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皇后:來自政敵家的千金小姐,讓乾隆思念了51年的女人

康熙五十一年的一天,康熙突然下旨,將察哈爾總管李榮保革職,永不復用,這位堂堂的二品大員政治生涯終結。同年五月初四,即端午節的前一天,李榮保的夫人覺羅氏生下一女,李榮保怎麼也不會想到,正是這個女兒,讓自己家成了清朝第一貴戚。

此女姓富察氏,死后謚號為孝賢純皇后,是乾隆皇帝的原配妻子。

01不光彩的黑歷史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一件事,孝賢的父親李榮保為何會被康熙革職,永不復用?

說起這件事,還要追溯到三年前,也就是康熙四十八年。

當時,康熙下令將太子胤礽廢黜,隨后命官員舉薦新太子人選,誰知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康熙驚呆了, 滿朝文武大臣幾乎一致舉薦八阿哥胤禩,其中,包括馬齊、李榮保兄弟二人

面對如此復雜且兇險的局面,康熙果斷出手進行干預,決定狠狠打擊一下朝中的第一大黨,八爺黨。

「康熙四十八年。己丑。春正月。癸酉朔。○甲午(二十二)○諭曰:馬齊原系藍旗貝勒德格類屬下之人。陷害本旗貝勒。投入上三旗。問其族中有一人身歷戎行而陣亡者乎?乃不念朕恩。擅作威勢。朕為人主。豈能容此。馬齊之弟李榮保。妄自尊大虛張氣焰。朕屢加儆戒而怙惡不悛。亦當治罪。馬齊等。著諸王大臣會集速審擬奏。」

這份諭旨中,康熙不僅對馬齊、李榮保兄弟大加訓斥,還把富察氏家的黑歷史給抖了出來,原來富察氏祖上曾經做過不光彩的事情: 陷害本旗貝勒

陷害本旗貝勒的這位是馬齊、李榮保的祖父,也就是孝賢純皇后的曾祖父哈什屯。

皇太極主政時期,一開始與他并坐的有三位貝勒,即代善、阿敏與莽古爾泰。

皇太極一心要實現乾綱獨斷,極力打壓其他三位貝勒,首當其沖的便是正藍旗的兩位旗主,莽古爾泰與德格類兄弟二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系列精心設計,皇太極成功將莽古爾泰一黨鏟除,當時哈什屯一家就是屬于正藍旗的,誰知這哈什屯竟賣主求榮,背叛了本旗旗主,隨后改投到鑲黃旗麾下,成了皇太極的新寵,哈什屯就是這樣發家的。

這也算是孝賢純皇后一家的黑歷史之一吧。

黑歷史之二,其實剛才已經說過了,在康熙四十八年的那次舉薦太子中,孝賢的伯父馬齊、父親李榮保是支持八爺胤禩的,也就是說:

孝賢一家原先是屬于八爺黨的,那為何雍正還要把李榮保的女兒(孝賢)嫁給了寶貝兒子弘歷呢?

這就是雍正的高明之處。

當時,八爺黨實力尚存,有些人不能爭取,但有些人是可以爭取的,馬齊、馬武兄弟就是可以拉攏的對象,他們背后站著實力雄厚的富察氏家族,對穩固大清江山非常重要。

所以,雍正一上臺便對馬齊、馬武兄弟委以重任,馬齊被任命為總理事務大臣,馬武則被提拔為領侍衛內大臣,掌管著宮廷宿衛。

馬太傅齊,富察氏,為文忠公之伯。歷任兩朝,居相位者凡三十余年。時明索既敗后,公同其弟太尉公武權重一時。時諺云:‘二馬吃盡天下草’。

02大清國的賢后

其實,早在雍正繼位之前,胤禛似乎就與富察氏家族有著某種聯系。

有這樣一個故事,說康熙晚年,時為雍親王的胤禛突然造訪李榮保家,李榮保夫人與女兒富察氏(孝賢)來不及回避,便一起接見了雍親王,胤禛見桌上都是手寫的經文,字寫得筆力剛勁,便問出自何人之手,原來這字竟然是李榮保的女兒富察氏寫的。

胤禛回府后,將富察氏的字給三個兒子(弘時、弘歷、弘晝)看了看,說道: 「此字是一個九歲的格格所寫,你們如不用心上進,可連女童也不如了。」

雍正五年年初的一天,清宮舉行了三年一度的八旗選秀,已故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女兒富察氏成功入選,成為入選秀女之一,雍正大概對這位秀女多年前的字記憶猶新,大筆一揮,將富察氏只給了四阿哥弘歷。

這一年的七月十八日,四阿哥弘歷與富察氏在紫禁城的西二所奉旨成婚,這一年,弘歷16歲,富察氏15歲。

婚后的前八年里,弘歷與富察氏非常恩愛,兩人先后生了三個兒女,分別是皇長女、皇次子永璉與皇三女固倫和敬公主。雖然長女只活了三個月就夭折了,但永璉與和敬卻活了下來,給弘歷夫妻平添了許多歡樂。

這是夫妻二人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那麼,孝賢的悲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其實在弘歷繼位的那一刻就開始了,從那一刻起,孝賢不再只是弘歷的妻子,還是大清國的皇后,不僅要操持繁雜的后宮事務,更要面對沉重的國事禮儀,最重要的是,兩個兒女要健康成長,尤其是皇次子永璉。

永璉是乾隆的嫡長子,乾隆早在登基的第二年便將其秘立為皇儲,寄予了很大希望,誰知僅過了三年不到,永璉就死于風寒,這是孝賢所遭遇的第一次沉重打擊。

乾隆十一年的四月初八日,孝賢終于再次懷上龍胎,不負眾望生下一位皇子,取名為永琮。從這個名字來看,永琮似乎是大清繼承人的不二之選,但有些時候,越珍惜一樣東西,就越容易失去。

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又是一年的除夕之日,原本是歡樂喜慶的氛圍,誰知當晚傳來噩耗,皇七子永琮因出痘(天花)而夭折,活了還不到兩周歲。

這是孝賢所經歷的第二次沉重打擊,當然也是最后一次,她病倒了。

為了排遣妻子心中的苦悶,第二年春乾隆攜崇慶皇太后與孝賢一起踏上了東巡之路,但對孝賢來說,這竟是一條不歸路。

乾隆十三年三月十一日,乾隆一行人來到德州,棄車登船,誰知就在當晚,孝賢便離開了人世,年僅37歲。

03孝賢皇后去世后的風波

對于孝賢的離去,乾隆曾經發出這樣的悲嘆:「 影與形兮難去一,居忽忽兮如有失」,即便位居九五之尊,卻留不住心愛的女人,從此,乾隆只能在長春宮懷念孝賢的一切過往,撫摸著心愛的鹿尾絨毛荷包悵然發呆。

讓人想不到的是,孝賢的死,卻引發了一系列的政治風波,兩位大清皇子倒了大霉,一個是皇長子永璜,另一個是皇三子永璋。

孝賢皇后去世后,乾隆命皇長子永璜前來迎喪,誰知在接下里的喪禮上,永璜與永璋兩位皇子卻表現得不夠悲傷,這讓乾隆龍顏大怒,不惜對兩個兒子拳腳相向,甚至說道:

「此次皇后之事, 伊于人子之道,毫不能盡……此二人斷不可承續大統,……伊等如此不孝, 朕以父子之情,不忍殺伊等,伊等當知保全之恩,安分度日, ……若不自量, 各懷異志, 日后必至弟兄相殺而后止, 與其令伊等兄弟相殺, 不如朕為父者殺之。」

實際上,就是剝奪了兩位皇子的政治權利,他們的政治生涯到此結束。

還有一點,從乾隆十三年開始,乾隆的執政風格發生驟變,由寬仁懷柔轉變為暴戾嚴苛。

執政初期,一向將祖父康熙視為偶像的乾隆一心推崇寬仁的治國理念,另一方面,鄂爾泰與張廷玉的掣肘也讓乾隆畏手畏腳。

然而,十三年之后,恰逢愛妻去世,加上金川戰場上的損兵折將,將帥的無能,還有鄂黨、張黨使自己身心俱疲,乾隆的風格瞬間改變,轉為嚴苛。

其實,這對大清國來說也并無壞處,如果乾隆一味地寬仁放縱,大清官場或許腐敗得更快,大清國的機器將提前生銹。

乾隆十三年九月,孝賢的弟弟傅恒毛遂自薦參贊軍務,隨后署理川陜總督,授保和殿大學士,掛帥前往金川。

不到一年時間,傅恒便降服莎羅奔,因功封一等忠勇公,沒想到,孝賢之后,她的弟弟傅恒與侄子福康安將會光大富察氏家族的門楣,使富察氏成為清朝第一貴戚。

此外,孝賢之死,還開啟了另外一個女人的悲劇人生,她就是嫻貴妃。

孝賢去世后,嫻貴妃那拉氏被選定為繼后人選,先是被晉升為皇貴妃,然后在乾隆十五年入主中宮,成為新的六宮之主,但這位大清皇后同樣以悲劇收場,最終落得一個「不廢而廢」的結局。

參考資料:《清史稿》《八旗通志》《清皇室四譜》《乾隆朝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