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林噙霜敢覬覦主母的陪嫁,都是被盛紘養出來的胃口

很多人都認為林噙霜提出用王氏的陪嫁來給墨蘭的婚姻鋪路,是一種極其不要臉的想法,因為在當時社會來說,就算是妾室帶進門的嫁妝,失婚后也是要由妾室的娘家人來領走的,除非孕育了子嗣才會留給孩子,當年小秦氏之所以留顧廷燁一命選擇將其養廢,就是想要侵占白氏留下來的巨額嫁妝,如果顧廷燁沒了,白氏的嫁妝就得送回白家去。

如此看來,林噙霜的提議簡直厚顏無恥,虧她好意思開得了這個口,可林噙霜怎麼敢把覬覦主母陪嫁的想法說出來呢?還不是被盛紘養出來的胃口!這二十多年來,除了盛紘劃了一部分財產充作林噙霜的私產給她傍身之外,林棲閣的人一直都在搶葳蕤軒的東西,哪怕是王家送來的禮物,盛紘也會贈予墨蘭和長楓,林噙霜能不飄飄然嗎?

先來說說屬于當家主母的管家大權,這是只屬于正室的東西,但凡一個家里有個正妻,管家權都落不到妾室頭上,即便一個家族中唯一的嫡妻是小輩兒媳孫媳,中饋都會跳過所有長輩的小妾,落在這個小輩的手中,盛家當時除了王氏,還有盛老太太這個長輩呢,盛紘在這種情況下都敢讓林噙霜來主理家務,也難怪王氏會成為當地的笑柄。

其次是本應該屬于嫡子嫡女的東西,盛紘也會偏心搶去給墨蘭和長楓,本來盛家后宅不分嫡庶,幾個兄弟姊妹的待遇和零花錢都是一樣,旁的就由他們各自的生母貼補,林噙霜得了盛紘給的田地鋪面,平日里比王氏都舍得給孩子們用好東西,所以墨蘭才會說自己過著比嫡女還要尊貴的日子,從物質層面來說,她確實超了如蘭一些。

最過分的是,林噙霜娘家被抄,她是罪臣之女,墨蘭和長楓自然也就沒有外祖舅舅家可以來往依靠,可是在盛紘的授意下,墨蘭理直氣壯把王家當自己親戚,甚至連王舅舅以姻親之名送到盛家的玉鎖,明顯是給自己外甥女如蘭的東西,盛紘都在墨蘭的撒嬌哭鬧下分給了墨蘭,原本答應給長柏的方田黃石印章也給了長楓。

如此一來,林噙霜一個妾室過得比正室娘子還要體面,墨蘭長楓兩個庶子庶女也過得比嫡子嫡女還要囂張,此時要讓他們在婚事排場和陪嫁數量上矮一頭,林噙霜能好受嗎?搶慣了主母東西的她,不僅希望王氏能給墨蘭出一份嫁妝,還想讓盛老太太給墨蘭找一個堪比袁家的婆家,將來有需要的話,指不定還想支使王家做事呢!

而這一切可不僅僅只是盛紘的放縱這麼簡單,還有盛紘的助紂為虐和捧殺,因為很多東西都是盛紘主動給而非林噙霜提出要的,據房媽媽回憶,林噙霜年輕時只要一蹙眉一掉淚,盛紘就巴不得把心都掏出來奉上,光是他贈給林噙霜那些私產,就抵得上華蘭出嫁時的十里紅妝了。

后來林噙霜縱女偷情被趕出盛家,盛紘擔心王氏私吞,便把那些田地鋪面交由嫡母保管,盛老太太將這些財產留了一半給長楓娶媳婦,另了一半給墨蘭做嫁妝,自己還加上一千兩銀子給墨蘭添妝,便足以讓墨蘭嫁去梁家也不寒酸,想想從前的林噙霜手中握著這樣一大筆田產地契,她的胃口能不大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