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什麼征服了男人又占盡愛情紅利的女人,下場卻最悲慘?

《知否》里,有兩個妖精。

身段裊娜,自帶一段風流態度;美目含淚,常懷幾分楚楚之姿。

被她們挑中的男人,不論是文章錦繡的才子,還是武功卓著的俠士,無有不被這綿綿情絲纏縛住,從而言聽計從,直至被玩弄于股掌之間的。

這倆美貌妖精,結局卻都很悲慘。一個被心上人打得皮開肉綻,不治而亡。一個攜幼子天涯逃亡,走投無路終至瘋癲。

這倆妖精,便是林噙霜和朱曼娘。

她們的發跡與慘敗,有相似的人生軌跡。都是靠俘獲男人心,獲得了榮華富貴。又都因失去了男人心,而不得善終。

真應了那句話:靠運氣得來的,終將憑實力敗光。

01

林噙霜對女兒面授機宜時說:「抓住郎君的心,才是最要緊的。大娘子就是不懂這一點,所以才每回都落敗。」

這是林噙霜最重要的人生經驗。她的逆風翻盤咸魚翻身,全靠此招。

當初被生母豁出臉面托孤,養在盛老太太身邊,她便很懂得為自己籌謀。盛老太太為她備了一份嫁妝,想給她許一個清白的讀書人家。林噙霜毫不領情,認為盛老太太不過是隨手打發她而已。

孰不知,對最憐惜的明蘭,盛老太太為她選中的也只是醫官賀家。一個懸壺濟世的行醫世家,并不是什麼高門大戶的勛爵之家。

盛老太太說過一句話,日子舒心不舒心,不在富貴。這話,不是老人的推諉,是她勘破富貴之后的通透。這個理,明蘭認,林噙霜卻不認。

她要的,不是清白人家的相濡以沫,而是烈火烹油的富貴榮華。

從盛老太太那里得不到的如意姻緣,她便親自下手。好在身邊現成就有個纮郎在。盛家的家業加上盛纮的前程,這一切頗值得小林放手搏一把了。

她對盛纮的人品心性,做了個全方位的掃描,得出了精準的判斷。

從他文人的情趣下手,以詩詞歌賦的才情,贏得他的青眼。從他庶子的童年陰影下手,以柔弱之姿,博取他的可憐。從他高攀的姻緣下手,以崇拜和順從,滿足他在大娘子那里得不到的雄性尊嚴。

層層攻心,再加上花容月貌,盛纮哪里逃得掉?就像被蜘蛛精纏上一般,鬼迷了心竅。

一向正人君子范兒的盛纮,竟能神魂顛倒在書宅內「白日宣淫「,這才讓懷了盛家骨血的林噙霜,逼得盛老太太和大娘子只能捏著鼻子同意她進門。

林噙霜靠搭上了盛纮,走了一條人生的捷徑。她才沒有耐心去跟一個窮書生苦苦熬前程呢,她要的就是最快速的滿足、最現成的富貴。

對待墨蘭的婚事,她依然如此。嫁給窮舉子文炎敬,那得熬到啥時候才能出頭?她教唆女兒「豁出臉面,不顧廉恥」,只要能跨入豪門就算咱贏,管他什麼名聲不名聲。

02

朱曼娘,更是如此。從一個流落江湖的小戲子,到成為侯府嫡子寵愛的外室,她用的招法跟林噙霜異曲同工。可惜兩人素未謀面,不然相互切磋一番,技藝定能再上層樓。

朱曼娘吃準顧二,也是從他的心入手。

雖貴為侯府公子,但顧二自幼喪母,受盡家族排擠欺壓。親生父親視他如賊寇,一言不合就棍棒伺候。顧家和母親白家,都似虎狼之窩,人人想除之而后快。

顧二心里苦啊!在家,沒人拿他當個人。在外,又被糟蹋得聲名狼藉。偌大個世界,他身邊只有盛長柏拿他當兄弟,只有常嬤嬤視他如兒子,只有石頭覺得他是個大英雄。

再有就是曼娘了。孤獨的顧二,遇上了楚楚可憐的曼娘,真好似「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只可惜,曼娘這朵解語花是劣質塑料做的。

朱曼娘對顧二的弱點和需求,可謂手拿把掐。她的傾心相愛,她的孤苦無依,每一點都穩準狠地砸在顧二心坎上。生養了一對兒女后,顧二的心更是完全被曼娘征服了。

顧二之愛曼娘,是勝過纮郎愛他的霜兒的。

為了曼娘,顧二滿京城里想尋一位最溫良綿軟的女子為嫡妻,日后好善待曼娘母子。這般用心,不可謂不深情。這在滿口道德滿心算計的勛爵之家里,簡直就是個異數。

為了出身卑賤的外室,去求娶一個門第高貴心地慈悲的正妻,頗有點買櫝還珠的諷刺。

但顧二真就這麼干了。因為曼娘母子在他心里,是他最親的人,是他要拼命保護的家人。

林噙霜和朱曼娘,在這條靠征服男人上位的捷徑上,走得搖曳生姿順風順水啊。可惜好景不長。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兩位的慘敗跟成功一樣,皆是親手造就。

03

茨威格有句名言,「所有命運的饋贈,都早已在暗地里標好了價格。」

林噙霜和朱曼娘,憑一己之力,攀爬上了原本夠不到的階層,享受到了夢寐以求的榮華富貴。可就在她們起高樓時,樓塌了的結局也早已在冥冥中注定。

成于貪者,也必將敗于貪。而成功后的得意忘形,更加速了她們的墜落。

人心不足蛇吞象。林噙霜身懷六甲擠進盛家門檻后,是不會滿足于僅僅做一個妾室的。她要的越來越多,以至于把闔府上下都當作絆腳石。對曾經救她于水火的盛老太太,也要張口閉口罵一句「壽安堂那個死老齋婆」。

她要田產鋪子傍身,要兒女養在身邊,要勝過大娘子的體面,要做豪門貴婿的岳母……她要的每一樣,都狠狠觸碰到了盛家其他人的利益。

她是不怕得罪全家的,因為只要纮郎的心在,她便有恃無恐。

朱曼娘更是有過之無不及。做了顧二的外室之后,又起了做主母的心。屢次耍花招,破壞顧二的親事。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若顧二果真討的嫣然過門,對朱曼娘是個多好的機會。可她偏要鬧上門去,撒潑打滾毀了這樁親事。

朱曼娘和林噙霜敢這麼做、敢這麼貪,背后的緣由還是她們太過自信太過得意了。

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低估了對方的心智。

她們曾經把身邊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間,于是便產生了路徑依賴,以為只要循著這個老路子走,便能逢兇化吉高枕無憂。

林噙霜都被盛纮關起來了,還在猶自做夢。對墨蘭說什麼「我只要放些手段出來,你爹爹便能回心轉意」。

她們太迷信「里外兩張皮子」的演技了,卻沒想過曾經的成功,有多大程度是依賴于運氣。

林噙霜遇上的如果不是王大娘子,而是秦大娘子,她還能囂張得起來嗎?朱曼娘遇上的如果不是重情義的顧二,而是個始亂終棄的薄情郎,她還有活路嗎?

她們倆最過人之處,就是選對了人。可輕而易舉的成功,卻讓她們忽略了最關鍵的問題:人心,是會變的。

迷惑枕邊人的手段,焉能迷惑一世?等心口那層糊涂油被揭去,她們依附于那個男人的一切,便被剝奪了。她們以為的安穩靠山,從來都是鏡花水月,都是從別人手里討來的。施予與剝奪,不過在對方的一念之間。

明明站在懸崖之上,本該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才是,這二人卻偏得意洋洋忘乎所以。掉下去粉身碎骨,也便成了必然的結局。

盛老太太在教養明蘭時,總要她警惕一個貪字。因為過分貪婪,必會墜入欲望的深淵。還教她一個穩字,處處低調,韜光養晦,切不可得意忘形。

不貪,才懂珍惜得到的;不張狂,才能護一世周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