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甄嬛侍寢的那抹處子血,是對溫太醫最狠的回絕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放下我們對古代「思想封建」的刻板印象,古人之間也有矢志不渝的浪漫愛情,兩情相悅,這可能是古人眼中最美好的愛情,但是 月有陰晴圓缺,并不是所有的愛情都像夢想中那般完美無缺

其實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中,能做到「雙向奔赴」愛情少的可憐,多數都是「一廂情愿,有始無終」這種遙遙無期的愛情,多數人在這遙遙無期的「單戀」之中默默無條件付出著,毫無怨言卻不一定得到回報,最后被拋棄甚至淪為炮灰也在所不惜。

其實在 甄嬛傳之中就有過這麼一段劇情,主角甄嬛和自己的青梅竹馬之間發生了一系列的感情糾葛,最終甄嬛在利用溫文初的感情達到自己目的之后,用侍寢時的那麼處子血對他做了最好的回絕。

就清朝女性的社會地位而言,經常處于邊緣化的她們只有通過「進宮」的方式才能改變現狀,提高自己生活質量的同時說不定還能找到自己向往和心儀的愛情,甄嬛就是在這種心態的加持之下進入皇宮。

初入皇宮的甄嬛也是從宮女做起,早在那時候,甄嬛就已經清楚皇宮之中的明爭暗斗所以開始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盡可能的做到低調,讓自己不是那麼的引人注目,但是這一些都在她前往寺廟起祈禱的時候被打破。

當時甄嬛去寺廟中禱告的時候,身為青梅竹馬的太醫 溫實初與她同去并向她袒露心聲,還決定將自己的傳家寶贈予甄嬛,這都說明溫實初想讓他和甄嬛的感情更進一步,但此時的甄嬛對他并沒有動心,所以直接果斷地拒絕了這份真摯的感情。

但甄嬛不知道的是,更麻煩的事情還在后面,選秀期間,甄嬛由于長相酷似純元皇后而被皇帝看中,這種圣旨一般的選秀才是甄嬛噩夢的開始,因為越是處于皇帝身邊的女子,爭權奪利就越加激烈。

其中以華妃的手段最為果決,甄嬛在去請安的時候就已經見識到了她的強勢,此后更是見到了她狠毒的手段,有一次, 只因為皇帝多看了兩眼自己身邊的宮女,華妃就認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戰,將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沒幾天,這兩位宮女的尸體在井中被發現,這種殘酷的手段讓甄嬛后背發涼,因為自己完全不是后宮那些娘娘的對手,說不定自己有一天也會被這陰險的手段加害。

在甄嬛看來,這次事件就是華妃娘娘的「殺雞儆猴」,自己在選秀時被看中,再加上自己的長相酷似皇帝之前的愛人,這對華妃來說簡直就是來自前女友的挑戰,所以甄嬛必須采取一些自保的手段。

甄嬛在深思熟慮之后決定再次去找自己的青梅竹馬「溫實初」,因為他是宮中的太醫,只要讓他判定自己有病癥,那就可以整日不必外出,甚至稱病謝客。

在找到溫文初之后,甄嬛并沒有開門見山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而是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情感鋪墊,首先是聊起小時候的無憂無慮,重新提起兩人之間的聯系,而后又對溫實初講起了自己在宮中的所見所聞和感受。

不得不說甄嬛的這種手段可以說是將溫實初這個「備胎」完全拿捏,提起二人早年感情的時候溫文初已經是身臨其境了,甄嬛的用情之深讓溫實初又感到了一絲機會,而后又通過講述自己的遭遇讓溫實初感到心疼。

就在一切都到位之后,甄嬛對溫實初提出了幫忙的請求,此時的溫實初已經沒有任何拒絕的念頭,要知道當時的太醫病情造假的罪過很大,搞不好是株連九族的欺君大罪,但此時溫文初已經被自己對甄嬛的感情沖昏了頭腦,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這其實可以算是舔狗的最早雛形了,溫實初之所以不加任何思索的做出這個決定,說到底還是放不下對甄嬛的那段舊感情,而對于甄嬛來說,也正是因為知道溫實初有這份情愫的存在,才敢來求溫實初。

但是事實證明后宮之中的事情并不是個人所能控制的, 沒過多久甄嬛就與皇帝在御花園之中再遇,并且皇帝很快就對其動了情,此時原本想著避寵的甄嬛也是有了一絲悸動,并非因為皇帝的身份,而是妥妥的真情實感。

就這樣,甄嬛就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與皇帝整天卿卿我我,沉迷愛情漩渦無法自拔,如此一來,原本冒著巨大風險幫助她的溫實初就變成了炮灰,還是隨時有可能隨風消逝,面對死亡的炮灰,甄嬛本人卻對此拋諸腦后,全然不在意。

而溫實初也是將備胎和舔狗發揮到了最高境界,并沒有因為甄嬛對其他男人投懷送抱就放棄這段感情,只是單純覺得「她快樂就好」,但甄嬛卻對溫實初的付出視而不見,甚至要求他再次延續上次的謊言,開出自己已然痊愈的證明。

此時的溫實初內心就好像被尖刀直刺一般,但是出于對甄嬛的感情,他還是照做了,但是甄嬛卻對著一切熟視無睹,甚至主動要求侍寢,身為皇帝自然不會拒絕美人的投懷送抱, 而侍寢時候的那抹處子血,無疑是對溫實初這個備胎的最狠的拒絕。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備胎到最后一無所有」,溫實初就是這樣一個人,一直都在為自己心愛的女人付出著,盡管佳人并不會回頭看自己一眼,但依舊甚至不惜多次冒殺頭的風險,明知這種做法是成就了她和另一個男人,即使最后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也不在乎。


用戶評論