,多虧了盛纮,這個兒子沒有被養得太歪,他只是沒啥心眼沒什麼主見。

再然后是小顧二,這個時候他浪子的名號已經在東京流傳了,誰都知道他不學無術,但是從他用亡母的名義發誓,就能看出來他是個重情重義且有抱負的人,也是和長柏志趣相投,所以兩人才成了朋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