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甄嬛從甘露寺回宮后,皇后為什麼不打胎了?

甄嬛剛到甘露寺時,太后派身邊的嬤嬤芳若時不時探望,以此表明態度,皇后這才停手。

當甄嬛策劃從甘露寺帶著身孕回宮后,皇后的第一反應必然是后悔——甄嬛最落魄的時候,就應該豁出去,以絕后患。反正有太后和純元皇后這兩張王牌,她的后位肯定保得住。

不過高手就是高手。

皇后立即調整策略,準備圍獵甄嬛。

皇后的策略主要是把甄嬛放在火上烤。

首先皇后臉皮笑得再僵,她也順著皇帝。

皇帝要接甄嬛回宮,她就特意讓甄嬛的宮室變得更加奢華無度,讓群臣側目。

皇帝要用皇后儀駕接回甄嬛,皇后咬著牙表示,甄嬛受苦多年,如今帶著皇室子嗣回來,應當的。

我們可以發現,面對甄嬛強勢回宮,皇后這一次的策略變化得很徹底——她不打胎了。

《甄嬛傳》十級學者們都知道,管理妃嬪的肚皮,是皇后的最高戰術之一。

芳貴人、華妃、富察貴人和甄嬛等人的孩子,不曾有幸來到這個世界看上一眼,全是皇后的手筆。

不過這個戰術,以甄嬛強勢回宮為時間節點,皇后再也不用了。

皇后不是不想用,而是她已經不能用這一招了。

首先是維護人設所需。

皇后在古代是一國之母。

可以說,皇后在「國母」這個職責上,做得太差了。

當皇后的首要職責是什麼?

起碼保證皇帝有幾個繼承人可以篩選。

皇后倒好。自己生養不了,就選擇了一個資質最差的三阿哥捏在手里,方便日后操縱一位傀儡天子。

她的私心,皇帝和太后看不出來麼?不過是看在眼里,沒有說出來。

其次,人都是第六感的。

第六感這種事情,不是女人專利,人人都有,不過是強弱之別。

皇帝的后宮中有那麼多妃嬪懷孕,為什麼無一人能夠生下來?

皇帝起初以為是自己謀害了華妃的孩子,遭到上天懲罰,整個人十分自責。

這一點,還曾經是皇帝內心的死穴。

但這樣的案例一多,皇帝的潛意識也會覺得不對勁。

皇帝的表現之一,就是對皇后日益冷淡。

這說明,皇后的面具戴得再完美,遲早也會露出馬腳。

后宮中就有不少妃嬪冷眼旁觀,比如沈眉莊、徐燕宜和端、敬二妃,都覺察到皇后不如她表現出來的那樣賢惠善良,生出了更重的防范心。

這種感覺在現實生活中也有。

在某些場合,你碰到一個對你非常友善的人,但你始終覺得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不能對她交付信任。

最后事實證明你這樣的感覺是對的。

人是社群動物。只要不是真正的傻白甜,在一個有問題的環境中,遲早會覺察到危險的氣息。

任何招數,不論再怎麼高明,長期使用,都有被人看破的一天。

甄嬛回宮后,皇后就處在被人戳破面目的邊緣。

這種戳破,無須實證,只需要皇帝意會到,皇后就徹底失勢 。

皇后也明白,她此時的處境不妙。

于是,皇后就盡量放棄打胎,還對此進行了升級。

她的招數可悲又可怕,始終是圍繞著孩子來。

她先是設計滴血驗親事件,想讓皇帝相信甄嬛給自己帶綠帽,實現徹底把甄嬛給弄死的目的。

甄嬛成功反殺,讓后宮眾人認為是皇后陷害寵妃和皇子,半分不容人。

在這件事情上,皇后身邊的心腹宮女染冬出來頂罪了事。

皇后徹底失去皇帝信任。

皇后不甘心。

她又讓安陵容強行有孕,目的是為了讓安陵容誣陷甄嬛,出于嫉妒「打了安陵容的胎」。

甄嬛于是將計就計,讓皇帝在安陵容宮里時,安陵容就流了產,把自己撇得干干凈凈不說,還把安陵容弄下線,斷了皇后最后的臂膀。

這就造成了皇后第三個無法打胎的困境——沒有人手去執行了。

甄嬛為什麼能成功回宮?

也是皇后的送上的助力。

她謀害皇嗣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令皇后最后的靠山,太后的態度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之前,太后對皇后所言所行,實在反感,時刻加以規勸,卻礙于家族利益需求,始終沒有狠下心來懲罰皇后。

皇后越玩越開心,要把皇帝弄得斷子絕孫了。

太后才有了一絲絲良心發現,改變策略,不再力保皇后一人獨大,選擇默認甄嬛回宮,對抗皇后,起碼給皇帝兒子留點血脈。

太后希望后宮能在平衡的局勢中,好歹讓保住幾個孫子的命。

當甄嬛從甘露寺回宮后,和皇后之間的恩怨紛爭就到了下半場。

可以說,皇后在下半場的表現,還是很出彩,水平很高。

她之所以落敗,一是甄嬛的成長非常迅速,到了最后,足以抗衡皇后的權勢。二是她根本不是皇帝心目中的那個人。

甄嬛比皇后更有優勢的地方是,皇帝對她始終保留有情分,而對皇后不過是看故人臉面。

當這份故人臉面被皇后糟蹋得差不多時,皇后也就只能走向悲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