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瑯琊榜才懂:景琰得知梅長蘇是林殊后,卻不與他相認的深意

景琰從沒想過梅長蘇就是林殊,他不敢相信曾經那個活力四射的少年,轉眼間成了攪弄風云的謀士。

景琰心中對謀士是有偏見的,他厭惡謀士,在他看來,若不是謀士,赤焰軍不會落得這般下場,林家不會一夜之間消失。

景琰對梅長蘇的厭惡!

景琰得知庭生被梅長蘇帶到雪廬的時候,一臉緊張地趕到雪廬,恰巧景睿也在,面對質問。

景琰說: 「我喜歡庭生的母親,愛屋及烏就對庭生多一些照顧。」看著景睿吃驚的表情,景琰不想解釋,誤會就誤會吧,只要是能夠保住庭生。

景睿離開之后,梅長蘇看著景琰,一臉嚴肅地說: 「愛屋及烏不假,但不是因為庭生的母親,而是因為他的父親!」

聽到梅長蘇的話,景琰心中一驚,這是景琰心中的隱痛,也是不能讓人發現的秘密。梅長蘇竟然直接說出來了。

梅長蘇看出景琰一臉警惕,隨即直言,他想要幫助景琰奪嫡,景琰覺得梅長蘇是在開玩笑!

梅長蘇只是從利益方面打動景琰,他給景琰留下的印象除了狠辣還有無利不起早!

梅長蘇冷著臉告誡: 「殿下有時難免會心里不舒服,但必須忍著。我知道你的底線在哪里,所以不會觸犯它。但我也有我的手段和行事方法,殿下恐怕也要慢慢適應一下。你我都有共同的目的,為了這個,犧牲一點個人的感受,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景琰表面上接納了梅長蘇的建議,內心里對梅長蘇卻是更加厭惡!其實可以理解,景琰不知道赤焰軍到底經歷了什麼,他只是知道當他從東海回來,他敬重的兄長,他的好兄弟一家全都成了不能談起的話題!

他內心憤懣,卻又無力改變,內心里的那股孤憤支撐著他,即便他被父親嫌棄,即便他受到冷遇,他絲毫不在意。

而謀士同樣是他心中所厭惡的,在他看來,如果不是有這類的人攪弄風云,他的兄長、他的好友不至于丟了性命。這種偏見是刻在骨子里的,而林殊化名的梅長蘇恰巧是他厭惡之人。

就像有人說:當一個人內心對某種事物有偏見的時候,是不會刻意去全面了解的!

景琰對梅長蘇的接納!

梅長蘇救出庭生,救了霓凰,在景琰看來前者是為了向他表明心跡,后者則是為了拉攏霓凰。

景琰真心接納梅長蘇則是兩件事的發生。

第一件事,梅長蘇隨著景琰去找飛流,恰巧遇到飛流與戚猛比武,戚猛技不如人便把主意打在了梅長蘇身上,他把一柄飛刀射向梅長蘇,梅長蘇眼見到無法躲避,索性站在原地。

戚猛呵呵一笑: 「你們讀書人沒見過這場面嚇著了吧!」話音剛落,眼看著靖王陰沉的臉,戚猛漸漸心慌,他以為靖王動怒是看中梅長蘇,立刻給梅長蘇作了個揖。

梅長蘇冷冷一笑: 「不用跟我道歉,反正丟臉的是靖王殿下。蘇某本久慕靖王治軍風采,沒想到今日一見,實在失望。一群目無君上綱紀的烏合之眾,難怪不得陛下青眼。朝著靖王殿下的方向扔飛刀,真是好規矩!」

梅長蘇的話就像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打在靖王臉上,他想起好友林殊挨打時的那個教訓。

林殊父親帶著四十歲瘦弱文士引入赤焰軍擔任要職時,年少氣盛的林殊與景琰故意排擠他。

尤其是林殊故意震斷自己的劍,讓一塊劍鋒碎片飛向那個那個單薄的身影,以此來試驗他的膽量。那一次林殊被父親在眾人面前狠狠地打了一頓,幾乎三天起不了床。

挨打的真實原因: 不是因為挑釁聶真,而是因為當他挑釁聶真時,祁王殿下就站在聶真的身邊!雖然林殊當時沒有惡意,但刀鋒朝向了自己主君的方向這是不被允許的事情!

現在的情景與當時類似,戚猛的刀飛向梅長蘇時,景琰就站在梅長蘇的身邊!

景琰選擇了那條奪嫡之路,他不能允許曾經的那一幕在自己身上上演,因此他狠狠處罰了戚猛。

景琰意識到,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他不僅要整飭內部,還要把府中上下鍛造成一塊堅實的鐵板!這件事情之后,景琰對梅長蘇的態度有多改觀,畢竟梅長蘇提出的問題一針見血。

第二件事,梅長蘇得知衛崢被懸鏡司帶回來的事情,再三的與景琰確定之后,便制定了救出衛崢的計劃。

就像言侯爺所說: 明眼人一看這就是局,先不說局面有多不利吧,壓根就沒有多少的可能性,可他們為了情誼依舊選擇救。

梅長蘇與景琰一起商定了具體的行動過程,借助藥王谷的名聲,還要衛崢的妻子云縹緲主動回家等待被傳喚,雖然可能傷亡慘重,但是盡可能的做到損失最小!

救出衛崢之后,梅長蘇主動等待夏江來找他,在景琰看來他明明有能力躲開夏江,卻為了衛崢,差點丟了性命!

這件事情之后景琰在內心里徹底接納梅長蘇,他覺得梅長蘇比他想象的有情誼!

景琰一方面或許是被梅長蘇的才能打動,另一方面卻是因為梅長蘇拯救衛崢的情誼!

景琰認出林殊!

景琰成為太子,靜妃生辰的時候,言侯幾人去景琰的府中做客,閑聊中言侯說了一句:「 還有人指著一棵樹就當了名字呢。」

景琰僵住,問言侯: 你剛才說誰指著一棵樹當了名字?指了何樹為名?

言侯猶豫了一下低聲回答: 林帥,當時院中,長著石楠所以...

景琰面色慘白,身體晃了晃,只覺得耳朵一陣陣嗡嗡作響,他回憶起往事:

「你是我擇定的主君」

「庭生,我會救你出去的」

下一刻景琰策馬狂奔去蘇府。卻在距蘇府很近的地方停住了,他喃喃自語: 「既然他不肯讓我知道,自然有他這麼做的苦衷,我又何必非要知道,白白增添他的煩惱!」

林殊是誰?林殊是他那個驕傲張揚、爭強好勝,從不肯低頭認輸的知交好友,是那銀袍長槍、呼嘯往來,從不識寒冬雪意為何物的小火人,是喜則雀躍、怒則如虎,從未曾隱藏自己內心任何一絲情感的赤焰少帥……

可梅長蘇又是誰呢?他低眉淺笑,語聲淡淡,沒有人能看透他所思所想;他總是擁裘圍爐,閃動著沉沉眸色算計險惡人心;他的臉色永遠蒼白如紙,不見絲毫鮮活氣息,他的手指永遠寒冷如冰。

景琰想起梅長蘇曾經在他耳邊說「好好地培養庭生,不要讓他成為我這樣的人。」這一刻景琰的內心五味雜陳,有心痛、有愧疚、有憂傷、有喜悅…

現在他終于明白為什麼母親看過那本游記之后,總是叮囑他善待梅長蘇;為什麼三月春獵,母親看到梅長蘇忍不住大哭,原來母親早就認出梅長蘇是林殊!

他們之所以能夠默契地說起梅長蘇父親的名字,是因為景琰不知道林殊父親的曾用名是梅石楠!

景琰立馬去找了母親,他想要從母親的口中了解林殊的身體如何,靜妃告訴景琰: 「你還能經得起失敗,可小殊經不起。」

原本就能夠獨當一面的景琰,為了林殊,他行事越發的沉穩!

更令人心酸的是:原本是好友的兩個人在明知道對方是誰的情況下,還要假裝不知道,都在默默地用行為維護對方,卻又忍不住的小心試探。

梅長蘇感覺景琰已經知道他是林殊了,故意在景琰的面前一邊看書一邊拿了一塊榛子酥準備吃,景琰迅速地從他手中搶下榛子酥,梅長蘇心中一痛,起身離開東宮!

每次看到這里的時候我都覺得傷感,曾經的林殊是那個肆意飛揚的少年,再回來卻成了暗中攪弄風云的謀士,作為謀士無論他有多出色,都不能再正大光明的出現在人面前!想來這也是林殊內心的隱痛吧!

梅長蘇選擇以謀士的身份回到金陵,是別無他法,而景琰對謀士是厭惡的,唯有如此景琰才不會認出他,他們才能更好地一步步前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