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綜藝毀掉的5位好演員:鄧超可惜,黃渤及時止損,張譯清醒

在一場采訪中,主持人問張譯為什麼不參加真人秀,參加一場能掙上千萬,張譯的回答打臉了半個娛樂圈:

「我是堅守底線的,我不參加真人秀,基本上只做電影和電視劇這兩種,我的修為比較低,我不是一個能去娛樂大眾的人。」

在娛樂大眾方面,張譯的修為是有點低了,所以,他才有時間去打磨演技,票房累計達到161億,位居中國男演員個人票房排行榜第8名。

不出所料,他拍攝的電影《紅海行動》、《金剛川》、《懸崖之上》、《一秒鐘》、《萬里歸途》等,都貢獻了炸裂的演技,甚至連因恐懼而產生的生理性嘔吐都能表演出來。

想當初,演技可以跟他相媲美的演員還有很多,像黃渤、孫紅雷、鄧超、沙溢、王耀慶等人,都曾經因為演技而封神。

他們的修為比張譯高,掌握了娛樂大眾的流量密碼,開始在綜藝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現如今,馮小剛一語成讖,演員參加過多的綜藝,會消耗他們的戲感。

的確如此,黃渤、孫紅雷等人,搭上掙快錢的綜藝之后,看似國民度更高了,與觀眾走得更近了,但他們的戲感正在一點點的流失。

演員成了有商業價值的工具明星,這些演員眼能瞄中的影視劇也都是一些大片、商業片,色彩華麗、特效逼真、明星扎堆,但內容卻不飽滿、動人。

這些糟糕的事正在電影圈發生,還好,有人及時止損,不過,大多數人仍在飲鴆止渴。

01黃渤,電影里的野性遭遇綜藝里的天性,一身的演技被莫扎特帶到外太空了

2022年7月,《外太空的莫扎特》在疫情稍緩的暑期檔,悄無聲息地撲街了,豆瓣評分從5.6下滑到4.3,累計票房僅2.23億。

這部披著科幻外衣、實則反映代際矛盾的電影,讓百億票房大咖黃渤備受爭議。

電影撲街,能全讓黃渤背鍋嗎?當然不能,這部電影正好反映了整個電影市場的困境。

太過現實的,像《我不是藥神》,過審需要的「技術操作」比拍一部大片還要難,否則,《隱入塵煙》不會在變成電影黑馬后又被迅速地趕下場。

太過文藝的,受眾太小,否則《霸王別姬》、《阿飛正傳》也不會只在千萬票房里打轉;

曾拍攝過農村題材《光棍兒》、《美姐》的導演郝杰,在FIRST青年電影展頒獎典禮上,說了一句「我不是什麼好東西,千萬別給我投資」。

話音沒落,他的傲氣就被慢慢磨掉了,不得已向現實低頭,去拍商業片了。

一向能在嘈雜、滿目瘡痍的生活中發現詩意的張猛,出道就拍攝了《鋼的琴》。

結果,一部媚俗的商業片《不期而遇》,把他的口碑全給敗光了。

導演都低了頭,演員又怎能不屈就?那電影圈發生的咄咄怪事也就見怪不怪了。

黃渤身上的鍋卸下來一半,但另一半他背的一點都不冤枉。

黃渤是《瘋狂的石頭》里的黑皮,是《心花路放》里的耿浩,是《斗牛》里的牛二,他在電影里釋放的野性,讓觀眾的情緒隨著他的人生起伏跌宕。

尤其是他飾演的黑皮,把一個男四盜竊犯演的都披上了主角的光環,黑皮一直在認真「盜竊」,說出的理論,下定的決心,都可以去盧浮宮偷名畫了。

無奈他技藝不佳,屢屢失手,卻依然堅強,演技渾然天成,如果現實真遇到這樣一個盜竊犯,估計被害者都不舍得報警。

2015年,正好趕上內娛綜藝節目井噴式發展,黃渤也趕到這個風口,接下了真人秀節目《極限挑戰》的邀約。

在節目里,黃渤有黃磊的智慧,還有孫紅雷的搞笑,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還會給別個使個絆子,節目播出沒幾期,「壞叔叔」的人設就立定了。

緊接著,黃渤作為常駐嘉賓的綜藝越來越多,《忘不了餐廳》、《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向往的生活》都有他活躍的身影。

參加的越多,觀眾越是習慣他在綜藝里的樣子,看到了他不再神秘的人性的一方面,而再去塑造別人的人生時,觀眾就很難代入。

于是,在《穿過寒冬擁抱你》里,他飾演的快遞小哥,更像是在《極限挑戰》里被孫紅雷追著打的角色,幽默不是快遞小哥的,是他自己的。

在《外太空的莫扎特》里,他演的父親像是個普通人家的父親,絮叨、強勢,沒有給觀眾帶來情感上的沖擊力。

還好,黃渤意識到了這一點兒。

2022年,黃渤拍攝了三部電影,《涉過憤怒的海》、《狗鎮》、《撼沙》,或許這幾部電影會讓他的人生稍稍收斂,讓野性光榮回歸。

02孫紅雷,當黑幫大哥開始變漂亮了之后

在孫紅雷沒有去挑戰極限之前,他基本上演的每部戲都會得獎。

2000年,他參演上個世界上重演率最高的輕歌劇《三毛錢歌劇》,用外語演唱快節奏的歌曲,一舉拿下了戲劇獎殿堂級的梅花獎。

同一年,他出演《像霧像雨又像風》里的阿萊,阿萊魯莽又深情,矛盾、隱忍的演技,讓孫紅雷開始走進大眾的視線。

2003年,孫紅雷迎來了他的巔峰時刻,在《征服》里飾演黑幫老大劉華強,他把劉華強的專橫、張狂、狠辣詮釋的十分到位。

看到他的小眼一動,觀眾就要抱緊雙手,哆嗦著看劉華強動手;

看到孫紅雷眼里的笑意,觀眾都能緊張地掉一地雞皮疙瘩;

連他的手指都帶著戲。

怪不得有訪談界「殺手」之稱的易立競說,他的臉就是一個頗為兇險的江湖。

后來,他又演了《七劍》里的冷血無情的劊子手連城;

接著他又成了吳宇森導演《天堂口》里的夜總會老板,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老油子;

憑著這幾個反面人物的形象,孫紅雷成了惡俗專業戶;

但孫紅雷用實打實的演技告訴觀眾,他不是只能演惡人的。

2009年,一部諜戰劇《潛伏》在四個衛視上星播出,他飾演的余則成不動聲色、外表鎮定卻內心波瀾壯闊、大腦風暴不停,所有的這些都從他的眼神里傳遞了出來。

當得之又是同志又是妻子的翠平犧牲的時候,他干嘔、兩腿癱軟,掙扎三次才站起來,從壓抑、悲憤、難過,情緒層層遞進、一氣呵成。

這部戲過后,他成了飛天、白玉蘭、金鷹的三料視帝。

但在2015年,他跟黃渤走進了同一個綜藝《極限挑戰》。

他在節目里立的是蠢萌的人設,看到誰都會問:我漂亮嗎?因此,觀眾都稱呼他為「孫漂亮」。

不管玩什麼游戲,都從來看不懂規則;他在節目里就是簡單粗暴地搞破壞。

這時,他在電視劇里飽含兇狠的笑變成了傻樂。

五季《極限挑戰》、一季《萌探探探案》,把他積攢多年的戲感給耗盡了,最明顯的莫過于在《掃黑風暴》里的演出。

在戲里,他是個亦正亦邪的人,但論狠毒,他比不上孫興的扮演者吳曉亮;

演正派,卻又比不上劉奕君。

不管是悲、是喜、是怕、是忍,他都只剩下用笑去表達了,笑的浮夸與不明所以。

在這部戲里,觀眾只看到了「孫漂亮」,沒看到想要報仇、想還自己清白的李成陽。

自黑幫大哥喜歡上了「面膜」,注重漂亮了之后,他往后的戲里,就全都是孫漂亮了。

03鄧超,走進了綜藝的迷魂陣

鄧超剛出道時,曾被人稱為「戲瘋子」,就因為拍攝《少年天子》里的順治皇帝而出名,緊接著,他又拍了《少年康熙》、《天下第一》里的皇帝,因此,跟張鐵林一樣并稱為「皇帝專業戶」。

鄧超外形帥氣、陽光,演技又怒甩小鮮肉幾條街。

剛轉戰影響壇,他就在馮小剛導演的《集結號》里當了男二號,年輕氣盛,又指揮果斷,不著痕跡的演出,讓他一舉斬獲百花獎的最佳男配角獎。

尤其是在《烈日灼心》里的演技,讓他一戰封神,成為金雞獎當之無愧的影帝。

在電影里,他飾演協警小豐,在當協警前,他和幾個好朋友曾侵犯過一個女畫家,并殺了女畫家全家。

他重新做人之后,對這件事一直耿耿于懷,堅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期盼能贖罪。

鄧超在戲里有兩次哭戲,每次哭都令人揪心,那種掙扎、悔恨、害怕全部跟著眼淚流了出來。

他跟呂頌賢還有一場同志間的吻戲,這個鏡頭考驗演員的演技,更考驗觀眾的接受底線,但鄧超都完成的很好。

尤其是他被執行死刑時,鄧超演繹出了一個死刑犯面對生命流逝時的所有情感。

從開始的緊張恐懼,再到藥物的神經錯亂,又遞進到意識清醒,對生命流逝的不甘,隨著藥物逐漸侵蝕他的身體,意識再次模糊,似乎看透了生死,甘愿接受命運的安排。

短短的一分鐘,他把所有的情感都從眼神里表達了出來,這段演技還被寫進北影的教材。

這時,他參加《奔跑吧兄弟》僅僅一年,戲感還在,不過,他接連參加了六季,他在節目里耍寶、搞笑成了觀眾對他的固定印象。

鄧超把這種形象也根植在生活里,動不動就在社交平台上發搞怪圖片。

后來,他又把這些在綜藝里討喜的行為帶到了電影里,讓「娘娘」孫儷在電影《惡棍天使》里栽了個大跟頭。

鄧超后來拍攝電影《影》,他一人分飾兩個角色,為拍好這兩個角色,他需要在短期內先增肥22斤,然后再減肥40斤。

即使這樣,他嚴肅的樣子看著就想讓人發笑,怕他冷不丁地來一句不太純正的英語。

漸漸地,鄧超在《奔跑吧》里已沒有多少發揮空間,就帶著陳赫、鹿晗參加了一檔新綜藝《哈哈哈哈哈》。

在新節目里,他依舊在炒跟陳赫的CP,不過,已沒多少人買賬了。

鄧超走進了綜藝的迷魂陣,迷得不僅是觀眾還有他自己。

04沙溢,葵花點穴手把他的演技給點住了

2005年,一部《武林外傳》成了史上最下飯的電視劇,沙溢扮演的「盜圣」白展堂,見識廣、膽子小,沒發生危險前,他能保護所有人,發生危險后,他總是第一個逃。

他使用的「葵花點穴手」成了迷弟迷妹們最喜歡模仿的動作。

這部電視劇過去17年,卻依然有著旺盛的生命力,觀眾常看常新,常看常笑。

因為這部電視劇,沙溢、閆妮、姚晨都成了一線演員。

憑借一部戲成名是把雙刃劍,容易給觀眾造成刻板印象,以致于演什麼都會聯想到這部戲,但這一點并沒有在沙溢身上出現。

他在《甜蜜蜜》里飾演的韓陽,溫文爾雅、成熟內斂,是個過日子的好男人,在這個角色身上并沒有多少白展堂的身影;

在電視劇《青盲》中,他飾演的反派角色徐太行,表面看是個正人君子,實則狡猾毒辣,在陽奉陰違里他轉換的游刃有余,讓觀眾恨得牙癢癢。

沙溢入戲太深,拍完之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處于易怒的狀態。

在電視劇《滲透》里,沙溢再次突破以前的形象,演一個左右逢源的老油條,把卑微、討好、堅韌詮釋的很到位。

但自從參加了《爸爸去哪兒》之后,他把精力開始更多的放在了綜藝節目里,以致于在8年的時間里,他只塑造了一個能叫得出口的形象。

就是電視劇《小歡喜》里的喬衛東,那句不太正宗的「英子,爹地,開門」,成了全劇最大的笑點。

不過,他在綜藝里玩得倒挺歡實,在《奔跑吧》、《喜樂街》、《萌探探探案》都有他的身影。

2022年,他還有6個綜藝要播出,綜藝如此高產,讓他的演技嚴重滯后同一個起跑線的閆妮和姚晨。

在電影《懸崖之上》里,他成了最大的敗筆,面目猙獰,卻像是故意營造的,表演痕跡很重,而且產生不了共情,看見他就想笑。

所以,張藝謀只給了他幾分種露臉的時間,台詞也沒幾句。

在電視劇《對你的愛很美》里,沙溢多次笑場,演技不接地氣、浮夸。

05王耀慶,霸總成了鄰家大哥哥

王耀慶和方中信一樣,長得就是一張富貴臉,不能演窮人,而他們也把這種天生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飾演的富豪、霸總讓人欲罷不能。

在《小兒難養》里飾演高級金領嚴道信,在《小爸爸》里飾演金牌律師泰勒,在《產科醫生》里飾演海歸醫生肖程,在《怪你過分美麗》是經紀公司的CEO。

如果在電視劇里不稱個上億的身家,都有點浪費他那張高級臉。

本來霸總就應該跟平民有距離感的,但他在短視訊平台,上傳了一組穿印花短褲跳舞的視訊,揭開了他演霸總的神秘感。

他嘗到了受人關注的甜頭之后,他又在直播間、綜藝里頻繁地跳這種魔性舞蹈。

他還頻繁地出現在各大綜藝節目里,像《元氣滿滿的哥哥》、《牛氣滿滿的哥哥》、《最強大腦》、《聽說很好吃》等,他都有有參加。

霸總與觀眾沒有了疏離感,成了鄰家大哥哥,那他在電視劇《盛裝》里的霸總項庭峰,也就不再霸氣、霸道了,而觀眾看到他,能想到的就是穿印花短褲跳舞的哥哥。

結語

電影圈為取悅觀眾,爭取票房,都擠到商業片這一條軌道上,重形式甚于內容。

好在,有更多的節目在挖掘更好的編劇,像《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其中有6席是留給編劇的,鼓勵讓專業人士走到台前。

演員為取悅觀眾,掙快錢,扎堆似的接綜藝通告,如今,遭到反噬的演員越來越多,好在,有演員已開始浪子回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