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原來梁晗才是最會算計的男人

要說看完《知否》最大的遺憾是什麼?我想大多數人的回答應該是這兩個。

明蘭跟小公爺情深緣淺的意難平,還有作惡多端的墨蘭依舊是盛家的四姑娘,伯爵府的當家主母。

墨蘭的自私和惡毒無論是給盛家還是給自己的親人都造成了嚴重傷害,她干的壞事兒十個手指頭都數不清。

從小便擅長在盛紘面前討好賣乖陷害妹妹,嘴巴和心思一樣毒,張口閉口罵妹妹們是小娼婦。

到了嫁人的年紀,為了給自己找個豪門婆家,不惜踩著盛家的臉面往上爬,更是跟家里撕破臉,要麼盛家助她登高位,要麼拉著姐妹們一起下地獄。

結婚后的她發現自己并不是嫁的最好,爬的最高的那個,便處處針對明蘭,總想著怎麼把她拉下來踩幾腳。

盛紘疼了她十幾年,卻被她拿來算計;祖母幫她促成了梁家的婚事,她卻罵祖母是壽安堂的老虔婆;明蘭本無心與她為敵,她卻設計救出給祖母下毒的康姨媽,還送她進侯府去殺明蘭。

這樣的女兒,這樣的親人,哪里還配做人!

嫁入梁府后,她并沒想著如何相夫教子,督促丈夫上進,而是招攬一大堆小妾去跟春柯爭寵,還用了林小娘祖傳的陰謀設計春柯,讓她子大難產,差點一尸兩命。

這樣的人無論對盛家還是對梁家都是一個禍害,盛家最終接納墨蘭,我可以理解,畢竟有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情。

梁晗為什麼在發現墨蘭的陰謀后,為什麼沒有抓住這麼好的休妻借口不用,反而留著她做梁家的大娘子呢?

難道是情根深種舍不得?當然不是,他留著墨蘭有三點好處,這也是他的精明所在。

1,夫妻關系中的絕對優勢

盛家祖母曾教育明蘭,丈夫雖然對她好,但也不能過分依仗,嫡親的兄弟,現在的丈夫乃至以后的孩子,都不可能陪她經歷所有,女子想要過得好,還是要自己能穩得住。

明蘭為什麼能在婚姻關系中得到顧廷燁的尊重甚至是討好,就是因為她一直跟顧廷燁是平等的關系。

顧廷燁寵愛她,她就更加勤勤懇懇的工作,還了顧廷燁的情,她從未仗著寵愛跟顧廷燁提過分的要求,在婚姻關系當中他們是平等的,而且明蘭還能是不是發些小脾氣,但絕不是女子撒嬌的那種。

墨蘭跟梁晗的婚姻狀態就是另一個樣子,墨蘭靠著討好,撒嬌,裝大度,扮委屈來換取梁晗的關注和寵愛,她們的夫妻關系是不對等的。

墨蘭唯一能讓梁晗收斂和讓步的就只有自己的大娘子身份,還有自己對他所謂的癡情。

可是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墨蘭是深愛梁晗的,而且她是個唯命是從只想讓梁晗開心一心為她好的女人。

當梁晗發現墨蘭只是利用他的身份想攀上伯爵府的高枝兒,嫁給他后并沒有改變惡毒的心機,而是對他陽奉陰違,并且心思歹毒設計殘害梁晗的寵妾和子女時。墨蘭在梁晗的心里再不是詩會上文雅嫻靜的才學,而是滿腹詭計的惡婆娘。

墨蘭在梁晗的面前失去了那層偽裝,自然也失去了分量。

他們夫妻之間本來就不對等的關系,經過此事梁晗幾乎占據了全部的主動權。

梁晗手里有足夠把墨蘭休棄的證據,就等于抓住的墨蘭的小辮子,他雖然把墨蘭留在大娘子的位置上沒動,卻換掉了她身邊的心腹,墨蘭在梁府就成了個擺設。

墨蘭自知理虧,在面對梁晗的花心時更不能出面阻止,梁晗想做什麼她都要答應,梁晗想納多少妾室她都要點頭。

梁晗若是休了墨蘭,爹娘肯定會讓他續弦一個新的大娘子,那未來的大娘子還不知道會如何約束他。

留著徒有其名的墨蘭,他便可以不再受任何束縛,他需要的從來都不是一個賢內助大娘子,而是一個聽話的女人。

墨蘭有把柄在他手上,自然能成為更聽話的女人。

2,仕途上的助力點

當初墨蘭以庶女的身份嫁到永昌伯爵府確實是高攀了,可隨著盛長柏的步步高升,盛明蘭嫁入侯府被封誥命。盛家的勢力越來越大,反而不務正業,文不成武不就只等著皇帝陰封的梁晗并沒有什麼大出息。

文臣武將中都有盛家的人,梁晗日后的仕途肯定也少不了要這些人幫襯。

而墨蘭作為梁晗與盛家聯系的唯一紐帶,作用就出來了。

若梁晗一氣之下休了墨蘭,必然會失去盛家的助力。

雖然盛家人知道墨蘭的品性也不愿跟她多聯系,但墨蘭畢竟姓盛,她也肯定要回娘家。

盛家自詡清流,肯定也不愿意讓別人嚼舌根,所以即便是不想,也要繼續認下墨蘭這個女兒,繼續同她交往。

梁晗只要還是盛家的女婿,顧廷燁的連襟,那在仕途上,只要不違反紀律,大忙小忙總是要幫的,就算是他們盛長柏和顧廷燁不出手幫忙,其他官員也會看著梁家和盛家的關系做事。

有這層姻親關系在,對梁晗來說絕對是好的助力。

換句話說,如果休了墨蘭,必然會得罪盛家,毀了盛家女眷的名聲,可能連袁家顧家都要得罪了。

就算他能續弦到一位有勢力的大娘子,相信也不能跟盛家這七扯八拐的龐大利益體系相比。

所以,他留下墨蘭,不是因為深情,不是因為不舍,而是看到了墨蘭身后的利益。

梁晗剛開始欣賞墨蘭是因為她才情出眾人生的也美,跟他平日里接觸的那些粉蝶不同。

玉清觀的偷歡,讓他覺得自己竟然能讓一個書香清流門第的閨閣女,放下身段,放下清白名譽以身相許,他只是對自己的風流吸妹的能力感到滿意,并沒有被墨蘭的「癡情」感動。

要不然墨蘭讓他稟明父母然后去盛家提親時,他不會再三推諉。

他想要的不過是墨蘭清白的身子,既然得到了,以后能不能日日享用,他倒是不介意。

梁晗對墨蘭從來都沒有所謂的愛情,只有所謂的男歡女愛。

既然沒有愛情,那作為一個失去實權的大娘子會遭遇什麼,梁晗也并不在意,他留著墨蘭只是為了自己跟盛家的那點牽連,架空她反而對自己有諸多好處。

3,面子的重要性

在《知否》原著中,顧廷燁的妹妹顧婷燦是個奇葩的女子,作為小秦氏的嫡幼女,又是效仿大秦氏的她一直都看不慣顧廷燁,當然顧廷燁也不喜歡她。

小秦氏為她千挑萬選了公主府做婆家,可是她卻把原本一眼望到頭的好日子過得一團糟,還要寫血書告顧廷燁。

她做不了好妻子,當不成好媳婦,公主府實在沒辦法又不敢得罪顧廷燁,便寫信詢問他的想法。

顧廷燁說,只要公主府不休妻,不壞了顧家其他女眷的名聲,其他的他都可以不管。可見休妻對女子娘家的影響有多大。

雖然休妻這件事兒受影響最大的是女子的娘家,但休掉官眷自然也要給出合情合理的理由。

墨蘭雖然心腸壞,但表面文章卻做得極好。

梁晗跟墨蘭的婚前茍且已經被一紙婚書掩蓋了,現在要是翻出來,誰的臉上都不好看。

墨蘭害的春柯子大難產差點一尸兩命,雖然事情確實是墨蘭做的,但她也能找到理由反駁,自己作為大娘子關心妾室才送去的補品。

總的來說,梁晗雖然知道實情,卻拿不出確鑿的證據。

只憑兩個丫頭的說辭去定罪一個大娘子,這事兒沒那麼簡單。

而且事情傳出去,盛家丟人,梁家的面子也不光彩。

與其做沒有把握得不到好處的事情,不如奪了墨蘭大娘子的權利,這樣既能防止她作惡,又能保全梁家和盛家的臉面。

對于有身份地位的官宦人家,面子比里子重要。

4,

墨蘭從小便從林小娘那里學如何算計男人,卻不曾想自己也會被男人算計。

一直想做一只驕傲孔雀的她,被困在梁府日日擔驚受怕,處處被人掣肘,還沒有娘家人撐腰搭救,這便是對她最大的懲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