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讀《瑯琊榜2》:頓悟懂蕭平章的「以命換命」,其實另有深意

蕭平章在跟蕭平旌「以命換命」之前,想到了長林王妃。

原著中蕭平章這樣模模糊糊地回憶:

長林王妃剛生產之后,身邊睡著的除了蕭平旌,還有蕭平章。

哪怕長林王妃有了自己親生的孩子,她對蕭平章的疼愛都絲毫沒有減少。

等到蕭平旌大哭,長林王妃最先安撫的卻是長子蕭平章。一個「手安撫地蓋上他的額頭」,一個「柔聲」寫出了長林王妃對蕭平章發自內心深處的柔軟。

蕭平章為什麼能毫不猶豫地為了蕭平旌「以命換命」呢?

因為在整個長林王府,從長林王,到長林王妃讓蕭平章生不出任何怨懟。不管是長林王還是長林王妃,都把「罪臣之子」蕭平章放在了比「長林后人」蕭平旌更重要的位置上。

掖幽庭三子。

提起掖幽庭三子,就不得不提兩個人物。

一個是祁王蕭景禹,林月瑤之子,蕭庭生之父。

一個是焰軍少帥林殊,林月瑤親侄,當時的麒麟才子梅長蘇。

為了救出蕭景禹的遺腹子蕭庭生,梅長蘇在上百個小罪奴里挑出了三名稚子。《瑯琊榜2》原著中,蕭庭生這樣回憶那段往事:

路原,就是蕭平章的父親,也是林殊的親傳弟子,是跟蕭庭生一樣名冠北境的長林雙璧之一。

路原參與了皇子之爭,可是當他發現萊陽王「軍中貪腐」的實情,他最后的良知和底線被觸碰了。他是軍人,是長林軍的統帥,軍中貪腐,意味著多少將士不是死于敵手,而是死于官員的貪污。

他寫下了認罪書,抱著必死之心,救下了十七個關鍵人證,然后跟妻子,雙雙自縊。

當蕭庭生不眠不休地奔波了三日,依舊沒能見到大哥路原最后一面,只見到了路原夫婦的尸身,還有床邊那個安靜玩耍的五歲孩童。

蕭庭生把那個孩子抱在自己懷里,從此那個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永遠的骨肉。

而對于這個孩子,長林王妃的態度是什麼呢?

《瑯琊榜2》中,蕭平旌對自己的母親并沒有多少回憶,可蕭平章對這位長林王妃卻充滿了哀思,甚至于他受了委屈的時候,最想念的也是這位長林王妃。

還有一個細節,蕭平旌和林奚的婚事,林夫人在丈夫死后,帶著女兒遠走,而長林王妃卻從未忘記過這樁婚事。

原著里蕭平旌這樣說道:

由此可見,這位長林王妃是一個極其重情重義的女子,她不僅用心撫養了路原的遺孤蕭平章,還始終記掛著林深的女兒林奚,記掛著這些跟他們有過深厚情義的人。

長林王妃。

長林世子蕭平章的禮儀周全,在京城首屈一指。

而蕭平章所有的禮儀規矩都是長林王妃親自調教的。 自從蕭庭生把蕭平章抱回長林王府后,長林王妃就把蕭平章當成了自己最器重的長子。

她把蕭平章帶在身邊親自教導,教他禮儀規矩,教他讀書寫字。而 長林世子蕭平章能成為京城萬千閨閣女子暗戀的翩翩佳公子,這里面都是長林王妃的功勞。

長林王妃對蕭平章有多好呢?

原著中有這樣幾個細節:

寵溺,這份寵溺不是給予了親生兒子蕭平旌,而是給予了養子蕭平章。

當蒙淺雪多年不孕的真相被查出,當蕭平章面對照顧長林王妃多年的周叔竟然有那樣的私心。 蕭平章的內心是委屈和荒涼的,而在那一刻,他無比思念的人就是他的養母,長林王妃。

正如長林王所說,如果長林王妃知道周管家的算計,恐怕第一個饒不了周管家。

蕭平章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長林王妃是比長林王更寵溺他,更護佑他的人。如果她在,他所有的委屈,都會有人替他出頭,替他抹平。

他的養母,長林王妃,絕不會讓他受委屈。

長林世子在外人面前從來都是完美的。時年九歲的蕭平章因為過目不忘,曾被先帝蕭景琰抱在膝上,贊譽: 「望朕之皇孫,皆如平章」。

可面對如此優秀完美的長子,長林王妃的內心卻是極其心疼的。當蕭平章自責沒有照顧好弟弟蕭平旌時,長林王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忘了妳母親以前怎麼說妳的?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擔未必是一件好事。

蕭平章為什麼在那些重要時刻,總是會異常思念自己的母親呢?

因為,他在長林王妃的精心教導下長大,她疼他,愛他,呵護他,開解他,是他心中最溫暖的一處所在。只有在那個她的懷里,他才能放聲大哭,做回無憂無慮的孩子

長林世子。

蕭庭生要立蕭平章為長林世子。

先帝和皇帝都曾極力反對。因為,蕭平章真正的身份是罪臣之子,他并不是蕭庭生的血脈。可蕭庭生卻堅持立蕭平章為長林世子。

為什麼?

因為蕭庭生也是養子,因為蕭庭生看著蕭平章長大,更因為他的先生林殊說過:

蕭庭生有這樣的格局,那麼長林王妃呢?她這輩子只有蕭平旌這一個親生的孩子,她的親生骨肉,不能承襲王府,她心里就真的甘愿,真的不委屈嗎?

真的甘愿,真的不委屈。

因為,蕭平章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知子莫若母,她甚至比蕭庭生更清楚地知道,唯有自己的這個長子能撐起整個長林王府,她也清楚地知道,蕭平章會護佑蕭平旌一輩子。

蕭平章在長林王和長林王妃如此深重的情意之中長大,他雖然不是長林王和長林王妃的親子,卻得到了比長林王和長林王妃親子,更多的器重和信任。

所以,當蕭平旌在生死之際徘徊的時候,蕭平章看著自己這個一出生就健壯的弟弟那般了無生機的樣子,最先想到的是長林王妃,是長林王妃生這個孩子的那天晚上,長林王妃哪怕有了自己的孩子,依舊對他那般疼愛,那般溫柔。

以命換命,對于蕭平章而言,沒有長林王爺和長林王妃就沒有他的命。對于他而言,舍棄自己,救蕭平旌,是一份理所應當,也是他對「情意」兩個字最真的回饋。

甚至于,他清楚地知道,如果長林王和長林王妃在的話,他們甚至會舍棄蕭平旌而保住他。

他更知道,他的弟弟蕭平旌寧愿自己死,也不愿他一命換命。

可他依舊義無反顧地用自己的命,換了蕭平旌的命。

而這恰恰這才是情義的真諦: 真正的情意,從來不是單方的付出,而是雙方都愿意為了對方舍生取義,不計生死。

對于濮陽纓而言,這是一個必須救自己的「人性」之局。可對于蕭平章而言,這只是一個必須救蕭平旌的「情義」之局。

違背了人性的真相。

蕭平章死后,蕭庭生抬起枯瘦蒼老的手,一點點地撫摸著長子的遺容,從發髻到額前,最后落到肩頭的繃帶上。

蕭平章之死,帶去了長林王一多半的命。多年前,他沒能救下兄長路原,而現在,他的心頭肉又被生生剜了去。

蕭平旌抱著兄長冰冷的身體,徒勞地搖動,嘶啞地呼喊,絕望地哀求最后一個機會,想要再看一看他的眼睛。

蒙淺雪哀傷過度,一時心血不寧引發暈厥,卻診出了三個月的喜脈。孩子尚未出生,卻沒有了父親。

對于外界而已,蕭平章的死又意味著什麼呢?

來到長林王府吊唁的人,無不生出感嘆: 只走了長林世子一人,但這座長林王府卻早已經倒塌了大半。

蕭平章天資聰慧,他知道自己救了蕭平旌就必死無疑,而一旦他死了,整個長林王府也將面對危亡。

老父已經半截入土,幼弟又是一個跳脫散漫的性子,還有嬌妻的殷殷期盼,如果他選擇了救自己,大概蕭庭生也不會怪他,甚至他故去的養母也會理解他。

可是,他為什麼違背了「利己」的人性,而選擇不顧長林王府的危亡,而救蕭平旌呢?
除了情義,還有另一種東西:公平正義。

世子之位原本該屬于蕭平旌,蕭平旌身體強壯,天生對兵法有獨到的見解,是天生的將門虎子。長林王和長林王妃是那般講情義的人,他們唯有蕭平旌這一條骨血。

好人就該有好報。

他若在那一刻,只想了「利」,只想了自己,他又如何對得起長林王和長林王妃的殷殷教導之情。

他的以命換命,何嘗不是以情報情。

而這才是人性里最該迸發出的東西,不是唯利是圖,而是以德報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