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梅長蘇計劃扶持靖王上位重審赤焰舊案,為何又改變主意

燕國最沒勢力,全無背景的六皇子拿下東宮之位。聽說他是親上瑯琊閣,得到了一個錦囊才得手的。這樣的事情,傳到太子和譽王耳朵里,估計把瑯琊閣搬到自己家去的心都有了吧!

太子和譽王到瑯琊閣去,得到的是一樣的答案。

瑯琊榜首,江左梅郎,得之可得天下。

譽王打開錦囊的時候,人已經在金陵了。因為要受封七珠親王,他才派了人去去江左請梅長蘇,卻是連人影都沒有找到。

正當他心急火燎時,梅長蘇已經進京了。

梅長蘇住在謝玉府邸,太子和譽王兩邊都有人,所以他們很快就知道了。

梅長蘇之所以提前進京,就是為了占得先機。

他要引起太子和譽王足夠的注意,又不會買兩家中任何一家的賬。因為他要扶持的是靖王,只有靖王與前面的兩位性情不同,也只有靖王上位,才會重審赤焰舊案,為冤死的亡靈一個交代。

梅長蘇自知靖王不是最好的人選,但是他別無選擇。

經過一系列的籌謀,太子和譽王雙雙倒台,靖王馬上要冊封太子了,為何梅長蘇卻改變了主意?

梅長蘇就是林殊的事實,很多故人都知道。蒙摯,霓凰,靜妃,還有夏冬都知道,但唯獨瞞著靖王。因為靖王從小與林殊感情甚好,梅長蘇怕靖王知道他就是林殊,會感情用事,進而對奪嫡不利。

而靖王對林殊的情誼始終都在,每每梅長蘇看到這些,應該也倍感溫暖吧!

比如靖王一直收藏著林殊的大弓,還不許任何人碰它。

又比如梅長蘇思考問題時,習慣性地用手搓著衣角,這個林殊慣有的動作,馬上引起靖王的注意。

還有飛流說梅長蘇管靖王叫「水牛」,只有林殊才會管靖王叫「水牛」,靖王一時呆住許久。

靖王多次和靜妃提到想念小殊了,或許他已經在與梅長蘇的接觸中,感知了林殊的存在。

梅長蘇昏迷時,會經常說一些胡話。

那一次,靖王就聽到梅長蘇說:「景琰,別怕!」

靖王不敢相信,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怎麼覺得眼前之人就是林殊呢?他向母親確認,靜妃卻說不過是一些胡話,聽不清楚。

九安山上,梅長蘇習慣性地拔出靖王的劍。靖王當場又呆住了,這哪里是梅長蘇,這明明就是小殊啊。

梅長蘇一口氣把安排部署都講清楚,蒙摯疑惑后面倒是都順暢了,可是怎麼下山,梅長蘇根本沒說啊!

靖王也知道梅長蘇沒說,但是有什麼好好的。他和林殊都知道有一條隱蔽的小路可以下山。

這一次靖王沒有固執地追問,反正梅長蘇次次都有理由,上一次「水牛」是霓凰郡主說的,這一次不是郡主說得,也一定是郡主說的了。

即使靖王不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但是他已經越來越在乎梅長蘇了。他們之間的信任和默契,就是靖王與林殊之間的默契。

梅長蘇和夏江一番對峙,靖王徹底明白梅長蘇就是林殊,他在靜妃面前哭得像個孩子。

他埋怨所有人都瞞著他,他懊悔自己每一次都差一點就認出來了,就差那一點點。

靖王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后,面對梅長蘇異常平靜。他對蒞陽公主說,他與蘇先生等同于一人。

蒞陽公主首告那天,梅長蘇請求靖王帶他去大殿,他要親自見證這一重要的時刻。

靖王被他氣得爆肝,梅長蘇本來就該去見證的,何須這樣求他!

不是妳與蘇先生等同一人嗎?這時候怎麼又不一樣了。

等同一人也是有條件的,他要做林殊時,他就是林殊。

靖王與蘇先生等同一人,但是反過來不成立。蘇先生不等同于靖王。

靖王把自己完全交付了,但是林殊還是林殊。

這便是感情的最高境界了吧!

當眾人提出靖王登基后重審赤焰舊案時,梅長蘇馬上否定。

他說不可。

他說重審赤焰舊案,必須要在梁帝在位時,否則子翻父案不妥。

梅長蘇計劃扶持靖王上位后重翻赤焰舊案,但是最后又改變了主意。因為那樣對靖王不好。

子翻父案不妥,后世會怎樣評判靖王呢?子翻父案和弒父奪嫡又有何區別呢?

所以,為了靖王,梅長蘇決定梁帝在位時,為赤焰冤案平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